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教授“进京赶考论”向谁献媚

这个网名最牛 收藏 0 80
导读:清华大学教授、城市规划专家文国玮,昨天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的一番“进京赶考论”,再次让人们对专家教授刮目相看。   文教授说,北京是全国人民的,但不是全国人民都来居住、工作的地方,外来人口想要取得北京户口,可以考试审核,包括文化程度、法律知识、工作能力的考核等等。   且不说文教授此番高论有多少可操作性,单这屁股决定脑袋的思维方式,就充满着人分三六九等的优越感。倘若真按文教授的方案实施,让北京人口归零统考,文教授本人能否入围北京户口,估计难讲。关键看考题执行什么样的标准,是官性至上,还是人性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清华大学教授、城市规划专家文国玮,昨天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的一番“进京赶考论”,再次让人们对专家教授刮目相看。

文教授说,北京是全国人民的,但不是全国人民都来居住、工作的地方,外来人口想要取得北京户口,可以考试审核,包括文化程度、法律知识、工作能力的考核等等。

且不说文教授此番高论有多少可操作性,单这屁股决定脑袋的思维方式,就充满着人分三六九等的优越感。倘若真按文教授的方案实施,让北京人口归零统考,文教授本人能否入围北京户口,估计难讲。关键看考题执行什么样的标准,是官性至上,还是人性至上。

中国历来敬仰知者。按说最高学府的专家教授,既应该是政府的高参,同时也是开启民智的师者。但近来专家教授常出奇葩高论,往往令国人为之一愣。比如前几天就有专家告诫人们,在考虑有关公共政策问题时应牢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建议国人不要幻想所谓“免费医疗”。这位贵为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的朱恒鹏教授举例说:凡是实行公费医疗的国家,都要排非常恐怖的队。“有个英国的朋友告诉我,孕妇甚至腹中的胎儿都已经死掉了,还在排队”。

如果说文教授的“进京赶考论”,是一屁股坐在了如何控制北京人口增长的决策者凳子上,那么,朱教授的脑袋,就是押准了自己的高论,最容易被决策者所中听。至于专家教授拍案惊奇的阔论,老百姓会怎么看、怎么骂,都不在他们需要考量和顾忌的范围之内。作为深处象牙塔尖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压根儿就没把自己放在百姓之列。

老百姓的巨额税费大把投入科研,这些年没能激励专家教授在诺贝尔各项科学奖上绽放多大的奇葩,也没见得在高科技领域的核心技术上结出多大的硕果,倒是领教了一些专家教授在“服务政府”的言论上表现出来的见风使舵。许多专家教授的言论明显违背学术常理,甚至违背人性常识,不仅被民众所吐槽,反过来也给政府添了麻烦,损害了政府决策部门的形象。

专家教授口中频现奇葩言论,并非民众的智商突然高了起来,而是专家教授拿了某个项目研究的经费,有目的地顺这垛墙往上贴金,说穿了就是利益趋动脑袋,利益决定立场。所谓“50岁退休、65岁领养老金”的奇思妙想,之所以能以项目研究的方案大胆抛出,正是露骨地反映了知识对于资金的献媚。只不过,某些专家教授,已经忘了提供项目研究资金真正的金主是百姓民众。

高级知识分子受人敬仰,贵在知识的基础之上的独立思考精神。它是人文的,科学的,真实客观的,并且不被利益所左右。但是,现实中的一些知识分子,成为李绛先生作品《洗澡》中的浴者,他们与时代保持的关系,已经不是陈寅恪大师之“自由之精神,独立之人格”,而是将学术价值,贬俗于学术价格,糟蹋了纳税人的钱,还伤害了民众对于知识的敬仰之情。

北京户口,让民众出题教授先考;免费医疗,让民众审计专家脱保;推迟养老,让民众监督专家教授先行……如果非要弄到这等境地,才能唤回知识原有的芳香,说明我们中的许多知识分子,离普通大众已经渐行渐远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