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案新律师“上任”后“三把火”咋烧?

狐狼001 收藏 2 143
导读:昨晚,有消息称李某某二审辩护律师已确定,分别是长期义务代理农民工讨薪的律师高子程和曾为薛蛮子辩护的戚晓红律师。记者当即与高子程律师联系,其表示没有确认接案。 昨晚,有媒体称,李某某二审辩护律师已确定。分别是高子程和戚晓红。据媒体报道称,高子程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李某某案一审判决以后,李家人曾几次找过他。而戚晓红则透露,梦鸽是十一期间找到她的,“我跟高律师已经接下李某某的案件,我这边的文件已经给了法院,所以程序上已经确定。” 昨晚,记者多次拨打戚晓红律师的电话,但其均拒绝了来电,并且也

昨晚,有消息称李某某二审辩护律师已确定,分别是长期义务代理农民工讨薪的律师高子程和曾为薛蛮子辩护的戚晓红律师。记者当即与高子程律师联系,其表示没有确认接案。

昨晚,有媒体称,李某某二审辩护律师已确定。分别是高子程和戚晓红。据媒体报道称,高子程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李某某案一审判决以后,李家人曾几次找过他。而戚晓红则透露,梦鸽是十一期间找到她的,“我跟高律师已经接下李某某的案件,我这边的文件已经给了法院,所以程序上已经确定。”

昨晚,记者多次拨打戚晓红律师的电话,但其均拒绝了来电,并且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短信,约晚上11点左右,干脆关机。(2013,10,17“京华时报”《李某某新律师被曝已确定 其一曾为孽蛮子辩护》)

我用这样的标题来写这篇文章,是受俗话“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启发。三任律师相继离去,现在如果有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偏偏斗胆接下这令一般律师头痛的麻烦活,不颇有点“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之架势?正因为如此,二审好像有点看头。

在我看来,这开头便有点与众不同。有媒体称李某某二审辩护律师已确定,曾为薛蛮子辩护的戚晓红律师也已经认了,但长期义务代理农民工讨薪的律师高子程则表示没有确认接案,而戚晓红律师又有拒绝来电和干脆关机这样的动作,再加上一直高调发声的“家庭法律顾问”最近突然销声匿迹,好像总有点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是因为没有底气还是因为策略,好像谁也下不了这个结论。所以这个“开场”动作,似乎就留下了悬念。

只不过我以为不管留没留下悬念,只要上诉的动作存在,只要二审的动作存在,总得有“新官上任”,不然这“戏”怎么唱得起来?俗话说“无风不起浪”,既然媒体已经这么说,那么二位大律师“上任”的可能性,好像不应该是“空穴来风”。而如果是他们上了“手”,我以为真有“三把火”可烧,只看他们怎么烧了。

在我看来,“第一把火”说不定还是那个“无罪辩护”,只不过这把火有点难烧。如果没有上诉存在,那么从公安侦查到检方起诉,再到法院一审判决,整一个过程已经走完。虽然这样的过程并非“三堂会审”,但“三堂会审”的意味却已经在了。所以再要作“无罪辩护”,必得有“颠覆性证据”,不然岂非证明公检法全在胡搞?他们不得负法律责任?难!

在我看来,“第二把火”应该是帮着作有罪(当然会是轻罪)辩护。如果是这样,那么李家还得做一件事,即在二审前得先完成一个动作,那就是向受害人道谦,不然何来认罪之说?这把火烧不烧得起来,我认为全在梦鸽。如果她不同意,那么这把火就连“引火柴”都没有,何以烧得起来?如果梦鸽肯退这一步,那么轻罪并非没有可能,法院方面需要的只是把握量刑“尺度”。顺着烧!

在我看来,“第三把火”该是看新任律师以什么姿态烧。戚晓红虽是为薛蛮子辩护的律师,虽然名气很大,但就其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薛蛮子的处境看,名气大不大应该与犯罪事实和法律尺度无关。而这里的看点,我以为全在高子程律师的作为。高律师不是“长期义务代理农民工讨薪的律师”吗?如果他也来一个义务代理,且戚晓红律师也能跟着,那么不管是作“无罪辩护”或作有罪(轻罪)辩护,无论此案的结果如何,其结果是随着案子走完进程,对他们二人可能毫发无损。所以我认为,这应该是一个上上策。悠着烧!

行笔至此时我想说,此案本不该那么复杂,本不该让律师就如“走马灯”。如果梦鸽能实事求是的面对其子的所作所为,能清醒地认识到其子确实犯了罪,能对受害人有一个令公众看得过去的态度,此案早就了了,其子也不会被判得那么重(虽然已经从轻),且公众也并非一定要让其子判得很重,只要“以事实为基础,以法律为准绳”就行。

行笔至此时我还想说,现在对于梦鸽而言,“三把火”不过是一个“台阶”,就看你是上还是下。如果非得如其子一样成为“银枪”,非得硬着上,那么结果可想而知。说得更难听一点,哪怕是法院方面能够(注意:我说的是“能够”)“网开一面”,就判你儿子一个轻轻的实刑,梦鸽也已输了。因为就这一判,“无罪辩护”四个字,早已飘去了“爪哇国”!

三思啊,梦鸽女士!深思啊,第四任律师大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