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免费医疗需8000亿缺钱;年末财政结余4.8万亿需突击花光

295627029 收藏 8 433
导读:媒体:全国免费医疗仅需8378亿 2013-10-19 12:40:00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李玲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免费医疗”与贫困人群医疗保障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时指出,“我们的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他们享受的是免费医疗,恰恰是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愿意给老百姓免费医疗,也就是说他们在享受着免费医疗,不给老百姓免费医疗。当然,这个人群是一个比较少的人群,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不仅仅是打破医疗特权的问题,我觉得还是他们执政理念的问题。”(10月17日人民网)   从医疗资源的占有和

媒体:全国免费医疗仅需8378亿

2013-10-19 12:40:00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李玲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免费医疗”与贫困人群医疗保障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时指出,“我们的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他们享受的是免费医疗,恰恰是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愿意给老百姓免费医疗,也就是说他们在享受着免费医疗,不给老百姓免费医疗。当然,这个人群是一个比较少的人群,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不仅仅是打破医疗特权的问题,我觉得还是他们执政理念的问题。”(10月17日人民网)

从医疗资源的占有和享受不均,到执政理念等,都是目前国人有病难治,甚至有病等死的症结。近日一个极端的例子是河北男子郑艳良因为没钱治病在家自锯病腿。但是还有比郑艳良更凄惨的个案,有人患癌但看不起病,便自己剖肚割肠,大出血去世。现实的情况是,如果没有媒体报道,他们就不可能得到救助和医疗,这显然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

从这些个案到俄罗斯的免费医疗,公众表达了一种普遍的希望,国家能建立一个免费医疗体系,让民众有病能治。但是,这种呼声不仅遭到一些人的反对,而且也得到一些专家学者的背书,他们认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建议国人不要幻想所谓免费医疗。

然而,从理论和实践来看,免费医疗并非幻想,而是一种可以实现的理想,并且这种理想在一些国家已成为现实,如俄国、英国。那么,如何来看待这种可以实现的理想?

世界卫生组织早就提出和论证了免费医疗的可行性。1977年5月,第30届世界卫生大会提出了各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未来数十年中的主要卫生目标,即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1978年9月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主持召开国际初级卫生保健大会,发表了《阿拉木图宣言》,明确提出实施初级卫生保健是实现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基本途径和措施。1979年的联合国大会和1980年的联合国特别会议,分别表示了对《阿拉木图宣言》的赞同。

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目标其实就是基本的免费医疗。因为,这个目标有10项标准,其中,基本的有几点。每个国家的全体公民都至少能获得基本卫生保健和第一级转诊设施;所有儿童都得到主要传染病的免疫接种;生病时人人都可得到基本药物;所有政府对人民的健康都要担负起全部责任等。而且,世界卫生组织提出这个目标的更重要的理由是,健康是一项基本人权,是全世界各国都应当实现的一项目标。这也意味着,如同耕者有其田一样,病者也应有药治,而且是免费治疗。

其实,中国政府的执政理念与世界卫生组织的目标并不矛盾。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8月20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时强调,中国政府将迎难而上,进一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探索医改这一世界性难题的中国式解决办法,着力解决人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基本医疗卫生资源均衡配置等问题,致力于实现到2020年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目标。鉴于中国的实际情况,习近平这个延迟的对世界卫生组织的承诺已经表明,实现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目标意味着生病时人人都能享受到基本的免费医疗。

免费医疗当然要用钱,但这个钱并非是谁的恩赐,而是通过税收实现的,也即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而且是完全可行的。按照卫生经济学家的估算,让所有中国人都能享受基本医疗的费用(免费医疗)只不过占每年财政预算经费的6%左右(注:按照预算,2013年财政支出总量将达到139630亿,按照6%的比例,免费医疗约需8877.8亿元)。而且,如果能把现在投入到少数领导人的大部分医疗资源分配到全民医保一部分,就更能早日实现全民免费医疗。

中国一些地方的做法也证明,全民免费医疗并非什么难事,而且也不会占用很大的经费,更不会成为一种经济负担。例如,陕西神木实施全民免费医疗,人均医疗费用也不过500元人民币,这就是一种比较好的制度设计。神木能做到,为何在中国其他地方做不到呢?

基本的全民免费医疗现在不是行不行的问题,而是愿不愿的问题。因为,无论是一些地方的成功经验还是经济学家的计算都证明,通过公共财政的兜底以实现公民基本免费医疗在中国是完全可行的。这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理念相吻合,也与习近平对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的承诺是一脉相承的。

这就要看从中央到地方能否实施执政理念的转换,通过免费医疗,把经济发展的成果回馈于每一位公民,让郑艳良们的悲剧不再重演。(张田勘)

四季度政府须突击花钱4.8万亿

来源:京华时报2013-10-19 05:15:00

根据财政部昨天公布的“2013年9月份财政收支情况”和此前公布的2013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报告,四季度全国财政部门有望“突击花钱”48098亿元,约占全年支出的34.44%。这一占比超过了去年同期占比约33.08%的比例。虽然有关部门曾表示要治理年底突击花钱问题,但实际情况却并不完全如愿。

财政部昨天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累计,全国公共财政支出9153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7413亿元,增长8.8%。其中,中央财政本级支出14279亿元,同比增长2.8%;地方财政支出77253亿元,同比增长10%。

记者发现,根据今年财政部所做“关于2012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3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2013年全国财政支出总量为139630亿元。收支差额12000亿元,增加4000亿元,赤字率为2%左右。

按此计算,2013年四季度将支出48098亿元,比去年同期多支出6504亿元,四季度平均每月要花16032.6亿元,大幅高于前9个月时月均支出仅10170.2亿元的规模。而2012年全年全国公共财政支出125712亿元,四季度支出41594亿元,四季度月均支出13864.6亿元。2013年的相关指标,已经超越了2012年有关数据。

>>专家观点

修正《预算法》细化编制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人大常委会预算监督顾问施正文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年底突击花钱的毛病不能有效治愈,其根源其实是我国预算制度和管理都不规范、不成熟所致。受各方利益之争,被称为我国“经济宪法”的《预算法》修正案今年也暂时搁浅,仍未能出台。

施正文认为,要根治我国年底突击花钱的问题,首先就要尽快推出《预算法》修正案,将预算编审的科学性、公平性和透明度大幅提高。具体来说,《预算法》修正案要通过出台一些有效举措,解决预算项目编制不细、缺乏月度支出比例等编制问题;改变目前地方不跑“部”前进,钱就迟迟拖着不拨款的落实问题;解决有关部门始终存在花钱前松后紧的习惯问题。

施正文还表示,按照惯例,每年财政收入肯定都会有一定的超收额。如果这些“超收收入”被直接安排支出,例如有政府部门可能会将这些无预算直接监督的资金用作开会或者其他政府行政部门的支出,这可能还会继续推高四季度支出额占全年支出的比例,使“突击花钱”的情况更严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