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美国,高晓松还不是最差的


解读美国,高晓松还不是最差的

高连奎


前段时间无意中看到一个节目视频,在视频中,高晓松摇头晃脑的解读美国制度,一会感叹美国先贤的伟大,一会感叹美国制度的神奇,然而在他那一小段视频中却是硬伤累累,错误连篇,起码关于美国定都的问题,关于美国总统权力的问题,关于艾森豪威尔当选总统的问题的解读都是错误的。


其实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的伟大和神奇,如果你对一事物感觉神奇,只说明你知识少而已,美国制度也是人为设计的,人为设计的东西就没有解释不了的。然而高晓松绝对不是最差的,毕竟他还去过美国,尽管很多材料是道听途说的。


而高晓松的犯错也跟中国人解读美国的流行方式有关,就是“重细节”,而忽略“主线”,很多人喜欢从细节来研究一个国家,我更喜欢从主线来研究一个国家,其实每个中国人都有一种对美国一探究竟的愿望,普通人不了解美国,就看不懂世界。学者不了解美国,那他的知识体系也是不完善的,我们也确实有必要了解下美国。


其实研究完美国,你就会发现,美国能够走到今天,成为名符其实的世界第一,绝不是一蹴而就的,美国崛起大概用了90年的时间,实现人人平等大概用了160年的时间,治理腐败更是用了200年的时间。


美国又是一个进步与保守交织的国家,美国的每次进步几乎都是进步势力在推动,在历史上留下英名的几乎都是进步人士,但美国也是个保守势力非常严重的国家,美国的知识分子并没有中国的知识分子那么高的威望,美国也没有迷信知识分子的传统,美国宽松自由的教育方式造就了一大批世界领先的知识分子,更造就了太多的不学无术的文盲公民。这就为反智主义、民粹主义、保守主义提供了土壤,所以美国的进步都是断断续续的,而且随时都有退步的危险。


美国政治带有很强的“螺旋政治”的特点,一段时期内主要表现为进步,另一段时间内主要表现为保守,然而就在主要表现为进步或是保守的年代里,也是两种势力的交叉执政,因此经常出现保守年代有进步,进步年代有保守的情况。比如上世纪初,总体上是进步年代,但也出现了胡佛等保守势力,战后又是个进步的年代,也出现了艾森豪威尔等保守党的总统,但保守的总统偶尔也会做些进步的事情,比如艾森豪威尔,进步的总统也有保守的时候,如杜鲁门。但从长历史的角度,美国的历史始终是进步势力推动的。


美国也是一个一直改革的国家,中国改革了30多年,而美国的两百年一直在改革,美国的改革也并不一帆风顺,一个国家的发展方向一旦被扭转了,再想重新扭过来是非常难的,一个总统如果不是任期足够长,就很难干出大的事业,美国历史上较大的进步运动都是靠连续的三个任期完成的,进步运动是由三个总统完成的,从新政到二战,罗斯福做了四届,战后的伟大社会建设也是由三个总统完成的,这些取得了长进步,但都有很大的巧合,一般两届都不怎么够用,一届基本不会对国家产生什么影响。


美国总体上是一个“灾难驱动”的国家,在几次重大的进步之前都有一个总统为之牺牲,为了制止政党分赃,牺牲了加菲尔德总统;为了国家的统一,牺牲了林肯总统;为了进步运动,牺牲了麦金来总统;为了民权法案的出台,牺牲了肯尼迪总统,为了将货币发行权收归国有,更是牺牲了六位总统。


美国拉什莫尔山,从左至右依次为:华盛顿,杰斐逊,罗斯福,林肯。


美国是个讲究民主自由的国家,但更是一个根深蒂固的资本至上的国家,控制美国的不是凭选票上台的总统,也不是经常发布研究报告的智库机构,也不是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而仍然是财团,没有这些财团的赞助,总统就没有选票,没有这些财团的赞助,这些标榜独立的研究机构工资都发不出来,没有这些财团的存在,谁还会聘请首席执行官。美国有过“新闻扒粪”运动的辉煌,但这一运动仅仅持续了十年就偃旗息鼓了,新闻扒粪的那些杂志最后也被商人收购,或在广告的压力下,主动撤下了那些揭幕文章。美国有智库,但那些智库都是财团家族供养的。


对于美国,我们不能将其丑恶化,毕竟是一种新的文明,也不能将其美好化、圣洁化,我更愿意将他看做是一个社会学的大实验,对于一个社会制度,两百年的检验期并不算长,观察历史最重要的是发现其趋势,而不是要研究细枝末节,一个国家的崛起是文明崛起才会长久,不文明的崛起难以持续,而文明的崛起如果丧失了文明性,也会很快衰落下去,美国成为世人的榜样并非很长时间,美国先祖的那些事情确实是美国的光荣,但是不是美国受世人尊敬的原因所在。正如这中国将来复兴了,也不能将中国复兴的原因回溯到炎黄时期一样。


那美国到底是从何时,因为什么,被人尊敬的呢?如果是因为《独立宣言》树立了先进的价值体系,那美国的《独立宣言》200多年前就发表了,当时并没人尊敬美国;如果因为美国是强大的经济实力,那么美国早在1894年,其工业总产值超过英国,跃居世界之冠,成为第一工业大国,1900年美国GDP已经上升到世界第一,成为真正的世界第一经济大国,1913年的时候,美国人均GDP更是超过了英国,成为了世界第一强国,当时的美国也没有被人尊敬;那美国被人尊敬是不是因为强大的军事实力呢,也不完全是,其实就二战结束时,美国就成为了世界第一军事强国,但当时世界上不尊敬美国的人仍然很多。不说国外,就连美国国内的知识分子都不尊敬美国,他们对美国很不满,美国的核科学家们不计任何报酬的将核机密泄露给自己的敌国。而到了麦卡锡时期,更是疯狂到了极致,美国竟然公开使用法西斯特务手段对自己国内的知识分子、科学家、军事将领、政府要员、明星、作家进行监控、审查,这时的美国更甭提受人尊敬了,简直是不可容忍的。


那么美国究竟是什么时候从道德的“被告席”上一跃到了道德的“审判席”上的呢,是始于肯尼迪而终于约翰逊的“伟大社会建设”。这个时期的美国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实现了真正的人人平等,这时的美国向贫困宣战,完善了福利体系,真正让底层民众也过上了有尊严的生活,而这时的美国也不用再用什么高压手段,国内反对的声音再也没有了,这就是人权的力量,特别是改善底层民众的人权状况。


美国“伟大社会建设”的核心学者加尔布雷斯指出,“造福于多数人利益的政策才能培养共同的美德”,美国人重塑了自己的美德,经历了伟大社会建设的美国,国内的政治秩序更加稳固了,而且也赢得了世界的尊敬,甚至连苏联的知识分子们也开始羡慕美国了,随之攻守之势开始出现变化了。


总结美国的崛起历程,大国经历了先科技、后经济、再军事、最后人权的四个阶段。比如在1879年爱迪生发明电灯,标志着美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创新大国;1913年的时候,美国人均GDP超过了英国,美国成为了世界第一强国。1945年二战结束标志着美国成为第一军事大国,而直到1968年“伟大社会建设”完成才真正标志着美国彻底成为全面领先的世界第一大国。


当然美国是这样走过来的,但并非说其他国家也得这样,其实这四大阶段不一定就是正确的,而且也可以颠倒过来,比如德国和北欧的崛起就是和美国反着来的,他们就是先人权后经济,而且这两个地区也崛起了,而且崛起的更好,更快。比如世界上最先建立完善的社保制度的是德国的俾斯麦政府,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很好的保障了德国的崛起,而世界上最早建成完善福利国家的则是北欧,福利制度也很好的帮助北欧实现了崛起,而德国和北欧的崛起都是只用了二三十年的时间,而不像美国耗时百年才实现国家的崛起。


然而当代的美国早已没有了当年黄金时代的辉煌,从七十年代起,保守主义重新兴起,巫毒经济学、巫毒政治学泛滥,美国不再照顾大多数人的利益,而是为少数人服务,美国政府甚至被国内学者称为“掠夺型”政府,沦为资本的帮凶。


研究历史我们要发现其精神内核,而不是完全拜倒在某种“经验”或“模式”面前,把美国的政治制度圣洁化、完美化的企图都是没有把握住其本质。美国成功的经验则是施行仁政,造福于多数人的利益,培育共同的美德与国家的团结,而美国衰落的根源则是,只服务于少数人,而不顾多数人的福祉。


20世纪的中国人,只做两件事:一是破旧,一是立新。破立之间,生灵涂炭,物力尽耗,原有的生态、人文生态系统全部毁坏,幻象背后,只有极少数人有勇气面对现实,有能力收拾残局,有智慧带领民众走出苦难。我相信读完本文能对美国的全貌有个了解。对中国的发展也会有所裨益的。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GaoLianKui/2013_03_27_134373.shtml


欢迎来我的新浪博客看看,有更多的精彩分析哦!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