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YST最新原创文:马英九发动的“九月政争”

txwy501 收藏 6 3564
导读:马英九发动的「九月政争」 (本文作者:YST) (一)前言 上个月台湾最热闹也最精彩的新闻就是马英九发动的「七日消灭王金平」的政治大戏,剧情发展竟然超过一个月,而且剧情紧凑、高潮迭起,精彩的程度不输八点档连续剧,事实上,这个新闻的电视收视率也的确超过了八点档连续剧。 由于高潮迭起,YST对这件事的评论便没法写了,因为有些事情固然可以预料,譬如王金平向法院声请假处分,甚至法院判决准许假处分都在YST的意料之中,但是剧情发展下去牵扯出来的非法监听、泄密和教唆办案等等就完全是意料之外,令人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马英九发动的「九月政争」

(本文作者:YST)

(一)前言

上个月台湾最热闹也最精彩的新闻就是马英九发动的「七日消灭王金平」的政治大戏,剧情发展竟然超过一个月,而且剧情紧凑、高潮迭起,精彩的程度不输八点档连续剧,事实上,这个新闻的电视收视率也的确超过了八点档连续剧。

由于高潮迭起,YST对这件事的评论便没法写了,因为有些事情固然可以预料,譬如王金平向法院声请假处分,甚至法院判决准许假处分都在YST的意料之中,但是剧情发展下去牵扯出来的非法监听、泄密和教唆办案等等就完全是意料之外,令人惊叹连连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这是没法预先就做估计和分析的,因为马英九的决断和出手超乎常理。

超乎常理是客气话,是非对错我们暂且不论,YST认为马英九在这件事上的所作所为真的称得上「疯狂」二字(好看也就在这里),而且是不顾国家元首的身份地位和多年塑造的温良形象所发出的疯狂与固执,令人目瞪口呆,非常有戏剧效果。我们必须等待剧情的疯狂燃烧到某一个段落时才能找机会分析。

国民党在假处分的判决败诉,向高等法院抗告又遭驳回,全民向马英九发出声讨,立法院和行政院杠上形成死结,立法院全部法案停摆,行政院士气低落,总统府慌乱出招,党、政、商的重量级人物群起向马英九劝说别在闹了。十月五日,国民党宣布不再向最高法院提告,也就是默认法院的假处分判决。其实国民党上诉最高法院胜诉的机会几乎是零,国民党不默认也不行。想想看,马英九双十国庆典礼必须面对大会主席王金平、国民党党代表大会还不知道怎么召开、四大主角陷入刑事法律诉讼已成定局....等等,基本上马英九已经四面楚歌、进退失据,尤其十月三日马英九、江宜桦、罗智强和黄世铭四个人被台北地检署同步约谈(避免串供),马英九肯定被吓到了。折腾了一个月马英九才发现原来他口口声声的「大是大非」除了他自己的小圈子别人都不同意,政治形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于是头脑开始冷静下来。

现在也许是个好时候,YST终于缓过气可以做一些个人的评论。马英九精心导演和亲自演出的「九月政争」不但到了一个段落而且范围和冲击都上了一个新的台阶非常可能直接造成国民党在2016年失去政权。2016年的政党轮替在时间上非常关键,如果民进党下届执政肯定会配合美国的「东亚再平衡」和日本的右倾主张与军事扩张,两岸关系必定倒退,这个影响可就大了,不再是茶壶里的风暴。

(一)王金平这个人

王金平是台湾本土派的政治人物,深获李登辉的喜爱,当年是李登辉把王金平推上了立法院院长的宝座(赶走了刘松藩)。

由于他和李登辉的渊源,王金平被台湾民众视为蓝皮绿骨,深蓝群众特别排斥他甚至可以用「痛恨」两个字,家姐一提到王金平就咬牙切齿,不过YST观察王金平这么多年并没有发觉他有什么支持台湾独立的公开言论。在国家定位这方面,王金平的台独倾向远没有马英九的独台倾向来得明显与严重,王金平是一个不太摸得透的人。也许大家可以说王金平善于伪装,不过如果一个人从政37年伪装到72岁也真不容易,即使假也假得几乎可以乱真。

王金平绝不是雄才大略的人,也不是国家领导的人选,更不是人民所期盼的圣人,但是他是一个人才。王金平处世非常圆融、三教九流都可以打交道,这是他的政治智慧,也是他的问题所在,肯定有不少腐败。想想看,王金平长袖善舞,这是他的长处,但长袖善舞者就不可能很干净,自然也就成为他的短处。

王金平是一个可用之才,他是各方政治势力的润滑剂。对国家元首来说,他可以是个手中的宝,也可以是路上的大石头,端看你会不会用他与如何用他。

(二)为什么马英九急于除掉王金平?

任何政治事件,近因通常是借口并不重要,远因才是真正的重点。譬如「芦沟桥事变」绝不是引发中日全面战争的原因,日本觊觎中国肥沃的土地与丰富的资源才是中日战争真正的原因。同样地,「关说案」绝不是马英九竭力想除掉王金平的原因,所谓「大是大非」之说乃违心之论和一派胡言;王金平在国会长期不配合马英九的旨意才是马英九真正欲除之而后快的原因。我们慢慢道来。

2008年马英九以高票打败谢长廷当选总统,但更重要的是,国民党赢得了立法院四分之三的席次,这是不得了的执政优势。

但是马英九并没有把握这极为难得的优势大刀阔斧、大展抱负和大力有所作为。相反地,一上任「八八水灾」就暴露了马政府的慌乱与无能。选战中,国民党那只致胜关键的、激动人心的竞选广告「国民党准备好了」在水灾中显得尤其讽刺,这个落差实在太大了,人民开始看到真相。

马政府的悲剧从马英九当选的第一天就开始了。马英九不认为他当选是国民党发动组织力量倾力相助所致;马英九认为他当选是基于他个人的魅力,譬如长相俊美、风度翩翩、温文儒雅、学历出众、学识丰富、见解非凡等等。马英九并不认为国民党有恩于他必须有所回报;而是反过来,马英九认为是他拯救了国民党,因此是国民党欠了他的,他可以任意妄为和予取予求。上面这个观点我们从马英九的人事任命就看得一清二楚,YST从来没有看过如此蛮横的官员任命,譬如能干

的、能说善道为他竞选出力的立法委员们没有一个入阁或入府,任命台联党深绿的赖幸媛做陆委会主任委员压制所有的阁员,如此国民党能干的人是无法出头的,这样四年后也就没有任何能干的人可以冒出来和他竞选。马英九当选的第一天就把连任作为首要目标,并且以压制党内能人为手段。马英九机关算尽,但是他施政失败的种子也就从此种下了。

马英九四年总统做得歪歪倒倒,唯一的政绩就是中国大陆在ECFA中的经济让利,不客气地说,那是大陆政府单方面的赏赐,不是马政府有什么睿智、精明

或特殊努力。如果马政府能够和美国或日本签订同样利益优厚的不平等贸易协定那才是真本事。但这是不可能的,除了ECFA之外,马政府一事无成。

2012年的大选很快到来,政绩一塌糊涂的马政府打出了两岸关系牌和清廉牌,除了亲民党和民进党全世界都在为马英九助选,大陆警告宋楚瑜并断了他的金主、美国猛批蔡英文的「台湾共识」是虚空的、堂堂中国时报用造谣抹黑打击宋楚瑜为马英九造势、TVBS成了马英九的御用宣传电台、台视的沈春华也跳出来在宋楚瑜的专访泼妇骂街、王晓波教授居然在电视上声泪俱下说出「即使含恨、含泪、含血也要把票投给马英九」、国民党不计成本的广告铺天盖地,尤其那只「俄罗斯娃娃」拍摄得实在太好极具煽动力,连牢狱中的陈水扁都为他助选,于是马英九就连任了。

后来的事读者记忆犹新就不用YST多说了,从证所税、美牛案、核四案、油电双涨....,马英九就没做对过一件事,哪一样不惹出一大堆风波?哪一样不把小事变成大事、把大事变成政治事件?

六年前YST就说过了,马英九的问题是他没有治国能力。看看他的伸展台走秀绝不输职业模特儿,马英九是个太平总统的料,但世界并不太平。2012年大选投票的前几天,YST声嘶力竭地分析2012~2020这八年世界局势波涛汹涌,马英九是个绣花枕头,他绝对没有能力应付国际形势的剧变。这话立刻就应验了,YST贴一张照片给读者看:

图01: 众牧师加持马英九,盼望在马任内青年起薪有四万元。

这张照片摄于2012年12月01日,马英九总统出席基督教举办的「国家祈祷早餐会」。马英九的民调满意度持续低迷,灵粮堂、长老会等多个教会的牧师将手轻放在马英九身上,为他及执政团队和所有政界人士祷告,希望上帝赐给马勇气和智慧,带领台湾走出困境。

上面这张照片把马英九的愚昧、无能和没出息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就像很多台湾人想不劳而获,于是在达赖喇嘛访台的时候出高价接受达赖喇嘛的「灌顶」,

非常愚昧和没出息。想想看,一个国家元首面对经济低迷、生活倒退、腐败问题丛生,居然不问苍生问鬼神,这表示他已经黔驴技穷、无计可施、无能为力、也无路可走了。一个总统做到这步田地与草包何异?人民还有什么指望?

除了要求大陆更多的让利,马英九在经济上一筹莫展。说实话,他也不在乎。马英九为官志不在此,他的目标比这个远大,台湾的年轻人即使起薪不到两万又怎样?

马英九的如意算盘是先尽快通过「服贸协议」,然后进行「马习会」,然后签订「两岸和平协定」,然后拿诺贝尔和平奖,这最后一项就为自己的从政生涯与历史定位划下完美的句点。想想看,那时候我马英九已经是和季辛吉、曼德拉同级的政治人物,是世界级的政治家,你们只能赞美,还有什么资格批评我?

现在最大的问题来了,「服贸协议」是第一关,王金平是拦在「服贸协议」路上的大石头,此人不除路就走不下去了。王金平与柯建铭的电话录音毫无疑问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除掉王金平就在此一举,能放过吗?

其实马英九要除掉王金平的最佳机会是2011年不支持王金平三度连任国民党不分区立委。国民党的党规有明文规定不分区立委只能连任一次,马英九只要光明正大地坚持原则就行了。但是2011年马英九选情低迷,为了争取高雄地区(王金平的地盘)的选票获得连任,马英九修改了党规让王金平再度连任不分区立委。这是马英九为私利改变原则的例子。

马英九既然已经连任而且不再竞选了,现在为了自己的历史定位自然可以过河拆桥搬开这块诺贝尔奖路上的石头。

(三)马英九与王金平的利益冲突

马英九与王金平是两种非常不同的政治人物。

王金平是取与予(give and take)的妥协者和玩弄者;马英九基本上只取不予,除非刀架在他脖子上。由于他们的政治个性完全相反,他们之间的冲突是必然的。

马英九标榜的是自身廉洁与公义的形象,王金平展示的是他的处事圆融与广交天下。

马英九自认集聪明才智、公平正义、社会公益于一身,是完人兼圣人,所以马英九要求立法院把他交付的案子快速表决通过。国民党在立法院有绝对的多数,

马英九认为这事应该一点儿都不难,国民党人多票多,民进党不服也不行。民进党如果要闹,院长就该拿出动用警察的权力把反对者拖出去,事情就解决了。事实上,早年威权时期也一直都是动用警察权来压制反对党的闹事。

王金平有不同的看法。自从立法委员全部民选以后,立法院不但展示立法的独立精神、绝不接受行政院的指示和压力、坚持「国会自主」的原则,而且还把民主的意义扩大、强调少数虽然要服从多数但是多数也要尊重少数、大党也要尊重小党,于是搞出「政党协商」这一套程序。处事圆融的王金平认为万事以和为贵,无论压力有多大也绝不动用警察权。

冠冕堂皇地说,在「万年国会」时代,少数的民选委员不服「万年老委员」,院长动用警察权把闹事的民选委员拖出去的确有点不合适,但那是威权时代。现在真正民主了,所有的立法委员都是民选的,要闹就大家公平地闹,如果再要动用警察把抗争的少数委员拖出去,那么民主就没有真正的进步了。

不冠冕堂皇地说,人都有私心,要知道台湾的政治生态蓝大于绿,如果一切按照马英九的想法做,那么立法院不是变成国民党总统府和行政院的橡皮图章了吗?院长的权力和国会的自主精神全都没有了,这可不行。于是立法院搞出「政党协商」这套程序,只要有三个立法委员就可以成立党团,有了党团就可以参加「政党协商」在对外关闭的密室中发挥影响力,总统府和行政院的手都伸不进来。要知道,立法院院长在「政党协商」中是有巨大和关键影响力的,院长和党团召集人的好处太多了。

如果考量现实的立法院作业,即使没有「政党协商」,马英九的那一套想法也是行不通的,因为反对党可以提出成百上千的法案把立法院的议事程序堵塞,国民党即使占绝对多数也很难使自己的提案快速和顺畅地通过。事实上反对党也的确如此做,所以「政党协商」虽然为人诟病但也没有办法废除它。

读者不要认为「政党协商」是立法院的万恶之源,其实这是民主精神的部份内涵。美国国会就通过法案允许国会议员发表冗长的演说或辩论来阻止某个议案通过,美国国会对这种手段有个专有名词叫filibuster。filibuster的意义就是鼓励意志坚强的少数人能透过锲而不舍的精神来达成他心中的理想,因为一个人如果对某件事有超乎寻常的毅力与坚持那么肯定里面有些道理,这是美国尊重少数人并给予坚持者有机会实现理想的具体法案,记得好莱坞还为“小议员如果有理想也可以改变国会”这个主题拍了一部电影,片名不记得了,只记得主演小议员的是大牌明星詹姆史都华。

所以在目前立法院这种机制下,马英九的利益和王金平的利益是有严重冲突的,马英九的个性与王金平的个性是两个极端,爆发冲突不过是时间问题。

(四)「九月政争」双方过招

让我们逐项检视「九月政争」双方采用的招数。

9月6日,特侦组在王金平赴马来西亚参加女儿婚礼飞机起飞一分钟后用短讯通知众媒体召开记者会,再三要求媒体记者切勿错过。在记者会中,特侦组公布监听译文,指王金平为柯建铭司法关说。

一小时后,马英九在总统府发表声明表达震惊和痛心。

9月7日,马英九主席呼吁王金平尽快回国说明。

9月8日,经过三天思考,马英九召开记者会宣布王金平的关说是民主法治最耻辱的一天。

9月10日,王金平返国,在桃园机场发表声明否认司法关说,谴责特侦组违法滥权监听。

9月11日上午,在国民党召开考纪会前,马英九以党主席身份在八点半率先召开记者会,马英九表示虽然与王金平有深厚私交,但实在无法接受如此赤裸裸蒙蔽司法,站在大是大非的面前,自己别无选择,希望王院长知所进退,主动请辞,并重话说出「王金平已经不适任立法院长」,希望考纪会作出撤销党纪处分,解除王院长不分区立委资格,不然等于是默许司法尊严被践踏。

9月11日下午,考纪会作出决定,撤销王金平的国民党党籍。

9月13日,台北地方法院裁准王金平保留党籍职权假处分。

9月16日,国民党对假处分提出抗告。

9月28日,民进党指控特侦组违法监听

国会总机。

9月30日,高等法院驳回国民党抗告。

10月01日,王金平发表声明,不提党内申述。

10月02日,马英九接受电台专访,澄清细节。

10月03日,台北检察署侦办泄密案,约谈黄世铭(被告)、马英九(证人)、江宜桦(证人)和罗智强(证人)。

10月05日,国民党宣布不再提抗告。

(五)司法关说与大是大非

在「九月政争」大过招中,马英九表情严肃、心情沈痛、一再强调王金平的司法关说罪无可赦,声称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是民主法治最耻辱的一天。马英九这话说得太超过,YST不能同意。

首先,什么叫做「司法关说」?法律上有定义吗?

所谓「司法关说」就是在法律过程中找人说情,法律上并没有准确的定义。关说可以是「说情」、也可以是「说理」、可以是王金平说的「关心」、也可以是非常恶劣的「施压」。在上面这四个情况中,只有「不当施压」才是明确违法的,这其中还必须包括有利益交换的确切证据。

大家都知道「关说」很不好,但大家也都知道「关说」是一种非常普遍几乎天天都在进行的事,不止台湾如此,国外也一样。YST举一个亲身在美国这个民主先进国家发生的例子,是YST在美国关说的真实故事。

(六)YST在美国关说的真实故事

YST大学一毕业服完兵役就赴美留学。有一天下午,下课回家时在校园里发生一起轻微的擦撞车祸,对方是一位在学校工作的中年女士,白人。不久警察就来了,他仔细问了那位女士的话,但是只对我寒暄两句,然后就开了一张罚单给我。我要理论,他却扬长而去,由于罚单是给我的,那位女士自然也无异议不说什么就离去了。

YST回到宿舍越想越气,这不是摆明了欺负我华人吗?

于是我开车到警察局找那位警员理论。猜猜看发生了什么?

那位开罚单的警员没出来,出来一位警官,原来是该局局长,他说什么有理去法院说,然后就把我轰出来了。YST看他如此高大健壮又有佩枪,一下子就懵了,昏昏然走出警察局。

YST在宿舍中冷静下来,想想看,我YST读了这么多书,至少也是一名秀才,怎么就被一个穿制服的佩枪壮汉粗鲁地赶了出来?太丢脸了,这股气不出将来何以见人?

YST开始仔细思量,突然心生一计。首先,我写了一张状纸,然后打电话找学校的外国学生顾问(Foreign Student Advisor),要求他为我主持公道。

就像军队打仗一样,YST还准备了预备案,如果外国学生顾问不理会我的申述,那么我就去找学校的报纸,要报纸编辑为我讨公道。

附带解释一下,我念书的学校是美国的主要大学之一,学生数万人,校园数千英亩,学系齐全,校风自由,规模宏大,各项事务都自成体系,学校报纸办得极好,这个由学生主办、独立发行的报纸比附近的商业报纸销路还好,颇有影响力。

电话接通,我说明来意,外国学生顾问立刻答应我的要求。于是,我就乘坐他的座车前往警察局。这位顾问是一位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态度温和,衣着典雅。一路上和我话家常,询问我生活如何、修几个学分的课、有没有打工(他在找我的软肋,试探我有没有非法打工),我回答说没有打工因为我的奖学金足够生活,他就不再打探下去。

到了警察局,给我交通罚单的警员早已恭候,他在我们面前仔细解释为什么要给我罚单。

他说完后,我就问他:你在开罚单之前有询问过我吗?

他说:没有。

我说:不,你问了,你问我是不是韩国人。我说不是,我是中国人。

然后,我突然从上衣口袋中掏出预先写好的状纸,开始朗读:今天谁应该拿罚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张罚单是透过不正当的程序开出的,这个不正当的程序牵涉到国籍的歧视(discrimination against national origin)。

说到这里,我偷瞄了一眼,那位警员脸色变了,外国学生顾问也紧张起来。然后我继续念:我知道你们警察开出罚单后就不会收回,(下面接着要说的话是:我会去找学校的报纸寻求正义)。但是还没有等我说出口,外国学生顾问反应极快,立刻就打断我对那位警员说:真的是这样吗?

警员立刻说:让我和局长商量。

过了一会儿,那位凶神恶煞般的高大壮汉出来了,这次是满脸堆笑,他一开口就说这是一场误会,这位警员以前是军人曾经在远东服务,他的问话是善意的闲话,绝没有任何歧视。这次的交通小事故的确错误在你,但是为了表达我们的善意,我们愿意收回这张罚单作为对你的礼遇,希望化解所有的误解。我立刻表达同意和感谢。

在回程的路上,外国学生顾问对我说:很高兴事情圆满解决,这事你知我知就好,可别到处张扬,如果其他学生知道我能fix ticket,我的日子就麻烦了。

我说:这个我明白,非常谢谢你的帮助。

这就是YST在美国关说的故事。附带说一句,我有点奇怪为什么警察局会对一个外国学生顾问如此客气,我可以感到所有的人都有点怕他,虽然他是如此的慈眉善目和轻声细语。整个警察局对这位外国学生顾问尊敬的程度超乎寻常,他一句轻声的「真的是这样吗?」警察局立刻了解话中之意,马上照办。打听之下,原来这位外国学生顾问以前是中央情报局(CIA)的官员,而且职位不低,不是简单人物,我听了都吓一跳。

你看,美国也是有关说的,即使像YST这样的外国草民,一样可以动用关说解决问题。

如果硬是用这个故事做个比较,YST就是柯建铭,外国学生顾问就是王金平,开罚单的警员是林秀涛,警察局长是陈守煌。这个故事里没有黄世铭和马英九,因为没有人认为这个「关说」有什么错,外国学生顾问也没有不适任的问题,这件事说不上什么大是大非,更不会造成校园民主法治最耻辱的一天。

话说回来,当年初生之犊不知天高地厚,为一口气就蛮干,若是今天肯定不惹事,付钱消灾就是了。

说到这里,读者可能会反驳:你YST算老几,一张交通罚单不过几十美元,能和柯建铭的关说相提并论吗?

呵呵呵,柯建铭的案子是背信,即使败诉也只是服刑六个月而且可以改易罚金十八万新台币(折合美金六千元)。YST那时候是个穷学生,数十美元对YST而言绝不止亿万富翁柯建铭的十八万新台币。

柯建铭为了十八万元新台币动用关说,结果酿成震动中华民国的重大政治事件,造成的经济损失几十亿都不止,造成的社会动乱和可能的政权更换与国际影响更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真是不值。

(七)马英九的浅薄与莽撞

「九月政争」说白了就是马英九企图用迅雷不及掩耳的小动作除掉王金平。

为什么YST用小动作来形容马英九的手法?

答案很简单。马英九非常清楚王金平的「关说案」在法律上是不成立的,于是决定用道德的理由透过国民党的考纪会除掉王金平,因为考纪会是可以被他这个党主席完全操控的,所以这是确确实实、被人不齿、君子不为的小动作。

用刑法判王金平的罪是大路和正道,用道德除掉王金平是旁门左道。马英九所为不能服人,因为道德的标准每个人不一样,何况马英九在类似的案例用不同的标准,比例原则落差太大。所谓「大是大非」乃空洞之词,马英九用自由心证的道德标准来治国,这是恐怖统治。

马英九是以圣人的高度说这些话,但是马英九是圣人吗?

除了马英九的小圈子,他所谓的「大是大非」全国人民都不服。

作为国家元首,应该开大门走大路,马英九却选择了开后门走小路,他把总统做歪了。

当马英九在09月11日公开说出「王金平已经不适任立法院长」,YST听了大惊失色。

这种话是总统说得出口的吗?

他到底懂不懂「三权分立」这个民主政治的ABC?

王金平是否适任立法院院长不是你马英九说了算。王金平固然是国民党党员而你马英九是党主席,但是王金平这个院长是立法院全体同仁一百多张票经由民主投票选出来的,他这个院长职位是得到整个立法院授权的,授权英文叫mandate,它具有一定的法定意义和政治份量,岂容别人说三道四?

立法院有自己的纪律委员会,王金平是否适任立法院院长只有立法院的纪律委员会说了算。

马英九是浅薄和鲁莽的,远看人模人样,近看狗屁不通。

(八)马英九的帝王思想

「九月政争」说白了就是马英九想做皇帝,他把手同时伸进了司法院和立法院。

我们都知道台湾的乱象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李登辉修改宪法取消了立法院的阁揆同意权,从此行政院长不再是宪法中所规定的全国最高行政首长,而是沦为总统的幕僚长。宪法专家口中美言的「双首长制」是一派胡言,今天的中华民国既不是「总统制」,也不是「内阁制」,更不是甚么「双首长制」,而是不伦不类的「半皇帝制」,因为总统有权无责,行政院长有责无权。

阴毒的李登辉更把修改宪法的门槛从三分之二提高到四分之三,成为一个几乎永远不可跨越的门槛,为恶法板上订钉。

所有的政治人物都知道今天中华民国如果要步入稳定的正轨则立法院的阁揆同意权必须恢复,陈水扁不肯,大家就把希望寄托在看似温良恭俭让的马英九身上,马英九也答应支持者如果当选总统必定提出恢复立法院阁揆同意权的法案。除此之外,马英九还答应要彻底处理党产和恢复国统纲领。

上天可怜中华民国,2008年马英九当选总统而且奇迹似的国民党拥有立法院四分之三的席次,这就为修改宪法奠立了坚实的基础。

但是,马英九当上总统后有提出恢复立法院的阁揆同意权吗?

当然没有,也当然不会有,马英九不是圣人,谁会挥刀自宫断绝自己的权力?

今天马英九动用国民党的家法除掉王金平毫无疑问是要把手伸进立法院。想想看,如果马英九成功除掉王金平,还有那一个接手的立法院院长敢对马英九说一个不字?如此一来,立法院就成了马英九的举手部队了。

马英九与黄世铭异常的见面与密集的通话加上他们的说法不一与前后矛盾令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马英九的手已经伸进司法体系,看看马英九在国民党召开考纪会前所做的强势演说,这已经超越指导而是强力施压考纪会了,考纪会不就是国民党的司法机构吗?马英九的民主精神在那里?马英九在党内搞独裁,在总统的职位上会民主吗?

更何况我们都知道特侦组不是唯一可以监听的机构,还有调查局和国安局,它们都直接在总统权力的控制之下,非法监听可以造成全国人民人人自危。马英九说:如果不做非法的事,就不会害怕被监听。这是什么混账话?

非法监听不是小事,这是天大的事,远远大过任何关说案。

想想看,尼克森是怎么下台的?

华盛顿邮报从一开始就判定「九月政争」是台湾版的水门案,一针见血。

「新闻面对面」在2013年09月30日的节目中一再播放一段录影:

2008年05月20日,马英九在总统就职日面色凝重地公开宣布说,“台湾的民主将不再有非法监听、选择性办案、以及政治干预媒体或选务机关的现象”。台下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

上面的诺言有那一样没有被违背?

马英九追求权力的欲望已经疯狂了,从依法掌控行政院,到透过非法监听掌控司法检调系统、到选择性的整人,再到透过国民党家法掌控立法院。

马英九行政、立法、司法一把抓,这不是做皇帝,什么才叫做皇帝?

(九)结论

1.马英九自导自演的「九月政争」是一场自私、违宪、粗鲁和愚蠢的闹剧。

2.马英九发动的「九月政争」非但不能除掉政敌,反而搬起王金平这块大石头重重地砸了自己的脚。

3.马英九的跛脚已成定局,陷入司法诉讼也已成定局。马英九的司法诉讼关键在检察总长黄世铭和他手中的资料,马英九不敢逼迫黄世铭下台,目前形成恐怖平衡,但不知能拖多久。

4.马英九卸任后非常可能步陈水扁的后尘坐牢。导致马英九坐牢最可能的因素是伪证(purjury),其次才是泄密、教唆和非法监听。

5.马英九缺乏政治伦理,用三十几岁的罗智强和七十多岁的党国大佬连战斗嘴,再用罗志强以羞辱的方式迫使六十多岁的部长曾勇夫辞职,这是中国社会不容许的。现在反马势力迅速扩大,这能怪谁?

6.马英九的姐姐马以南从美国传简讯给好几位能干的国民党立委(譬如丁守中、陈学圣、赖士葆等),问他们为什么不站出来帮马英九总统清除这个叛党、不知羞耻的议长王金平。政治虽然没有是非但有因果,当初马英九总统因为妒才不任用他们而用庸才以策安全,今天马英九出大事了,自然也没有能干的人去救他。

7.以马英九的个性,他不会辞国民党党主席的,因为如果辞了,他的历史定位和诺贝尔奖梦也就没了。马英九一定会坚持做到任期满为止,这会把国民党拖垮,也会把台湾的经济加速下沉,但是他不在乎。

8.民进党会在2014年的选举大胜,也会赢得2016年的总统大选。后者会震动北京,大陆多年的让利全打了水漂。

9.如果民进党在2016年取得政权,一定会倒向日本和美国,努力配合美国的「东亚再平衡」和日本右翼的修宪与军事扩张。民进党不会错过美日这个重大转变的新政策,因为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这是台湾独立最后的机会,民进党再傻也不会放弃奋力一搏。不要忘记,苏贞昌的祖父是当年通风报信给日本人捕杀台湾抗日志士的台奸,苏贞昌的恋日情节在他访问日本的时候表现无遗,蔡英文的恋日也不遑多让。民进党执政后必定争取「美日安保条约」的适用范围也能够覆盖台湾岛就像覆盖钓鱼岛。2016年以后,列强在东亚的博弈肯定远比现在复杂。

10.目前东亚的局势非常紧张,看看中国的造舰速度就知道了。中美日都在加紧磨刀,这场战争将决定列强在东亚的势力范围,没有任何一国输得起。YST曾经预测,如果美日和大陆有一战,那么最可能发生的时期就是2014~2020,因为过了2020美日联军能够取胜解放军的机率是0。现在是美日求战,大陆在拖。所以2016台湾换民进党执政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是中国统一过程中无论如何都绕不过的障碍,对中华民族的复兴而言,国民党的暧昧和虚情假意不是长久之计,为祸可能更大。两岸也该到摊牌的时候了,民进党没有历史包袱,比国民党直率,也比国民党容易对付。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