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

我将穿上军装

奔赴沙场

砍下敌酋狂傲的头颅

用那头颅滴下的鲜血

浇灌我已枯槁的灵魂

本就是吃人的虎狼

却效仿多年羊的模样

回来吧

做你的虎狼,磨你的牙齿

他早已渴望血肉的滋养

撕裂猎物的胸膛

嚼食他的内脏

尝他血液的滋味

回来吧

莫要再像羊羔般匍匐

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

我将穿上军装

奔赴沙场

那里该是一片异域

那里流干了我的血液

我留在我倒下的地方

那个迷人的充满腐尸腥味的沙场

待时光流逝

在我倒下的地方长满了野草

秋风拂过

黄了发须

那枯草中有我的血肉

我的血肉也原是那片枯草

来世一遭

如同划过天际的一颗流星

悄悄地来

匆匆地走

不要问为什么

生为军人

就该为荣誉而战,为信仰而战

就该战死沙场

就该用血液书写最美的豪壮

当那一天来临的时侯

我将穿上军装

奔赴沙场

2013.9.12

于固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