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理解倉颉創字原理,话“乾坤颠倒”的《易经》

颉强 收藏 2 912
导读:有位文字学的学者萧启宏写了一本《汉字通易经》著作,阐释漢字的起源。《漢字通易经》并没有揭示汉字的起源,汉字的起源问题尚无定论。汉字的起源至今仍为文字学的学者悉心研究的重大课题。笔者对作者的研究态度是肯定的,只是从学术的角度再次阐释倉颉創字就是历史的史实。 《漢字通易经》得到了一些专家权威的盛赞,萧启宏并且被誉为“当代字聖”的称号。倉颉創字之前,古代人类已经存在“阴阳转换”的意识,也就是具有文字中“易”的意识,这种现象是可能的。即使这样,也是难以验证的。“易”的意


有位文字学的学者萧启宏写了一本《汉字通易经》著作,阐释漢字的起源。《漢字通易经》并没有揭示汉字的起源,汉字的起源问题尚无定论。汉字的起源至今仍为文字学的学者悉心研究的重大课题。笔者对作者的研究态度是肯定的,只是从学术的角度再次阐释倉颉創字就是历史的史实。

理解倉颉創字原理,话“乾坤颠倒”的《易经》



理解倉颉創字原理,话“乾坤颠倒”的《易经》



《漢字通易经》得到了一些专家权威的盛赞,萧启宏并且被誉为“当代字聖”的称号。倉颉創字之前,古代人类已经存在“阴阳转换”的意识,也就是具有文字中“易”的意识,这种现象是可能的。即使这样,也是难以验证的。“易”的意识,并不是文献中的“易经”的概念。为什么说史前先民存在“易”的意识,可以从红山文化出土的一个玉器的器形中可以得知,一只鸟站在豬的背上。这个器形在青铜时代同样也出现过,从这个器形上就可以看出古人“易”的概念,也就是阴阳的概念。

倉颉創字可以准确的阐释“易”在字义演变的辩证唯物的思维逻辑关系。

“易”:曰勿,曰是日的变体,勿是月的变体,“易”的基本含义也就是阴阳转换。“易”的意识,在没有創造文字之前,这个石器的器形上可以得知。“鸟站在豬背上”,鸟代表阳性,豬代表阴性,这个器形代表了文字“易”的意识。由于红山文化早于倉颉創字,所以,倉颉創字准确的阐释了古代先民的“易”的思维逻辑。“易”的思维是阴阳转换的思维,也就是辩证唯物的逻辑思维,这个器形符合“易”字的解读,说明了倉颉創字具有辩证唯物思维逻辑。这个一点也是解读倉颉創字的重要依据,“易”字是现代文字的字形,“鸟猪”器物也是指“鸟兽”,所以,倉颉創字称为“鸟兽书”找到了史前的依据。

“易”是自然界的阴阳之分和阴阳转换的基本法则。倉颉創字源于自然界,也就是源于“易”的思维,这一点,不足为怪,而且,倉颉創字充分阐释了“易”的辩证的思维。“易”并不是倉颉創字的原理,倉颉創字是象形原理,象的字义是仿生学中仿豕学,仿豬学,象和豕外形极其相近,“象”字中含有“豕”,豕者为豬,“象”就是仿豬的字义。象形文字并不是指图画文字,而是,指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

倉颉創字性质:倉颉:倉:人启,人类启蒙心智,颉:吉頁,頁与首比对,指开头,颉:吉利开头。倉颉創字指启蒙人类心智的开始,与愚民思想无关。倉颉創字是文明产物,不是统治阶级愚民的利器。

综合起来,从史前的器形上分析,从现代文字“易”上分析,从“象形文字”,“鸟虫书”概念,倉颉創字原理—仿豬学、文字是启蒙人类心智的文明性质等分析,倉颉創字的辩证唯物的思维逻辑,字形与字义之间的辩证关系,笔者可以断定就是倉颉創字,而且,当今使用的文字体系,就是沿袭了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

“易”的思维,不仅是阴阳,阴阳转换的思维,而是指古代辩证唯物的思维。这里提醒“易”的思维,不是猜测、臆想、杜撰的思维,也不是文献中所指《易经》的思维。倉颉創字阐释“易”的概念和本质,《易经》不能阐释文字,反而颠覆了倉颉創字。

据说,《周易》是周文王被囚禁时编撰,周文王只是主观理解角度分析“易”的思维,也就是阴阳变化的规律。《周易》既没有从文字的字义中分析,也不是为了解读文字的字义。《周易·说卦》云:“乾天也,故称乎父。坤地也,故称乎母。”乾指天,天生地,也就是指“天”,“天”属于阴性,天不能称呼父,也就是指母系。天圆地方,天为C形,圆形,也是指阴性、母系。坤:土申,指地,“地”属于阳性。《周易》天为父,地为母,显然,从字义分析得出,《周易》已经把“阴阳”关系搞颠倒了,把“乾坤”搞颠倒了。

《周易》颠倒了“乾坤”的阴阳性质,说明了周文王时期,已经不能从字形中,分析字义,也就是文献史终极了文字学。倉颉創字学就是文字学,是从周文王编撰《周易》的时期称为绝学。发展至春秋孔子时期,孔子已经不能从字形中解读字义。许慎在《说文》中多次引用孔子解读字义的说辞,也就不可能正确。

“易”:代表阴阳转换,还有一个字“曶”代表阴阳颠倒。也就是“忽”悠的“忽”的变体。“曶”:阴阳颠倒,含有欺骗的意思。也就是“易”属于正道,“曶”是邪路的唯心思维逻辑。倉颉創字具有“易”的思维,也就是具有辩证的思维,并且具有严谨的思维逻辑关系。自从周文王《周易》、孔子、许慎《说文》都属于“曶”学文字学。不是易学文字学。这就对文字的字义分析,符合逻辑的思维具有可行之路,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东汉时期的许慎的《说文》中,多次引用孔子对文字的字义解读,也就是遗留下,孔子不能认识字义的罪证。如“王”字,《说文》:孔子曰:“一貫三爲王。”,“王”的字义指旺盛。与“壬”字比对,壬:孕育、酝酿之意。“皇”:白王,白:空白,王:旺盛,从空白到旺盛为“皇”。“羊”:孔子曰:“牛羊之字以形舉也。”,差,羞均为羊部文字。孔子曰:“視犬之字如畫狗也。”,犬者为犭者是猪,豕者为豬,犬为豕,并不是指狗。这些都说明了孔子已经不能正确的辨析字义,是一个“忽悠”文字学家。

“曶”字让人想起了一个古代器物,这就是郭沫若解读“的马踏飞燕”,“马”是嘼类,燕子属于鸟类,正好与上面的“猪背上的鸟”互为颠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