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大突围

台儿庄战役的情况迅速被各国媒体宣扬到世界上,国军缴获日军的大量物资,重炮,甚至坦克的照片被全世界所关注。日本自明治维新建军以来,还从没有过这样的失利。由此上到天皇,下到普通老百姓(其实普通老百姓知情的不多,日本本国报纸不敢写这些),个个又急又怒,急于挽回颜面。于是日军从上到下几乎在一瞬间内,都发誓要改变之前所谓1938年不进攻的计划,转为立即集中重兵进攻徐州孤注一掷,歼灭徐州国军主力

此次台儿庄战役的失利让日军大大丢了面子,两个精锐旅团伤亡的近2万人也让日军相当心疼。

当时日本军部为了不扩大侵华战争,不彻底陷入中国战场,更为了消灭敌后日益强大的国军正规军和游击队,已经制定了至少1938年10月之前不发动新的进攻的命令。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因为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急于求胜,矶谷廉介和板垣征四郎师团各一个主力旅团 被擅自出兵进攻台儿庄地区,导致最终都遭受重创。此时台儿庄的战败,已经让大日本皇军颜面扫地,包括日本军部在内,已经无法淡然处之,甚至连天皇本人都火了,一致要求立即报复反攻徐州。

当然,要求报复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而已,全力攻占徐州还有一个重要的目标,也就是全歼徐州地区国军主力。

日本军部根据侦察机以及地面部队的侦查返回的情报,意外的发现徐州一线已经集中了国军的重兵。

国军高达40多个番号的师(约40万人的部队)已经聚集在徐州一线,另外还有约20个师(近10多人)正在向徐州高速开进中。

看来国军是试图在徐州继续扩大战果,拖延日军南下的步伐。

这一点,让日本军部又惊又喜,几乎高兴地吐血。

日军自明治维新建军以来,陆军主要学习普鲁士,也就是后来的德国。

日军上上下下,对德国的军事理论都是非常赞同的。

而德国军事大师克劳塞维茨的关于“寻找敌军主力决战”更是被日军高层军官奉为至理名言。

劳塞维茨一再说明,让敌人屈服的唯一办法就是用最大暴力消灭敌军敢于抵抗的任何力量,从肉体上彻底消灭敌人。

而二战中的日军也是这么做的。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日军放弃华北战场的速战速决,将主要兵力搞到上海来,就是希望一举歼灭国军75个师60万人,让其无力抵抗,屈膝投降。

可惜淞沪会战中,国军虽然伤亡18万人,余部却仍然从容撤退,没有被日军全歼。

淞沪会战爆发的同时,日军又在北方发动了规模惊人地太原会战,妄图一举歼灭山西境内国军58万大军。但最终结果也是山西国军损失约10万人以后撤退成功,主力没有被歼灭。

这一系列的所谓歼灭国军主力的决战,都没有成功!

注解:日军对美军搞得这一套,其实也是实行所谓的决战理论。他们通过珍珠港事变重创美国太平洋舰队以后,一再寻找和美国舰队剩余主力决战的机会。日本海军妄图一举歼灭美国海军现有主力,迫使美国回到谈判桌上来,对于让步。没想到在中途岛战役反而被美国寻机决战,损失了四艘极为珍贵的航空母舰。而日本海军居然还是不死心,随后仍然在寻机和美国舰队决战,甚至规模空前的莱特湾战役,也是要歼灭美国舰队主力,可见这种思想已经深入日本军人的思维中。

日军高层在1938年初惶恐的发现他们并没有消灭国军主力,而只是占领了一些中国的地区,国军也没有丝毫投降的意思。那么不管日军是否愿意,战争已经向日军最不愿意看到方向,也就是持久战方向飞速发展。

可是目前却正是国军战斗力比较虚弱的一个时期,可谓从1937年中到1939年初最虚弱的一个时期。

简单来说就是青黄不接,老的部队因为伤亡太大在休整,新的部队由于国力差劲还在编组中,只剩百分之五十的部队还在一线作战。而因为战争的损耗,日军仍然目前国军一线部队战斗力为七七时期的百分之七十左右。

日本军部估计目前国军一线作战部队约有100万左右,另外70,80万因为淞沪会战,太原会战等作战中伤亡过大,正在后方编组休整,短时间内无法有效作战。

另外还有约50,60万的新军正在编组中,预计几个月后也可以完成组建工作。

总之,国军总兵力已经从开战时候的180万增加到现在的200多万人,但国军一线作战部队不过100万人,而尚在编组休整的部队高达100多人,一线作战部队并不算多,侵华日军现在的总数已经超过80万人。日军之前遇到的问题,一是始终抓不住国军主力,二是就算抓住国军主力,尚且没有能力将他吃掉。

那么,现在就是日军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一来国军主力有一半已经聚集在徐州一线,二来国军此时青黄不接,战斗力有限,而日军由于连续增兵,总的战斗力反而比开战前能强大的多。从两个方面来说,日军如果把握住这几个机会,就有可能解决所谓的中国事变。

如果在徐州一举歼灭国军64个师60万人,也就等于将一线作战国军的主力一半以上歼灭掉,那么依靠剩下的40万人,还怎么可能包围住处于抗战第二层防御圈的湖北,湖南,广西,陕西等地。

日军在歼灭徐州的国军以后,只要集中30,40万大军,直接进攻河南,迫使国军迎战,试图在日军最擅长作战的平原歼灭国军主力。

无论国军是否迎战,日军在平原上都可以短时间内占领河南省,然后立即南下直接进攻武汉(河南省南边就是湖北省),在湖北湖南迫使国军同其决战。

如果国军试图在武汉决战,仅仅剩下的少量残缺不全的部队,无论如何也不是数量相当的日军对手(日军战斗力在当时相当于二倍数量的国军,主要是装备差距太大,训练和指挥也有一定差距)。

如果国军率领新军和休整没有齐备的部队,强行在湖北同日军决战,那么最终结果可能是拖延了一些时间,但部队则全军覆没,这些省份还是会被日军占领。

由此和湖北,湖南省接壤的四川省,广西省,贵州省这所谓的抗日最后防御圈也就无兵可用,再险要再适合防御的的地形也就是百搭,恐怕只能投降了。

如果国军为了保存实力,只是将湖北湖南的国军主力立即撤走,那么原本可以阻挡日军数年之久的湖北,湖南,广西这条抗战第二条防御圈也就被日军轻松突破,华中华南大部分精华区域又被日军以极小代价占领,这对于中国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那么日军下面必然会集中几十万兵力连续攻击近在咫尺的国军最后防线。此时国军兵力单薄,领土又大量丢失,所有外援通道又被切断,仅仅靠四川,贵州,广西,云南,西康等几个不发达省份组成的最后防线,怕是也坚持不了多久,抗战也就失败了。

所以,日本军部欣喜若狂的制定了倾全部可以使用的主力于徐州保卫战,要求务必短时间歼灭徐州国军60万主力。

不过,显然这个计划是和之前制定的1938年不发动新的进攻是完全矛盾的,必须由日本军部和天皇本人亲自批准才行。

当然,这个计划被日本军部批准时没有问题的,当时日本陆军大臣曾经很害怕天皇裕仁本人会反对这个计划。

没想到同样大感丢面子的裕仁天皇,也立即批准这个计划,还让军部赶快执行,不要失去战机。

日本军部对此极为兴奋,立即实行了这个计划,其速度快的让人不敢想象。

由此,仅仅在台儿庄战败后的第2天,也就是4月7日,日本军部向在中国的华北和华中方面军下达正式作战命令:重创中国军事力量,攻占徐州、打通津浦路。

日本军部命令华北方面军寺内寿一大将和华中方面军畑俊六大将 务必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将手上所有可以使用的兵力用于徐州战场,不可以有任何保留。而且两军必须通力协作,不可再像之前一样,凡事都留一手,各顾各。

日本军部命令:寺内寿一大将的华北方面军分两路进攻,分别从北向南,从西向东合围徐州。以大部分主力击溃徐州北部台儿庄,徐州一线的的国军,占领徐州北部;同时以一部强有力的兵力占领徐州西边的鲁南和豫东地区,同时形成徐州北边和西边的包围圈。

而畑俊六的华中派遣军主力则从南向北进攻徐州,攻占徐州南边的苏北,皖北地区;同时以一部配合华北方面军占领徐州西边的鲁西,豫东地区,形成徐州南边,西边的包围圈。

由于徐州东面是大海,日军又完全控制制海权,所以日军在东面无需防御。

日军这个计划如果实现,就可以从南西北形成一个完全的包围圈,将徐州60万国军彻底包围歼灭。

徐州大突围

国军收复台儿庄,台儿庄战役日军伤亡1万多人,全部都是精锐野战部队,而且还狼狈不堪的后撤逃走。日本军部对此战失利极为震怒,将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和他的上级第2军军长西尾寿造先后解职。大家可以看到,中间红点就是徐州,日军如果形成包围圈,徐州真的就被团团包围,里面的国军处境就极为凶险了。对于这个计划,华北方面军司令寺内寿一大将非常支持,因为他是最坚定的扩大侵华战争派。之前台儿庄战役中被包围歼灭的第10师团,第5师团也都是华北方面军的部队,寺内寿一此时自然恼羞成怒,急于将功赎罪,挽回颜面。

但华中方面军司令畑俊六接到命令却大吃一惊!

在他看来日本军部又开始异想天开了!

围歼徐州的国军主力这个目标当然是没错的,可现在的侵华日军哪来这个实力。

当时侵华日军总兵力不过70,80万人,占据着华北五省和华东三省的巨大地盘,占领区人口近一亿人。地盘大,人口多只是其中一方面,更麻烦的是占领区的国军正规军游击队多达几十万人,另有几十万敌后抗日民军存在,他们持续不断的袭击日军,给日军造成很大的麻烦。

在这种情况下,日军预计至少1,2年才可以大体控制这些占领区,消灭一部分国军抵抗力量。以在东北对付抗日义勇军和抗联的经验来说,就算将来能否完全控制这些地区,恐怕需要3,4年时间,甚至永远也不可能。

注解:东北抗联前身1933年5月成立的东北人民革命军,其实是1931年918事变时候起来抗日的东北义勇军一部。。抗联在地广人稀,气候恶劣,实际上极为不适合游击战的东北坚持到1941年才基本退到苏联,作战长达11年之久。日军为了消灭抗联,使用了巨大的军力和物力。

那么现有兵力控制现有占领区尚且有问题,又拿什么来主动出击歼灭国军60万主力呢?

以华北方面军为例,一共只有9个师团又5个旅团,而他所谓占领区的华北五省中,山西,绥远,河北,察哈尔有大量国军敌后正规军和游击队存在,山西,绥远的国军还在大举反攻日军,打的日军狼狈不堪。剩下的山东省还在中日两军的激烈争夺中,还没有被日军占领。

为了成功执行徐州包围战,华北方面军至少需要出动15万以上兵力,那么至少要从这个9个师团又5个旅团抽调出5到6个师团参战。

华北方面军一共就这点家当,余下的3,4个师团又几个旅团就算把每个士兵劈成两个来用,也绝对无法有效控制住占领区。

那么这些所谓的日军占领区等于被放弃了,日军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还是雏形的国军敌后抗日力量飞速发展,恐怕在短时间内他们就能发展成燎原之势。

事实上,华北几省很多地区此时处于真空状态,很多地区的农村地区的人甚至几年内没有看到过日军。当时国军刚刚撤退,日军又没有兵力占领,当地一些国军军官,共产党军官,甚至各种抗日分子到处组建抗日的部队。

华北经过几次大会战,到处都是中日两军丢下的武器弹药,而日军的四处奸淫烧杀,也使得稍微有血性的男青年纷纷自发起来参军抗日。各种抗日民军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出现,光是河北省就不下上千个抗日的司令。他们的兵力多则几千人,少则几十人,大的控制十几个县,少的控制一两个村子。

这种现象出现的前提是日军没有立即控制占领区,如果日军占领这些地方以后立即调动大军进行围剿,并且扶持有战斗力的伪军和伪政权,那么像幼苗一样刚刚出现的抗日武装怕是瞬间就损失大半。

当时大部分抗日的民军其实没什么什么战斗力,也没有经验。

大家都看过电影《回民支队》吧,马本斋本来是东北军的团长,他率领一群回民乡亲抗日,建立了所谓的河北游击军回民教导队。第一次战斗也就是伏击打了日军一辆汽车而已,随后整支就差点被日军反击全部打垮,依靠八路军侧击救援才侥幸脱险!马本斋也算是身经百战的老军人,之前深受张学良赏识。他领导的回民部队也是很厉害,大家都知道,当年回民男人性格大多强硬,男的大部分不怕死。

就这样有能力的军官,配合这样一批不怕死的士兵,尚且差点被日军打垮,更别说其他民军了。

所以说,如果日军军部眼光放长远一点来看,随意放弃占领区后方而擅自集中主力用于一线作战,坐视日军占领区的中国抗日武装飞速增长,无异于自我毁灭,也应该是侵华日军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另外,畑俊六经过估算,就算华北方面军和华中方面军就算砸锅卖铁,抽调全部可以使用的机动部队,也顶多只能使用8个师团约25万人。

25万兵力却是不算少,基本和淞沪会战参战日军一致。

如果这些兵力在狭小的日本作战,自然会毫不费力的胜利。可惜中国大陆地域辽阔,这25万兵力其实算不了什么。

徐州一线的山东南部和西部,江苏北部,安徽北部,河南东部作战面积失少有10几万平方公里的广阔空间(日本领土面积不过37万平方公里),其中江苏和安徽北部地形较为复杂,对大兵团行动有很大影响,而山东南部也有沂蒙山区,地形也不简单。

在这种地形地貌下,以区区25万兵力进行击破国军的作战自然是绰绰有余,但要围歼日军60万主力则有很大难度。除非这25万日军像苏德战争初期的德军那样,具有极强的机动性和火力,还必须高级指挥官具有极强的整体指挥能力,才有可能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包围圈。

可惜当时日军自然和几年后的精锐德军无法相比!以畑俊六对日军的了解,在如此大的范围内合围,日军就算形成包围圈,也必然出现很多漏洞,很难彻底歼灭国军。

二战历史上最厉害的一场围歼战役就是苏德战争初期的基辅战役,这也是至今为止,历史上最大的一场围歼战。

基辅战役持续了1个多月,德军采用两翼包抄的战法,以极为惊人的高超战略眼光和战术素养,将高达85万的苏军西南方面军合围。

此次战役中,由于苏军西南方面军的机械化部队大多在之前的乌曼战役等一系列战役中损失掉,所以面对德军作为先导的机械化部队根本无能为力。

德军中最著名的两个将领,保罗·路德维希·埃瓦尔德·冯·克莱斯特率领的第1装甲集团与海因茨·古德里安率领的第24装甲军在乌克兰平原上枞横驰骋,短时间内穿插数百公里,一路击溃苏联的抵抗,最终在基辅以东120公里的罗克费特沙会师以完成包围圈。

包围圈中的苏军高达85万人,合围的德军不过50万人,但苏军仅有25个师装备还算齐全,兵员比较齐整,其他部队大多是战斗力较差的新军,最重要的是几乎没有什么装甲力量,无力挫败德军两翼合围中的机械化部队。

相比起来德军有三分之一部队是战斗力很强的机械化或者摩托化部队,所以无论机动性,火力,高级军官素质,普通官兵战斗力,德军都远远强于苏军。

最终包围圈的苏军弹尽援绝,试图突围的几次反击也全部被德军阻拦。

由于德军具有绝对机动性的优势,苏联步兵师无论朝哪个方向出击,都被德军阻拦。

最终包围圈内的85万苏军仅有15万人拼死突围成功,苏军4个集团军(第5军、第37军、第26军及第21军)共43个师,高达70万人被歼灭,其中战斗伤亡仅有16万人,因为弹尽援绝无法作战被俘的苏军却有高达45万人。苏军还损失了3,718门火炮,3,500辆车辆,884辆坦克,整个西南方面军基本被歼灭。

注解:乌曼战役为德军在乌克兰的乌曼地区合围了苏军第6及第12军团共12个师 (包括第80狙击师及第139狙击师),苏军30万人中伤亡10万人,另有大约10万人被俘,包括苏军第6军团、第12军团、4个军及11个师的指挥官。此次战役和战役之前的一系列作战,苏军的米哈伊尔·彼得罗维奇·基尔波诺斯率领的4个机械化军被德军基本歼灭,这也是库尔斯克战役之前最大的坦克战。

徐州大突围

------------------日军虽然装备不少卡车和坦克装甲车,但尚且没有实现机械化,摩托化,日军的师团其实就是林彪所谓的骡马化(骡马化是指武器和士兵由骡马运输,而步兵仍然靠步行作战)。为什么这样?说到底还是因为日本的工业能力不足。一个国家的机械化水平和汽车工业一般是挂钩的。当时日本汽车工业水平甚至还不如意大利,所以完全是有心无力。另外日本资源匮乏,如果陆军大规模实现机械化摩托化,每天惊人的石油消耗从哪里来?现有的石油除了供应联合舰队以外,剩下的已经不多了。日军步兵师团相比德军来说还是相差很远的!站在德军角度来说,日军的师团算是运输能力比较强的步兵部队。以这样的部队要想实现完整的包围圈,恐怕需要数量巨大的作战部队。如果军队数量不足,机动性又不行,就很难形成完整严密的包围圈。显然,德军之所以获得如此辉煌的胜利,在于其除了兵员数量少于苏军以外,其他各方面都远远高于苏军。尤其在于德军指挥高层远远强于苏军最高指挥官,期间如果不是斯大林错误估计苏军战斗力,断然拒绝总参谋长朱可夫大将强烈要求放弃基辅,保存苏军实力的建议,苏军也绝对不会遭受如此惨重的失败。

在畑俊六看来,虽然日军战斗力明显强于国军,但想要合围60万国军恐怕是不够的。

根据日军内部估算,日军1个联队(相遇于国军的旅)3800人的战斗力相当于国军中央军1个师近万兵力,因为日军在装备上具有绝对的优势,官兵训练上也比国军严格科学的多。

那么日军出动25万军队,战斗大约相当于50到75万国军,现在徐州一线国军有60万,相比起来日军战斗力和国军相差不算太大,顶多略占优势。

孙子兵法说十则围之,也就是要实力占绝对优势一方才能完全包围全歼敌人。现在日军只是强一些,恐怕又是只可以进行击破战,也就是对国军给予一定程度重创,想要全歼国军难度很大。

另外,日军每个师团虽然装备了大量汽车,并且搭载一部步兵作战。但日军绝大部分师团还是依靠骡马作为主要的运载工具,每个师团配备7000多匹马,大部分日军师团上没有实现德军那种摩托化和机械化。

日军作战的步兵还是要靠徒步行军作战,顶多由于使用大量马匹和部分汽车运载装备,使得行军比国军步兵快一些。但再怎么玩命的行军,人都是靠两只脚去走,不可能飞起来。

这样一来,日军行军速度和国军其实就相差不大,不可能像基辅战役的德军机械化部队一样,短时间穿插几百公里,绕道苏军后方,全切断苏军的后退道路。

所以,畑俊六大将对此次徐州会战有很大的疑惑,话虽如此,既然日本军部和天皇都下了命令,只得照办。

倾其全力,一击消灭国军

为了此次全歼徐州附近的60万国军,日军可谓孤注一掷。

徐州会战由日军华北方面军和华中方面军配合作战,由寺内寿一大将和畑俊六大将联手指挥。由于日本军部对这场决定抗战前景的战役非常重视,他们害怕两个方面军协调有问题,特别安排日本军部大本营作战部长桥本群少将率参谋本部的派遣班亲自赶往济南负责协调作战。

注解:日本各师团多以某一个地区的兵员组成,所以往往又很强的地域观念。日军的师团,军,方面军之间配合并不是很好,有的还有矛盾。就比如寺内寿一大将和他的下属第1军军长香月清司就有很大矛盾。

日军认为徐州会战分为三期,第一期,集中5个师团约15万人进攻,目的并不是消灭徐州的国军,而是通过进攻吸引国军主力继续集结在徐州,同时以一部较为隐蔽的迂回,切断徐州附近的交通要道,秘密完成部队的展开,占据进攻的位置。

不过日本军部特别要求,在这一阶段要尽量掩饰自己的战略意图,做出单纯占领徐州的假象,不能让国军识破他们的目的是歼灭徐州附近的国军60万主力。

第二期,将兵力扩大到8,9个师团25万人,在这一阶段需要迅速占领徐州南面,西面,北面各战略要地和交通枢纽,完全封锁国军撤退的道路,以完成包围圈。

第三期,在空军海军的强力配合下,25万日军全力进攻,歼灭徐州附近的全部国军。国军在海陆空军都占绝对劣势,四面被包围,补给又被切断的情况下,必然全军覆没。

一旦这三个阶段完成,国军60万主力也就基本被歼灭,以国军的恢复能力,半年内根本无法再战,而后方编组的100多万大军仓促之间无法投入战场,而且这些新军就算立即投入战场,也绝对无法抵抗日军精锐师团的猛攻。

注解:新军和老部队战斗力差别可能会非常惊人。诺门罕战役中,日苏两军曾经交手过两次。第一次张鼓峰战役,苏军以四倍兵力攻击日本关东军,最终结果仍然是日军伤亡1400多人,而苏军伤亡4000人。第二次诺门罕战役,苏军使用了相当于日军8倍数量的装甲部队,最终伤亡数字仍然和日军差不多。可见日本关东军的战斗力,并不明显弱于苏军。但这批战斗力很强的关东军老兵随后基本都被投入中国战场和太平洋战场。在抗战结束前,日本关东军四分之三都是仓促组建的部队,都是新兵。面对苏联170万大军进攻东北,此次新组建的关东军根本无法和苏军对抗。苏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击溃120多万关东军和30万伪满洲国军,这是因为关东军的新编组部队几乎没有战斗力。

那么此时日本就会全力恐吓国民政府投降。如果国民政府仍然坚持不投降,日军就会立即进攻河南和安徽,其中河南地区都是平原,预计顶多半个月到1个月就可以攻占,接着直接杀入湖北湖南。

虽然湖北的地形非常擅长防御,但国军已经没有兵力作战,只能放弃湖北湖南退往四川,日本几十万大军在海军空军掩护下,沿着长江集中全力杀入四川,四川省一个省如果对付整个日本陆军,这个省十有八九保不住,抗战也就完了。

就算日军不能成功占领四川,至少也占领了大部分中国,完全占领华北,华东,华中,华南地区,并且切断国民政府所有外援通道。

国民政府仅仅靠四川一个省,又无法接受列强的任何援助,恐怕根本无力继续和日本长时间对抗,就算不投降,也无法给日本带来太大的威胁,日军可以留下10万部队和几十万他们扶持的中国伪军对付国民政府,不但可以实现以华制华,还可以将日军百万大军撤出中国,以避免自己陷入持久战,这对日本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自然,日本的计划是没有问题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高明的。

为了此,日军倾尽全力。由寺内寿一大将指挥北路军团,北路兵团由华北方面军几乎砸锅卖铁的搞出了8个师团:计有第5、第10、第16、第110、第103、第104、第105、第14等师团,以及临时从关东军抽调的山下、酒井兵团各一部(共两个旅团编制,战斗力很强)。

南路兵团由畑俊六大将指挥,为华中派遣军所辖第9、第13、第116、第106,共4个师团。

两路日军一共12个师团番号,实际上有9个师团是满员的,其余3个师团都是其中一部参战,参战日军总兵力高达25万人。

其中的第5,第9,第10,第13,第14,第16这6个师团都是日军战斗力最强的甲种一流师团,也是日军手上最精锐的部队了。

除了地面部队以外,日本军部调集在华绝大部分空军力量参战,其中作战主力为德川好敏的航空兵团,下属第1飞行团(指挥官为仪峨彻二少将,驻扎在北平南苑及济南、大汶口、兖州,直接提供北路日军空中支援),第4飞行团(指挥官为藤田朋少将,驻扎在北平南苑及石家庄、安阳,主要支援进攻河南的第14师团),第3飞行团(指挥官为值贺忠治少将,驻扎在杭州、上海、南京及蚌埠,直接提供南路日军空中支援),作战飞机高达数百架,而且有好几个重轰炸机大队,破坏能力惊人。

这三个飞行团的飞机总数,比整个中国空军的作战飞机数量高出几倍之多,而且此时日军战斗机的主力是中岛九七式战斗机,这种战斗机是日军30年代开发的单发单座轻型战斗机,也是日本陆军装备的第一种下单翼结构战斗机性能在当时还算不错。

当时国军空军作战飞机消耗殆尽,刚刚从苏联那边搞来一批伊15,伊16战斗机和一些轰炸机。可是根据1939年日苏在外蒙古诺门罕战役的空战来说,日军中岛97战斗机曾经大量击落苏军的伊15,伊16战斗机,显然中岛97战斗机比苏制飞机性能是要好一截的。

注解:诺门罕战役日本宣称击落了苏联1252架飞机,苏联资料中被击落的飞机仅有200架,一般认为苏联隐瞒了一半的战损,而日本陆军战后承认损失是遭击落与重损共157架。

另外,日本军部下令驻青岛的丰田副武中将的日本海军第4舰队给予海上支援,除了封锁沿海以外,还需要在连云港登陆,从徐州东南边协助攻击。第4舰队旗舰为“足柄”号重巡洋舰,共有巡洋舰,驱逐舰,炮艇几十艘,还有两个海军航空大队给予支援。

当时中国海军已经基本覆灭,剩余的少量舰船主要用于长江一线的布雷工作。

海陆空三军很快集结完毕,于是,日军在4月中旬开始了全面的进攻。

徐州大突围

-------------------日军重武器数量众多,质量也不错,这是国军绝对无法相比的。双方重武器上很多时候是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巨大差距,有时候国军重武器更是为0。可以看到,日军重炮使用专用的拖拽车辆,这在当年是相当先进的。第一期的迷惑作战

三路日军,齐头并进,开始第一期作战计划,各部以占领徐州作为掩护,实际偷偷将部队展开,准备形成大的包围圈。

第一阶段,日军主要以第2军发动对台儿庄徐州的正面进攻,第1军14师团进攻鲁西。从4月13日开始激战到5月5日。

北面

之前在台儿庄战役中打败的西尾寿造的第2军,负责继续进徐州北面的攻台儿庄,临沂一线,并且迂回占领徐州北面,也是徐州市下辖的沛县、丰县两个县城。

半个月前第10师团和第5师团在台儿庄和临沂打败,伤亡近2万人。

但这次同上一次完全不同!

上次第10师团和第5师团各出动一个主力旅团,总兵力不过近4万人。

而此次进攻日军兵力比上次增加了数倍之多。

这次除了第10师团,第5师团另外两个旅团赶到战场以外,更有末松茂治的第114师团,中岛今朝吾的第16师团协助作战,另外还有关东军中抽调出来的独立混成第5旅团一同作战。

换句话说,台儿庄战役进攻的日军为2个师团番号,而此次日军有4个师团又1个旅团的番号。

单单这一路进攻的日军兵力,就比台儿庄战役中增加了近3倍之多。

兵力已经这样多了,日军还嫌不够。

由于日本军部怕攻击台儿庄正面的日军攻击能力不够,随即配属给他们大量重武器,包括独立重机枪第6、第10大队,独立轻装甲车第10、第12中队,野战重炮兵第1旅团(重炮兵第2、第3联队)。

光这样说大家可能没有什么印象,老萨告诉你,这一个旅团的重炮比整个中国200万军队的重炮数量还多。

所谓野战重炮兵旅团是其陆军预备队炮兵,一般有官兵8000余人,配备有100毫米至240毫米的大口径榴弹炮或加农炮70余门,常用于重点攻坚任务。当时整个国军的100毫米以上的重炮还没有70多门!

西面

这路是负责进攻徐州正北面的,华北方面还有一路进攻徐州的西部,这路由香月清司的第1军负责路。

这路日军主要是土肥原贤二的第14师团配属大量重武器增强部队作战。这个14师团他的作战目标是进攻山东省西部和河南省东部,攻占战略要地商丘(当时叫做归德),切断从连云港到甘肃兰州的陇海铁路(经过徐州),从而切断徐州国军向西的撤退路线。

为什么第1军就出动一个师团呢?主要是第1军司令官香月清司对此次作战并不支持。

香月清司虽然也是个标准的军国主义分子,但他毕竟担任过中国驻屯军司令官(后来的第1军),对中国有一定的了解。早在1928年香月清司就来到中国,曾经参加过北伐济南事变,918事变,七七卢沟桥事变。

香月清司同华北方面军司令寺内寿一大将有矛盾。

他认为寺内寿一野心大,能力低,不了解中国的情况却随便做决定,完全是外行领导内行。

为此香月清司一再吃亏,还背了很多个黑锅。

早在徐州战役开始之前,野心勃勃的寺内寿一命令香月清司的第1军全力进攻山西,以完全控制这个省份。

当时香月清司对此表示反对,第1军有2个师团在河南北部激烈作战,剩余兵力太少,顶多只能保证现有占领区的稳定。

而目前山西的国军已经退守山区,短时间内日军以少量兵力不可能获得决定性进展。

可惜专横的寺内寿一大将随即对香月清司中将一顿臭骂,命令其立即遵守命令。

香月清司无奈,抽调第14、第108、第20、第109这4个师团向山西南部全线进攻,结果因为兵力不足,遭遇国军几十万大军围攻后惨败,各部狼狈突围逃走。

为此香月清司被寺内寿一再次臭骂一场,责怪他指挥不利。

香月清司非常气愤,认为命令是你胡乱下的,我被迫执行,现在你不肯承担责任,却让我去背黑锅。

现在寺内寿一又命令第1军立即参加徐州会战,香月清司手上已经无兵可用,后方的河北省,山西省,察哈尔省几乎如同无人之境,到处都是国军正规军和游击队。平时就连北平的日军都不敢随便出城,因为平津附近就有不少国军游击队。

香月清司勉强抽调建制还算完全第14师团和第16师团送到徐州战场,但寺内寿一命令第16师团归顺第2军指挥,让第14师团独自在河南作战。

香月清司认为第14师团这样在河南东部孤军作战,危险很大,要求寺内寿一慎重考虑,没想到再一次被寺内寿一大骂一场。

寺内寿一是明治维新后日本第18届政府首相寺内正毅大将的长子,他的家族是世袭的贵族家庭(伯爵),1936年出任陆军大臣。

此公虽然有些能力,却由于贵族出身,一辈子被人捧着,平时为人过于傲慢自大、性格暴戾、气量狭小,完全听不了反面意见。

当时凡与其意见相左的如香月清司以及后来在新加坡的第25军司令官山下奉文,均被其调离。

老萨注解:这点倒是国企和机关的大小领导完全一致,区别是寺内寿一还算有能力,也不会拍马屁,这些所谓领导大多数是没能力,特别擅长拍马屁而已。

所以香月清司明确表示目前第1军已经无兵可用,不能继续增兵。寺内寿一大将大怒,又将他臭骂一顿。后来果然14师团又在河南东部陷入国军包围,险些被歼灭。寺内寿一再次认为香月清司指挥不力,擅自做主,终于在5月底将香月清司解职,由日本陆军次官梅津美治郎接任。

话虽如此,香月清司既然已经派出了14师团,就要保证该师团能够顺利完成任务。

为了保证14师团的战斗力,给其配属了强悍的重武器,包括独立重机枪第4、第5、第9大队,独立轻装甲车第1、第5中队,战车第2大队,独立山炮兵第1、第3联队,野战重炮兵第2旅团(重炮兵第5、第6联队),独立野战重炮兵第8联队,迫击炮第3、第5大队。

14师团的火炮多达数百门,而且口径大,射程远,威力极大!仅仅那个野战重炮兵第2旅团就有36门120毫米榴弹炮,48门150毫米重榴弹炮,还有24门7毫米野炮,36门75毫米山炮,仅仅100毫米以上重炮就有84门之多!

另外14师团还有300多辆坦克装甲车,数百辆卡车运输部队!

老萨:我的个去,这些配属重武器比国军一个战区还要多几倍,难怪之后的兰封战役吃掉14师团那么困难呢!

南面

除了这两路以外,从南面进攻北面的第三路日军也非常强大,畑俊六的华中方面军为主力,包括吉住良辅第9师团、荻洲立兵第13师团,稻叶四郎第6师团,伊东政喜第101师团。

之前第13师团在徐州会战初期也配合第10师团和第5师团作战,结果在淮河狙击战中被桂军,西北军,东北军联手打的大败,伤亡7000多人。

可是此次也不同了,第13师团在第9师团,第6师团,第101师团的协助下,兵力也增加了三,四倍,全力进攻淮河方向,试图占领安徽北部,江苏北部,彻底封锁徐州南部和西部的突围路线。国军为了抗衡日军进攻徐州,仍然进行了增兵,将第五战区总兵力增加到60万人,这已经是一线作战国军一半的兵力了。中国人口众多,虽然当年教育水平不算很高,但也有大把的人才,就看统治者是否能有效使用。国军高层看出了问题

这一阶段,日军进攻非常猛烈,但兵力并没有完全展开,以彻底占领徐州南面,西面,北面的所有封锁区域。

不展开兵力的目的不是日军不急于完成包围圈,只是为了占领徐州的假象迷惑国军。

当时的李宗仁尚且没有意识到日军是想全歼徐州的60万大军。蒋介石之前给他的命令是,切不可在徐州附近不利的平原丘陵地形同日军决战,而是寻机集中主力歼灭日军一部,同时尽量争取时间,以为武汉会战做准备。

一旦局势对国军不利,李宗仁务必率领主力撤退,离开徐州地区。

这也是国军作战的基本原则,李宗仁对蒋介石的命令也是赞同的。

李宗仁却没有估计到日军有可能抽调全国所有机动兵力来徐州决战,因为这又是违背兵家大忌的行为。

李宗仁当时虽然看到日军开始全力反攻徐州,他却认为日军只是急于挽回台儿庄的颜面,尽快占领徐州而已。

此时日军出现在徐州一线的兵力尚且不算很多,查明的番号不过4个师团各一部。

而且日军进攻进展也不大!

台儿庄方向

日军矶谷廉介第10师团从4月18日开始,以濑谷支队23旅团,长濑武平第8旅团,坂本顺支队第21旅团全线反攻台儿庄,被国军第2集团军,汤恩伯52军,滇军60军坚决阻击。

激战到4月底,日军尚且没有占领任何一个重要据点,反而再次遭遇很大伤亡。

28日,日军调动16师团19旅团协同进攻台儿庄,但仍然被国军挡住,无法前进。

当时滇军60军在台儿庄北部的禹王山一线和日军缠斗,造成日军很大伤亡,被迫一再补充兵力。

临沂方向

板垣征四郎的第5师团坂本支队已经退往枣庄,该师团只好依靠师团另外一个旅团第9旅团(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以及114师团和独立混成第5旅团联手进攻临沂。

日军4月15日开始进攻,临沂守军张自忠,庞炳勋都已经伤亡过半,其中庞炳勋伤亡超过9成。就是这样,日军激战4天才占领临沂。

随后又遭遇汤恩伯军团的猛烈反击,伤亡很大,补给线再次被国军游击队切断。前线日军向板垣征四郎汇报:各中队伤亡累计高达百分之六十到七十,联队实力还不到一个大队(日军一个联队下辖三个大队)。

显然,台儿庄战局在当时看来并没有明显恶化,甚至已经全面阻挡了日军的进攻,李宗仁认为还完全控制住局面。

如果日军如果再次犯下孤军深入的错误,国军又可以有效歼灭日军一部。

那么这种情况下,国军自然无需立即撤退,不然不就是不战而逃吗?用当年红军共产国际顾问李德的话来说:不就等于我们站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敌军占领我们的领土而毫无损失吗?

李宗仁认为而是仍然寻机歼灭日军一部,再做撤退不迟,因为徐州是交通枢纽,有铁路公路甚至水路运输,交通四通八达,撤退难度并不大。

所以李宗仁仍然向蒋介石要求援军,准备继续在徐州和日军作战,再次寻机歼灭日军一部。

蒋介石开始也没有想到,先后将中央军精锐的樊崧甫军,滇军卢汉60军等部约10多万兵力增援到徐州战场,将徐州地区国军总兵力增加到60个师。

但渐渐的,李宗仁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表面上日军进攻势头很猛烈,似乎并没有像台儿庄战役那样完全不顾次要据点,猛烈主攻国军防御核心阵地,试图一口吃掉台儿庄,吃掉徐州的势头。

反而日军很反常的集中很大兵力,去进攻一些相对次要的据点,逐步将兵力慢慢展开,似乎有合围国军的意图。

尤其日军在鲁西的作战很值得怀疑!为了占领鲁西,日军居然是用了14师团,16师团,第13师团共三个师团配合作战,全力进攻菏泽一线。

虽然当时日军进攻鲁西的作战才刚刚开始,进攻兵力很少,进展缓慢,似乎好像牵制性作战的样子,但这个意图却非常值得警惕。

相比起来,鲁西大平原虽然有一定战略意义,但离徐州距离还有200公里,占领鲁西对占领徐州并没有直接的意义。

如果单纯只为占领徐州,何必将兵力分散到如此广阔的区域,还不如直接集中三个师团直接进攻徐州好了。

那么占领鲁西显然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切断徐州国军撤往后方最重要的一条交通线,也就是从连云港到兰州的陇海铁路。换句话说,日军占领鲁西是为了歼灭徐州的国军主力,而不是单纯为了占领徐州。

身在第一线的李宗仁都察觉到一些不对,而国军后方高层一些智囊人物则更是直接意识到危险,其中代表人物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中共间谍,时任军令部第一厅(主管作战)厅长的刘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