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中国外交最严峻挑战非岛争

作战参谋019 收藏 0 838
导读:中国总理李克强目前已经结束对东南亚之行,但是他在访问期间的一个小举动凸显出中国外交的最严峻挑战并非领土争端,也不是习李东南亚行重点经略的南海问题。 李克强、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Benigno Aquino III)以及其他出席会议的东亚国家领导人10月9日在东亚峰会仪式上一同拍照。在峰会期间,李克强在会场贵宾室与阿基诺三世相遇并简短交谈。众所周知,中国与菲律宾因为南海问题已经变成了互不进行交往的国家,中国外长王毅与东盟其余9国外长都进行了会晤,唯独撇下菲外长。习近平与东盟其余9国的首脑均进

中国总理李克强目前已经结束对东南亚之行,但是他在访问期间的一个小举动凸显出中国外交的最严峻挑战并非领土争端,也不是习李东南亚行重点经略的南海问题。

李克强、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Benigno Aquino III)以及其他出席会议的东亚国家领导人10月9日在东亚峰会仪式上一同拍照。在峰会期间,李克强在会场贵宾室与阿基诺三世相遇并简短交谈。众所周知,中国与菲律宾因为南海问题已经变成了互不进行交往的国家,中国外长王毅与东盟其余9国外长都进行了会晤,唯独撇下菲外长。习近平与东盟其余9国的首脑均进行了会晤,唯独撇下阿基诺。外界普遍认为李克强会见阿基诺三世应该谈论的是南海问题,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关于李克强谈论南海的只有一句“李克强阐明了在南海问题上的原则立场”。

媒体均将更多的笔墨放在了李克强向阿基诺谈到香港人质事件。李克强指出,香港人质事件拖时已久,牵动中国人民特别是香港同胞的感情,希望菲方高度重视并严肃对待此事,尽快予以合情合理解决。阿基诺表示,菲方正在继续开展相关调查,会致力于妥善处理此事。

观察人士认为,李克强打破任何场合都不与菲律宾进行对话的惯例,与阿基诺进行了交谈,但是谈话的重点却是香港人质问题,这印证了中国外交的最严峻挑战并非领土争端,而是日益严峻的领事保护压力。

不堪重负的领事保护压力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王逸舟教授日前向xx记者表示,中国外交部目前最严重的挑战不是钓鱼岛南海争端,不是在叙利亚问题上拿不出像俄罗斯总统普京那样有力的提案,而是日益严峻的领事保护压力。

王逸舟说,中国前总理周恩来曾说过外交无小事。过去中国外交处理的都是中美恢复邦交、加入联合国合法席位等大事。但是现在的外交事务九成以上是为民服务、是以人为本,处理成千上万的打工仔、游客、商人在海外的各种各样的中国利益。中国的外交不仅仅是从高政治议题走向低政治议题,从革命者战争走向日常的服务,更重要的是出国人次的急剧增加造成的保护压力。从1949年到1979年,中国的出国人口一共是28万人,平均每年9,000多人,而现在中国每年的出国人次是每年9,000多万,且每年新增1,000万,这个趋势将持续十几年。

中国外长王毅在10月15日李克强结束东南亚之行前一天,在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撰文《办好人民满意的外交》,也凸显出中国外交目前已经将满足民众领事保护需要当做重要任务。

除了常态化表明要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在涉及国家利益的重大问题上,坚持原则,寸步不让。王毅在文中用一半以上篇幅指出坚持服务国内发展大局,不断拓展国家海外利益。坚定维护公民、法人海外合法权益,是外交践行群众路线的具体体现。王毅誓言中国外交要做到同胞在海外走到哪里,我服务和保护就覆盖到哪里。中国已经并将继续推出系列新措施,让身在海外的同胞需要帮助的时候,都能在第一时间感受到祖国的关怀与温暖。

但王逸舟指出中国需要回答在有限的资源、外交部相对固定的编制人手、资金的情况下怎么满足领事保护的需求。虽然中国外交部的编制近年来有所扩展,从原来的小几千人变成大几千人达到6,500人,但是中国出国人次呈超几何人数增长。美国3亿人口,但他们的外交官人数是中国的3倍,外交经费是中国的10倍。挪威外交部从事领事保护的人数是按照北欧的标准,500万人口配备1,500个外交官。

出国人次的爆发性增长与人手不够的矛盾就是现在中国外交部巨大、几乎不堪重负的压力。中国外交目前的这种挑战是任何国家任何领导人都没有遇见过的,中国现在忙得手忙脚乱。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3月17日的中外记者会上表示本届政府要约法三章:一是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二是财政供养的人员只减不增;三是公费接待、公费出国、公费购车只减不增。国务院财政供养人数的只减不增意味着外交部通过扩容满足民众的领事保护需求几乎不可能实现。中国需要解决如何利用现有的体制为本国公民提供充分的外交领事保护。

政府对智库不能只听不用

此外,xx新闻曾经在《习近平面对国际关系的十大挑战》社论中指出中国外交面临重构国际关系管理体系的挑战。中国对外关系将在未来20年产生极大改变,如果还仅用外交部为主要工具来应对这种变化,从思维上就不能够形成足够能量。中国必须与时俱进,建立长远、积极、结构性机制,推动它的国际观在世界有力发展。

目前以外交部为核心的单极外交体系在应对新的世界格局时,战略创新思维明显不足。突出的表现就是重视了危机管理,却忽视了对危机的前期预防、对国际议程的主动塑造及提前进行战略布局,结果是对外交往中被动应对的居多。中国必须积极总结外交实践经验,加强对国际形势以及外交工作中重大战略问题的系统研究,同时要加强对国际形势、秩序变革、大国关系、气候变化等战略性问题的系统关注。

以维持传统的外交为例,新型外交官的培养势必强化。依据新型的国际观培养外交人才,仅靠学院式的培训已相当落伍,应制定培养外事工作需要的人才规划,重新构思对外关系人才的培育模式。中国外交已经趋向于多层次化和“大众化”,培养传统外交人才只能是其中一部分,要极大扩宽外交人员的来源,积极扩大政治之外的多层次对外人员的系统培养,平衡政治与其他能力的匹配。

中国应该努力建设更多世界一流智库,让它们为更多国际事务出谋献策,形成社会和学术领域的积极氛围,在处理危机和争端过程中给予不同的观点和方法建议,有利于弥补传统外交官的僵化和教条思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逐步建立了一批智库,但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都远不能满足实际需要。智库不能够只是坐而论道,政府也不应只听不用。目前智库只是作为政府的附庸,这样的智库不要也罢。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政府应该认识到应对国际挑战将会是一段长时期的任务。目前的体制和组织将无法完成这项任务,必须以创新的思维,结合官员、事业团体、学者、企业、老百姓、志愿者的多主体角度,促成社会普遍对中国国际观的认识,对中国应该建立的全民外交体系给予配合,让中国现代文明以“地球村”精神作为其内核,为了世界的和平、中国的持续发展、发扬兼善天下的中国思想而努力。


本文内容于 2013/10/19 0:58:35 被作战参谋019编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