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避难”时代的终结和巴西时代的来临

hawk19999 收藏 24 625
导读:体验新版博客分享到: 体验新版博客分享到:

美国政府停摆危机刚刚结束,企图逃离美国的“避难”资金算是松了一口气,当然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债主,风险暂时解除。 接着两条关乎美国和“避难”的消息蹦了出来,一是希拉里透漏美国政府拒绝王立军“避难”的理由,二是斯诺登的父亲看望自己在俄国“避难”的儿子。 两个关键词,“美国”与“避难”, 再次浮出水面,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美国这个人权楷模, 保护各国“卖国贼”的自由乐土,也开始了请求俄国帮助引渡其“卖国贼”斯诺登的漫长讨价之路。为了骗斯诺登回美国受审,把斯诺登之父派到俄国游说,可惜这斯老爹不领情,见了儿子之后,竟然劝告其留在俄国“避难”,不要回美国。 这让希拉里在世界面前丢尽了脸面, 她怨恨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暗中“放水”,把这个烫手的“山芋”当成大礼物送给了俄罗斯, 因此希拉里高调漫谈拒绝王立军“避难”发泄内心怨恨。

斯诺登和王立军的“避难”性质的区别显而易见, 斯先生是政治犯,他勇敢地揭发了美国侵犯世界各国人权的罪行,受到全球大多数国家的声援, 俄国有理由依法对其实施庇护; 香港特区政府也是在维护人类道义原则,在其法律范围内,行使对斯诺登事件的合情合理的处置。 而王先生涉及了刑事案件,他不符合美国人权保护的法理, 因此美国政府必须依照国际法和两国引渡条约交出当事人,在中国接受法律程序。 因此,希拉里张冠李戴的拉扯两个“避难”事件,暗示中国政府的失责,不该“放走”斯诺登,其实是驴唇不对马嘴的“政治”说词。

说到“避难”, 我们不禁要问, 美国人的爱国热情哪里去了? 像斯诺登这样可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卫士, 星条旗下, 难道美国正在面对众叛亲离, 树倒猢狲散吗? 世界开始怀疑, 美国一度是世界的“避难”圣地, 然而今天, 美国的特工斯诺登逃跑去俄国“避难”了,美国政府自己也停摆寻求“避难”了, 投奔美国去“避难”的王立军也被拒绝了, 这还是“雄狮美国”的架势吗? 难道“ 熊市美国”来临了?

假如美国政府真的有一天倒闭完蛋了, 中国存在美国的国债怎么“避难”?美国的国际资金去哪里“避难”? 当然,我们期望大批犹太商人来上海自贸区,帮助中国现代化建设,毕竟上海曾经是他们“避难”的第二故乡。

为了理解这个突如其来的热点关键词“避难”, 挖掘其背后的“动力学”机制, 了解不同的国家和文化对待“避难”的态度和反应,所以我请教了巴西朋友保罗博士, 一位社会学家, 探讨一下巴西的立场。

首先他介绍了近代几次巴西“避难”移民浪潮。

第一次大规模向巴西“避难”移民浪潮出现在1900年代,那时候,第二次欧洲工业革命推动,电器化改变人们生活方式,欧洲开辟新的商业场所导致大量移民来到巴西, 日本人就在这时开始向南美进军; 不久,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失业和逃避战乱的欧洲人投奔巴西。

第二次大规模向巴西“避难”移民浪潮出现在1950年代,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后,受到迫害的犹太人逃到巴西,被殖民地独立运动排挤出来的人士也来了,接着纳粹战犯/日本战犯为了躲避战争罪责,隐名埋姓,带着财宝也逃到巴西。

第三次大规模向巴西“避难”移民浪潮出现在1990年代,那时候,苏联解体/东欧剧变, 一些持有不同见解的文化人士先是逃到巴西,接着大量科技人才投奔巴西,这让巴西收获了最重要的社会财富—高科技。 中国改革开放后,挤出国门的时代来临,大批勤劳/聪明/有知识的中国人背井离乡,加入到巴西经济起飞的洪流中,他们也把中国小商品待到巴西,成为巴西社会无法离开的支柱“产业”。

“这些为了避难而来的人士受到巴西社会歧视吗?”

“巴西是个热情奔放的国家,人种/宗教/信仰高度融合,许多巴西人的祖先就是偷渡或避难而来到巴西,所以社会宽容是主旋律。我的爷爷就是100多年前由欧洲逃到巴西来避难的, 对待“偷渡”我们是同情多于歧视。” 保罗自豪地解释着。

巴西是个“英雄不问来路”的国家,如果“避难”的人士是他国罪犯怎么办哪? 假如是办理正规移民手续,巴西当然不要罪犯。 但是罪犯可以偷渡呀, 巴西有850万平方公里面积,国界长度和中国差不多,巴西人口又少(1.9亿), 根本无法设立国防军守卫边防。 再说,巴西社会治安不佳,警察对付本国犯罪忙不过来,哪有时间管理这些偷渡“避难”人士, 一般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 他们改了名字,警察怎么知道? 再说巴西警察的英语不好,汉字又看不懂,你让他怎么办案? 一般来说,只要到了巴西, 勤奋工作,给巴西作贡献,遵纪守法,没有犯罪记录,赶上十年一次的大赦天下时,就可以得到一个巴西合法身份。 这就好比在城市工作满十年,可以获得城市户口一样。虽然巴西和一些国家签署了引渡条约, 但是那些因为信仰/政治/宗教原因导致的犯罪不在引渡之列。

“假如斯诺登“避难”请求被俄国拒绝,巴西将如何应对?“我给保罗出了个棘手问题 。

保罗认为,“承担国际道义,维护正义是巴西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为此巴西不惜得罪美国。 巴西是南美共同体的老大, 总统罗塞夫多次在国际公开场合发表讲话,就斯诺登问题谴责美国侵犯人权,并因监控事件取消访美以示抗议。 所以, 巴西可能默许斯诺登入境,然后民间人权组织提出“政治庇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低调行事,有效保护, 这是巴西社会的通常策略。美国人自以为自己是世界老大, 但是在巴西人眼里, 南美可是足球的天下,怎么玩自己定了。奥巴马总不会开着航空母舰来攻打巴西吧? 真的来了,是先打贫民窟哪,还是攻打花旗银行?”

他说,“熊市美国”来临是迟早的事,大规模投奔巴西和南美“避难”的浪潮将可能再次来临。 去美国“避难”时代正在走向终结, 美国自己正在寻找“避难”场所, 全球化的潘杜拉盒子已经打开,多米诺的牌首先压倒了柏林墙,导致苏联帝国解体,接着911压倒了纽约世贸中心双塔,再接着2008触发华尔街经济危机。 压垮美国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无意被亚马孙的蝴蝶煽动起来, 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美国熊市来临需要多长时间?”

“十年吧?或许更快!”

“人类正在经历全球化新千年的变局! 这是一场空前的世界变革。 只有美国倒下,世界才能重新站起来! ”

“那么巴西时代来临了吗? ”

“巴西是个资源/能源大国,环境生态保护完整的国家。 2014年足球世界杯,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 这些吸引着全球目光。 作为金砖国家和南美经济共同体的核心, 巴西的经济发动机已经开动,巴西2014就像北京2008,新的世界经济增长点已经孕育多时, 巴西驾驭着南美共同体的快车正在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体验新版博客分享到:

美国政府停摆危机刚刚结束,企图逃离美国的“避难”资金算是松了一口气,当然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债主,风险暂时解除。 接着两条关乎美国和“避难”的消息蹦了出来,一是希拉里透漏美国政府拒绝王立军“避难”的理由,二是斯诺登的父亲看望自己在俄国“避难”的儿子。 两个关键词,“美国”与“避难”, 再次浮出水面,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美国这个人权楷模, 保护各国“卖国贼”的自由乐土,也开始了请求俄国帮助引渡其“卖国贼”斯诺登的漫长讨价之路。为了骗斯诺登回美国受审,把斯诺登之父派到俄国游说,可惜这斯老爹不领情,见了儿子之后,竟然劝告其留在俄国“避难”,不要回美国。 这让希拉里在世界面前丢尽了脸面, 她怨恨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暗中“放水”,把这个烫手的“山芋”当成大礼物送给了俄罗斯, 因此希拉里高调漫谈拒绝王立军“避难”发泄内心怨恨。

斯诺登和王立军的“避难”性质的区别显而易见, 斯先生是政治犯,他勇敢地揭发了美国侵犯世界各国人权的罪行,受到全球大多数国家的声援, 俄国有理由依法对其实施庇护; 香港特区政府也是在维护人类道义原则,在其法律范围内,行使对斯诺登事件的合情合理的处置。 而王先生涉及了刑事案件,他不符合美国人权保护的法理, 因此美国政府必须依照国际法和两国引渡条约交出当事人,在中国接受法律程序。 因此,希拉里张冠李戴的拉扯两个“避难”事件,暗示中国政府的失责,不该“放走”斯诺登,其实是驴唇不对马嘴的“政治”说词。

说到“避难”, 我们不禁要问, 美国人的爱国热情哪里去了? 像斯诺登这样可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卫士, 星条旗下, 难道美国正在面对众叛亲离, 树倒猢狲散吗? 世界开始怀疑, 美国一度是世界的“避难”圣地, 然而今天, 美国的特工斯诺登逃跑去俄国“避难”了,美国政府自己也停摆寻求“避难”了, 投奔美国去“避难”的王立军也被拒绝了, 这还是“雄狮美国”的架势吗? 难道“ 熊市美国”来临了?

假如美国政府真的有一天倒闭完蛋了, 中国存在美国的国债怎么“避难”?美国的国际资金去哪里“避难”? 当然,我们期望大批犹太商人来上海自贸区,帮助中国现代化建设,毕竟上海曾经是他们“避难”的第二故乡。

为了理解这个突如其来的热点关键词“避难”, 挖掘其背后的“动力学”机制, 了解不同的国家和文化对待“避难”的态度和反应,所以我请教了巴西朋友保罗博士, 一位社会学家, 探讨一下巴西的立场。

首先他介绍了近代几次巴西“避难”移民浪潮。

第一次大规模向巴西“避难”移民浪潮出现在1900年代,那时候,第二次欧洲工业革命推动,电器化改变人们生活方式,欧洲开辟新的商业场所导致大量移民来到巴西, 日本人就在这时开始向南美进军; 不久,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失业和逃避战乱的欧洲人投奔巴西。

第二次大规模向巴西“避难”移民浪潮出现在1950年代,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后,受到迫害的犹太人逃到巴西,被殖民地独立运动排挤出来的人士也来了,接着纳粹战犯/日本战犯为了躲避战争罪责,隐名埋姓,带着财宝也逃到巴西。

第三次大规模向巴西“避难”移民浪潮出现在1990年代,那时候,苏联解体/东欧剧变, 一些持有不同见解的文化人士先是逃到巴西,接着大量科技人才投奔巴西,这让巴西收获了最重要的社会财富—高科技。 中国改革开放后,挤出国门的时代来临,大批勤劳/聪明/有知识的中国人背井离乡,加入到巴西经济起飞的洪流中,他们也把中国小商品待到巴西,成为巴西社会无法离开的支柱“产业”。

“这些为了避难而来的人士受到巴西社会歧视吗?”

“巴西是个热情奔放的国家,人种/宗教/信仰高度融合,许多巴西人的祖先就是偷渡或避难而来到巴西,所以社会宽容是主旋律。我的爷爷就是100多年前由欧洲逃到巴西来避难的, 对待“偷渡”我们是同情多于歧视。” 保罗自豪地解释着。

巴西是个“英雄不问来路”的国家,如果“避难”的人士是他国罪犯怎么办哪? 假如是办理正规移民手续,巴西当然不要罪犯。 但是罪犯可以偷渡呀, 巴西有850万平方公里面积,国界长度和中国差不多,巴西人口又少(1.9亿), 根本无法设立国防军守卫边防。 再说,巴西社会治安不佳,警察对付本国犯罪忙不过来,哪有时间管理这些偷渡“避难”人士, 一般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 他们改了名字,警察怎么知道? 再说巴西警察的英语不好,汉字又看不懂,你让他怎么办案? 一般来说,只要到了巴西, 勤奋工作,给巴西作贡献,遵纪守法,没有犯罪记录,赶上十年一次的大赦天下时,就可以得到一个巴西合法身份。 这就好比在城市工作满十年,可以获得城市户口一样。虽然巴西和一些国家签署了引渡条约, 但是那些因为信仰/政治/宗教原因导致的犯罪不在引渡之列。

“假如斯诺登“避难”请求被俄国拒绝,巴西将如何应对?“我给保罗出了个棘手问题 。

保罗认为,“承担国际道义,维护正义是巴西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为此巴西不惜得罪美国。 巴西是南美共同体的老大, 总统罗塞夫多次在国际公开场合发表讲话,就斯诺登问题谴责美国侵犯人权,并因监控事件取消访美以示抗议。 所以, 巴西可能默许斯诺登入境,然后民间人权组织提出“政治庇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低调行事,有效保护, 这是巴西社会的通常策略。美国人自以为自己是世界老大, 但是在巴西人眼里, 南美可是足球的天下,怎么玩自己定了。奥巴马总不会开着航空母舰来攻打巴西吧? 真的来了,是先打贫民窟哪,还是攻打花旗银行?”

他说,“熊市美国”来临是迟早的事,大规模投奔巴西和南美“避难”的浪潮将可能再次来临。 去美国“避难”时代正在走向终结, 美国自己正在寻找“避难”场所, 全球化的潘杜拉盒子已经打开,多米诺的牌首先压倒了柏林墙,导致苏联帝国解体,接着911压倒了纽约世贸中心双塔,再接着2008触发华尔街经济危机。 压垮美国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无意被亚马孙的蝴蝶煽动起来, 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美国熊市来临需要多长时间?”

“十年吧?或许更快!”

“人类正在经历全球化新千年的变局! 这是一场空前的世界变革。 只有美国倒下,世界才能重新站起来! ”

“那么巴西时代来临了吗? ”

“巴西是个资源/能源大国,环境生态保护完整的国家。 2014年足球世界杯,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 这些吸引着全球目光。 作为金砖国家和南美经济共同体的核心, 巴西的经济发动机已经开动,巴西2014就像北京2008,新的世界经济增长点已经孕育多时, 巴西驾驭着南美共同体的快车正在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本文内容于 2013/10/18 20:46:21 被hawk19999编辑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