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骨峰战役惨烈瞬间:志愿军冲向敌阵自爆

中国ufo001 收藏 0 790


松骨峰,朝鲜北部清川江、大同江之间崇山峻岭中一座普通的小山岗,因著名作家魏巍那篇战地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而名扬中外。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在这座山冈上发生的惨烈战斗和志愿军战士视死如归的英雄事迹,成为伟大抗美援朝精神的重要印证。

1950年11月30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次战役反击阶段,第38军112师335团1营奉命迅速向敌后迂回,抢占军隅里南边的松骨峰,截断美军第二师南逃之路。1营3连作为先头部队直插松骨峰,遏制军隅里至顺川的公路,与南逃美军二师九团进行一场实力悬殊的激战。从凌晨开始连续5个多小时里,美军用炸弹、炮弹、火箭弹、凝固汽油弹,对3连阵地进行毁灭性轰击。战至10时,突围之敌孤注一掷调集数十辆坦克,几十架飞机和几十门大炮,展开凶猛的进攻。松骨峰山顶的土石都被炮火翻犁了,汽油弹的火焰把阵地上的石头都烧焦了,但志愿军战士们坚守着“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只要阵地上还有一个人,就要与敌人血战到底”的信念,像钢钉一般牢牢钉在阵地上,以步枪、机枪、手榴弹、六零迫击炮、爆破筒、炸药包等劣势装备顶住了敌人一波又一波的集团冲锋。这场激战持续8个小时,歼灭300多敌人,为主力部队大会战聚歼美军创造了有利条件。松骨峰战斗,3连120名指战员仅剩7人。战后,人们看到这个连的阵地上一片焦土,烈士们的遗体保留着各种各样的战斗姿势……

松骨峰阻击战打得艰苦,打得惨烈,打出了志愿军将士们的威风,打出了中国军人、中华男儿的英雄气概。

魏巍同志在《谁是最可爱的人》中对这场战斗的描述,让所有中国人知晓了志愿军战士们的英勇,记住了松骨峰阻击战,“松骨峰”3个字也深深铭刻在无数中国人的心中。我们作为生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也已过“知天命”之年,我们对抗美援朝战争有着特殊的情感,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们怀有崇高的敬意。松骨峰——这个地图上几乎找不到的名称,在我内心深处有着沉甸甸的分量和牵挂,长久以来我一直在心中设想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表达对松骨峰、对志愿军烈士们的敬意。

由于工作原因,我曾先后3次访问朝鲜。第一次是2008年,率团参加第六届平壤国际科技图书展;第二次是2010年,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60周年,率志愿军老战士访问团赴朝访问,并拍摄了3集电视专题片《融进三千里江山的英魂》。这两次赴朝,我祭奠了在朝鲜所有志愿军烈士合葬墓。然而我登上松骨峰的企盼,却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

今年是朝鲜停战协定签订60周年。两年前,我着手策划并组织拍摄一部文献纪录片,以纪念这场举世瞩目的战争。片名很早就在我脑海中产生了,一甲子的时光,时世变迁,会磨去多少时代的痕迹和记忆,为了先辈也为了后人,这部片子就叫《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今年9月,我率中华文化发展促进会、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代表团第三次访问朝鲜,随团还有这部纪录片的摄制组。这一次,我们的访问行程中有松骨峰。

到达平壤第二天,朝鲜同志通知访问团,去松骨峰的路前段时间被大雨冲毁过,路况很差,目前还没有完全修复,能否成行难以确定。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能否把车开到路断处,我们步行去松骨峰,希望朝鲜同志能理解我的心情,这是一个中国人对祖国英雄们的无比崇敬之情,更代表着祖国亲人对烈士们的无限牵挂。”我恳切地向朝方表达我的心情。

朝鲜接待方领导朴京日局长沉默良久,用力握着我的手说:“辛旗同志,我们一定陪你一起走到松骨峰。”

9月6日,从平壤出发,一路艳阳高照,天气出奇的好。旅行车很快开出了平壤市区,沿着安州、价川高速公路向北疾驶,进入山区后道路崎岖蜿蜒,路旁漫山遍野的玉米已近成熟。我望着车窗外远处起伏的山峦,眼前浮现出当年志愿军战士生龙活虎般矫健的身影。

抗美援朝战争,我们有18万烈士长眠于朝鲜半岛的土地上。我的亲人长辈中就有7人参加志愿军,其中有一位牺牲在金城反击战,还有一位在清川江机场被美军飞机炸穿耳膜致残,一辈子住在荣誉军人疗养院,生活在无声世界里。对这三千里锦绣江山,我始终怀有难以言喻的感情。

颠簸了4个多小时,离松骨峰还有5公里远的地方,车子终于不能再往前开了。远远地,已经望见了那个普通的小山岗。

“那就是松骨峰。”当地农场的朝鲜同志指着远处那座百米高的小山。

一刻也没有停歇,我和访问团、摄制组,以及陪同的朝方人员迈开大步朝松骨峰走去。抬头望见山包上的一排排松树在迎风摇摆,就像志愿军战士们在挥舞着双臂迎接我们。松骨峰!多贴切的名字,“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松风骨气,这也是中华民族赞美君子品德的比喻。

“志愿军英雄们,最可爱的人,祖国的亲人来看望你们了。”我眼含热泪向牺牲在松骨峰的烈士们诉说。

这座土石混合的小山包,山下和山腰已种上玉米、大豆、高粱等农作物,接近山顶到处是过膝高的杂草,山顶上遍布纤秀的小松树。步行到达山脚下,我们沿着山间小道一路上行,仅用20分钟就已接近山顶,但就是这20分钟的登山路程,当年美军在飞机、大炮强大火力支援下,竟然无法前进一步!

我站在松骨峰山顶,俯身仔细观察脚下的泥土和砂石,虽然历经60多年风吹日晒,但山上岩石被美军凝固汽油弹烧过的焦黑色斑痕依然清晰可见,朽木石屑碎砾漫山遍野,不难想象当年美军对松骨峰的炮犁火耕有多么疯狂。

在接近峰顶位置,拨开杂草荆棘,当年留下的战壕赫然入目,顺着战壕前行,有一段挖入山体躲避空袭和放置弹药的防空坑道。这应该是英雄的335团1营3连战士们与敌人交火时依托的主要工事。望着长长的战壕、黑漆漆的坑道,我仿佛听到战士们杀敌的呐喊声。

再往山顶走,纤秀的小松树密密匝匝地紧挨在一起,陪同的朝鲜同志讲这是近十年种植的。是啊,当年那场战斗过后,山上留下的只有弹片和光秃秃烧焦的岩石和土地,哪里还寻得到一草一木?

登上山顶,俯瞰四周,一条主干道从东北方向南延伸在山脚下通过,当年这条路就是封锁截断美军南逃的闸门,335团1营3连誓死坚守松骨峰,拦住南撤美军的退路。恶劣的环境,劣势的装备,没有空中和炮火支援,居然完成了如此艰巨的阻击任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在支撑着这些可爱的战士?这些手持步枪、机枪、手榴弹、爆破筒的青年战士们奋勇杀敌的战斗情景,永远定格在我们的记忆中,永远让人肃然起敬。

1950年11月30日上午10时许,又一轮炮火刚停,一群饿狼似的敌人如洪水溃堤向3连阵地漫过来。连长戴玉成、指导员杨少成和3个排长都壮烈牺牲,党员和几乎所有的班长也接连牺牲。阵地上只剩下副连长杨文海、一名卫生员和几名重伤员。杨文海端起折断了刺刀的三八枪,呐喊着纵身跃进敌群;3个伤员带着身上呼呼烈火,冲向敌群;两名正在接受包扎的重伤员挣脱卫生员的手,抱着集束手榴弹、爆破筒,踉跄着向敌人扑去;卫生员举起手中的夹板砸向敌人;六零炮炮手抱着一发炮弹引爆在敌群中……

为了表示对英雄们的崇敬,我们在松骨峰山顶举办了庄重简朴的祭奠仪式。同志们把白色的挽联系挂在山顶的松树上,采撷野花做了花圈轻轻架在松枝上,再把从祖国带来的泥土抛洒在山野之中,把家乡的美酒倾倒于山巅之上,让英雄们永远能够闻到祖国泥土的芬芳,再次品尝家乡美酒的甘醇。面对着松骨峰上的烈士们英灵,我哽咽地宣读了祭文:“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112师335团1营3连的全体英雄们:今天,我带中华文化发展促进会、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代表团暨文献纪录片《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摄制组全体人员,来看望你们。63年前,你们在这片土地上,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祖国的尊严,保卫了朝鲜人民,为中华儿女和中华民族争了光,祖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朝鲜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今天,我们伟大的祖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正在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今天美丽的祖国更加繁荣强盛,英雄的人民军队更加英勇善战,勤劳的人民群众更加富裕安康。我们的祖国、军队能有今天的成就,人民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是你们爬冰卧雪、殊死战斗的结果,你们的鲜血没有白流,你们是祖国的骄傲,是中华民族不屈的脊梁,是最可爱的人。‘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中国人民会永远铭记并发扬中朝两国人民和军队用鲜血凝成的伟大战斗友谊。烈士们,你们安息吧,你们的功绩与山河同在,日月同辉!”

酹酒、敬烟、焚香后,我们全体访问团和摄制组成员在松骨峰山顶的微风中齐唱志愿军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

捧起松骨峰上的砂石土,捡起烧得焦黑的石块,放入行囊之中。我要把它带回到祖国,带给那支声名赫赫、生生不息的英雄部队,永远珍藏。这里的一砂一石、一草一木都见证了335团1营3连战士们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壮举。这里的泥土中仍能找到微小的弹片,它依然浸润着烈士们的鲜血。捧起地上的砂石土,我像捧起了战士们那熟睡的脸庞,砂石中混杂着松针、青草,就像战士们可爱的脸庞上被硝烟熏黑的斑痕,那么亲切,那么熟悉……

走下松骨峰,回首再望,夕阳已西下,一抹金色的阳光洒在山冈上,松骨峰那么安详。山脚下的农家屋顶已有炊烟升起,他们可曾知道,今天的和平生活,是60多年前中朝两国人民并肩战斗、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今天这片丰收的土地,曾被志愿军战士们用鲜血染红。

那场战争已经远去,但志愿军烈士们所锻造的抗美援朝精神却永远保存了下来,这就是:祖国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为了祖国和民族的尊严而奋不顾身的爱国主义精神;英勇顽强、舍生忘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不畏艰难困苦、始终保持高昂士气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为完成祖国和人民赋予的使命、慷慨奉献自己一切的革命忠诚精神,以及为了人类和平与正义事业而奋斗的国际主义精神。这种精神已成为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军队崇高风范的生动写照,成为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民族品格的时代内涵,成为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的具体体现,并将为实现强军梦、强国梦提供源源不竭的精神动力。

登车返程,向我们挥手告别的当地朝鲜民众一直在山脚下伫立,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也有系着红领巾的少年。松骨峰正慢慢在我们视线中变小、消失,而我心中却有另外一座精神的松骨峰拔地而起,它是那么清晰,那么亲切,那么挺拔,那么雄伟……

(中华文化发展促进会、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副会长 辛旗)

(原标题:松骨峰战役惨烈瞬间:志愿军重伤员冲向敌人自爆) 本文来源:解放军报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