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向邓小平同志学习

青衫老祖 收藏 25 2605
导读:改革开放前,中国有一个共同的口号:向毛主席学习。我认为这是发自内心的。毛主席的确有许多值得中国人民学习的地方,包括他的实事求是的哲学勇气,为了民族复兴忘我奋斗的意志,不信邪、不怕鬼,勇于探索的政治锐气,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奉献精神,对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和民族自信,等等,都值得永远学习。邓小平也曾经谈到,毛泽东和周恩来同志是我们党的道德化身,指出:“我们的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以身作则,严于律己,艰苦奋斗,几十年如一日,成为我党我军优良传统和作风的化身。他们的感人事迹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中,发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改革开放前,中国有一个共同的口号:向毛主席学习。我认为这是发自内心的。毛主席的确有许多值得中国人民学习的地方,包括他的实事求是的哲学勇气,为了民族复兴忘我奋斗的意志,不信邪、不怕鬼,勇于探索的政治锐气,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奉献精神,对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和民族自信,等等,都值得永远学习。邓小平也曾经谈到,毛泽东和周恩来同志是我们党的道德化身,指出:“我们的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以身作则,严于律己,艰苦奋斗,几十年如一日,成为我党我军优良传统和作风的化身。他们的感人事迹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中,发生了多么巨大和深远的影响啊!不仅影响到我们这一代,而且影响到子孙后代。我们的干部,特别是老干部,要以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为榜样,用实际行动搞好传帮带。”

现在,青衫老祖认为,我们除了要坚持向毛主席学习外,还应当向邓小平同志学习。尤其是要学习他实事求是的政治勇气和哲学精神,学习“小平式逻辑”。

根据我的学习体会,小平同志是有自己的逻辑思维方式的。他的思维方式继承和发展了禅宗的排除法,即“非法非法非法”这样一种排除法(对此,青衫老祖曾经专题论述:禅宗方法:以不是求是,老子方法,以“似”求是)。排除法的好处在于,当你不能准确回答“是什么”的时候,就采取“什么不是”的方法,像剥玉米棒子一样逐步达于真理。使用这个方法,小平同志解决了许多困扰中国改革开放的重大理论问题。比如,提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为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开辟了道路;再比如,提出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有市场;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有计划。两个“不等于”,就把市场经济从“姓社还是姓资”的争论中解放出来,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开辟了道路;再比如,“股份制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为推动股份制改革,发展混合经济和股票债券市场开辟了道路。由于小平同志排除法用的实在太好,基本形成了小平同志的理论特色,故而,我们应当称之为“小平式逻辑”。

向邓小平同志学习,应当好好学一学“小平式逻辑”。这有着巨大的现实和历史意义。尤其是理论界,当前更需要学习“小平式逻辑”。

现在,中国理论界正在就要不要普世价值、要不要宪政进行激烈争论。我觉得,要解决这个争论,非“小平式逻辑”不能实现。

世界上究竟有没有普世价值?毫无疑问是有的。民主和自由是不是普世价值?毫无疑问乃是的。问题的关键是,美国及其走狗为什么朝着中国咆哮“普世价值”?稍加分析就可以看出,美帝之所以如此,是基于这样一个假设:美国是自由民主的,中国是不自由也不民主的。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是拒绝“普世价值”呢,还是批判、否定美帝的理论假设呢?美帝及其走狗向中国咆哮“宪政民主”实际也是如此,它们的假定是:美国是宪政民主,中国是专制政体。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是否定宪政呢,还是批判、否定其假设呢?

在这方面,我认为应该挺一下《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他认为宪政明显是个好词,但“应当警惕某些宪政论者背后的东西”。他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可惜没有继续深入论下去。最近,《求是》发表一篇署名为“秋石”的文章,《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共同思想基础》,这篇文章很值得一读,其对“五种错误思潮”(或者称反动思潮)的批判是很有说服力、战斗力的。其中之一就是宪政问题,文章说:“‘宪政民主’(注,加引号很好,在中国行文习惯中,加引号往往具有明证其虚伪的意思。比如‘左’,加引号的意思是形左实右。)是继‘普世价值’思潮之后又一有影响的政治思潮。‘宪政’的概念来源于西方,对西方宪政在学术层面介绍和讨论是可以的。但在有些人那里,‘宪政民主’几乎成了******的第一话题,称‘宪政民主是中国的唯一出路’,这就值得警惕。我们党历来强调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具有至高无上的法制地位;历来主张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领导人民执行宪法和法律,党自身必须带头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些都是毫无疑义的。那么,有些人为什么还要热炒‘宪政民主’呢?他们说的‘宪政’真的是指‘宪法的实施’吗?他们真的认为‘履行宪法就是宪政’吗?根本不是!与一些认同‘社会主义宪政’的提法,认为这个提法有利于强化宪法权威、推进依法治国的学者不同,有些人主张的‘宪政民主’有着确切的政治内涵和指向,就是西方那一套制度模式。他们攻击我国‘有宪法,无宪政’、‘共产党一党执政不具合法性’、‘党大于法’,等等,这哪里是要履行宪法、实施宪法,分明是要否定、反对我国的现行宪法,是要压我们进行他们所期望的‘****’,根本目的是要取消共产党的领导、改变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对这股思潮,不揭露行吗?”这样的论述和批判,是符合“小平式逻辑”的,因此也是有战斗力和说服力的。

按照“小平式逻辑”,面对种种别有用心的“理论话题”,我们应当如何进行斗争呢?就让我们来个“照猫画虎”。

——民主和自由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社会主义更要民主和自由。但是,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其“民主”实际是资产阶级民主,自由是少数有钱人对穷人进行剥削和压榨的自由。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要搞的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民主,也就是人民民主;我们要的是人民大众的自由,是没有阶级剥削和民族压迫的自由。中国人民现在享受着空前的民主和自由。将来还会有更广泛的民主和自由。

——宪政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中国《宪法》过去是、现在是,将来同样是中国的根本大法。美国的宪政是资本主义宪政,是保护剥削阶级利益的宪政。中国的宪政是社会主义宪政,是保护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和普遍利益的宪政,因此也叫人民民主专政。我们将不断完善我们的宪政,坚决不搞保护少数人利益的资产阶级专政。

我认为,运用“小平式逻辑”批判美帝及其走狗的异端邪说,比不加分析的否定普世价值、否定宪政要好,要有战斗力和说服力。不然就很麻烦。因为,你否定普世价值,否定宪政,就已经掉入了敌人设置的“理论陷阱”,它马上会跳出来说:看看吧,中国不要民主,也不要自由,中国只要独裁专制。这样的理论陷阱在中国古代有个很好的命名:白马非马。

我们既要强调“白马也是马”,决不能因为中国是“白马”,就说中国不是“马”,甚至否定“马”本身。我们应当确立这样的理论逻辑:中国和美国都是马,但美国是黑马,中国是白马,白马比黑马更高贵、更进步。而美国及其走狗却坚持只有“黑马”才是“马”,并指责中国这匹“白马”不够黑,显然是混帐逻辑。

同时,我们也要强调“白马非马”、“黑马也非马”。我们不认为中国就是民主和自由,同样也不接受“美国就是民主和自由”这样的理论假设。世界因差异而存在、而有意义。即使我们承认美国有相对于封建专制和农奴制的民主和自由,也顶多可以说美国是拥有民主和自由的国家之一;美国有美国的民主和自由,中国有中国的民主和自由。美国没有资格认为搞民主和自由就得搞美国,同样,中国也从不认为要搞民主和自由就必须仿效中国模式。美国可以以美国模式为荣,中国也有理由以中国模式为荣。我们拒绝任何企图把中国这匹白色骏马涂成“黑颜色”的鼓噪。我们拒绝美国,绝不是拒绝民主和自由!何况,美国的所谓民主和自由,如果按照中国标准来衡量,还差得远呢!中国如果有五亿农民准备通过移民美国实现城市化,美国有这样的自由吗?而在自己的祖国,中国农民无疑拥有在国家的帮助下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城镇化的自由。

“小平式逻辑”真的很好。我们应当向邓小平学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我记的邓小平在1979年主政中国时,中国大陆的电话机数量还没有香港多,全国的GDP才七千多亿元人民币。应该说,没有邓小平,中国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13楼385团

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其他人共同富裕,结果先富起来的这些人不是带动大多数人富裕,而是带着大量的资金到国外去了,后富的人现在还在拼命的想办法摆脱贫困。

2楼矛酢

邓用几句妙语就摆脱了毛的影响,聪明的很,楼主说了这么多阴阳怪气的话能达到什么效果呢?反正我觉得很笨拙。

功过自在人心,历史会做出正确判断

老毛年代贪污腐败点点滴滴很少很少老邓年代到现在贪污腐败遍布开花多如牛毛从上至下的当传者们有几个不贪有几个不花老毛年代人民生活是不怎样可那时家家如此没有贫富人们晚上睡觉都可以开门睡觉不怕有人进门来图谋不轨一家有困难大家来帮忙老邓年代至今人民生活是得到了很好改善可晚上睡觉有几家敢不把门关好即使这样还担心害怕不知那天有人就会图谋不轨老毛年代你贪污了会被叛死刑的你偷盗了会被叛重刑的你杀人了会被判枪毙的可从老邓年代至今贪污了的有几个判死的偷盗的有几个判重罪的即使有那也是你没钱买通有钱买通就会放出来的为什么现在偷盗的多就在这杀人了没钱没人得枪毙有钱有人可买命还有好多好多现在都心知肚明不在多说了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