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以来之日本为何侵略中国?

李约瑟博士 收藏 6 1725
导读:明治维新,日本步入帝国主义时代,此前的日本,无论产生过多少天智天皇,丰臣秀吉,德川家康,都是没有质变的封建小国时代。小国互相打仗,对外扩张,碰壁之后又恢复原状,这都是无比寻常的现象,我对此并未感到任何奇怪。中国号称君子之邦,礼仪之邦,仁义之邦,中国同样发生过无数次的对外扩张,我觉得这都是正常的。 但是明治日本,起初作为一个同样落后的半殖民地国家,深受中华文化影响的国家,为何会产生侵略中国,贬低中国文化的现象,这令我不解。 日本起初是有兴亚主义的意识的,福泽于吉,北一辉都是。但是为什么后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明治维新,日本步入帝国主义时代,此前的日本,无论产生过多少天智天皇,丰臣秀吉,德川家康,都是没有质变的封建小国时代。小国互相打仗,对外扩张,碰壁之后又恢复原状,这都是无比寻常的现象,我对此并未感到任何奇怪。中国号称君子之邦,礼仪之邦,仁义之邦,中国同样发生过无数次的对外扩张,我觉得这都是正常的。

但是明治日本,起初作为一个同样落后的半殖民地国家,深受中华文化影响的国家,为何会产生侵略中国,贬低中国文化的现象,这令我不解。

日本起初是有兴亚主义的意识的,福泽于吉,北一辉都是。但是为什么后来福泽于吉提出了脱亚入欧,要取代中国,凌驾中国?中国文化是日本的母国,日本人为什么敢于冒犯母亲?林则徐虎门销烟的时候,日本人还为中国加油,因为他们知道大清帝国是东亚的老大哥,老大哥倒下,小日本也死期不远。但是后来英法联军来到,日本人却为列强加油,希望打死中国,他们好渔翁得利。高杉仅作,谁能说他不是日本民族的草根英雄?但是他来到上海,看到中国在洋人的统治下如同牛马,他却发出不想重蹈覆辙,就要当列强的感叹。中国人大多数都是,同情小国家,希望小国能解放。日本人却是欺软怕硬,一心要当列强。中日两国人民的思想价值观,实在是大不同。

日本从古至今都是学习中国文化,他的假面,学秦王破真月。他的汉风,学唐诗。他的文字,学汉字。他的武士道,学儒学。他的史书,学中国体裁。他的蛮夷观念,学中国。他们叫阿姨怒人是虾夷,毛人,他们叫白人是南蛮,猴子。他们认为白人是猴子,天皇就这么认为,一提到开国,孝明天皇就烦恼,他可不想和猴子人来往。日本人可以说完全就是中国人。日本人的唐诗比唐朝人写得好,这是日本和唐朝文人都承认的。所谓日本古代文化,真正植根于大和民族传统的,几乎微乎其微,艺妓应该是,大脸漂白的,中国可没有这么化妆的。日本古代文化,就是中国文化。

日本的武士道,原本没有残忍成分,他讲究文武全才,能作诗,能打仗,以打仗为主要。忠孝仁义,这些又和儒家没有两样。至于失节事大,为主君而死,中国的战国侠客就是武士道。荆轲,高渐离,要离,专诸,聂政,介子推,赵氏孤儿,这些就是武士的楷模。专诸是为国吗?专诸是为了公子光,这是皇族斗争,不存在什么民族大义。知遇之恩而已。赤穗四十七武士,也只是为知遇之恩。谈到大武士,中国有岳飞,文天祥,日本也有北条世宗。都是为了民族大义。日本人的愚忠,在中国也是存在的传统。

同样是武士道,明治以后日本为什么就发展出杀婴儿,杀妇女,伏尸百万,中国古代无论多么残忍的人,也很少有这样的。除了魏晋南北朝的,五代十国的那几个暴君,如董卓,刘聪,刘粲,石虎,侯景,冉闵,苻生,刘劭,刘骏,刘子业,刘彧,刘昱,萧昭业,萧鸾,萧宝卷,高洋,朱温,朱棣。董卓是杀人插头颅示众,苻生是看宫女和公羊交合,剖腹,砸碎胸骨,挖眼睛,高洋是喝醉就烹人,朱棣是割舌头,喂狗吃人肉。

中国大部分的人,是没有这么残忍变态的。而日本明治以后大部分的军人,都是这么残忍变态的。日本为什么从一个礼仪之邦,迅速变成杀人恶魔?看过电锯惊魂吗?老夫看了三部,已经受到了惊吓。日本人是现实版的电锯惊魂,各种杀人的花样,层出不穷,怎么残忍怎么来。对于一个失败的人,你一枪打死就行了,为什么要折磨他呢?日本人是一点人性都没有的。盟国绞死七个甲级战犯,我觉得盟国太过仁慈,简直是对人民的背叛!七个战犯,为什么死的这么人道?美国佬,你是要逆天吗?想一想巴丹死亡行军,缅甸死亡铁路,仰光大屠杀,新加坡大屠杀,南京大屠杀,济南惨案,平顶山惨案,旅顺大屠杀,东条英机应该被凌迟才对。

明治维新的豪杰,都是日本的民族英雄,反侵略的英雄,可是,他们为什么能够对毫无侵犯日本意愿,对日本友好的中国大肆侵略呢?两国文化又一样,同文同种,日本人也是大陆人的后代。伊藤博文,本身就具有十足的儒家思想,还和辜鸿铭讨论孔子之道。你为什么忍心对中国侵略?要说欺负过日本,你侵略也是有理由的。中国不欺负日本,你怎么把目标选定到中国头上呢?是不是欺软怕硬?是不是?我说日本该灭绝,还有人跟我谈人道主义,日本可是绑架了日本六千万人民的,除了几个共产党员,和几个不想送死的当逃兵的农民,日本还有好人吗?日本人过去五十年中一直在做灭绝中国的努力,杀伤中国三千五百万人,把中国打回石器时代,倒退经济一百年,我们还有必要对日本讲人道吗?即使讲人道,中日友好,也应在杀伤日本三亿五千万人之后。日本人杀一个中国人,我们应该让日本人还十个人。凯撒不是说过吗,庞培死了也是罗马人,罗马人的命顶的上十个埃及人。

但是显然,这个目标达不到,日本现在只有一亿人。中国可以等,等日本人口增长够了,我们就灭绝他们。希特勒同样说过,如果德意志不能赢得胜利,证明德意志是劣等民族,他就该被世界淘汰。我认为,如果日本遭到了失败,中国灭绝日本人民就是上帝赋予的权力,劣等民族应该被净化掉,为优等民族腾出生存空间。如果日本人不是劣等民族,那就要看他们能否战胜中国了。

日本五十年,产生了无数的山县有朋,大山岩,桂太浪,奥保巩,乃木希典,东乡平八郎,儿玉源太郎,板垣征四郎,冈村宁次,本撞翻,多门二郎,东条英机,寺内寿一,松井石根,他们有哪一个不是中国人民的敌人?我们中国,就是太仁慈,五十年中没有产生过一个以暴易暴的斯大林,俾斯麦。中国早该觉醒了,和仁慈做个了断,昨天的中国就让他死亡,今日之中国应该是一个睚眦必报,敢于凌驾劣等民族的伟大国家。美国,我看做的就很到位,日本不是自不量力吗,杜鲁门就投放原子弹,一炸死一片日本人。杜鲁门人道吗?杜鲁门区分日本好人和恶人吗?作为仇家,我干嘛要区分你内部有多少进步成分?我炸死你就完事了,你讲人道跟上帝去讲理吧。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