[原创]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一生微笑 收藏 0 239
导读: ] ] 96年初冬的南方,气温虽然只有1-6度,南方独有的湿润空气,使得我们这批新兵,在任由西伯利亚寒风在新训场上施虐时,每个人都倍感寒风格外地刺骨。 士兵们的脸,在短短两个月地操练中,已由刚到部

http://bbs.tiexue.net/bbs32-0-1.html <INPUT style="POSITION: relative; TOP: 15px" type=button value=点击复制本网址,发给QQ/MSN网友共享> <INPUT type=button value=收藏本贴 name=Submit2>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6年初冬的南方,气温虽然只有1-6度,南方独有的湿润空气,使得我们这批新兵,在任由西伯利亚寒风在新训场上施虐时,每个人都倍感寒风格外地刺骨。

士兵们的脸,在短短两个月地操练中,已由刚到部队时,一张张清澈无瑕、朝气蓬发的奶油小生脸,经历数十天的军营生活打磨,显得有那么一点成熟了,绿色军帽下的双眼,不再是只有好奇的眼光,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目光里,多少已带有几分镇定和自信。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训练场的寒风裹着被我们踏松的细沙粒,无情地抽打着我们裸露在外的脸和手,不经意间,已把每个战士的脸打磨成红红的,一双双有点被冻肿的双手,几乎都咧了几道血口子,用力握拳时,痛的感觉告诉我手是自己的。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如果不是一身没有帽徽、领章新军装的衬托,没几个人会相信,一百多个长着一溜毛茸茸胡子的青年,在两个月前还在家中无忧无虑的玩耍或学习,基本生活都得依靠父母,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有些还是些性格有点叛逆的青少年。

长200余米,宽100余米的长方形新训场,一十六个新兵班,在各自班长的带领下,分成十六排绿色的活动人墙,随着此起彼伏的口令移动或立定。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新兵们精神饱满,一个个昂首挺胸,抬手踢腿,动作干净利落,整齐划一。

这是老班长和连排干部甘愿付出心血最好的报答,新兵军营磨练的初步成果,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小故事。

我们新兵四连五班,新战士来自不同省份的青年,虽说不上来自五湖四海,三山五岳,却也相隔千山万水。

有三个来自北方內蒙古大草原,三个来自蜀中四川,还有两个广西客家同胞,两个江西哥们,两个广东,我们这批新兵有500人左右,分配给四个新兵连。

刚刚到部队的时候,两广西兵,其中有一个人,不怎么会说普通话,但能听懂一点普通话(可能对少数民族入伍条件要宽松些)和他交流比较困难,另一个广西兵就成他的翻译,他一通叽里呱啦在另一个兵嘴里就译成了,我叫梁某某,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具体地址时间久了记不清了),很高兴认识你们。因此得雅号鸟人,他说话我们听得像鸟语,不是我们歧视他,我们都是兄弟,就觉得好玩,当然是私下叫,如果班长和干部们知道了,我们给战友起外号,那我们被罚得非要叫他广西大爷,加倍的体能训练是谁也跑不掉。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最有意思的兵,来自古时,蜀道难,难似上青天的蜀中四川。

四川人对生活用词的表达,可以说是中文中的精华,不用听词,从他们说话的语气,就能感觉他要表达的效果。如果他们对某些自身的生活需求,达到他们比较满意的标准,就会先高音再中音接着低音拖得长长的来一句‘好 安逸哟’ ,如果对某件事不满意,随口一句‘锤 子’,‘锤’字发出重重的音,然后拖上个一两秒,再轻轻吐出个‘子’字,给人印象很深刻。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四川兵小王是个典型的刺头兵,胆大、风趣。出其不意举动及言语,常常令班长的权威受到冲击,因此王‘衰’哥的命是班里最‘苦’的,也是我们这班战友乐趣的来源!他因此在连队是挂了号的‘好汉’。

新兵连的靶场,建在营区后面的山凹里,三面环山,中间的山头高约50米。

山顶靠训练场的背面,有条解放前留下的战壕,宽约1米,长40米余左右,浅浅的只剩40公分深,好多地方被泥土埋没,只能看到个当年存在的痕迹。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站在小山头,远远望去是绵绵不绝、百里相连的大山,附近出山的小路就在百米外的山脚下,比这里地势高的山梁,最近的也有七八百米远,应该是地方武装,封锁山里山外交通的战场。

沿山顶而下的是两条缓缓下降的山梁,一左一右,像两条有力的臂膀,把靶场紧紧环抱,犹如一个天然的巨大绿色沙发,山上长满各种小树和杂草,郁郁葱葱。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只有在中间小山山脚下,有一片裸露在外,南方特有的红色泥土,泥土中裹着白色的,形状各异小石子。泥土的表面被山的雨水长年冲唰,形成上细下宽,窄窄的小浅沟,数十条小沟,歪歪斜斜地通向靶位前长二十米,宽两米,深两米的报靶坑。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在两条山梁的尽头,推土机将推平新训场的泥土,在哪堆积起一道小土坝,土坝距山脚下靶位约百米,长180余米,靠新训场的一面高七八米,向靶位的一面高三四米,土坝宽五米,朝山一面就是我们的靶场。

那是一个,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微风细细的下午,我们班新兵,满心欢喜、一脸笑容地领到了新旧不一的56式半自动步枪,在班长的指导下,卧在土坝上炼瞄靶,土坝上长了不少绿杂草,但没有连成片,坝的两边坡上绿草多而密,我们卧倒的地方没什么草,红色的土质比较软,爬在上面冰凉冰凉的。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的左面是个广西战友,右边趴着四川‘衰’哥小王。刚开始,我们觉得新鲜,爬在自己的位置上认真瞄靶。班长用辅助装备一个个看我们瞄的效果,帮我们纠正不足的地方。

半个小时后,我感觉眼睛涩涩的,不断的眨眼睛,我左边的战友也不断用手揉眼睛,我往右扭头看了看小王,他没揉眼睛,却侧着身体,用武装带的铁扣在裆部位置边把泥土刨松。

“小王!你在干什么呀!”我笑着轻声问道。

“挖个洞!放锤子呀!”他眯着眼笑嘻嘻的回答。

不一会儿,他挖了个直径10公分,深三四公分的小洞,把多的土往身边推了推,把自己裆部往洞的上方一放,得意洋洋地对我说:“好安逸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们都是18、9岁的热血青年,一个个血气方刚,趴在地面上,地面虽然只是有点潮湿,我们还是感觉冰凉冰凉。身体裸露部分我们尽量不接触地面。

新兵们尽管穿了几条裤子,长时间压在地面,我们觉得地面还是硬梆梆的,一排趴在土坝上的新兵,几乎都有着强烈的生理反应,年轻人的雄性激素并没有因地面冰凉而受影响,地面隔得小弟弟十分不爽,我们只能不断调整身体位置缓解尴尬。 我看着小王得意洋洋的样子,转过头看看左边的战友,心里想是个不错的办法,我照葫芦画瓢也来试一试,我一边解武装带,一边偷偷看不远住的孙连副。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孙连副好像发觉有情况,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来,我赶紧把脸贴在枪上,继续瞄靶,武装带松了一半搭在腰上,也不敢系好。新兵五班一班新兵,一个个竖起双耳,静静地听孙阎王搞什么新花样。

“你在干什么!”孙连副来到王‘衰’哥身边,勾着头看着他厉声问小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没干什么!”小王头都没抬,声音不大不小的回答。

班长赶紧跑了过来。看到小王身边散落的细土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

“王某某!我再问你一遍!你在干什么!”孙连副压了压爆脾气,手指着小王问道。

“没干什么!挖了个洞放锤子。”小王用四川话嘟囔道。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嘿嘿!你们一班12个,就你长了几吧!你还真是个人物。”孙副连长背着手,围着小王转几圈冷笑道。

“五班长!你去连部拿一把铁锹,提半桶水来。”副连长对班长轻声说道。

在连队挂了好的好汉,享受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平时表现好的新战士,实在太累了,在草地上躺一下,干部、班长发现了几声警告就没事,上了连队“英雄榜”的刺头兵。你累得要趴下,在草地上坐一下,那你头上天都要塌下来。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

几分钟后,五班长拎来了半桶水和一把铁锹。

副连长让王“衰”哥起来,一边立正站着。随手捡了块石头,在以小洞为中心的位置画了个长50公分,宽40公分左右的长方形。

“王某某!现在我命令你!用铁锹按这标准挖一手掌深的坑。”孙连副手往靶场一扬,石头飞向不远住说道。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小王拎起锹,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把坑挖好,他极力表现自己能干,不是孬兵。

连副让班长把水倒进坑了,把手一挥,说:“继续训练!”一转身走到原来站的位置,接着检查各班训练去了。

班长看着王“衰”哥,摇了摇头,然后心一横眼一瞪说道:“这坑可以放下你小弟弟了吧!你自自找得。”

小王看了看坑里的黄泥水,一万个不愿意地把军装下摆扎进武装带,眼睛向上翻了翻,趴到原来的位置。

我偷偷用眼睛看了看小王,他用双手紧缩胸前平贴地面,双手根本没办法握枪,怎么可能练瞄靶。

接着双腿分成小八字,脚像锄头一样立着,脚尖点着地面,屁股崛起整个腹部悬空在坑的上方。脸上怪相一个接一个,开始把嘴一撇,一副满不在乎神气,一会儿伸伸舌头,一会儿嘶牙裂齿,一会儿眼向上翻,嘴里用四川话嘟囔着牢骚。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时间不久,小王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疲惫,甚至有些痛苦!身体开始像个摇摆机,上下左右摇摆不停,起初还能稳定几秒钟,后来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高。

我们几个新兵也没心思训练,都偷偷看小王,每个人都想笑又不好意思笑,一个个抿着嘴,把脸憋得通红,腮帮子一个个都鼓鼓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们憋得也很辛苦!

特种兵一个打八个成长中的笑话孙连副不时向我们这看看,他在等待着什么。

班长把身体转向了操场方向,自己的兵成了典型,被连首长惩罚,这是他的难堪。小王调皮,自己可以想办法去调教、调整,现在搞成这样。班长心里很复杂,自己的兵搞小动作被抓现场,他又能说什么。

经过不是很长时间的抗衡,王‘衰’哥终于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了地面,肚子和裆部不争气的砸进了红黄的泥浆里,眼睛看着前方不看我们。

副连长很快就走了过来,对班长轻轻说道::“把坑填了,队伍带回班里,让小王把衣服换了。组织战士檫好武器。”孙副连的表情很平静,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在以后我们背地都叫小王“锤子兄弟”。他听见了也不生气,把大拇指一竖,指着自己的脸,一脸满不在乎地用四川话说:“阁老子就是硬气佘!”看把他牛逼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