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中日军将谁视为眼中钉 定为一定要消灭的目标

2野劲旅 收藏 0 289


国民政府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在鄂西前线壮烈殉国后,副总司令冯治安将军继任为总司令。本文作者的父亲尹心田,曾任国民政府第三十三集团军副官处少将处长。第三十三集团军总部从湖北钟祥迁至湖北南津沐浴后,鄂西前线进入一个相对平静时期。由于尹心田的关系,本文作者得以随军生活,并与冯治安有近8年的近距离接触。在此,他将其儿时印象中的冯治安做一简单回忆,以期为读者和研究者提供一个更加全面的冯治安形象。

没有总司令威严的校长1940年,第三十三集团军总部在湖北沐浴安家之后,为解决随军家属子女的上学问题,恢复了原有的随军子弟小学,校长就是总司令冯治安。我同班同学中,一半是随军子弟,另一半是驻地老百姓家的孩子。这是西北军的老传统。随军学校不仅接受当地孩子入学,而且和随军家属子弟享受同等待遇,而且不收学费,免费发放课本及学习用品。冯治安的女儿炳燕(当时叫燕京)和副总司令何基沣(当时是第七十七军军长)的女儿何玟等,都是我的同学。

当时冯治安任我们学校的校长。这位校长每学期开学典礼必定会出席,有时周一的“纪念周”会上也来讲话。在我们的眼中,校长是位和蔼可亲、幽默风趣的长者,一点也没有“总司令”的威严和架子。冯治安来校给我们讲话,内容多是鼓励大家学习时要动脑子,多掌握知识。他曾讲过一个小故事我至今记忆犹新:有个小孩随父出门,看见一只大白鹅伸着脖子嘎嘎叫,就问他父亲这鹅叫声怎么这样大,他父亲随口答:“鹅的脖子长呗。”不一会孩子又看见一只青蛙鼓着嘴巴叫,就又问他父亲,这青蛙没有脖子,怎么也叫得这么响呀?父亲无言以对。随后他又告诉我们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切不可不懂装懂,误人子弟。

记得学校因为校长经常来视察,就别出心裁地在体育课里安排了一项“专门训练”,其内容就是学生们在操场上见到冯治安经过时,要由最先发现总司令的同学高呼“全体立正”,然后跑步到冯治安面前,向他高声报告大家在干什么,听到“稍息”口令后,同学们才能继续原来的活动。冯治安看到学校的安排,就当众对教导主任说:孩子们又不是当兵的,不要搞这一套。以后学校就取消了这一“训练”。

亲自看望伤兵

我们随部队到达沐浴后,一天,有一处民宅突然失火。住在附近的集团军官兵迅速赶去救火。其中,一个从三十三集团军下属已经撤销的骑兵部队调到总部特务营的战士石长庆冲在最前面。他冒险上房阻断火源时,不慎跌入火场,被烧成重伤。幸而当时有位名医李大夫率领的红十字战地医疗队就和总部住在一起(这位李大夫是位留洋归来的医学博士,当时大家称他为“李队长”),经过李大夫及时抢救和精心护理,才转危为安。一天,李大夫查房,听这位战士说自己在三十三集团军已经入伍两年了,但还没有见过集团军司令长官长什么样。几天后,集团军军官开会,李大夫就把这位战士所说的告诉了冯治安。冯治安听说后立即吩咐安排前往医院看望了这位救火英雄,并慰问其他伤病员。这位战士伤好以后,冯治安还关心他的身体,关照地调他到家父属下干文职工作。1948年,何基沣、张克侠两位副总司令领导所属部队于徐州起义,石长庆随家父一起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石长庆赴朝鲜战场抗美援朝,后光荣牺牲。

抚恤、培养烈士遗孤

抗战期间,各方面条件是相当艰苦的,但冯治安和当时的第三十三集团军,对本部抗日烈士的遗孤还是尽可能地给予了照顾。

我的同班同学宋汉青,他哥哥是三十三集团军的一名营长,1943年牺牲在湖北荆门抗日前线。宋汉青和母亲一直随部队生活。宋汉青学习成绩很好,也很刻苦,冯治安非常关注他的学习和生活,还亲自奖给他一支自来水笔。别小看自来水笔,这在当时是稀罕物件,我们这些同学羡慕不已。

和三十三集团军先总司令张自忠同时殉国的洪进田团长,有两个儿子,大的叫洪贵廷,小的叫洪贵生,分别是我两个哥哥的同班同学。冯治安对他们非常关照,后来又帮助他们兄弟去由他担任校长的自忠中学(第三十三集团军为纪念先总司令张自忠而创办的子弟中学)继续学习。1948年部队起义后,洪贵廷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新中国的第一批歼击机飞行员,抗美援朝期间,在一次空战中壮烈牺牲。

在“七七事变”前后

冯治安将军一生最值得后人纪念的,是他在抗日战争中的一贯英勇表现。

早在1933年日军占领热河省后,冯治安就积极主张抗日,他率领三十七师一马当先,痛击日军,获得了著名的喜峰口大捷。1933年5月,冯玉祥将军和中国共产党人合作,在察哈尔省张家口组织民众抗日同盟军。蒋介石对此深感不安,让何应钦密令庞炳勋率部进攻抗日同盟军。宋哲元立即召集二十九军主要领导人冯治安等将领开会,大家决定:“若庞部胆敢进攻冯先生,二十九军即全力消灭庞部。”冯治安又协同秦德纯前往庞炳勋处,予以当面警告,最后迫使庞不敢轻举妄动。同年8月,冯玉祥将军引退,冯治安随宋哲元赴察哈尔省“善后”,保存了冯玉祥在察哈尔留下的主要抗日力量。

冯治安就任河北省主席后,三十七师抗日态度更加坚决,其何基沣旅曾消灭了西犯的冀东汉奸“民团”,还活捉三个日本“顾问”。1937年5月,宋哲元为抵制日军逼迫回山东乐陵原籍暂避时,冯治安又代理了二十九军军长事务。

日本侵略者把冯治安视为眼中钉。据日军史料记载,卢沟桥事变前后,日军“作战主要目标指向二十九军中抗日意识最强烈的冯治安的第三十七师”,决定“陆军会战之前,先以航空部队主力集中威力对最富于挑衅的第三十七师进行攻击”;他们叫嚣“(对二十九军)采取强硬措施”,并点名要处罚责任者冯治安。

卢沟桥抗战爆发当日,冯治安与秦德纯发布了著名的给卢沟桥守军作战令:“卢沟桥为平津咽喉,华北锁钥,关系至重,务必确实固守。不准日军一兵一卒进入、不许放弃一尺一寸国土。彼如开枪,定予迎头痛击。”从此揭开全面抗战序幕。7月8日,正当战况激烈之际,冯治安以坚决抗战的决心,激励部下英勇战斗。他再次给战斗在最前沿的三十七师何基沣旅吉星文团长直接通话:“卢沟桥就是你团官兵坟墓,一寸土不能失守。”

冯治安的三十七师打响卢沟桥抗战第一枪后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号召“全国同胞们,我们应当赞扬和拥护冯治安部的英勇抗战。我们应该赞扬和拥护华北当局与国土共存的宣言”。这不仅是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中国共产党首次对国民党正面抗日战场斗争的坚定明确声援,也是对冯治安和二十九军三十七师爱国抗日之举的完全肯定。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