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亚历山大并非军人,但身为正在向世界各地扩张中的英帝国国民,进入满清后,职业的敏感性使他自然将目光和笔触指向了与军事相关的人物和场景。通过对满清军人、武器、军装以及军营设备功能的细致观察,用画笔将18世纪末满清军力的落后与软弱传递给了英国。如火枪的水平尚停留在17世纪、士兵军装仅徒有华丽的外表而坚硬度全无、士兵在列队时竟还会有人搧扇子的状态等等。从这个意义上说,40年后中英鸦片战争满清的失败,在此时就已注定了。

《帝国掠影》欧洲画家笔下的满清军事



图片名称:舟山的士兵

年代:1793年

尺寸:纵 27厘米横:30厘米

浙江舟山群岛是英国使团进入满清后所到的第一处,舟山总兵派了兵士护卫英使团在城中游览,这些士兵也因此成为画家的第一描绘对象。以下是画家对他所绘人物的说明:

“人们猜想中国人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使用火枪火药了。但自从这个国家被鞑靼(18世纪时欧洲人对蒙、满民族的统称——编者注)占领后,火药却主要被用来做礼炮礼花。他们在对烟花精巧的设计中表现了杰出的技能。

现在的中国军队在训练上相当差,军队的力量仅仅存在于数量上。由于对军事序列的无知,军队在战斗中不可能得到补偿,仅寄希望于士兵个人的勇气。普通的军装是像被子般填了絮料的镶边衣服,相当累赘,对南方诸省的士兵来说,这几乎会使他们窒息。

图上画的这个士兵右手持火枪,左手握一柄刀尖向前的腰刀。他手中的火枪是最差劲的,枪筒上还安有叉子。但我们必须特别认识到,当中国人的智慧能使他们生产出与欧洲产的同样好的武器时,中国政府仍会让军队继续使用这种武器。

这幅画的背景是个兵站,守卫它的是有限的一些士兵,他们正在接受城墙上一名打锣的官员的命令——他正在用锣声通知这些兵,一个有权接受军礼的达官贵人快要到了。”

《帝国掠影》欧洲画家笔下的满清军事



图片名称:手持火绳枪的军人

年代:1793年

尺寸:纵22厘米横17厘米

画家原图说明:“在中国,每件事情与别的国家都不相同,军队也是不同的,尤其是在组织上和军装上。中国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军队,一种是鞑靼军,他们驻扎在边界和全国要塞之地,一种是汉军,他们驻扎在小城镇或村子里以维持治安。汉军士兵做地方警察的工作,以及收税、护卫粮仓和援助地方官吏。在公路、河流和水渠沿岸,设有驻兵6-12人的小哨所,他们传递官方指令,维持公路和河流的治安。当重要官员或外国使节如马戛尔尼爵士经过时,士兵们会穿上在背上插有旗子的最好的军服,就如画上画的一样。他们的护心镜和护肩,仅仅是用棉布或填上棉花制成的;头盔虽然看上去很威风,但却是用多层硬纸制成的。士兵的火枪看上去像葡萄牙人用过的老式火枪,可以假定,火枪是葡萄牙人介绍给中国的。无论如何,中国与欧洲接触前很长一段时间,就已经在使用火药了。有些较大的火枪,则需在地面上用叉子将枪筒支起,才能对射击有合适的角度。”

《帝国掠影》欧洲画家笔下的满清军事



图片名称:弓箭部队的官员

年代:1793年

尺寸:纵25厘米横16厘米

图家原图说明:“中国最古老的武器是弓箭,这对远古的人们来说是真实的。但现在中国人仍然用弓箭来应对火枪。满洲人对弓箭是如此钟情,以至于把它当作对年轻满洲王子的根本性教育。他们的弓很大,需要固定弓弦的技巧和很大的力气才能拉开。这表现出弓箭对满洲人是多么重要。乾隆皇帝为在拉弓时稳定弓弦,会在自己的右手姆指上套一个玛瑙环(清代称之为搬指——编者注)。他每年夏天都要到中国北方承德附近的森林里射猎老虎和别的野兽。当弓箭部队受检阅时,官员要举着不同颜色的旗子,每五十人、七十人、九十人的背上,还要插上更小的旗子。旗子的特征就表示出持旗者的等级和这支部队的名称。”

《帝国掠影》欧洲画家笔下的满清军事



图片名称:步兵

年代:1793年

尺寸:纵31厘米横21厘米

画家原图说明:“这幅画里的这个人叫‘战虎’。这既是因为他穿着虎斑纹的衣服,也是因他拿着一虎头纹的盾牌。他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凶,也不像他的名字那么凶。中国人解释说,在盾牌上画虎头纹是有意的,那是为了恐吓和吓跑敌人。就像在希腊神话中,任何一个注视着女怪的头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在训练时,步兵们要跳跃,并要像专业杂技演员一样相互翻越。所有的中国军事战术都奇怪得近乎荒谬。他们为军队画平面图,这种图可使军队表现为或天地或五星或青龙或玄武。Amiot神父,一位法国天主教传教士曾写过一部关于中国军事战术的书。”

《帝国掠影》欧洲画家笔下的满清军事



图片名称:战虎

年代:1793年

尺寸:纵25厘米横16厘米

画家原图说明:“中国军装通常都是很宽松的。步兵在中国几乎是唯一的兵种,他们衣服的紧身部分是体现在腿和两臂上的。除了这种‘战虎’的服装比较适合军事行动外,多数中国士兵都穿着厚重的不舒服的军服。

英国外交使团称这些步兵为‘战虎’,因为他们的衣服带有条纹,帽子带有耳朵,这使他们看起来像老虎。他们的装备,是一把由陈旧的工艺制成的弯刀,以及由柳条编的可以抵抗很沉重刀剑的盾牌——据说用柳条很容易编盾牌。盾牌上面画的是一个想像中的怪物的脸,人们臆想它具有可使任何注视盾牌的人会被定身的作用,就像希腊神话中的Medusa。这个士兵身后是个军事要塞,上面插着黄颜色的帝国旗。”

《帝国掠影》欧洲画家笔下的满清军事



图片名称:穿常服的士兵

年代:1793年

尺寸:纵31厘米横23厘米

画家原图说明:“中国的军队不能视为是强大的。他们的部队先天柔弱,缺泛欧洲士兵那种勇气,一个原因应该归于教育。这种教育不鼓励民族的勇气。这一点,从这个民族被鞑靼人征服后就一直享有持续的和平部分地得到证明。

每个士兵在他出生和结婚时,都会有资格得到皇家的捐赠(指清代八旗子弟自出生后就得到国家的皇粮——编者注),士兵死后也会得到国家的抚恤金。

汉人或鞑靼士兵的日常军服,是由带不同颜色镶边的或黑或红的短外衣,以及套在短外衣里同样质地的长袍构成。天冷的时候,还会在袍子里穿更多的衣服。画面上士兵背上那面丝绸小旗,被紧紧地绑在士兵背上一面带凹槽的板上。通常每50名士兵里会有一人要插带旗子,这可以产生一种很欢快的状态。

中国军人的弓是用软木制成的,外面还履有一层角质物。这种弓需要70——100镑的力量才能拉开。弦是用丝线极质密地编织而成。箭的制作工艺很高,并带有钢制的箭头。他们的短刀式样虽粗笨,但钢却相当于西班牙最好的。(很难得的称赞- -!)

中国军队的建制,包括骑兵和步兵,由一百八十万人组成。”

《帝国掠影》欧洲画家笔下的满清军事



图片名称:天津附近的军堡

年代:1793年

尺寸:纵24厘米横33厘米

画家原图说明:“图上的军堡,位于天津附近白河、运河与海河交汇的三叉河处伸出的一角陆地上。天津是一个主要的港口,也是一个给全国提供货物的补给站。从那里,各种各样的货物经由运河被发往帝国最远的一些省份。

这个军堡高35英尺,除了城基是石头的——最大的可能是因洪水泛滥而被挖出过,因为周围地势低且潮——其余部分都是用砖砌成的。驻扎在这里的守军数量是固定的,万一发生骚乱,哨兵就会向附近的要塞发出警报,白天会举信号,晚上则要点烽火。邻近的要塞一般都会被要求提供这种援助。

在军堡的城垛里,建有掩护哨兵的掩体。图中的一个士兵正在掩体内打锣通知要塞:特使或满洲大员快过来了。接到通知,士兵们会立即排好队列,全副武装地向大员致礼。此时城垛内挂起灯笼,在灯笼对面的城角上,升起帝国的旗帜。旗子的颜色和上面的文字,都表明这里为皇家所属。在1656年派往北京的荷兰使团Nieu hoff的报告中,也有这个军堡或类似于这个军堡的一幅图,图中的军堡座落在同一地方。此图中远处树丛下的一个个小土丘,表明那是片墓地。”

《帝国掠影》欧洲画家笔下的满清军事



图片名称:士兵肖像

年代:1793年

尺寸:纵32厘米横16厘米

画家原图说明:“中华帝国自从被鞑靼人占领后,除局部动乱外,一直享受着持久的稳定。由于长期中断实战训练,中国军队被削弱了,缺少欧洲军队的勇气和纪律。在中国军队中,严格的强制性命令少得可怜,以至于在列队时还会出现有人搧扇子的情景。

在中国军队里,为了升迁的候补官员,不仅需要提供他们在军队秩序方面的学问的证明,还要通过射箭、火枪和骑马的训练,以此表明他们本人的力量和敏捷的程度。士兵的状况是颇受低层人士羡慕的,因为他们能定期得到粮饷。除了在军堡值勤或偶然协助镇压暴乱外,社会很少需要军人服务。这样,他们的大部分时间,可以从事其它各种工作,剩下少量时间,会用来保持武器装备的光洁以及良好的秩序,准备官员的检查。有时会突然接到命令接受检阅或执行别的什么紧急措施。

对军事训练来说,中国军装笨拙、不舒服且有害。如果远距离地看这种装备的部队,会觉得队伍雄壮、有光彩:铠甲上各部分都用钉扣来装饰,尤其是在护心护肩镜周围,还环嵌着钉扣;在头盔顶部唯一用铁制的地方插有一支短矛,上面有一圈马鬃做的缨子;但若近距离地观察这些铠甲,就会发现它们比棉制服装好不了多少。护心镜上的文字表明这个军人属于哪支部队。他胸前挂的那个盒子,是用来盛箭和弓弦的,而弓则放在弓囊里。”

《帝国掠影》欧洲画家笔下的满清军事



图片名称:鞑靼骑兵

年代:1793年

尺寸:纵17厘米横23厘米

画家原图说明:“鞑靼马的另一个价值就是供骑兵用。这幅画描绘的鞑靼骑兵所用的武器都是常见的:弓箭和短马刀。这位骑兵可能带有要发送的急件,他正参加帝国在东北森林里的打猎。英国使团见到的所有的骑兵,如同画上画的,都是平庸的,参差不一的,最不像骑兵的。”

关于中国的骑兵,斯当东有详细的调查:“关于军事方面的材料是由王大人供给的。根据王大人的材料,包括鞑靼兵在内,中国正式拿饷的兵是一百万,骑兵是八十万。从使节团一路上所见到的各处大小兵站的情况估计,与全国步兵一百万的数字相差无多,但路上遇到的骑兵很少。假如王大人供给的数字是正确的,大部分骑兵可能驻扎在鞑靼区,或在远离使节团旅行的路线以外值勤。骑兵大部分是鞑靼人。鞑靼兵比汉人兵士待遇高。主要的军官也都是鞑靼人。所选的鞑靼兵都是体格强壮高大的人。……鞑靼人比汉人更适合当兵。鞑靼人蛮勇的教育,粗野的举止,好动的性情,放肆的行为,比起恬静驯顺、守规矩明哲理、讲道德的汉人来说,更适合于作战和军事生活。鞑靼人的职业似乎天然应当是战士,犹之乎文人学士天然应当出自汉人。”

《帝国掠影》欧洲画家笔下的满清军事



《帝国掠影》欧洲画家笔下的满清军事



图片名称:在白河见到的兵站和礼炮

年代:1793年

尺寸:纵20厘米横20厘米

此图画家未作说明。对此情景,斯当东是这样记述的:“船只经过的每一个兵站和比较大的城镇,两岸上都排列着军队向使节船只致敬,并鸣放三声礼炮。这种礼炮是一种钟形的小型炮,笔直地安装在地面上,四周用泥土或沙土真紧,将少许炸药装进去。这种炮只能做敬礼鸣放。兵士们在排队敬礼的时候,身上穿着整齐的制服,事毕之后即把衣服收在仓库里,等下次站队时再穿。平时他们就穿同老百姓同样的服装,经营各种行业或者耕种田地。这种办法在和平时期固然可以使他们有一些生产,但遇到战争,这种兵士就一定缺乏勇气。兵士的待遇比一般老百姓多一些,被征入伍被认为是一种优异的选择,兵士从事其它行业比普通老百姓多许多便宜,因此,在中国招募军队不是一件难事。

《帝国掠影》欧洲画家笔下的满清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