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脚脖子 收藏 37 18420
导读:武永明、喻亮:苏-27坠毁,蓝天痛失两勇士 武勇明,1977年8月出生,河南洛阳人,空军一级飞行员,曾经荣立三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毕业于空军某飞行学院,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某团副参谋长。2013年3月31日,空军战斗机苏-27UBK在山东省荣成海域坠毁,武勇明牺牲。2013年3月31日,飞机失事前,他发给老婆的短信“老婆,我进场了。”成为夫妻俩的永别。 喻亮,1980年5月出生,四川彭州人,空军一级飞行员,荣立三等功三次,2012年11月被空军评为“空战优秀飞行员”,曾为中国人民解放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武永明、喻亮:苏-27坠毁,蓝天痛失两勇士 武勇明,1977年8月出生,河南洛阳人,空军一级飞行员,曾经荣立三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毕业于空军某飞行学院,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某团副参谋长。2013年3月31日,空军战斗机苏-27UBK在山东省荣成海域坠毁,武勇明牺牲。2013年3月31日,飞机失事前,他发给老婆的短信“老婆,我进场了。”成为夫妻俩的永别。

喻亮,1980年5月出生,四川彭州人,空军一级飞行员,荣立三等功三次,2012年11月被空军评为“空战优秀飞行员”,曾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某团飞行大队长。2013年3月31日,空军战斗机苏-27UBK在山东荣成海域坠毁,喻亮牺牲。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龚曲此里:被各族群众亲切称为“穿军装的”活佛 龚曲此里,云南省迪庆军分区原副司令员,男,藏族,云南省德钦县人。

“内脏器官没有一个是健康的。6种重症任何一种都要他的命,这样的病人罕见。”斯那拉记得姆医生对丈夫龚曲此里病况的描述。

龚曲此里,云南省迪庆军分区原副司令员,生于1954年,1970年入伍。从军39年,在迪庆高原工作24年,先后参加了西南边境重大军事行动、驻地抢险救灾等127次重大行动,在2009年2月5日,因为心肌梗死,突然倒下。

母亲病逝,作为独子,孝期未满,强忍悲痛先为党工作;带病率队扑灭山火,累倒在现场吃救心丸也不下火线,因为“我们在这里,老百姓会放心些”;下乡工作途中见老人未用牲口而是自己带小孙子犁地,他立即下车帮老人拉犁;素昧平生的外乡人想创业却没本钱,他抵押了自己的房屋把钱递到外乡人手里;碰上乞丐,他递上钱还说一句:以后没饭吃,到军分区来找我……做这些事时,龚曲此里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形象,而是党的形象、军队的形象。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彭燕:12年坚守生命禁区,14次拒绝调离 彭燕 女,中共党员,1979年2月出生,1996年9月入伍,现任西藏军区那曲军分区门诊所护师。彭燕从军校毕业后自愿进藏,12年来始终以爱党报国的坚定信念坚守生命禁区,矢志高原、奉献高原、建功高原,14次拒绝调离,总结探索15项实用护理技术、17条护理经验,帮助军地培训医疗技术骨干,坚持为藏区群众义务巡诊,倾心照顾敬老院藏族孤寡老人,资助驻地福利院藏族孤儿,为民族团结进步作出了突出贡献。被授予“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荣誉称号,被评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荣获“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被西藏自治区授予“五四青年奖章”,荣立三等功3次。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武向军:演习场上捡起被削掉的左耳忍痛完成任务 武向军,解放军北京军区65集团军第一装甲师坦克驾驶员,奉命参加上合军演。在国内的集训合成演习中,钢铁战士武向军左耳突然被横空削掉,做为标杆车驾手的铁血战士硬是捡起自己的左耳揣于怀中忍着巨痛完成模拟演习,被誉为钢铁战士。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陈大桂:汶川地震,在家休假的他救出11名被困群众,自己和4位亲人却被山体掩埋。 陈大桂,男,羌族,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擂鼓镇陈山村人。1982年11月出生,2001年3月入党,2001年9月入伍,2005年6月毕业于二炮工程学院,生前系第二炮兵某旅副连职排长,中尉军衔,本科文化。荣立三等功1次,旅第三届党代会代表。5月12日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发生时,在家休假的陈大桂舍生忘死救出11名被困群众,自己和4位亲人却被滑塌的山体掩埋,壮烈牺牲,年仅26岁。他用生命实践了"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入党誓言,书写了一名少数民族青年对党的无比忠诚。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林俊德:为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倾尽最后心血 林俊德,中国工程院院士、总装备部某基地研究员,2012年病逝。

林俊德入伍52年,参加了我国全部核试验任务,为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倾尽心血,在癌症晚期,仍以超常的意志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2012年5月4日,他被确诊为“胆管癌晚期”。为了不影响工作,他拒绝手术和化疗。5月26日,因病情突然恶化,他被送进重症监护室。醒来后,他强烈要求转回普通病房,他说:“我是搞核试验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大荔军人王伟:助23条生命逃离死神。五百米的距离,没有回家,自己一家四口人遇难。 王伟,27岁,陕西省大荔县埝桥乡游斜村人,武警甘肃总队甘南藏族自治州支队舟曲县中队副中队长。

2010年8月7日晚11时20分,雷电、暴雨笼罩着舟曲县城,27岁的王伟正在单位值班,不敢一个人住在家的妻子当晚睡在娘家。屋外的雨越下越大,王伟立即向中队领导汇报雨情,准备应对突发事件。集合哨响起,73名武警战士带上雨披和应急灯开始清点人数。集合完毕不久,营房开始晃动......

11时48分,王伟带领25名官兵冒雨冲入泥石流现场。天像裂开了口子,雨水砸在王伟脸上,周围一片漆黑,即使打开应急灯,能见度也不足5米。扶着倒塌的碎石,凭借着记忆与呼救声,王伟与救援队战士搜寻着生还者。没有任何工具,王伟和救援官兵徒手掀开瓦砾,他与战友营救20多个小时,让23条生命逃离了死神的威胁,而自己怀孕2个月的妻子和岳父母一家四口人却遇难,被浑浊的泥石流无情吞噬。

救灾的那几天,王伟总会习惯性地掏电话、看妻子的未接来电。“不知道她最后会说什么……”王伟拭去眼泪又说:“我现在就想多救人,多救出一个人,心里才能好受一些!”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黄立明:情形危急,用身体扑向手榴弹 黄立明,男,汉族,1980年12月生,中共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75615部队75分队分队长。 2011年9月20日,获得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

2010年3月24日上午11时40分,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东莞黄江仙村训练场,150多名驻香港部队海军、空军新战士进行手榴弹实投训练,训练队队长黄立明担任指挥员。

“准备手榴弹!”黄立明下达口令。第一次投实弹的新战士满孝光套上拉火环,握紧手榴弹,心里怦怦直跳,手心沁满汗水。

“投!”一声令下,满孝光扬起胳膊。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手榴弹向后滑脱出手,砸中侧墙,反弹到小满脚边!

满孝光一下子懵了,愣在那里一动不动。说时迟,那时快。黄立明纵身一跃,一把拽过满孝光,随即将他扑在身下……不远处,一台DV摄像机,真实记录下了这一幕。

手榴弹从拉弦到爆炸,只有短短的3.5秒。《深圳特区报》率先报道了黄立明的事迹,称赞他:“真是个血性军人!”

当天的训练日志显示:险情之后,又有36名新战士顺利进行实弹投掷,指挥员依然是黄立明。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阳鹏:突遇歹徒纵火,挺身助乘客逃生,全身烧伤面积达90% 阳鹏 男,中共党员,1984年10月出生,2003年9月入伍,现任91991部队岸勤部管理科助理员。他牢记我军根本宗旨,刻苦学习新知识,努力掌握新技能,2次带队取得专业比武竞赛第一名。2010年7月,阳鹏回家探亲乘车途中突遇歹徒点燃汽油包纵火。危难时刻他挺身而出,帮助其他乘客逃生,并坚持在烈火中搜索,直到没有发现生者。车上46名乘客,44人成功脱险。阳鹏全身烧伤面积达90%,抢救15天才脱离生命危险。阳鹏所在部队为他荣记二等功。阳鹏所在部队、东海舰队和海军党委先后作出向阳鹏同志学习的决定。湖南省政府授予他“见义勇为先进个人”称号,荣立一等功、二等功各1次。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吴孟超:一双手曾为13600多名肝病患者解除病痛 吴孟超,男,1922年8月31日生,生于福建省闽清县,马来西亚归侨,1949年毕业于同济大学,获学士学位;肝胆外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被誉为“中国肝胆外科之父”。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东方肝胆外科研究所所长,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2011年5月,中国将17606号小行星命名为“吴孟超星”。

2012年2月,被评为2011年度感动中国人物。

他是一位平凡的老人,普通衣食,寻常住行,每日忙碌,其乐融融;他又是一位不平凡的老人,思维敏捷,精神矍铄,87岁仍每天在手术台上做1至3台手术。就在前不久,他还为一名男子切除了14×10厘米的癌症肿瘤。这位老人就是曾荣获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肝胆外科临床医学家吴孟超。

人们喜欢把吴孟超誉为中国肝脏外科的开拓者和创始人。他身上的荣誉、头衔、职务,可以罗列几页纸。这些只是一种象征或符号,重要的在于吴孟超在长达50多年的肝胆外科职业生涯中,几乎每天在动手术刀,一双手曾为13600多名肝病患者解除病痛。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冯思广:飞行中发动机骤停,为避开人口稠密区错过跳伞时机,壮烈牺牲。 冯思广(1982.1-2010.05.06),男,1982年1月生于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肖家庄乡冯营村,2001年9月考入山东理工大学生物工程专业,2005年6月招飞入伍,2007年6月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三飞行学院,2009年荣立三等功,是一名新一代优秀飞行员。2010年5月6日,为舍身捍卫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而牺牲。2011年9月20日,在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评选中荣获全国见义勇为模范称号。

2010年5月6日晚,冯思广和中队长张德山驾机在连续起飞过程中发动机骤然停车,为避免飞机坠落在济南人口稠密地区,冯思广同志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和张德山一起果断改变飞行轨迹,自己却因错过跳伞最佳时机,最后壮烈牺牲,年仅28岁。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沈星:英雄救人,力气耗尽后沉入水中 2012年5月13日上午,第二炮兵士官学院参谋、第二炮兵指挥学院在读研究生沈星与妻子带着3岁的女儿路过山东潍坊青州市区南阳河边时,恰逢青州经济开发区初一学生王鸿昊不慎落水。沈星毫不犹豫跳入水中奋力营救,王鸿昊最终成功获救,而沈星因耗尽体力沉入水中,不幸壮烈牺牲,献出了年仅31岁的宝贵生命。

沈星的妻子蔡相珍和女儿目睹了他救人到牺牲的过程。据知情人介绍,10时许入水后,沈星反复向岸边推了王鸿昊好几次,可是因为岸边斜坡上长着青苔,非常滑,孩子也比较重,沈星都没有成功。一位钓鱼的市民从河对岸看到后,赶过来将孩子拉了上来,而此时的沈星已经力气耗尽,呛了几口水后沉入水中。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躺在病床上的高铁成接受媒体采访在事发现场,回家探亲的北京市卫戍区某部下士战士高铁成正在这里吃饭,混乱中,24岁的军人高铁成,不顾危险,快速往相反的方向厨房跑去,关闭泄漏阀门,防止了更大悲剧的发生。高铁成先后3次返回火灾现场,在已经受伤的情况下,与工作人员共同关闭阀门,避免了危险再度发生。最终,他因烧伤及煤气中毒,被送往哈尔滨市第五医院急救。被称为“最美警卫战士”。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庄仕华:累计行程达40多万公里,无私大爱飞越戈壁大漠 庄仕华,男,汉族,1955年12月出生于四川简阳,1973年12月入伍,本科文化,中共党员,主任医师,现任武警新疆总队医院院长,少将军衔。2005年11月荣获中国医师最高奖“中国医师奖”。2006年当选为感动新疆十大人物。被评为第十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荣立一等功、二等功各1次,三等功9次。

38年军旅路,先后成功为警地患者实施胆囊切除手术5.8万多例,为186位患有高血压、肺结核、肺心病等多种疾病的高风险高龄患者,成功进行了胆结石清除手术。2002年10月,他任总队医院院长后,按照建设信息化医院要求,先后投资600多万元建成了集门诊挂号、收费结算、病案管理以及远程医疗、远程教学为一体的军卫一号信息化建设工程,实现了全总队23个卫生队(所)和98个边远中队的远程医疗会诊,使千里之外的急症官兵足不出户便可得到治疗。多年来,他带领巡诊医疗队深入到新疆总队所有执勤哨所,累计行程达40多万公里,为官兵巡诊近20万人次,武警新疆总队医院院长庄仕华的无私大爱,飞越戈壁大漠、白山黑水、巴蜀大地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高铁成:面馆爆炸,三次勇闯火海,奔向后厨去关闭煤气罐阀门 高铁成,1988年生,黑龙江海伦市人,北京卫戍区警备一师六团纠察连班长。2012年5月18日18时30分,哈尔滨市南岗区春申街4号的一家餐馆后厨发生煤气泄漏爆燃事故。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工作到最后一刻的林俊德 林俊德住院期间,整理移交了一生积累的全部科研试验技术资料;多次打电话到实验室指导科研工作。5月31日上午,已极度虚弱的林俊德,先后9次向家人和医护人员提出要下床工作。于是,病房中便出现了震撼人心的一幕:病危的林俊德,在众人的搀抬下,向数步之外的办公桌,开始了一生最艰难也是最后的冲锋……

5小时后,心电仪上波动的生命曲线,从屏幕上永远地消失了。这位军人,完成了生命中最后的冲锋。

临终前,林俊德交待:把我埋在马兰。马兰,一种在“死亡之海”罗布泊大漠中仍能扎根绽放的野花。坐落在那里的中国核试验基地,就是以这种野花来命名的。


林俊德:为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倾尽最后心血 林俊德,中国工程院院士、总装备部某基地研究员,2012年病逝。

林俊德入伍52年,参加了我国全部核试验任务,为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倾尽心血,在癌症晚期,仍以超常的意志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2012年5月4日,他被确诊为“胆管癌晚期”。为了不影响工作,他拒绝手术和化疗。5月26日,因病情突然恶化,他被送进重症监护室。醒来后,他强烈要求转回普通病房,他说:“我是搞核试验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

武向军:演习场上捡起被削掉的左耳忍痛完成任务 武向军,解放军北京军区65集团军第一装甲师坦克驾驶员,奉命参加上合军演。在国内的集训合成演习中,钢铁战士武向军左耳突然被横空削掉,做为标杆车驾手的铁血战士硬是捡起自己的左耳揣于怀中忍着巨痛完成模拟演习,被誉为钢铁战士。


1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什么是中国军队的军魂,他们的行为是最好的解释。他们为中国军人树立了榜样,他们的名字将与中国革命和建设中,涌现的众多的英模榜样的名字并列。让我们怀着深深的敬仰之情,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4楼 yaominyaoming
若只想保住装备却忽视保护自己性命!那么你真心不配所谓“军魂”。。。

在军言军,不要用你们的民主言论来瞎说八道。要明白除了湾湾的草莓兵以外,就是你美爹也不在部队里讲民主。


铁血能给个特权吗?我想在电脑前点他一个小时的“顶”……

瞬间的生死攸关没有办法让我们的勇士们作出保护自己的选择,但从事科学与医学的老中青专家们,请你们保重身体,因为一百个我这样的人也比不上你们一个对国家发展的重要……


向战友们致敬!

他们是中国军队的军魂




19楼jie725

原帖已被删除
你忽略了军中最重视的东西——荣誉感。军人与武装分子、雇佣军最大的区别我认为就是归属感与荣誉感。为维护这份荣誉感可以做出任何我们作为旁观者觉得可惜或者可笑的举动,但在军中,这是维护自己属于军人的荣誉感的很“合理”(虽然这词感觉有点怪)的举动。

飞行员损失确实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太可惜。但是他们的行为不论如何,你要予以尊敬。你凭什么这么武断就认为如果只为保装备不保命就不配?!他们只是以自己的方式尽到自己保家卫国的职责罢了。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