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国共情报机构就是利用日伪之间互不信任貌合心离的弱点,成功的派遣了大量的卧底和间谍潜入日伪军内部,获取情报,清除敌特,刺杀罪大恶极的汉奸和日军军官,获得了巨大成功。国府方面咱就不说了,现在军统中统谍战的影视剧满天飞,即使不了解历史的也能看出个一二来,咱就来谈谈敌后战场的渗透。

中共为了在形势极端复杂险恶的敌后战场立足,在情报和渗透方面是下了死功夫的,不仅每到一个地方,都发动群众,组织县大队、区小队、武工队、民兵、锄奸队,维持地方治安,排查可疑分子,捕杀铁杆汉奸。而且,为了在情报方面占得先机,派遣了大量人员潜入日伪军内部,给日军充当翻译官、夫役、维持会长,千方百计的都靠近日军身边;或者直接穿身黄皮,打入伪军,当个士兵、班排长什么的,能混的能摸得还能青云直上,一直做到团旅长。

这些打入日伪军内部的人员,为八路军新四军反“扫荡”、反“清乡”和瓦解伪军,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一旦日伪内部有个风吹草动,要下乡“扫荡”、“清乡”或者“抢粮”,日伪军兵力、部署、进攻路线和清剿地区等等各种情报都能通过各级下线及时的通知到八路军部队,做好战斗部署、群众转移和物资清空。当时作为八路军地方负责任人的军分区司令、县长、区长等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摸清辖区内部和周边日伪军的兵力、部署、武器装备和据点分布情况,一旦发生了辖区内某支日伪军部队去向不明的情况,往往要严厉追究这些基层领导的责任。抗战越往后,中共对于日伪的情报战越成功,到了后来,日伪下乡“扫荡”、抢粮,往往扑空,不仅一无所获,而且沿途还会不断遭受八路军、地方民兵的阻击、伏击和冷枪冷炮,人员伤亡严重,弹药浪费甚多,却没有什么战果。而且,一旦日军倾巢出动,后方空虚,八路军就会发动所有能调动的力量去攻打日伪军的据点、交通线和重要设施,往往打的日伪军晕头转向,顾此失彼,不仅没能消灭八路军根据地,反而后方据点、城镇越丢越多,所以,到了战争后期,日伪军能不出动就不出动,纷纷龟缩进炮楼工事和大城市之中,不做白白的牺牲,八路军、新四军的控制范围无形中也得到了迅速的扩大。

当然,日军也不是傻子,对于中共间谍和情报人员的大量渗透,也采取了一系列的防范措施,比如在占领区内部大肆散发“良民证”,没有的立即逮捕,或者是对于参加伪军的人员和进入维持会的人员进行严格盘查,其履历、籍贯、信仰、军龄、前职业都要经过严格的核实、甄别,再或者干脆成立特务队,对于形迹可疑的人进行大肆逮捕,对于不是本地口音的人进行严格盘问,似乎是严格到了裤衩。可是,有效果么?答案是,效果非常不好,因为,TG的渗透能力,那是天盖的,不是区区小鬼子就能完全阻止得了的。比如“良民证”,TG情报人员和地下工作者,为了便于在敌后开展工作,几乎人人配发“良民证”,即使在日伪机关那里领不到,伪造一个也是很容易的,毕竟,八路干造假这行当,也是很出名的。抗战时期,军统、中统特工为了打入日军内部,成功的伪造了大批日伪军的证件。八路军在这点上也毫不含糊,沦陷区伪组织成员千千万,这些人身上都该有良民证吧!武工队在弄死或者俘获这些伪组织成员后,利用他们的证件进行“借尸还魂”,应该不难的吧!就是照片可能是个问题,不过一般的县城里边,都有照相馆,找机会拍两张真实的照片还是可能的。而且,就算本地的伪组织认识人,也可能到外地去活动,毕竟,沦陷区整天打仗整天死人,随便失踪几个小鱼小虾,也不可能整个华北都知道吧!

再比如,鉴别履历、口音,八路也是有的办法对付,八路在敌后成功的发动了无数人参与敌后抗战,日军兵力有限,不可能把辖区内所有的人祖宗八代都给审查完毕,而伪军又不可靠。八路就充分的钻了这个空子,大量发动本乡本地人去进行渗透,这些人就生活在日军据点的周围,对于日军的一举一动可以说是非常清楚,情报搞起来非常顺手。而且,为了尽最大可能的团结抗日力量,八路摒弃阶级观念,成功的策反、说服了大量知名人士和耆宿乡绅来参加抗日,这些人都是当地有名望的人物,日军为了收揽人心,轻易也不敢对他们动粗。于是乎!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面,日军犹如沸水汤锅里面的游鱼,进退失据,寸步难行,终究难逃战败覆灭的命运。

日军被高的实在没办法了,于是乎!也学习八路搞起了人员渗透,想方设法打入八路军内部,进行侦查、破坏和暗杀,但是,这一切,终究逃不过八路军的火眼金睛。日军的谍报人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对于中国人的大致语言、习惯、风俗都了如指掌,可是,他们忘了一个重要的缺陷--中国的方言。在普通话普及之前,中国各地南腔北调,胡汉交融,各省、各市甚至各县,都有自己的方言和土语,甚至不同的村落之间,讲话的语调和字音都不一样。我们这里就是这样,和我们邻近的村子,前后只相隔200米,互相之间交流都有些问题,因为这个村子的先人是从外省迁过来的。八路军充分抓住这个弱点,对于各辖区内来历不明,口又有异的人,通通进行隔离审查。而且,还有更绝的,八路为了防止敌特深入,在敌后充分发动群众,建立层层哨卡、检查站,来往人员都需要出具路条,检查物品,方可放行。日军由于民族习惯,男性大都穿着兜裆布,于是乎!更简单的甄别方式出来了,对于那些形迹可疑的人、南腔北调人,一律脱裤子检查,日军谍报人员瞬息间无所遁形,无一漏网,纷纷都成了八路军的抢下之鬼。

八路不仅防敌反特有的是办法,而且,还充分抓住日伪离心离德的空子,大做文章,经常利用各种手段,挑拨日伪军之间的关系,使其互相猜忌、自相残杀,然后坐取渔翁之利。比如,某日八路放出假情报,说八路在某村休整,然后故意透露给某铁杆汉奸,然后皇军和伪军倾巢出动,下乡“扫荡”,可到了地方之后,整个村子空空荡荡,人迹全无。皇军军官大怒,揪出那个汉奸劈头盖脸一顿耳光。然后,回军途中,无数的子弹在皇军四周开了花,皇军连八路的面都没见着就纷纷去见天照大婶了。回到据点以后,八路再加加温,于是乎!某铁杆汉奸“通共”的谣言满城风雨,皇军军官咬牙切齿,立即命将此汉奸推出乱刀砍死。就这样,许多八路军无法除掉的汉奸就这样借日军之手杀之。

而且,八路不仅挑拨日军和汉奸的关系,还经常制造假象,引得日伪军部队之间互相攻击,自相残杀,然后八路坐在山头上看好戏。比如,某日夜间,两拨日伪军共同进攻某根据地,八路将两股日伪军引到一个双方火力都能够得着的地方,然后对着日军虚晃几枪,就溜之大吉。然后,遭到八路袭击的日伪军就开始向打枪的方向猛烈射击,谁知道,另一股日伪军刚好也到了这个地方,瞬息间就被扫到一片。日本军官立即抽出战刀,“做急急急”,机枪、步枪、小钢炮同时开火,刚刚开火的日伪军遭到报复性射击,怒火万丈,立即组织全部火力狂轰滥炸,两股日伪军在射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之中,自相残杀,血流遍野,却始终不知道打的是自己人。等到轰的差不多了,两股日伪军开始上刺刀冲锋,搅到一起之后,才傻了眼,我滴神啊!原来都是皇军啊!

就是这样,八路军新四军等抗日武装,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智慧,在敌后艰苦的战斗环境中,不仅保存了自己,而且充分发动了群众,扩充了队伍,壮大了抗日力量。不仅有力的支援了正面战场国府军的抗战,而且还趁机收复了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解放了上亿人口,为中国抗战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功不可没,彪炳青史。

笔者按:笔者不认同原作者的一些观点!

一、八路武工队给伪军汉奸一人一本“干好事计红点,干了坏事记黑点”档案,这个笔者信,因为这是有据可查的。

八路人人都有良民证笔者不信,原作者可否有资料证实?另外八路很穷,造假能力并不强。国民党的军统、中统等伪造个证件不算难事,但对八路军、新四军而言难如上天。

二、与原作者理性探讨一下!

1、八路主要活动在长江以北,即北方地区。南方主要为新四军。

2、原作者应该是南方人吧?“我们这里就是这样,和我们邻近的村子,前后只相隔200米,互相之间交流都有些问题,因为这个村子的先人是从外省迁过来的。”,这是地地道道的南方方言特征,北方口音变化没这么复杂,不能把南方的情况套用在北方上。

3、共产党的特点是搞五湖四海,即使北方八路中,因为长征到陕北,再改编为八路军的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中,主要以江西人、湖南人、四川人等南方人为主。比如说,贺龙的湖南湘西话和邓小平的四川话都属西南官话,口音差不多的;而江西萍乡话,与湖南长沙地区口音很接近。他们方言的细微差别,一般北方人是分辨不了的。同样道理,靠口音,北方人是很难分辨对方到底是南方人还是日本间谍的。中日甲午战争前夕,有大量日本间谍在东北活动,他们对东北人说,自己是福建人,东北人信以为真,根本就没有觉察出是日本人。

4、真正刺探情报的,还是汉奸便衣谍报队多。日军特种部队主要还是挺身队之类,他们的任务主要不是搞间谍,而是搞偷袭。他们一般会穿上国军或八路军装,成群结队的行动。而出面问话、搭话的,是随队的汉奸。

5、也有少数单独活动的日本间谍,他们敢单独活动,就是他们的汉语方言是无懈可击的。为什么?1905年日俄战争后,东北就是日本人的天下了,有众多在东北出生、从小在东北长大的日本人,都能说一口地地道道的东北话,你能听出他们是日本人?

这里面有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二战后,东北著名电影明星李香兰,因在二战时期,积极为日本服务,差点被当做汉奸处死。关键时刻,其亲友提供出有效证据证明,其父母均为地地道道的日本人,只不过是在东北出生成长,取的中国姓名,获得伪满洲国籍而已,最后按照法律只得是无罪释放。

6、在中国曾经有一所上海东亚同文书院,是日本在1901年创立的以进行“中国学”研究为专务的高等学府,其实也就是培养日本高级间谍的学府。而其办学的一大特色,即是组织历届学生对中国进行的长达四十余年实地调查。在1901-1945年间,东亚同文书院的学生五千余人先后参与调查,旅行线路700余条,遍及除西藏以外的中国所有省区,内容涉及地理、工业、商业、社会、经济、政治等多方面.成果除了作为毕业论文的调查报告书,还有各旅行小组的纪行《大旅行志》中精选出来的数篇文章组成。内容富于感性、引人入胜。从异国人的视解展示了近代中国小澜诡谲的社会场景。

他们的学生很小就从日本招来了,然后在中国长大成人。毕业后,都能说一口地地道道的中国话,能从口音和生活习俗上分辨出他们是日本人?分辨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