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女特工:扮舞女卖色相重点放在大陆

集结军号 收藏 0 312


揭秘台湾女特工:扮舞女卖色相重点放在大陆(图)2013年10月16日 08:22 环球人物杂志

报道版面 程念慈是台湾“国安局”首批招考的女大专生情报人员,也是首位派驻华盛顿的台湾女性情报人员。

核心提示:据她说,自己受训3年多,擅长铁头功,还可将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等功夫也样样精通。3年间,她每天上午学习广东话与英文,还上情报专业课,其他时间则练功。她所说的“练功”,也与武侠小说里的“练武”颇为类似。

台湾的间谍特工系统,延续了国民党在大陆时,由传奇人物戴笠一手打造的体系。戴笠1946年在南京死于空难后,其所创下的“军统”虽在台湾绵延发展下来,60多年来却从未出过什么特殊人物,也没做出过特别的大事。

3月初,台湾《中国时报》以独家专访的形式,刊出“铁头功杀手级情报女超人”的专题报道,以整版的篇幅,对台湾女特工的“威武”形象大加赞扬。但对情报界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所谓的“情报女超人”,其实根本贻笑大方。

只是基层特工中的外围分子

报道中的女情报员余美慧,现年89岁,1962年授少尉军衔,1982年以中校官阶退役。

报道中称,1971年,台湾“国防部情报局”(后与“国防部特种情报室”合并,组成“军事情报局”,简称“军情局”)曾训练4位“武功高强”的女性情报员,专责“行动制裁”,代号为“四一工作队”。余美慧就是这4人之一。

据她说,自己受训3年多,擅长铁头功,还可将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等功夫也样样精通。3年间,她每天上午学习广东话与英文,还上情报专业课,其他时间则练功。她所说的“练功”,也与武侠小说里的“练武”颇为类似。她说,每天清晨,她们会穿上几十公斤重的铁砂上衣,从台北市最北端的北投区跑到台湾北端的阳明山;夏天,到了正午11时,教练会准备4张榻榻米,先铺上7床棉被,在太阳底下晒烫,等吃完午饭,就叫她们换上短汗衫,盖着棉被睡午觉, 这叫“蒸骨”。“刚开始哪睡得着,难过得好像有1万只蚂蚁在身上爬……蒸完骨,每人得喝四大杯蜂蜜水,喝不下,教练会逼着喝。那时没有女性保养品,教练规定每天要用蜂蜜涂手保养,这样才能让女生的手比较细白,不会被看出有武功。”

但对照余美慧提供给报社方面的照片,她似乎完全与“女超人”三个字沾不上边。虽然照片中的她能“手劈木棍”、“用筷子射进木板”,但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武功”。“劈木棍”的照片中,那根木棍的直径也不过四五厘米左右,还有一位男特工用脚将其压在长板凳上,另一端伸出凳子约1米,普通壮汉都能用手将其劈断,任何一位学过跆拳道等技艺的女士,也都可以空手击破三四厘米厚的木板。

出身背景也成了余美慧的“破绽”之一。据台湾特工界人士透露,戴笠曾立下规矩:要对特工人员的身家进行绝对细致的调查,不能随便招人就用。过去,蒋介石身边的侍卫大多由戴笠训练,几乎全是与老蒋同乡的浙江籍子弟兵。蒋经国接班后,台湾已没那么多浙江子弟兵,其所用的侍卫就大多是金门人,因为蒋经国对金门人“放心”。可见,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到特工系统的。

余美慧却这样描述自己“入选”的过程:“我是南部乡下人。亲戚在情报局工作,问我要不要去学体育、英文与国文,(学完后)工作由国家安排,但没有提‘情报’二字。我想这就等于念大学,于是报了名……到台北情报局测试时,(我被)吓一跳,有20多人,有人就坐在地上抽烟,嘴唇黑黑的,也有人是做酒女的。”这段话,足可证明余美慧当时所参加的,绝不是什么正式的情报人员考试。一来,对核心情报人员的招募绝不会瞒着报考者,而假借“学体育、英文与国文”之名,二来,更不会允许“酒女”报考。

如此看来,余美慧其实只能算情报界最基层的特工,甚至是其中随时可被抛弃的外围分子。在世界各国的情报战中,这类角色比比皆是,台湾却将她们当成宝。她甚至将谍报人员最基本的“一日成为谍报员,就应终身如影子般不为世人所知”的沉默原则抛在脑后,大大咧咧地将自己曝光在媒体上。仅从这一点来说,她就根本“不及格”。

工作内容与“制裁”无关

据记者了解,上世纪70年代,由蒋经国一手创立的“政治作战学校(原先称政工干校)”,的确曾大量招收女性谍报人员,但主要招收对象并非市井中人,而是已在政工干校接受4年教育并已通过毕业考核的女军官。选拔要求十分严格,女军官的语言天分、外形、主动性、演艺天分、是不是临危不乱、脸皮够不够厚等,都是挑选的标准。而余美慧自称,自己“受训时有81公斤”,与这个要求实在有很大的出入。

即便是被选上的女军官,其所执行的主要任务,也只是“渗透到社会各界,随时提供各界人士的最新动态”,而并非所谓的“制裁行动”。

据台湾老一辈的特工人员回忆,台湾的确有一些专门负责在台湾内外暗杀“敌人”、制裁“变节者”的“核心特工”。如曾负责刺杀江南(本名刘宜良,《蒋经国传》作者)的杀手陈启礼,不仅是台湾黑社会的老大,也与台湾军情局高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唯有这种人,才能得到台湾高层的信任,被委托执行暗杀任务。陈启礼也的确终其一生守口如瓶,从未讲出刺杀江南的真相。

反观余美慧等人,当时虽的确被军情局所吸收,接受了一些体能、武术训练,但这只是最基础的训练。当局也确实成立了所谓的“九一工作队(成员为20名男性)”和“四一工作队”等“制裁行动队”,却并非都是从事暗杀制裁工作。据称,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曾被派往香港或滇缅地区潜伏,更多人则是在受训结束后便留在军情局内部,和所谓的“制裁”工作根本无关。

据记者了解,在“九一工作队”的20名男特工中,只有一位名为苏英中的特工曾被派往老挝,后奉命到大陆长期潜伏。而苏英中刚潜伏没多久,就被大陆有关部门抓获。

“四一工作队”的4位女性特工中,有两名曾被派到香港,以“舞女”身份作掩护潜伏下来,执行军情局交付的任务,不过也很快就被大陆方面识破身份。台湾军情局连夜安排渔船将她们接回台湾。

那之后,这两名女特工再也未被台湾相关部门重用,因此,“四一工作队”很可能从未执行过任何一件所谓的“制裁行动”。而据记者了解,台湾可以说从未真正派出过“女杀手”。

台湾女间谍被人瞧不起

事实上,纵观目前已曝光的台湾女特工,绝大多数都只是负责交通联络,或以美色诱人换取情报、利用人们对年轻女性疏于防范的心理窃取情报,没有一位是担任过“制裁”任务的。

1993年毕业于台湾大学政治系的程念慈,在毕业后成为台湾“国安局”首批招募的女大专生情报人员、第一位外派的女性文职人员。在被派到美国后,她如鱼得水,迅速与一些美国政府官员打得火热,被戏称为“直通美国国务院的通行证”。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凯德磊,就是在2002年迷上了程念慈。此后,凯德磊甚至在没有向美国国务院高层报备的情况下,私自到台湾,并将美方的一些机密情报提供给程念慈,再由她转交给台湾情报单位。2004年9月,《华盛顿邮报》在头版报道了此案,程念慈很快遭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逮捕和起诉。她的“大名”也很快传遍台湾。

但迄今,除了程念慈,台湾再没有一名女间谍的“事迹”为普通民众熟知。相反,女间谍在台湾社会向来都得不到认可,不少人对她们并无好评,甚至瞧不起她们,认为她们凭色相工作并不光彩。

另据台湾媒体报道,陈水扁上台后,台湾一度将情报工作的重点放在大陆、美国与日本。针对大陆,台湾间谍加强了在民间的活动。有报道还具体指出,台湾派出的男女间谍有“两扮三亲”的情报搜集策略,“两扮”是扮台商、扮娱乐业老板。“三亲”是亲近特定对象妻女、亲近特定对象熟悉的“小姐”、亲近美女,其中前两项由男特工负责,后一项则是由女间谍负责招揽美女并指挥她们拉拢特定对象,进行情报搜集。

虽然使出了百般招数,但“成效”并不显著。有人分析说,此次《中国时报》大肆报道“情报女超人”、“女杀手”,其实只是台湾情报系统在给自己壮声势罢了。

台湾女特工:扮舞女卖色相重点放在大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