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姨夫不愿在美国住

长江矶石 收藏 3 77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姨夫不愿在美国住

姨夫,在我们本地是对老婆的姐姐的丈夫的称呼,这是本地的一种俗称。

姨夫姓洪,是我市本地人,和姨姐同是文革后的第一批上山下乡知青,70年代双双被招录进了国家大型企业大冶钢厂,姨姐在钢研所上班,姨夫在运输部火车工段当主任,也算是国企干部。

他们听国家号召只要了一个女儿,大学毕业后在浙江杭州某大型企业当会计,参加工作就3000多元一个月工资,在环境优美的人间天堂西子湖畔工作,我们都替他们高兴。我甚至对他们说:外甥女单位好,工资高,人又漂亮,一定会在杭州市找一个女婿,等你们退下来,就去杭州市享受美满的生活。

可是,不多久就听姨夫说女儿找了一个美国男朋友。原来,姨夫的姐姐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受崇洋思想的影响,就有二个女儿,一个儿子,一个媳妇先后去了美国留学,特别是那男孩子军校毕业后,分在国防大学工作,为了出国竟然脱了军装,越过太平洋到彼岸的美国淘金去了。后来,一家竟有三个孩子去了美国。也许,是他们互相影响,在美国的表姐也通过互联网为表妹在美国介绍了一个中国留学生。

也许,姨夫姨姐这对中国工人无产阶级,也有出国情节,支持女儿与一个中国去美国的留学生谈恋爱,后来还决定放弃在杭州的工作,通过陪读方式也要飞到美国去。要陪读,就必须先结婚。于是,他们二个人忙前跑后地为女儿办理出境的各种法律手续,沒多久,就告诉说孩子要飞到美国去完婚。

为什么说是完婚呢?因为男孩子虽然是天津人,可爸妈早亡,是姐姐带大的,所以男孩子既不能回老家天津办婚事,也没钱来姨夫家办婚庆,只得外甥女一个人飞去美国和男朋友结婚。这孩子从小没爹没娘,由姐姐抚养长大,在国内完成硕士学业,到美国去留学,人家不承认中国硕士资格,必须重新再读三年才可以获得美国颁发的硕士文凭,中国的三年硕土算是白读了。由于沒有家庭资助,这个孩子只有荻取奖学金和打工来维持学习和生活,够艰难的。

我接到外甥女要去美国成婚的通知,专程送去了礼金,由于男孩子没回国,也就办不成婚礼,最后连熹酒也没办一桌,外甥女就这样离开了父母、亲戚,离开了中国,一个人从武汉上飞机去了万里之外的美国。从姨夫的脸上,我仍看出他们满脸地洋气。

姨夫女儿放弃了杭卅的好工作,去美国陪学时,他们当时还在上班工作。可是,当国内改革开放浪潮不断涌起之际,若大一个国营大冶钢厂经营转轨,经济惨淡,几万工人面临下岗的厄运,姨姐提前下岗了,不久姨夫也下岗了,二人只能在厂里领取少量的生活费,家庭生活跌入低谷,没有上班可上呆在家里等待退休,进入社保。一个出身知青的工人,当他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单位,就象失去了家,丢了魂一样。特别是象姨夫这样当干部的工人阶级更是欲哭无泪。

姨夫呆在家里才50多点岁,身强体壮,总寻思着弄点什么事情做?开始他饶有兴趣地对我大谈起了股市,还鼓动我炒股,我不懂股市,又属于沒本事又胆儿小,不敢涉险的那一类人,尽管姨夫的煽火炒股,我还是不愿涉足。姨夫女儿去了美国后的那年春节,我担心他们独生女儿远在异国他乡,会寐莫,会想念女儿,就提前让他们回老家来和我们一起过大年。姨夫父母已去世,只有一个姐姐和姐夫住附近另一个省的一个县的一个镇,只隔一条长江。他们后来每年都回了老家,住在岳父母家过春节。

一年春节姨夫回来后,女儿去了美国的洋气神情荡然无存,不多讲话,酒也不喝,还说胃呀肠呀的不好,饭也吃得少,情绪很是不好。我想他是不是太想女儿了,私地下,我问姨姐,并说女儿已经去了美国,只要她过得好就不必担心,还让他多做姨夫思想工作。然而,姨姐说,原来是姨夫心血来潮,把积攒下来一点积蓄,拿出来到股市上去搏一搏,梦想着另觅一条新路走一走,结果股市跌得很,一生的那点钱全部跃赔了,剩下的也套死了,思想剌激太大了,现在去看女儿的路费也困难。

听了姨姐的话,我想一想,姨夫也应了那句“船漏偏逢霪雨天”的俗语,日子不好过了。

岳父母住在小舅子的新房子里,大家多集在那里。小舅子也是名下岗职工,后来,他外出到温州市拼搏,去做了生意,近几年生意不错,有了房也有了车,每年也只春节回来陪父母几天。他对我们都很好,总是说在他家过年热闹,不用大家花钱。大舅子在本市一社区当书记,日子也很好,有了小别墅房子,大家聚在一起自然快乐高兴。可是,在大年三十日夜的酒桌上,岳父开始高兴多喝了两杯小舅子带回的好酒,谁知道他怎么了?突然大骂起姨夫说:“你一个大男人不出去找事做,让我女儿出去到人家幼儿园打工,受苦受累,你却坐在家里,好意思吗?……。”老岳父实然的对姨夫的发作,让一大桌子人大吃一惊,还是岳母猛拉老头子才制止他发脾气,姨姐也趋势责怪老爸瞎说什么。我看见姨夫的脸先红后白再腊黄,坐在那里心情极为徂丧。

我们属同龄人,都当过知青,有那一代人的情感。我对姨夫的情绪早以心里有数,总是格外地留意疏导,多和他交谈,岳父突然发作我也感到谔然,对一个老男人我也萌生同情之心。后来,他对我不再吹嘘炒股的秘密了,只说:“老弟呀,你说不炒股就不粘边,我不如你明智啊!”

我说:那是老弟愚笨,不懂炒股罢了,并非明智。

“我听工友们说炒股都赚了钱,比上班强多了,我想炒股有钱赚,也想着下海,炒点儿去美国看女儿的飞机票钱。可是,一分钱沒赚着还赔了老本了。”他一脸无奈地对我说。

第二年过春节时,一天晚上饭后闲聊时,他突然对我说:“老弟呀,现在看起来你是对的。你把女儿从北京拉回来当一名教师,生活在身边多好。我当初错了,让女儿放弃在杭州的好工作,高薪水,去了美国,现在后悔得很。女儿远隔太平洋几年了见不了一面,逢年过节倍感孤单,和你们在一起尽管欢乐,心里总想着女儿。如果女儿不去美国,工作生活在杭州市多好,路又不远,来去方便,想念了就去杭州,还可游西湖呢?这一切都在一念之中失去了。女儿刚参加工作就一个月三千多块钱,到现在至少五千多了。可她去了美国是陪读,不能找工作,完全靠女婿打工一点钱生活,还要租房子住。在国内工资不少,去了美国一分钱挣不到。为了将来,又去读英语预科,等语言过关了再读文凭。女儿现在的生活也很艰难。为了找工作求生存,几年了也不能要孩子,真的很苦啊!”

听着姨夫的话,真的感觉我们“吃过糠,下过乡,扛过枪的一代人,生育年龄计划生育,入党提干没文凭,改革开放又下岗,经济发展难生存。”

等了几年,姨夫女儿终于来电话讲要生孩子,邀请爸妈来美国陪产,已为他们买了双程飞机票,要他们办手续,去北京美国大使馆办签证。姨夫姨姐很高兴,办签证也顺利,很怏就去了美国-。

姨姐打电话报喜,外甥女儿生了一个千金,并说美国没有计划生育政策,多生不限。他们为照顾女儿和外甥又延签了三个月,在美国呆了六个月才回来。

姨夫自从女儿家回来后,精神上也好多了,虽然一点积蓄被套死了,可去美国的路费都是女儿出的钱,经济压力减轻了。

我们也为姨夫高兴,那年春节中我们聊天时,我说:美国,人家都说好,到时有机会让女儿把他们全办过去,就和女儿一起幸福地生活了。

“去什么美国?我再也不想去美国了。”姨夫突然对我说。

听了姨夫的话,我也感到吃惊,也不好急着问他什么?

姨夫见我惊谔了,就对我讲起了他在美国的事情,他说:“女儿女婿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租住的房子是一幢旧别墅,别墅周围全部草地和树林,比中国乡下还冷清,房子之间不相邻,互相隔开着,很少能见到人。”

“在美国呆着最难过的是没人说话。在屋外头,语言不通无法和美国人交流,清早去附近一个广场晨练,碰到个别美国人,也只会说一句“哈噜”而已。在屋里头,女婿每天早去晚归,要去不知有多远的城市里去工作,很害怕迟到,工作压力很大,晚上回到家,一进门就躲进房里面对电脑,吃完饭又进房间里去了,根本不讲多余的话,什么工资多少?什么工作上的事儿?什么房租多少?他不会说也不爱别人问,在美国这些生活、工作上的事儿是不能去问,去打听的。就是星期天,要么一家开车去超市?要么去风景地玩玩?要么就呆在家中,连个串门的也沒有。女人们唯一的就去教堂做礼拜,集会活动一下,除此以处,很少有社交活动,一天之中难得说上几句话。美国人说什么重视民主,而对中国人没民主,女婿和女儿在美国连参加选举的权力也没有,沒有一点政治权力,唯有信教的权力。”

“在美国呆着最难熬的是吃不好。女儿家中每天的生活必需品,要到很远的城里超市里购买,而且只能等到女婿礼拜天放假了,才开车二个多小时去买,一次要买一个星期的食品,拿回来放在冰霜里,吃不到新鲜的时令食品,更别说什么排档、夜食、小吃,连见也见不到。女儿、女婿是中国人,可如今也习掼了美国的那些垃圾食品,总是吃些简单的、带甜的食品充饥。开始不理解,后来才发现他们并非入乡随俗,而是生活的无奈。首先是华人生活的必备物资,除了大米和面粉在华人或韩人开的超市有买的,其它的菜肴就买不到,就是有小白菜也贵得很,无法买到中国人食谱中的物资。其次是新鲜的淡水魚看不到,更沒有各种各样的蔬菜,超市里牛羊肉很贵,猪肉少见,但不好吃。我们想在家里用中国人的习惯方式为他们调剂一下生活,可遇到的困难:一是买不到所需到菜肴;二是找不到地方买;三是买物品的地方太远没车去不了;四是美国的东西太贵,一百美元拿出来,买不了一点东西。可在中国一百美元就是六、七百块钱人民币,顶过半个月的生活费。女儿刚毕业,又才生小孩,还没有工作,光靠女婿一人工资日子不富裕,现在一下子又多了三口人生活,小孩奶粉和用品在美国更贵,我又拿不出钱来资助他们,心里不好受。一个中国人要在美国生存,唯一地只有适应那里的生活环境才行,并不是他们不喜欢中国美食。”

“中国人在美国最大的压力是找工作。在美国,中国人本来就难找工作,最近美国经济危机,中国人找工作就更难了,一旦找到工作,又害怕被解雇失业,中国人一且被解雇在美围连饭也沒地方去吃了,何况还有一家子人呢?特别是美国经济一直走低的情况下。在美国,人与人极少交往,在工作中也只是做好自巳份内的工作,同事之间都缺少勾通,这和中国人在国内完全不一样。在美国那种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下久了的人,使人慢慢失去了勾通能力。女婿说,他现在根本适应不了国内的环境,无法与人勾道。”

姨夫还说:“女儿为了生活,乘我们在美国帮带孩子时,在网上找到一份为美国军人教中文的工作,每月可拿三千多美元,我们回来了女儿只得将外甥女送进托儿所照看了。没办法,我在美国再呆不下去的。”

姨夫的话我相信,这是他亲身经历过的。后来,他还说他姐的儿子去美国后,夫妻俩离了婚,一个外甥女也离了婚,另一个外甥女也不是很好。他们之间根本不联系,他在美国时也沒见他们去探望舅舅。在美国,没有亲情,他们表姐妹之间从没往来过,连一个电话也沒有。姨夫的姐夫患了疝气病,去了美国儿女那里,可没有人说让老父亲在美国治疗,原来是三个外甥没钱付得起美国昂贵的医疗费用。伤心的姐夫只得回国,在自巳掏钱住院开刀手术,这对老夫妻虽有三个儿女在美国,仍住在工厂分给的破旧老房子里,连一台新电视机也没有。一次,这个文革前老牌大学生求我带他们去市医院做ct,没想到,有能力把三个子女送去美国留学的倒闭国企工厂工程师,在交费时,竟磨磨索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零散的钱。这位老兄也许看出了我的疑惑,竟主动地对我说:“老弟啊,孩子在美国,是忙锤敲大鼓,样子好看呀!”

姨夫回家后不久,一天在马路上被汽车撞了,住进了医院,伤得很重,我们去看望他,他躺在医院里还不肯告诉女儿,说女儿在美国太远了,光飞机票就超过万元,离得太远没办法,姨姐连个换手的人也没有,眼泪也只得流到肚子里。

去年,外甥女又要生二胎,让姨夫二人过去照料,并买好双程机票,姨夫不想去,姨姐让我做他的工作,最后同意去了,今年清明节前从美国赶回来给他父母扫墓。他说女儿家条件有所改善,可他竟没有一点再去美国的表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除了文化和语言的障碍,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价值观的不同。还有宗教信仰(即使没有宗教信仰,也存在差异,中美之间无神论也是各有不同的观点)的问题。

2楼乌溪

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