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汉正街占道油锅被撞翻烫伤路人”说起

阳光下的诱惑 收藏 0 104
导读:据湖北经视报道:“今天(9.30)上午7点左右,在汉正街金涛鞋城门口,一辆三轮车撞倒两名路人,路人倒地时扑翻了炸油条的油锅,这两名路人被烫伤。让人心寒的是,被烫伤的婆婆躺在地上半个小时都没有人管。” 对于这件事,已有很多评论,我与大家一样对事件中所暴露出来的相关人员的冷漠甚至冷血、自私、不负责任、管理缺位等感到震惊。不过今天我并不想再重复这方面的话,而是想从另外的视角对事件谈一点看法。 在前不久,我在《从广州鹅掌坦爆炸案说起》一文中谈及安全生产和低成本扩张问题,我说:“中国问题

据湖北经视报道:“今天(9.30)上午7点左右,在汉正街金涛鞋城门口,一辆三轮车撞倒两名路人,路人倒地时扑翻了炸油条的油锅,这两名路人被烫伤。让人心寒的是,被烫伤的婆婆躺在地上半个小时都没有人管。”


对于这件事,已有很多评论,我与大家一样对事件中所暴露出来的相关人员的冷漠甚至冷血、自私、不负责任、管理缺位等感到震惊。不过今天我并不想再重复这方面的话,而是想从另外的视角对事件谈一点看法。


在前不久,我在《从广州鹅掌坦爆炸案说起》一文中谈及安全生产和低成本扩张问题,我说:“中国问题的悲剧在于几乎所有的小微型企业没有一家愿意在生产经营中为安全生产多花。‘冤枉钱’——生产(经营)场地总是那么局促;仓库经常是连转身都困难 (沿街店铺这种情况也不鲜见),有些甚至需要爬才行,至于材料分门别类的储存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在标有严禁烟火的的地方如车间、仓库吸烟也屡见不鲜,甚至很多‘三合一企业’你就分不清哪里是生活区、哪里是车间、哪里是仓库;……似乎只要能降低成本怎么方便怎么干。”


在我看来,9月30日发生在汉正街的这起事件同样是一个安全生产问题。从湖北经视的视频看,哪里的环境可说是拥挤、杂乱、存在明显的安全隐患,如当街摆放的油锅及各种车辆穿梭其间等。条件艰苦和低成本经营,致使经营者忽视生产安全,而长期处于这样的环境之下人们就会熟视无睹。事实上,这种景象普遍存在于中国各地,而且越是生意火爆的地方这种情况越明显——繁忙既刺激了人们发财欲望,也淹没了生产安全和生命尊严。可悲的是,这种现象竟被美化为“低人权优势”(虽然秦晖提出此观点意在批评这种现象,但把低人权说成是“优势”就是一种对低人权现象的美化,贻害深远)。可以说,在这种环境下经营,不出事故只是侥幸,而在中国,侥幸早已成了人们的一种生存和生活方式。


对于油条摊占道经营问题,汉正街“城管办杜主任承认油条摊属于占道经营,但由于汉正街面积太大,人手不够,管理存在困难。”而湖北经视记者最后的评论说:“而汉正街城管办负责人的说法也让人不解,对于这种存在明显的安全隐患的占道经营,您怎么能以人手不够为理由不加管理呢?我们希望,这次两人受伤的代价,能唤起管理部门的重视,不要继续置若罔闻!”


我觉得这挺有意思,在如今城管被“土匪化”,城管与小贩势同水火的情况下,记者想到的竟是问责城管。问责,那意味着他们有这个责任,就是说有城管存在的价值。问题在于,十来年都没有解决占道经营问题,是因为管理者执法不严,还是那些经营者不服管理,或者执法者和经营者沆瀣一气?我想,这才是我们需要深思的问题。


至于谁是谁非,我不了解具体原因,而且我想也不是几句话说得明白的,所以不便解答。


不过,说到占道经营,我发现在中国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不仅无证摊贩如此,即使那些开店也是如此(只要有条件,即一楼,门口有空地能摆放商品),所以,城管几乎每天都要这些经营者把摆在路边的商品收回去,因此常见他们之间发生争执,或许会引起严重事故也说不定(好像有一次报道的,有人重伤的事故就是因为这类事)。


在我家楼下,有几户商家也是如此,不过目前与城管之间还算相安无事。其中有一家卖菜的,每天早晨都要把各种新鲜蔬菜从店里拿出来摆在人行道上,城管允许他们摆到八点钟(大概),到时候就要他们收回去。城管每天都来,每天都是在城管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下,他们才很不情愿地将菜收回去,从未见他们到点主动收摊过。


前几天,我在《馒头限购、房子限购及“特色”价值观》一文中说:“就政府管理而言,抛开意识形态因素,它其实是一个效率问题(公平性最终也体现在效率上)。而这个效率问题既取决于政府的管理水平,同时也取决于人民的行为意识,也就是价值观。”上面的例子大概可以很形象的说明城管与小贩之间的管理效率问题。这还是在双方都相安无事的情况下的结果,如果产生冲突,那管理的成本会更高,效率会更低下。


无证小贩并不天然代表正义,事实上,他们大都是以侵害合法经营的商户的利益谋生的——他们往往以比合法商户更低的价格和更灵活的营业位置占得先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他们破坏的是一个正常的经济秩序,如果放任他们不管,那些合法经营的商户的利益谁来保证?


所谓光脚不怕穿鞋。如果把无证小贩和合法经营户看成是“光脚的”和“穿鞋的”,那么无证小贩的生存手段也是一种“挥刀向更弱者”的行为,因为“光脚”相对于“穿鞋”是一种特定环境下的强势。


我想,城管与小贩这一中国“特色”问题,如:“猫捉老鼠”、暴力执法、暴力抗法等——权力与暴力是他们互相理解的语言——或许这是中国人“特色”价值观的体现,而人们对他们之间“特色”问题的看法、评论未必不是中国人“特色”价值观的反映。


值得深思的是,现在城管与小贩之间的矛盾越来越被立场化、符号化甚至意识形态化,许多评论都成了一种极端情绪化宣泄。我想,这就会使他们之间本来就紧张的关系更加难以调和,对此我一直不以为然。我总觉得,应该超越(政治)意识形态,以人类最根本的善恶、是非观来看待社会上发生的事,包括不同群体、不同个体之间的冲突和对立,做到就事论事,其实无论城管还是小贩大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人。常有人说,有良知、有骨气的人就不该去做城管,可我想问一句:在一个以挤进公务员队伍为目标、为荣的社会,对于依附于体制生存的精英(包括官员、知识分子等)无法做到的事,却要求处于底层的普通人做出正确选择,是不是有些不切实际?


我认为,任何社会都是以秩序优先的,因为混乱的秩序会影响到所有人,会对其他人的正常生活造成不便甚至伤害,即使自由如美国也无法长期容忍“占领华尔街”之类的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