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犯了法,该法律制裁,不该往死里打。”

“在那种情况下,也许我不该做好人!”

“这几天,出门老有人对着我指指点点。”

“朋友说我做错了。后来我一直在想,我真的错了么?”

“在那种情况下,也许我不该做好人!”

“这几天,出门老有人对着我指指点点。”

“不要打小偷了,打死了咋个办?”17日晚,龙泉驿和新城E4区,一名偷电瓶车的男子被抓了现行,就在群情激愤纷纷喊打的情况下,一名26岁的女子站出来唱起了“反调”,不想竟被讽刺为“贼妻”。冲动之下她与一名男子发生抓扯,赔了对方9000元……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再次来到事发小区,与唱“反调”的陈叶对上了话。“贼娃子打死了也要负责啊!”陈叶称,自己打心眼里看不起贼娃子,但只有初中文化的她却认为,贼娃子也是父母含辛茹苦养大的,犯了法自有法律惩处,居民不该动“私刑”。

她困惑

朋友说我做错了 我真的错了么

陈叶今年26岁,是一个两岁半孩子的母亲。昨日上午10时许,成都商报记者见到她时,她刚哄完小孩睡觉,神色憔悴。她说,出事后自己一直在想,到底该不该在众人喊打的时候,站出来呼吁大家客观理性。

“朋友说我做错了,我真的错了么?”陈叶苦笑,因为和丈夫关系不好,大多时候她是一个人在带孩子。她以前在家具店上班,后来为了照顾孩子辞了工作,在小区门口支个摊卖凉面和炸土豆,一天能落下个七八十块,大部分都用在小孩身上。

出事后,陈叶觉得脑袋里一团乱麻,凉面摊也没心思摆下去。陈叶租住的是一套两居室,月租800元,几乎没像样的家电,茶几上放着一碗未动的稀饭;厨房里,土豆泡了几天,择好的豌豆尖蔫了,都是3天前准备的晚饭食材。

卧室里,儿子睡得正香,被问起事发的情景,陈叶叹了口气,捏着当晚被打淤青的鼻梁,半天没说出话来……

她纠结

那种情况下 难道我不该做好人

“在那种情况下,也许我不该做好人!”一开口,陈叶显得无奈。事发当晚,她是出门买酱油。一下楼,就看见小区里围了很多人,听说抓了个偷电瓶车的贼娃子。陈叶回忆,当时小偷双手被反捆在身后,几个小伙子正用力踢他,小偷满脸是血,几名中年妇女还凑上去乱踹。陈叶张开手臂呼喊:“不要打小偷了,打死了咋个办?”身后,57岁男子李新发当即予以反驳。想到孩子独自在家,陈叶准备离开。

“你是贼娃子的婆娘嗦?”突然,李新发从身后抓住陈叶。陈叶称,李新发说了这句话后,几个不明真相的人动手打了她。

李新发说,陈叶动手打伤了他。陈叶却称,混乱之中,她的确扬起过手肘,但李新发额头上的伤是不是自己造成的,她并不确定。

她担忧

邻居指指点点 我还有勇气摆摊么

李新发之后被送往医院医治,索赔1万元。最终,陈叶找朋友借钱,赔了9000元了结。

“我赔钱不代表我理亏,被拘留要留下污点,我担心会对娃娃今后的生活、工作有影响。”陈叶解释。赔钱后,她意识到自己最急需的就是挣钱还债,但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勇气在小区门口摆摊,“这几天,出门老有人对着我指指点点。”为此,记者对该小区居民做了随机采访。“不是贼娃子婆娘,为啥要把人弄伤嘛?”不少居民这样说。然而警方查证,陈叶与嫌疑人无任何关系。 成都商报记者 锁千程 实习记者 唐奇 摄影报道

对话陈叶

这件事我很委屈

成都商报:都说小偷如过街老鼠,你为什么阻止居民打小偷?

陈叶:人心都是肉长的,我看到小偷被打得那么惨,吐了那么大一摊血,其他人都还想去打几下,打死了咋办嘛。小偷犯了法,法律该制裁,不该往死里打。

成都商报:你被小偷偷过吗?

陈叶:我丢过一辆新电瓶车。2个月前在这个小区还掉了1次电瓶,花450元又买了一个!

成都商报:被喊“贼娃子婆娘”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

陈叶:就算我男人再莫得本事,也不得去偷东西嘛!那个人喊我贼娃子婆娘,我很冒火!

成都商报:以后遇到这种事还会不会站出来?

陈叶:我也不晓得……这件事让我很委屈。

编后

陈叶,你没有错

26岁的陈叶看上去很受伤。

上百人群情激愤声讨小偷,几番殴打,一个弱女子站出来说了句:“不要打小偷,打死了咋个办?”因为这句话,陈叶遭受了侮辱,与人发生抓扯。

陈叶之所以站出来,一方面是出于一位年轻母亲的恻隐之心———“贼娃子也是父母含辛茹苦养大的”,另一方面则是出于她的法制观念———“犯了法自有法律惩处,居民不该动‘私刑’”。

陈叶后来的冲动之举自然不值得肯定,但在最初那种群情激愤的情况下,她敢站出来说话,就是勇敢的,难能可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