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集团军隶属于成都军区,军部位于重庆市。第13集团军是全军中最擅长山地、高原、热带丛林作战的集团军,有“山中猛虎”之称。同时,该军也是目前所有集团军中唯一一个从新中国成立到21世纪,一直参与作战任务的军级作战单位。在朝鲜战争之后的60年时间里,该军在全军序列中参与的作战任务最多,战果最大。

作战任务从未间断

13集团军能征善战,以“刚劲勇猛”、“胆子大”出名,最善于打血仗、打恶仗,号称“铁血雄狮”。它的前身最早可追溯到红军时期在鄂豫皖苏区组建的红4方面军第73师。红4方面军转移到川陕苏区后改编为八路军第129师第386旅。抗日战争中,386旅转战山西、河北、河南3省,先后战斗850余次,毙伤俘日伪顽军2。5万人。抗日战争胜利后,386旅被编入晋冀鲁豫军区第4纵队,陈赓任司令,谢富治任政委。

解放战争中该纵队一直担负战略机动任务,先后归1野(原西北野战军)、2野(原中原野战军)、4野(原东北野战军)指挥,是挺进中原的三大主力之一。1949年2月,第4纵队第10、13旅及豫西军区3分区、6分区一部,在河南省黄阁村组成第2野战军第4兵团第13军。1949年4月,13军参加渡江战役,其第109团荣获兵团“渡江杀敌第一功”锦旗一面。之后,参加粤桂边追歼战、滇南战役。

1950年1月,13军抽调干部、战士1700余人、骡马1000余匹,组成辎重团,调归第18军,支援进军西藏。之后,13军在云南进行剿匪作战,剿灭土匪318股,共5。5万人。1950年6月,13军警卫团调归第15军,并另抽调干部、战士1万余名,组成补训师,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

同年,13军还参加了抗法援越斗争,并协助越方歼灭越匪和逃入越南境内的国民党军3000余人。为配合《中缅两国边界问题的协定》的执行,13军与云南省军区部队于1960年11月至1961年2月发起了中缅边界勘界警卫战,沉重打击了逃缅的国民党军,并为我军热带丛林地区作战积累了经验。1968年12月,13军调防重庆。

1985年,13军改编为13集团军,原属第50军的步兵第149师改属该集团军。该师涌现出了“全国十大女杰”之一的硕士副团长张可。

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部长、开国上将张宗逊之子张又侠也出自该军。张又侠1968年参军入伍进入13军,从战士开始,到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团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并在2000年8月至2005年12月担任过5年该军军长。

汶川大地震中,13集团军全体出动,最快的部队仅3.5小时便奔袭400公里到达现场,几乎达到零预备时间。

“瘦子将军”周希汉

13军首任军长周希汉个性张扬,有很多轶事。

1913年,周希汉出生于湖北省麻城市。1928年,周希汉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两年后,成为红1军13师38团青年团团委书记。有一次,在去团部机关的途中,周希汉路过一个叫姑岭的小村庄。这个村子虽然不大,地势却很高,他站在山坡上反复观察地形,把地上的小石子摆来摆去,琢磨了半天。到了团部指挥所后,周希汉顾不上别的,张口就对团长说:“姑岭要摆些部队!”团长不说话,却只是一个劲地朝周希汉笑。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周希汉问团长。此时,他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位首长一直在看着自己。团长介绍说:“周希汉,这就是我们的徐向前副军长,他刚才也指出了我们的这个部署疏漏。”周希汉急忙上前敬礼,徐向前握着周希汉的手说:“长得单薄了些。”周希汉马上回答:“将在谋而不在勇,关云长身材高大,不也打败仗吗?诸葛亮、庞世元长得如何?不也打胜战吗?”徐向前被逗乐了,连说:“好,好!”抗日战争时期,周希汉任八路军第386旅参谋长,旅长是陈赓,政委是王新亭。陈赓腿有伤残,人称“瘸子”;王新亭高度近视,人称“瞎子”;周希汉奇瘦,人称“瘦子”。因而,第386旅被称为“三子部队”。周希汉身经百战,全身无一处弹创枪洞。人家说这是命大福大,周希汉自己则戏称:“人瘦,目标小,敌人打不着。”

1946年9月22日,国民党军第27旅和第167旅被晋冀鲁豫野战军包围。胡宗南立刻命令其号称“天下第一旅”的第1军第1旅前往救援。冀晋鲁豫第4纵队司令员陈赓命第10旅旅长周希汉前往阻击。国民党军第1旅旅长黄正诚发动几次攻击,均被周希汉打垮。经过1夜战斗,“天下第一旅”被彻底消灭,黄正诚被带到了第10旅旅部。见到周希汉,黄正诚气恼地扭过身:“你不是陈赓!”周希汉冷冷地说:“我是周希汉!”黄正诚再次上下打量周希汉,说:“我要见陈赓,他为什么不见我?”周希汉拉过椅子坐下,瞟了黄正诚一眼:“杀鸡焉用牛刀?捉你,我周希汉足矣。”

因为长得瘦,又不爱说话,周希汉经常被批“骄傲、清高”。对此,周希汉曾解释:“我脑壳比别人小两圈,如果不爱琢磨,就比不过人家。琢磨时间一长呢,话就少,人家就说我骄傲和清高,真的没办法!”1949年2月5日,第13军正式成立,周希汉出任首任军长。上任前,2野政委邓小平找周希汉谈话。邓小平的第一句话是:“周希汉同志,这10年来,我们在你的使用上是有意压了你的。你早就该当军长。晓不晓得为什么到现在才提你?”

周希汉不假思索地说:“是不是领导认为我骄傲?”

邓小平说:“对头,就是为了这个。我们就是要杀一杀你的傲气。骄傲有时候就是一个优秀指挥员最危险的敌人。我们这样做,是对你负责,也是对革命负责。”

周希汉坦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川陕根据地时,徐向前总指挥也批评过我。我知道自己这个弱点,就是改不掉。”

邓小平丝毫没有迁就之意:“改得掉得改,改不掉也得改。必须得改!领导可以理解你,同志们可以理解你,但是出了问题,革命事业不能原谅你,明白吗?”周希汉只能服从。

新中国成立后,周希汉继续任13军军长兼滇南卫戍司令员,后任人民解放军海军参谋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海军中将军衔,1988年在北京去世。

“钢铁将军”陈康

13军第二任军长陈康作战勇猛,专啃“硬骨头”,被称为“钢铁将军”。

1910年4月7日,陈康生于湖北省广济县(今武穴市)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兄妹8人,排行老五,又名五和。1930年夏天,听说彭德怀部的一支部队驻扎在附近,陈康瞒着家人投奔了红军。

1935年3月,嘉陵江战役中,陈康所在的红4方面军奉命夺占被国民党军称之为“插翅也难以飞过”的川陕要隘剑门关。剑门关前地势平坦,基本上没有隐蔽的地方,敌人居高临下一览无余。时任营长的陈康后来回忆:“第一个冲锋的就是我,后面跟着通讯员、警卫员、号兵,再后面跟着全营官兵。我们全营都是敢死队,硬是往前冲。”在陈康的带领下,我军与剑门关守敌进行了数次白刃战,最终全歼守军,为红1、4方面军在川西懋功地区的会师,扫除了一大障碍。

豫西“牵牛”是陈康的另一场得意之作。1947年10月,为了拖住全副美械装备的国民党第5兵团的追击,配合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时任中原野战军第4纵队第13旅旅长的陈康奉命率部扮演第4纵队主力,引诱国民党第5兵团司令李铁军和他的3万大军在豫西伏牛山转圈。陈康拉大距离,挖坑增灶,时而攻城拔寨,时而虚张声势,将敌人拖得筋疲力尽之时,再“牵”入我军预设的包围圈中,同主力部队一起,一举歼灭了李铁军兵团2万余人。李铁军的中将参谋长李英才被俘后,感叹道:“敝军此次失败,一半是打垮的,一半也是拖垮的!”

1949年底,我军发起云南战役。为防止国民党军逃往国外,时任13军副军长的陈康率3个团由广西直插滇南。为了赶时间,减轻负荷,陈康命令部队放弃重武器和牲口、被装,14天时间急行军1800里,出其不意一举攻取蒙自机场,切断了敌人的空中退路。

1952年,陈康任13军军长。1956年,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兼云南省军区司令员。值得一提的是,在任此职期间,为解决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带作战问题,陈康亲自带领机关同志,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实地进行调查研究,探索出了在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带作战的路子和训练方法,受到军委、总部的肯定,并拍成教导片向全军推广。此后,陈康先后担任云南省委书记、兰州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2002年在北京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