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若无战略合作经济免谈

作战参谋019 收藏 1 732
导读:澳大利亚在东亚事务上动作频繁,其总理阿博特在APEC峰会上称日本是“澳大利亚最好的朋友”,外长毕晓普于10月15日在东京称支持安倍政府的“集体防卫”。澳大利亚最高元首布赖斯也于17日飞抵北京并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商议中澳自贸协议事宜。但习近平已向澳方指出,澳大利亚要先考虑中国的战略利益。 分析人士指出,澳大利亚自2011年以来作为美国亚太战略的重要一环,借美日澳体系获取着重要战略利益,此外,作为美国亚太支柱之一的澳方,还试图从中国处取得经济利益。但中国已经指出,澳大利亚在谈论经济利益前必须先


澳大利亚在东亚事务上动作频繁,其总理阿博特在APEC峰会上称日本是“澳大利亚最好的朋友”,外长毕晓普于10月15日在东京称支持安倍政府的“集体防卫”。澳大利亚最高元首布赖斯也于17日飞抵北京并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商议中澳自贸协议事宜。但习近平已向澳方指出,澳大利亚要先考虑中国的战略利益。

分析人士指出,澳大利亚自2011年以来作为美国亚太战略的重要一环,借美日澳体系获取着重要战略利益,此外,作为美国亚太支柱之一的澳方,还试图从中国处取得经济利益。但中国已经指出,澳大利亚在谈论经济利益前必须先顾及与中方的战略合作。

美国亚太战略绑定日澳

自2013年10月以来,此前并不常在东亚外交舞台上出现的澳大利亚突然活动频密,澳大利亚新任总理阿博特(Tony Abbott)就在APEC峰会上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主动示好,阿博特在讲话中称,日本是澳大利亚在亚洲“最好的朋友”(best friend),澳方希望这种友谊更加强大。在15日,日澳两国间自由贸易区(FTA)谈判也得到了重大突破,双方代表已签署了一份关键协议。

事实上,澳大利亚在10月15日所做的远非与日本签署一份贸易协议,就在当天,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Julie Bishop)也于东京的记者会上发表了令外界颇为惊诧的言论。毕晓普在回答提问时指出,澳大利亚支持安倍政府在“集体防御权”(collective defence)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她还指出,如果日本的“集体防御权”能成为日澳两国“集体防御”和防卫协定的一部分,则这对于澳大利亚、亚太地区乃至全球都将是一件“幸事”(betterment)。

其实,日澳两国的动态也不仅于此,就在10月4日,一份美日澳三方签订的有关东海、南海问题的联合声明就显出了他们的接触是战略层面上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美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和毕晓普已在联合声明发表前中指出,鉴于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动向,声明表示“反对任何有可能改变东海现状的强制性、单方面的行动”,而发表的声明还加入了与南海问题有关的内容。

对澳大利亚来说,美澳同盟自1908年建立以来就已经成为了美国亚太外交的支柱,自2011年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提出TPP等方案后,这一关系又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目前,美军已经在澳大利亚北部港口达尔文建立了军事基地,并派驻了第一批海军陆战队人员。这一基地与美国设在新加坡樟宜的海军基地遥相呼应,成为美国对南海“海空一体战”重要的支援。此外,澳大利亚媒体还指出,美国有意把澳大利亚临近马六甲海峡的海外属地科科斯群岛(Cocos Islands)改造成一处监视南海的间谍基地。

中澳若无战略合作经济免谈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对于中国的外交行动也在展开。就在10月17日,澳大利亚最高元首、澳督布赖斯(Quentin Bryce)也展开了对中国的正式访问。布赖斯抵达北京的第一天就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展开了直接对话。此前,阿博特当选后已与习近平有过电话交流,习近平强调中方坚持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出发,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加强各领域合作。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已经向澳国新政府第一次发出明确信号,指出中澳的战略合作是居于两国间第一位的关系。

资料显示,就澳大利亚而言,该国在确保了其战略利益后,始终想寻求一个与周边大国的自由贸易体系,为此,在2007年与日本签订防务的联合声明后,澳大利亚就已开始了日澳自由贸易区的谈判,可这一协定直到2013年仍未达成。因此,阿博特政府已寄希望于中国。就在APEC峰会上,澳大利亚政要便承诺在“一年之内”达成中澳自贸区(FTA)的谈判,布赖斯此后的访华也难免与此有关。而澳方此后在南海问题上的行为也显出他们并没有领会习近平在战略与经济利益关系上的表态。

因此,习近平在会见布赖斯,并从对方口中首先听到“中澳FTA”的建议后就再次指出,中澳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而两国应先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出发”开创局面,由此才能推动中澳FTA谈判的突破。不难发现,习近平的这一发言已向包括布赖斯在内的澳方政要再次强调了中澳间的战略合作是始终处于最高优先级的,其他的一切行为都要以此为必要前提来展开,这一发言对于急切打开中澳合作的堪培拉当局来说,不啻于当头棒喝。

于是,当仍在美国战略利益体系内的澳大利亚试图从中国处取得更大的经济利益时,中国已经指出,澳大利亚必须先明确落实其与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这一身份。毕竟,中国海洋领土这一核心利益已遭遇了美日损害,而澳大利亚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也需要以双方的战略合作作为前提。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