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这真是个好主意吗?”英国广播公司17日如此质问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质问他为何在华宣布允许中国核电企业在英国核电站项目中持股,甚至是持多数股。57年前的10月17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主持启动全世界首座商业化核电站卡德霍尔核电站,让许多英国媒体在情感上难以接受的是,57年后,早已被挤出核电技术前沿的大英帝国竟将关乎国家能源安全的核电站交给“一个共产主义政权”,而原因仅仅是“英国兜里没钱”。也许正因存在这样的纠结,中国广核集团将与法国电力公司合作为英国建设核电站的消息被一些英国媒体刊登在政治版,而非经济版。英国《每日邮报》宣称“这是向中国乞求怜悯”,丢了整个英国政治阶层的脸。力促拥抱中国资本的奥斯本也被人打上“叛国”的标签。伦敦学者米歇尔说,英国核电站的引资条件难称诱人,现实是英国需要电,发电需要钱。

“谁能想得到呢?”英国《每日电讯报》说,1979年,简·方达、迈克尔·道格拉斯等好莱坞明星曾出演惊悚片《中国综合征》,影片讲述的是美国一座核电站融化,烧穿地球直达中国,会发生什么。文章说,17日显然不会有人提醒奥斯本这部电影的存在,而在奥斯本宣布的计划中,中国企业不仅可以在英国核电站项目中持少数股份,随着时间推移,中国在后续阶段英国建设的新核电站中可以拥有多数股份。多家英国媒体称,欣克利角C核电站是英国自1995年以来建设的第一座新一代核电站,把该核电站交给法国电力公司建设一直是英国政府的心仪之选。但由于投资太大,法国电力公司希望与其有良好合作的中国企业出资分摊成本。英国广播公司(BBC)称,法国电力公司为此与包括中广核在内的3家中国核电企业有接触,最终确定的中国企业将拥有英国新核电站30%的股权。

但英国舆论场更多的是另一种声音。

“这可是非常关键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欧盟任何其他成员国、美国或者俄罗斯,甚至中国自己都不可能把这样的工程交给与自己政治观点不同的人”,伦敦大学学院能源专家保尔·多夫曼如是说。BBC政治记者布莱恩直接撰文问道,允许中国持股英国核电站,这是好主意吗?文章说,奥斯本为他的决定欢呼,但不是所有英国人都陷入狂喜。英国《工程师》杂志记者斯图阿特撰文称,“在中国对外国电脑系统不断发动网络攻击的背景下,我们真要邀请中国政府的分支机构控制我们如此重要的基础设施?”

唐宁街前能源顾问尼克撰文称,“他们(中国人)会进入我们系统,了解英国电网的复杂结构,熟悉英国电力供应的操作程序,以及英国核电技术”。曾任英国前首相布朗安全顾问的韦斯特勋爵说,中国算不上流氓国家,也不会和英国打仗,但事情未必不发生变化。英国《卫报》的文章中提到英国人的一种担忧:“我们把核电站卖给中国,今后一旦发生事情,如我们说了不该说的话,中国人会不会拉闸?”

BBC还说,英国是西方大国中对外国渗透本国敏感基础设施限制最松的国家。在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政府都会阻止外国企业投资美国关键基础设施。法国电力公司最近在马里兰州建一座核反应堆的计划就被美国政府封杀。

重要基础设施被外国控制已属危险,“更不用说控制它的还是一个人权纪录差、贪污腐败多、时常对英国发动网络袭击的共产主义集权国家”。英国《每日邮报》称,出现这样的局面是过去数十年历任英国政府的糟糕政策造成的,要不是国家缺电,要不是奥斯本兜里没钱,英国不至于向中国乞求怜悯。该报网站刊登的网民留言中,有英国网民指责奥斯本叛国,有人说“我们该叫奥斯本中国北欧省主席”,还有人说“下一个被卖的是英国王室,真无耻!”

感慨之余,英国媒体也提出一个问题,为何英国本土企业不参建欣克利角C核电站。英国《独立报》解释说,讨好中国简单,让英国企业投资却很难。文章称,英国大企业现在都喜欢把钱存在银行里,“你上一次在广播里听说英国企业在本国大项目上投入巨资、提供大量就业机会是哪年的事了?”文章说,英国企业现在只关心大型购物中心如何发展,他们担心全球金融危机、担心欧元区危机、担心中东火药桶、担心美国债务违约,就是不愿慷慨解囊。而核电站的投资风险相当高。法国《世界报》说,在中广核出资前,法国电力公司原本找到一家英国公司合作,但对方最终选择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