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对苏联坦克复合装甲浅析文章

cjd59 收藏 4 2976
导读:主战坦克复合装甲解读 俄罗斯复合装甲是一种多层结构的组合装甲,拥有抗弹性能高,低温性能好、能有效衰降核辐射、材料容易获得、工艺性好、成本低、适合批量生产等优点。因此,复合装甲已成为当今世界各国主战坦克装甲防护的首选。 其中,苏联(现在的俄罗斯)是世界上最早将复合装甲运用到主战坦克上的国家,早在1967年,T-64A坦克就成为世界上第一款安装复合装甲的主战坦克。尽管在制造技术和工艺上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但是苏联的装甲设计人员总是能够创造性地开发出新型复合装甲,使T系列主战坦克的防护水平

主战坦克复合装甲解读

俄罗斯复合装甲是一种多层结构的组合装甲,拥有抗弹性能高,低温性能好、能有效衰降核辐射、材料容易获得、工艺性好、成本低、适合批量生产等优点。因此,复合装甲已成为当今世界各国主战坦克装甲防护的首选。

其中,苏联(现在的俄罗斯)是世界上最早将复合装甲运用到主战坦克上的国家,早在1967年,T-64A坦克就成为世界上第一款安装复合装甲的主战坦克。尽管在制造技术和工艺上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但是苏联的装甲设计人员总是能够创造性地开发出新型复合装甲,使T系列主战坦克的防护水平始终位于世界级主战坦克之前列。

发展背景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各国坦克主要依靠不同厚度和倾角的坦克车体、炮塔装甲来保证坦克不被击毁,从而保证坦克与乘员的生存。但冷战一开始,苏联就加大了对陆军装甲部队建设的投入,而西方国家为了对付苏联的装甲洪流则针锋相对,毫不相让。比如,英国当时正在研制的新型坦克“酋长”,其炮塔正面厚度增加到150mm,配备的L11A5型120mm线膛坦克炮,是当时西方国家最强的坦克炮。

面对西方国家越来越强的反坦克火力和装甲防护,苏联装甲研制单位,包括最强也是最大的的装甲设计单位——苏联钢铁科学研究院不得不另辟蹊径,寻找增加坦克防护的良方。其中,苏联对复合装甲的兴趣以及研制要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后期世界范围内对该领域的研究热潮。当时,人们发现通过叠加不同抗弹材料,坦克装甲对爆炸成形装药战斗部的防护能力将显著提高。此外,1967年的中东战争中,爆炸成形装药反坦克武器的辉煌战绩和英国将列装最先进的“酋长”坦克是苏联加速复合装甲投产的主要因素。当时,苏联最新式的T-64主战坦克安装的115mm滑膛炮无法击穿“酋长”坦克正面装甲,而T-64坦克炮塔和车体计划采用的均质钢装甲,既无法抵御苏联自己研制生产的AT-3等反坦克导弹的攻击,也无法同“酋长”坦克抗衡。在这个背景下,世界上第一款使用复合装甲的主战坦克T-64A出现。

简单的夹层装甲

现在人们才知道,T-64A坦克使用的是“钢+夹层材料+钢”的“三明治”装甲结构(简称夹层装甲),夹层可选择的材料主要是高强度钢、铝合金、钛合金、陶瓷、玻璃纤维等。经过反复比对,苏联钢铁科学研究院选择了玻璃纤维,这种材料具有强度高、密度低、耐高温,同时具有冲击韧性高、热稳定性好、耐腐蚀等优点,而且价格低廉,特别是在大批量生产方面,苏联当时在加工工艺上也没有什么问题。另外,实验中发现,夹层装甲对弹丸的抵御能力随装甲倾斜角度和夹层密度不同而不同:当装甲倾斜角小于40度时,夹层材料密度越大越好(但不能完全等同于作为面板和背板的钢材);而当倾角大于60度时,夹层材料密度越小越好(但不能为零)。因此T-64A坦克在首上甲板中采用低密度的玻璃纤维(装甲倾角22度),而炮塔夹层则是密度较大的铝合金。T-64A坦克车体首上装甲由80mm的钢板、105mm的玻璃纤维以及20mm的钢板组成,总厚度为205mm。这一结构沿用了将近20年,直到1985年的T-80U坦克出现才告结束。

玻璃纤维有较好的防破甲弹能力,而其抗穿甲弹的效果则和铝合金类似。T-64A坦克首上甲板的防护高速动能弹(KE)和破甲弹(HEAT)的能力分别为335mm和410mm。考虑到大倾斜角首上甲板对弹丸侵彻效果的影响,防护高速动能弹和破甲弹的能力可分别达375mm和450mm。在炮塔防护方面,T-64A坦克沿用了T-62坦克所使用的高硬度含镍钢,但炮塔夹层中浇铸了铝合金。这种装甲对穿甲弹、破甲弹、碎甲弹都显示了相当不错的防护水平。但铝合金夹层也有弱点,相对而言厚了一些,而一线部队对其易燃性及其释放的有害气体十分不满。很快,另一种材料代替了铝合金,这就是高强度钢。使用高强度钢后,T-64A坦克炮塔厚度缩减到400多mm,对抗高速动能弹和破甲弹的能力可达410mm和500mm。显然,T-64A坦克足以抵抗当时所有的反坦克武器,防护能力是当时西方现役主战坦克难以望其项背的。

在T-64A坦克装备部队5年后,T-72研制成功。T-72坦克使用了与T-64坦克完全不一样的车体装甲和炮塔装甲,可以看作是简化版本,这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而采取的不得已的方法。就防护能力而言,T-72坦克使用的复合装甲比同时期的T-64坦克都要低25%~30%左右。而出口型一是出于成本问题,另外则是保密方面的考虑(苏联一直信奉最差的装备才出口的信条)。其炮塔最初甚至是均质钢装甲,如伊拉克得到的最初几批T-72坦克就是这一版本,这一状况一直延续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但就算是差了几个档次,T-72坦克还是极受欢迎,原因很简单,不论火力还是防护,T-72坦克都是首屈一指的。

和苏联当时大量装备的T-62坦克相比,采用轧制钢装甲的T-62坦克的抗穿甲弹的能力才200mm,而出口型T-72坦克则是320mm。防破甲弹方面,T-62坦克也是200mm,出口型T-72坦克则可以达到500mm以上。虽然价格比T-62坦克还要贵,但购买国认为还是非常值得的。

面对西方新一代主战坦克将大批量服役的威胁,苏联开始为东欧国家装备T-72型主战坦克,并授权生产,同时苏联开始为T-72坦克开发了较为先进且经济的复合装甲。1979年,配备有新型复合装甲的T-72A坦克出现了,授权华约国家使用和生产的被称作T-72M坦克,对外销售的称之为T-72G坦克。其中T-72M坦克车体首上装甲为复合装甲,有22度的倾角,复合装甲分三层,厚80mm的高碳钢板再加105mm玻璃纤维夹层与20mm的均质轧钢装甲所构成的“三明治”结构叠层装甲。仅仅从厚度来讲,就相当于水平厚度600mm的钢装甲,再考虑到复合装甲的效应,抗弹能力应该优于600mm均质钢装甲的效果。

T-72M坦克的炮塔为铸造钢件,炮塔正面装甲厚度为440mm,炮塔侧面厚度为200mm,炮塔后面为150mm。炮塔正面装甲采用树脂、纤维和铝等材料组成的复合装甲结构,能经受破甲能力为500mm的破甲弹和穿甲能力为400mm的穿甲弹的攻击。这样的防护力和第二代主战坦克相比,明显高一个档次,而重量却增加有限。

捷克斯洛伐克是第一个获得授权生产T-72M坦克的国家,然后是波兰在1982年,接下去是南斯拉夫1984年,最后连亚洲的印度都得到授权生产T-72M坦克。至此,拥有T-72M坦克的华约装甲部队成为欧洲当时拥有最先进主战坦克的装甲集群。相对而言,此时的北约除了西德刚刚开始装备的“豹”2坦克能和T-72M坦克一较高下之外,其它都是老旧得不能再老旧的M60坦克,甚至是M48坦克之类的战后第一、二代坦克,诸如英、法的第三代坦克甚至都还在研制之中。而作为北约中坚力量的美国,其驻欧洲的装甲部队刚刚装备的M1主战坦克,无论火力还是防护都不能和同时期的T-72M坦克相抗衡,M1坦克当时居然仅仅装备了105mm火炮,基本防护也仅仅是“凯夫拉”复合装甲,而不是后来的贫铀装甲。而出口的T-72A坦克则经过了再次简化,被称作T-72G坦克,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被称作T-72M坦克。其复合装甲就是钢-玻璃纤维-钢。结果在实战中,防护力表现的差强人意,特别是在1982年第五次中东战争中,叙利亚使用的T-72M坦克主装甲被以色列“梅卡瓦”坦克的105mm炮击穿,导致购买国的强烈反应。为了平息购买国的反应,结果在1982年底出现了加强防护的出口型T-72M1型坦克。从外表面看,其车首和炮塔分别附加了一层16mm与25mm厚的高硬度钢装甲,但其内部复合装甲的结构和东欧国家使用的T-72M坦克基本一样。这并不是因为苏联害怕失去购买者而采取的补救措施,事实上,苏联早已开发出更好的复合装甲,那就是陶瓷复合装甲。

陶瓷复合装甲

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面对西方国家正在研制的第三代主战坦克都将要装备120mm坦克炮和新一代反坦克武器,苏联明显感到现役的主战坦克防护能力不足,加大新一代复合装甲的开发力度是唯一的选择。

苏联钢铁科学研究院经过无数次的实验,终于选定了陶瓷作为新型复合装甲的主要材料。因为将陶瓷制成粉末,然后经高温烧结成硬度很高的硬陶瓷块,与金属装甲相比,苏联钢铁科学研究院发现,硬陶瓷块的密度约为钢的1/3,抗压能力为钢的10倍以上,但抗拉能力不到钢的一半。而且还发现,陶瓷化学稳定性好,尤其在高温下仍能保持较高的强度。最后苏联钢铁科学研究院采用了氧化铝陶瓷作为新一代复合装甲的主要材料。

其抗弹机理是硬陶瓷的表层破坏弹丸,而在弹丸的高速冲击下产生的陶瓷粉末消耗破甲弹的金属射流能量,因此陶瓷夹层能有效对付破甲弹。在进一步深入的俄罗斯主战坦克复合装甲解读综合述评研究中,苏联钢铁科学研究院发现陶瓷材料的一个大缺陷,那就是陶瓷材料硬而脆,容易在弹丸高速冲击下产生裂纹。经过攻关,最后为减少裂纹的扩展和延伸,设计人员把陶瓷材料做成各种形态的陶瓷片,嵌在载体材料中。

1974年,苏联第一款陶瓷装甲终于研制成功,并首先运用在T-64B主战坦克的炮塔上。这种陶瓷装甲厚530mm,夹层采用模块化设计可拆卸更换。夹层材料使用的是硬度极高的氧化铝陶瓷球,陶瓷球之间的缝隙由聚合物填充。陶瓷复合装甲对穿甲弹和破甲弹均有较好的防护效果:陶瓷球在与穿杆的“硬碰硬”中使穿杆变形甚至碎裂;而射流在穿彻陶瓷装甲的过程中也将被极大地消耗,此外,高密度陶瓷球与低密度聚合物的交错分布对射流也起到了分散作用。

T-64B坦克复合装甲结构如下:车体装甲厚度:首上装甲为200mm/78°;首下装甲为80~100mm/60度,侧装甲板60~80mm;后部装甲为30~40mm,底部装甲为100mm。坦克炮塔前部为2层钢装甲、陶瓷装甲和1层含铅泡沫塑料内衬结构,炮塔装甲厚度:前半半部为400~530mm,侧部装甲为90~120mm;后部装甲为60~90mm,顶部为40~50mm。很显然,当时的T-64B坦克对穿甲弹/破甲弹的防护能力一下子提升到500mm/600mm,这个防护水平可以对付当时世界上现役的各种反坦克武器。

T-64B坦克投产两年后,T-72坦克的改进型T-72B坦克出现,这是进一步强化装甲型。T-72B坦克照搬了T-64B坦克的炮塔和车体装甲设计,其炮塔正面弧度加装叠层陶瓷装甲,形状较为突出。车首上甲板附加一层厚20mm的高强度钢,使其总厚度增至231mm。但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出于成本和加工工艺复杂性的考虑,除第一批T-72A坦克外,后续的T-72A炮塔夹层使用的是相对简单的“沙核”装甲(一种通过特殊处理的硅的化合物)。

与陶瓷装甲不同,“沙核”被铸于坦克炮塔装甲内部,不可更换,对穿甲弹/破甲弹的防护能力约为430mm/500mm。几乎在与T-72A坦克装备部队的同时,苏联第三种第三代主战坦克出现,这就是T-80坦克。尽管拥有先进的火控系统、2A46M型125mm滑膛炮,以及功率为720千瓦燃气轮机,但T-80的装甲却出乎意料的平庸(与T-72坦克如出一辙,采用了“沙核”炮塔装甲)。很显然,最初的T-80坦克完全是试验性质的。果不其然,T-80坦克和它的改进型T-80A坦克都没有生产多少辆。

取而代之的是性能可靠T-80B坦克。T-8 0 B坦克不但安装了全新的功率为808.5千瓦燃气轮机,而且采用了陶瓷装甲。但与T-64B坦克不同,T-80B坦克使用的是六边形的陶瓷柱,这是苏联钢铁科学研究院全新开发出来的新一代复合材料。T-80B坦克车体首上甲板在先前型号的基础上加厚了30mm,使其水平厚度达到611mm。

1983年T-64B坦克和T-80B坦克先后安装了“接触-1”型反应装甲(称为T-64BV、T-80BV),车体的防弹能力一下子达到520mm/960mm;炮塔则达580mm/1060mm。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T-80BV坦克的炮塔是无法被击穿的,据称北约在两德统一时从一家修理厂获得了被苏军“遗忘”的一辆T-80BV坦克,经实弹打击试验证明:44倍口径的RH-120和M256型火炮均无法击穿T-80BV坦克的炮塔,只有美军新型的M829型贫铀弹(2000米处穿深为500mm)能在1500米处勉强将其击穿。

至于其车体与主装甲的结构,西方也从容的打开,进行考察与研究,但一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公布,成为西方的机密,但一些披露出来的资料还是能让人了解一些情报。T-80BV坦克车体采用了三层结构的装甲,其有22度的倾角,复合装甲分三层,厚140mm的高碳钢板再加80mm陶瓷柱夹层与20mm增强纤维构成了第一层,然后120mm的高碳钢板加80mm的综合述评俄罗斯主战坦克复合装甲解读陶瓷柱夹层与20mm的增强纤维层,最后是50mm高碳钢板加上80mm的陶瓷柱夹层与20mm的增强纤维层,这样的“三明治”结构叠层装甲成为当时最好的复合装甲。炮塔的复合装甲结构也类同于车体,但里面的材质更为先进,抗弹能力更好。

在实战中,T-80B与T80BV坦克在车臣战争中经受了严酷的考验,车臣反政府武装发射的各种俄制或西方反坦克导弹都没有能击穿T-80B与T80BV坦克的主装甲。其中有一辆T-80B坦克在格罗兹泥的战斗中,被包括AT-3、AT-4、美国“陶”式反坦克导弹系统击中多次,都无法击穿其车体和炮塔主装甲,T-80坦克的复合装甲之坚固,可见一斑。

新一代复合装甲

T-64BV和T-80BV坦克对同时代西方主战坦克造成的威胁是不言而喻的,然而甲与弹的对抗是动态的,在此消彼涨的过程中演绎着彼此的悲欢离合。就在苏联第三代T系列坦克风头正盛的时候,以色列M111型105mm钨合金穿甲弹在黎巴嫩贝卡谷底击穿了T-72M坦克的炮塔。

尽管交战距离实际上才不足1000米,但这一恶劣影响对苏联设计界震动很大。震动大并不是因为出口简化版本被击穿,而是对西方坦克火力的迅速增强而感到吃惊。与此同时,以M1、“豹”2、“挑战者”坦克为代表的西方第三代主战坦克出现,这些坦克尽管与T-64坦克同属一代,但是在时间上晚了15年,防护装甲技术上的先进性不言而喻。此外,爆炸成形装药战斗部的技术也在长足地发展:改进型“陶”式“、霍特”反坦克导弹的穿深居然已经超过800mm,而马上要服役的“狱火”重型反坦克导弹甚至达到了1400mm。显然,提高T系列坦克的防护能力成为当务之急。经过苏联钢铁科学研究院与苏联其它科研部门的埋头苦干,1985年,一款标志性的新型主战坦克T-80U坦克出现——这种坦克不但使用了新型炮塔,而且摒弃了原有的复合装甲模式。

但对T-80U坦克的了解,西方并不知道多少,一度甚至认为是苏联第四代坦克。至于装甲材料的构成与结构这样的高度核心机密,西方更是无从了解,只能从出口型的T-72坦克上进行推演估计。这样的推演估计自然和T-80U坦克防护能力的真实水平,相差的太多了。苏联解体后,机会来了,1996年俄罗斯为了还债向韩国出口了数十辆T-80U坦克,这是西方第一次实质上接触T-80U型主战坦克。美韩相关人员打开T-80U坦克的主装甲后发现,T-80U坦克首上甲板采用了钢板与含玻璃纤维的夹布胶木板交替层叠加的结构,共5层,水平厚度达680mm,提高了对第三代穿甲弹(长径比大于20:1)的抵御能力。在这里要提一下的是,这种结构后来成为俄军T-80U、T-72BM和T-90主战坦克的制式装甲。

坦克炮塔仍然是铸造的,但厚达800mm,炮塔夹层为苏联第一种非爆炸反应装甲——“蜂窝”装甲。该装甲由前后并列的2排抗弹合金组成,抗弹合金间由高硬度钢板分隔。每块抗弹合金上布满密封的蜂窝,蜂窝中存放的是液态的聚合物。蜂窝装甲的发明源于西伯利亚流体力学研究所的研究成果,即借助射流本身的力量达到摧毁其自身的目的:当射流进入由金属壁包裹的蜂窝时,震动波在液态物质中产生,并被金属壁迅速反射,推动液态物质向射流轴线方向猛烈挤压并产生封堵侵彻口的趋势。射流冲击力越大,液态物质对其反作用越猛烈。由于金属射流很细,在数次挤压过程中将出现断裂的情况。据称,在不使用反应装甲的情况下,早期T-80U坦克炮塔对爆炸成形装药战斗部的防御能力接近800mm,达到了西方同时代主战坦克的水平。而对于穿甲弹而言,尽管蜂窝装甲不能将其折断,但在多次穿彻不同密度/硬度的装甲材料之后,穿甲弹的强度也大打折扣,经不起与炮塔内壁的撞击。

在不使用反应装甲的情况下,T-80U坦克对穿甲弹的抵御能力接近600mm。而且出口的坦克都是被简化过的,西方与韩国很清楚这一点,俄罗斯自己装备的同型坦克的性能都要比出口型高得多,何况是出口给美国最要的好盟国之一。让西方庆幸的是,作为“高级坦克”的T-80U坦克因价格及技术等原因,特别是在其诞生之后,苏联政局开始动荡,所以它的装备速度很慢(截止1989年,T-80U/UD坦克的数量只有大约600辆)。而此时,作为低端产品的T-72坦克在1986年前后也出现了新改进型T-72B坦克。为达到超强的“抗击打能力”,T-72B坦克采用了厚重的炮塔装甲,整个炮塔向外突出,最大厚度达815mm(被西方人戏称为“丰满型炮塔”)。与T-80U坦克一样,T-72B坦克也使用了非爆炸反应装甲,但该装甲实际上是较为简单的膨胀装甲:由数十个膨胀层组成,每一个膨胀层由一块厚约8mm的钢制面板、一块11mm厚的橡胶板和一块3mm厚的铝合金薄片组成。每个膨胀层之间由金属支架格开,整个膨胀装甲的外形象一个风箱,成55度放置在炮塔夹层中。膨胀装甲的原理也是利俄罗斯主战坦克复合装甲解读综合述评用侵彻体本身的力量达到“自我毁灭”的目的:当射流击穿面板的瞬间,面板产生一定幅度的弯曲变形,这一动作通过橡胶板传递到内侧铝合金薄片,并推动薄片产生移动。由于膨胀层与射流来袭方向并不垂直,因此铝片有切割射流的趋势。不过,在设计T-72B坦克膨胀装甲时,军方要求该装甲不但可抵御射流,而且能切割穿杆。

因此,膨胀装甲的的钢板厚了一些、膨胀层之间的距离紧了一些。术有专攻,难以两全。T-72B坦克炮塔对破甲弹的防护能力并不理想:虽然防穿甲弹可达520mm,但防破甲弹能力不足600mm,即便安装上接触-1型反应装甲,也仅为750mm。但在安装了更先进的“接触”-5型附加反应装甲后,现役的反坦克武器基本上对T-80U坦克,以及T-72B坦克、T-72BM坦克,特别是更先进的T-90等俄主战坦克是无效的。

苏联钢铁科学研究院声称,安装“接触”-5附加反应装甲后,T-80U和T-90S坦克对M829系列贫铀穿甲弹的防护能力可达830mm,并可有效防御德国55倍口径120mm滑膛炮发射弹药的攻击。钢铁科学研究院关于“接触”-5附加反应装甲的数据并非夸张,实际打击试验也证明了“接触”-5的防护能力:1996年末美军使用M829A1贫铀穿甲弹在1500米处对装备有“接触”-5爆炸反应装甲的出口型T-72进行射击试验。试验结果证明,无法毁伤T-72坦克;1999年德国对装有“接触”-5的T-72坦克进行了多轮实弹打击,证实只有DM53才可勉强将其击穿;此外,消息灵通人士称驻韩美军曾用M829A2贫铀穿甲弹在韩国装备的T-80U坦克上进行了试验,结果与先前的试验大同小异。在车臣战场的实际战斗更能说明问题。1995年1月,第131迈科普旅independence 坦克营第529号T-72B坦克,同时遭到几枚RPG-7、SPG-9火箭弹的袭击,这辆坦克车体、炮塔上共遭受了7枚SPG、RPG火箭弹的攻击,但都未能穿透装甲。很显然,战术得当,配备完善的T-72B坦克完全经受住了打击,事实证明主装甲是可靠且先进的。

俄罗斯的进展

苏联解体后,西方弹冠相庆,而且相当长的时间内认为俄罗斯的装甲技术不会再对西方构成危险,所以西方对装甲技术的研制工作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进度。但事实却是相反的,虽然俄罗斯军队在经费上非常困难,但对装甲技术的研制工作的拨款却从没有停止过,因为俄罗斯军方坚信,解决战斗最后还是要靠陆军,陆军的核心则是装甲力量。何况与其它军种兵种不同,俄罗斯装甲技术一直领先于西方。所以就算在解体之初的最困难的时期,俄罗斯对装甲技术的研制工作也一直没有停止过。

1995年,当时俄罗斯军费异常困难,但俄罗斯陆军还是集中资金,对现役最好的T-80U与T-90主战坦克进行了一系列的抗打击试验。使俄罗斯能了解自己坦克防护力不足之处,并确定将来主战坦克装甲防护的研制方向。共有6辆坦克参加试验,T-80U、T-90坦克各3辆,分三组(每组皆包括1辆T-80U和1辆T-90)、第一组安装“接触”-5反应装甲;第二组拆除反应装甲;第三组备用。

机动用反坦克武器如下:

RPG-7VR是RPG-7系列的最新型号,使用改进后的化学能战斗部,战斗部直径105mm,破甲厚度为650mm均质钢装甲。

RPG-26:轻型便携式反坦克火箭筒,发射筒一次性使用,破甲厚度大于500mm均质钢装甲。

RPG-29:俄罗斯最新型反坦克火箭筒,串联战斗部,可击穿有反应装甲保护的750-800mm装甲,破甲厚度大于900mm均质钢装甲。

AT-3D:改进型“萨格尔”导弹,破甲厚度为700mm均质装甲。

AT-7:苏军第一代便携式反坦克导弹,破甲厚度460mm均质装甲。

AT-5:苏军制式反坦克导弹,装备BMP-2等战斗车辆,破甲厚度大于650mm均质钢装甲。

AT-14:俄罗斯最新型反坦克导弹,使用串联战斗部,在摧毁反应装甲后可击穿1000~1100mm均质钢装甲。

3BM48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试验射击距离1500米,该弹弹芯长径比20:1,由2A46M2型125mm滑膛炮发射,初速1750米/秒,射击距离2000米时穿甲厚度为650mm,射击距离1500米时穿甲厚度为800mm均质钢装甲。

每一件反坦克兵器均向前两组坦克各发射5次,总计20次;火箭筒、反坦克导弹全部命中目标,对“未挂甲”T-80U坦克的动能弹射击出现偏差:1发射偏,1发命中炮管。每辆T-80U/90坦克平均被36~40枚反坦克武器命中。结果,没有安装“接触-5”反应装甲的T-80U被AT-14“短号”导弹和RPG-29火箭弹各击穿一次,但车体上仅仅只有几个数mm的小洞,各种仪器装备运转正常。T-90的主装甲则防住了攻击。而加挂“接触-5”爆炸反应装甲的T-80U及T-90坦克没有一辆被击穿。

测试实验过了4年后,也就是1999年10月,俄罗斯才公布部分测试结果。随后综合述评俄罗斯主战坦克复合装甲解读俄罗斯在出口武器资料上公布了T-80U/T-90主战坦克防护数据。在未安装“接触”-5反应装甲时,T-80U坦克对穿甲弹/破甲弹的防护能力分别为550mm和750mm均质钢装甲;T-90对穿甲弹/破甲弹的防护能力分别为570mm和900mm均质钢装甲。在安装了“接触”-5反应装甲后,T-80U坦克对穿甲弹/破甲弹的防护能力分别为750mm和1100mm均质钢装甲。T-90对穿甲弹/破甲弹的防护能力分别为810mm和1250mm均质钢装甲。

位于圣彼得堡的基洛夫坦克厂内的科延”设计局对这一结果相当不服,因为当时被用于测试的T-80U坦克是早期型号,而T-90则是新出现的,用了许多新技术,特别是复合装甲要比早期型的T-80U坦克要先进的多。当时“科延”设计局对T-80U坦克的改进工作还在继续,1992年安装功率为919千瓦燃气轮机,以及更强防护装甲与武器的T-80UM坦克出现了。

这种坦克采用了俄罗斯钢铁科学研究院开发的新型蜂窝式“碎片型装甲”,碎片装甲与蜂窝装甲原理基本一样,但在每个蜂窝内壁加入“碗型”金属体。当巨大的冲击波在蜂窝中产生的瞬间“,碗型”金属体被冲压变形进入射流,由于冲压形成的金属体在速度上与射流极不一致(类似于聚能效应,相当于在射流中射入一个低速弹丸),因此射流将被严重破坏。此外,抗弹合金之间的间隔层被换成高密度金属板(贫铀合金板或者钨合金板),加大了对穿甲弹的抵抗能力。使用碎片型装甲的T-80UM坦克对穿甲弹和破甲弹的防护能力分别达到了650mm和1000mm,安装“接触”-5爆炸反应装甲后可分别达850mm和1450mm。值得一提的是,为加强炮塔的防护能力,T-90坦克最新的改进型T-90A坦克不仅仅使用了T-80UM坦克的复合装甲,还使用了“187工程”的多边形焊接炮塔,由于采用了轧制钢板和更新颖的夹层材料,T-90A坦克的炮塔防护能力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在T-80U和T-90坦克不断完善的时候,俄罗斯也在对T-72B坦克进行升级。针对1996年车臣战争中T-72B坦克炮塔容易被射穿的问题(非法武装使用的是串联战斗部的AT-5,击穿反应装甲后可打穿650mm厚的均质钢装甲),俄钢铁科学研究院设计人员加宽了T-72B坦克膨胀装甲单元之间的间隔,提高了对射流的毁伤效果。这种加宽的膨胀装甲后来也出现在后期生产的出口型T-72S主战坦克上,在伊朗和印度的T-72S坦克生产线上也能看到这种装甲。未来发展目前俄罗斯对主战坦克装甲防护的开发工作还在紧张的进行之中,重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除了对常规特种装甲材料的研制工作在继续进行外,还对电磁装甲给予了特别的关注。

电磁装甲的概念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电磁装甲的原理是,充电的间隔装甲板安装在装甲战车基甲的前面,当装甲板被爆炸成形装药射流击穿时,两个间隔装甲板之间会形成电流的短路,这会产生一个强大的电磁场,使射流发生旋转、断裂甚至是发散,而残余射流则可由车辆的结构装甲所吸收。当时苏联钢铁科学研究院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就调集科研人员进行研究,原计划是用于苏联第四代坦克上的,但因苏联解体而被迫放慢开发工作。除了电磁装甲之外,得到钢铁科学研究院关注的还有智能装甲。

智能装甲可以说是比电磁装甲还年轻的小辈,但其具有重量轻、防护效果好和可靠性高的优点,可以说它的前途一片光明。这种智能装甲安装在车辆的基本结构装甲之上,每个装甲模块都装有特殊的高能材料,并在其内部埋设有传感器和微处理器,传感器和微处理器又利用光纤连接到装甲模块的外侧均质装甲盖板上,当外侧盖板被弹丸击中时,传感器即精确确定弹着位置及穿甲弹的尺寸和速度,随后,微处理器启动高能材料发生反应,高能材料迅速向来袭弹丸的方向膨胀,其巨大的冲量会使来袭弹丸发生偏转、旋转或断裂,从而达到使来袭弹药失效的目的。其中,微处理器如何准确判断激活高能材料的时机是一种非常尖端的技术,智能装甲的“智能”即来源于此。据没有证实的消息,俄罗斯钢铁科学研究院研制的智能装甲已能有效抵御中口径动能弹的攻击。

钢铁科学研究院一直没有放弃的“前主动式装甲”的研究,最近又有了新的消息,这种装甲共有6层,内外各两层为钢装甲,中间的两层夹层则为先进的“主动式”陶瓷装甲。陶瓷装甲的顶部和底部装有导轨,其结构与滑动玻璃门相似,当动能弹的长杆贫铀弹芯命中坦克的“主动式”主装甲时,两层钢装甲外板使弹芯穿透速度降低,而当弹芯触及陶瓷装甲时,

这两层主动式陶瓷装甲板被激活,同时快速左右滑动,将弹芯切为数截,从而大大减弹弹芯的能量。弹芯剩余能量则在装甲夹层内被吸收掉。两层钢装甲背板就足以保护车内人员不被残余弹芯的伤。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