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节目催生职业观众 外形好坐前排月薪上万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148
导读:他们不是摄像机的拍摄对象,但只要摄影机按下拍摄键,就开始计算薪酬。 这不是演员,而是“职业观众”的生存之道。 昨日,记者连线在上海的湖北女孩小艾(化名),听其讲述了职业观众这一秘密而又公开的职业。 职业观众发展10年 已成产业 临近年关,小艾比平常忙很多,赚到盆满钵满的同时,体力也严重透支。“电视台很多圣诞、春节、元旦的节目都是提前录好的。所以我们最近的工作特别满,一天有时赶几场”。 今年,湖南卫视《我是歌手》节目中,频繁出现的“哭泣姐”、“陶醉哥”,公众首次对观众身份抱以广泛质疑。“


他们不是摄像机的拍摄对象,但只要摄影机按下拍摄键,就开始计算薪酬。

这不是演员,而是“职业观众”的生存之道。

昨日,记者连线在上海的湖北女孩小艾(化名),听其讲述了职业观众这一秘密而又公开的职业。

职业观众发展10年 已成产业

临近年关,小艾比平常忙很多,赚到盆满钵满的同时,体力也严重透支。“电视台很多圣诞、春节、元旦的节目都是提前录好的。所以我们最近的工作特别满,一天有时赶几场”。

今年,湖南卫视《我是歌手》节目中,频繁出现的“哭泣姐”、“陶醉哥”,公众首次对观众身份抱以广泛质疑。“其实职业观众已经存在至少10年。”小艾告诉记者,她去年入行,但有同事已经入行超过10年,最早参与拍摄央视的《正大综艺》。

“现在,仅上海保守估计应该有上万个职业观众”。小艾所在的公司,有近1万个员工,其中职业观众超过1000人。“这样的公司,上海每个区有一两家”。

除了小艾所在的娱乐传媒公司,还有无数个“群头”也以此为生。“群头”是节目组委托的中介,负责找来职业观众、职业嘉宾。今年6月,东方卫视《脉动梦立方》的录制场外曾有“群头”斗殴事件,才将国内综艺娱乐节目这一潜规则首次曝光。

做“前景”轻松月薪上万

小艾去年从老家恩施到上海打工,职业观众是一次偶然的兼职机会。后来,兼职的公司把她招为正式员工。“公司与群头的区别是,会对我们进行专业的培训,包括表演、法律法规的学习。”

更重要的是,成熟的传媒公司与各大电视台均有合作。小艾每天都会收到公司发来的三到四条短信,她可以自己挑选。相比较,她并不愿意去电视台录制节目,“时间太长,上周一档节目从早上9点录到晚上2点”。

对于节目制作方来说,需要的观众也不相同。小艾说,娱乐节目大多需要外形较好的职业观众,时事经济评论类节目需要外形成熟的观众。

“总的来说,女性比男性选择多,外形好的要价更高”。前不久,东方卫视一档大型歌唱真人秀节目在小艾公司要去不少外形不错的女性,做节目“前景”,坐在最靠近舞台的位置。

按小艾的行话,做前景的收费比普通职业观众高两倍以上。“普通职业观众最低一小时50元,每天至少会有6小时的工作时间,月入4000元左右是最基本的”。小艾外形不错,时常做前景观众,月入上万对她并不算难。

相亲类节目“水分”大

小艾基本参与过上海的所有知名综艺节目录制,有时各地传媒公司间也会有“跨地”合作,她曾几次赴南京、长沙录制节目。

“总的来说,相亲类节目水分最大。”曾有“群头”推荐小艾参与上海东方卫视一档知名相亲节目,每天薪酬1000元,但小艾担心“一上台老下不来,被父母亲友看到不太好。”小艾告诉记者,大多相亲节目都是从高等院校找来的兼职职业嘉宾。

一位电视台业内人士表示,使用“职业观众”是业界早已默契的潜规则,多大程度地使用“全凭职业道德”。接受记者采访时,综艺节目《妈妈咪呀》的宣传总监李虹曾直言,“有了这个起码保险系数很高,而且也很方便,台上台下总是很热闹的。”

“并不是每档节目,都要求我们大哭或大笑,有时看到一些感人场面,想起自己的打工经历,哭也是我们的真实感受。”小艾否定了外界对职业观众哭得越动情薪酬越高的传闻。

看似轻松,职业观众也要受得起“煎熬”。小艾的职业观众生活,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等待,“你们所看到的节目可能只有40分钟,我们可能坐了五六个小时”。

拍摄的时候不能随意离开座位,不能精神不集中,每拍摄完一个段落,都会停下来调试灯光、电脑,但这些都不计算在职业观众的薪酬中,只有摄影机拍摄的时候,才算他们的工作时间。节目主体拍摄完毕后,嘉宾离开,职业观众还要留下继续录制拍摄,以备剪辑之用。

像小艾一样,很多外形不错的职业观众会在做观众的过程中,寻找成为模特、演员的机会。昨日,记者连线小艾时,她正在一个车展做模特,她说“哪怕做电视的最外围,接触的圈子也不一样了,总得往高处走才行”。

来源:汉网-长江日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