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诡辩拜鬼乃私人行为 中韩怒斥日本挑衅行为




约160名日本议员18日参拜靖国神社,创1989年以来秋季参拜纪录。

中国谴责日政客“拜鬼”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超党派议员联盟“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成员约160人18日上午集体参拜正在举行秋季例行大祭的靖国神社。参拜者中有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高市早苗,还包括民主党及日本维新会的议员。《朝日新闻》称,这是日本平成元年(1989年)以来参加靖国神社秋季大祭议员人数最多的一次。其中包括安倍内阁的多名成员,如文部科学副大臣西川京子、国土交通副大臣高木毅、官房副长官加藤胜信等。

日本总务大臣新藤义孝是当天参拜者中最受关注的一个。他在参拜后对记者说:“我以个人立场进行了私人性质的参拜,为的是悼念战争中死去的人们和祈祷和平。”他还宣称:“这是个人心灵自由的问题。我丝毫不认为会造成外交上的问题。”共同社称,新藤在今年4月的春季例行大祭及8月15日“终战纪念日”均进行了参拜。NHK电视台报道说,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高市早苗表示,非常高兴地期待着安倍首相能够前来参拜,“这也是我的愿望”。

“日本保守派国会议员在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正在发挥巨大能量。”时事通讯社18日说,此次参拜议员人数创下“冷战”结束后的秋季大祭最高纪录,国家主义和“抵制战后不平等国际体制”的政治情绪主导了议员们的行动。这不免引起争议和怀疑。尽管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说法可能是无稽之谈,但关于日本正明确走向保守化的观点显然会因此增加。《产经新闻》称,安倍首相最终放弃在秋季大祭参拜,而选择以供奉祭品的方式表示自己对国家历史的态度。这源于外部的压力,特别是中韩等亚洲国家和盟友美国的公开批评或暗示。靖国神社问题已经与瞬息万变的亚太地区格局密切联系起来。不过尽管安倍做出折中的政治选择,自民党议员的大量参拜还是表明执政党在这一问题上的鲜明倾向和选择。

对于日本的挑衅,中国立即提出严厉批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8日表示,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的精神工具和象征。日本内阁成员公然参拜靖国神社,其实质是美化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挑战二战结果和战后国际秩序,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外交部刘振民副部长已召见日本驻华大使提出严正交涉,向日方表示强烈抗议和严厉谴责。共同社称,日本大使馆方面介绍,中国外交部的召见持续40分钟,刘振民向日本大使木寺昌人传达了中方立场,木寺表示阁僚参拜“是私人行为”。

韩国国内同样批评声一片。韩联社18日称,韩国各党派谴责安倍内阁“不负责任”,并要求日本对历史做出深刻反省。执政党新国家党发言人柳一镐说,日本在外交方面越来越受孤立,安倍政府应正视现实并回归正轨。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发言人金宽永说,日本的国际形象与经济大国的身份并不相配,原因在于日本没有反省历史,还在追求军事大国地位。韩国《世界日报》发表社论说,日本政治人物不顾与周边国家的关系,继续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未来韩日关系继续冷淡不可避免。文章指责日本不仅不知道反省过去的侵略历史并谢罪,“反而借靖国神社企图复活军国主义”,现在日本右翼政治人物推进的否定侵略历史、修改和平宪法、促进集体自卫权等行为件件都是想复活军国主义。

“显然,这是日本民族主义的又一体现,并严重影响日本与中国和韩国的关系。”做出这一判断的德国《日报》18日称,靖国神社位于东京的心脏地带,供奉着14名发动战争的甲级战犯,日本政治家的“朝圣”,一次又一次地激怒中韩等周边国家。法新社称,约160名议员参拜,相当于日本议员总数的二成多。靖国神社供奉着日本250万战死者的灵魂,争议在于14名二战甲级战犯的牌位也供奉其中。此外,靖国神社博物馆兜售的二战史观基本没什么忏悔之意,这种态度在日本国内外很少被接受。奥地利《标准报》18日说,靖国神社让日本和中国、韩国的关系高度敏感,凸显日本好战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