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个行政村集体盖章 举报派出所长索贿受贿


17个行政村集体盖章 举报派出所长索贿受贿

被盗采后的矿山。京华时报记者雷军摄


17个行政村集体盖章 举报派出所长索贿受贿

郎家庄乡17个行政村集体盖章举报派出所长。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

半年多来,河北省曲阳县郎家庄乡派出所所长赵玉辉成为议论的焦点。该乡所辖的17个行政村村干部集体盖章举报赵玉辉敲诈勒索、索贿受贿。该乡经济落后,违法开采含有铁矿的荒山成为村民们的生财之道。所长赵玉辉遭举报的索贿行为,绝大部分来自非法矿主的证言。

赵玉辉则大呼冤枉,自称是因严打得罪了矿主。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参与举报的村干部事后反悔,称存在“想把所长弄走”的串联行为。目前,曲阳县纪委介入调查。

举报

派出所长被指敲诈矿主

郎家庄乡位于曲阳县北部,多为山区。针对派出所所长的举报从今年4月便已开始,该乡29个行政村中,目前已有17个村盖章联署。领头举报的郎家庄村村支书张世佩介绍,他们将举报材料递交到了保定市纪委及河北省公安厅。

举报信中指称,郎家庄派出所所长赵玉辉利用职务之便,三四年间“仅敲诈勒索和索贿受贿金额已高达数百万元”。

郎家庄周边山上出产铁矿,虽然含铁量较低且严禁开采,但村民仍偷采成风,举报信称赵玉辉充当偷采者保护伞,收受大量贿赂。

以利用采矿中饱私囊为例,多个当事人自称送给赵玉辉的钱款共计超过25万元。参与举报的近10名矿主一致称,要想在郎家庄采矿,必须给赵玉辉送钱,一旦机器设备或人员遭扣押,花钱才能解决,且从来不给收据。

“全乡多少开矿的,每人至少5000起,”张世佩声称,矿老板们送给赵玉辉数千、数万乃至十几万,受贿数百万的数字即由此估算而来。

较有力的证词来自郎家庄村民张士卿和张增春,他们留有当初的账目。张士卿保存的7张字条中,2011年,其本人或合作伙伴载明在不同的时间共支付派出所(或备注赵玉辉)共47300元。其回忆,每次他都是带着现金在赵的办公室交付,有时是主动送礼,有时则是赎回被抓的工人或设备,“他不点,拿起来看一眼,抽屉一拉一放。”

张增春保存完整的账本中,记录了其矿点3年来的各项支出,并注明时间,其中2011年5月2日、6月1日、6月25日3次给“派出所(赵玉辉)”共28000元。张说,后两次均是工人被抓,“他要我出3万才放人,好说歹说出了1万。”

账本中记载,今年1月29日到2月19日之间又给赵1万元,张增春解释,当时是赵打电话给自己,“让我去加油站给他出油钱。”

处理民事纠纷借机索贿

仁景树村村主任王位权举报称,赵玉辉的侄子在县城开手机店,今年春天村里一高中生抢去该店一部手机,便找赵玉辉居间协调。当时在场的王位权和张世佩均称,赵玉辉要求该村民赔偿其侄子5000元,再额外给自己2万元。

本月10日,庄儿上村王三会则称,去年其子打伤同村村民,赵玉辉负责协调。在赔偿对方11万之外,赵玉辉以王三会兄弟是帮凶为名,额外勒索自己4万元。该村支部委员田硕作证称,当时村里的9名干部全部在场,一整个下午都在协商此事,“(赵)通过这收黑钱,不给钱就铐你,不给你办事。”

回应

所长称打压盗采被诬陷

遭举报半年多,39岁的赵玉辉仍照常上班。他对村民们所述的内容全部予以否认,大呼“冤枉”。

本月10日,郎家庄乡一位乡领导直言赵玉辉不配合乡政府工作,办事不讲纪律、原则,“只认钱不认人”,民愤极大。由于派出所是全乡打击非法采矿的唯一部门,双方已经形成利益共同体。该乡领导举例称,某次下乡他发现山上有人采矿,亲自打电话给赵玉辉要求处理。“电话撂下没5分钟,山上的机器就开走了。”

在郎家庄乡,非法采矿的猖獗尽人皆知。距离乡政府不足2公里的一处荒山,半边山体已经被挖掘一空,并形成了一个面积数十平米的堰塞湖。多位村民介绍,发现砂石中含有铁后,近十年来盗采成风,破坏山体、植被不说,因此产生的打架斗殴事件不断。

赵玉辉强调,正是由于自己对盗采行为的强力打击,才招致地方势力的打击报复。因盗采矿石,曲阳民间制造炸药等涉爆事件频发,全县公安多年来对“治爆打非”工作严加要求。仅去年一年,郎家庄派出所就拘留了十几人。他说,在高压态势下,非法矿主们急于将自己“整走”。

赵玉辉说,领头举报的张世佩,正是当地的大矿主,至少在3处非法矿点有股份。该说法得到部分村民证实。

参与举报者,不少人均是通过张世佩给赵玉辉“送礼”。赵张均承认,两人关系一直不错。赵玉辉说,今年年初,派出所民警在制止张世佩采矿时,遭到推搡,他随后严禁张开矿,两人因此交恶。

多位矿主透露,虽然当地是贫矿,盗采的风险很大,但有暴利。2011年,铁砂价格很高,一天一夜间,矿主的纯收入能超过1万元,如矿砂含铁量大,这一收入还要大大提升。

据前述乡领导介绍,郎家庄是山区乡镇,去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892元,十分贫困。郎家庄乡没有一条像样的街道,大多数村民均靠旱地里种玉米小麦维生。与之鲜明对比的是,参与举报的矿主均驾驶小汽车,身家不菲。除了开矿之外,张世佩在当地还有加油站、宾馆等多个产业,拥有奥迪A6等多辆汽车。

“有300%的利益,人可以冒绞死的危险,”赵玉辉称,自己在一天,这些人就无法继续开矿,对方因此狗急跳墙,宁愿诬陷也要逼自己走。

调查

矿主串联“想把所长弄走”

参与举报者透露,举报行动由张世佩一手策划,多数举报者是由张找来,部分人与其有亲属关系。赵玉辉暗指,虽然张世佩能量很大,但召集17个行政村集体盖章举报,很可能是受到乡领导的指使。

与集体举报呈现的“民愤极大”情景迥异,力挺赵玉辉的村干部不乏其人。一个没有矿山的边远村村支书便说,赵所长工作为人都很好,从不刁难群众。1个多月前,张世佩找他在举报信上盖章,遭到拒绝,“让我帮忙,把赵所长弄走,好开矿。”

而盖章的部分村干部也已经后悔。一位村支书介绍,自己和张世佩是亲戚关系,张找上门时,只说要自己盖章,至于具体内容并不清楚。“为什么告他我不知道,世佩目的是把他调走,”张世佩承认,举报派出所长得到了部分乡干部的默许。

事实上,各行政村干部反映的问题集中在派出所的办事态度上,并未涉及大的贪腐。仁景树村、干河铺村、涧子村和干河沟村干部均称,赵玉辉办理村民户籍时多方刁难,例如村里60岁以上老人统一办理新户口始终落实不了,有的老人去世时仍无户口。而办理时每人均交了数百元费用,赵玉辉被指“嫌钱少”。

赵玉辉和派出所民警均解释,老人们办不了户口是由于旧户籍丢失,此事非派出所能够解决,需要上交市局办理。他们对违规收取费用也予以否认。

经调查,部分举报内容也有相反说法。庄儿上村村民王三会的弟弟王样作证,其侄子王伟打伤村民事件中,赵玉辉并无勒索行为。由于涉嫌犯罪,王伟被拘留后取保,当日赵玉辉帮忙协调,一直说的是给受害方的赔偿金额。该村另一位村干部也证实,村干部当天参与调解,赵玉辉并未要钱,而作证的支委田硕,是张世佩的亲外甥。

赵玉辉的侄子也证实,抢夺手机的仁景树村学生赔偿了自己2.5万元。“当时调解书写的是5000,对方说少写点,能减轻处罚。”

进展

1.8万违规款上缴纪委

虽然没有足够证据且部分举报很难落实,所长赵玉辉仍然被抓住了把柄。目前,曲阳县纪委正调查此事,保定市纪委也十分关注。

纪委和赵玉辉本人均证实,赵上缴了1.8万元违规款项。赵解释,其中1万元是此前抓获一非法采矿人员的暂扣款,因派出所一干警是工人身份,由本所自收自支,他挪用给其发了工资。

另外8000元则被举报人视为赵玉辉贪腐的铁证。今年年初,当地为曾担任代课教师的人员登记备案,60岁以后他们都能够获得一定补贴。除了村、乡两级盖章外,还需要派出所证明该老师无违法犯罪记录。两位代课教师证实,他们去派出所盖章时被索要200元。负责办理的时任乡中心学校副校长韩国兴介绍,全乡160多名代课教师,在截止日期前大部分未能盖上章,随后经校方协商,每人交了50元钱,且没有收条。

赵玉辉就此解释,因派出所警力不足,在短时间内无法将代课教师们的违法犯罪记录调查清楚,该笔钱是用于雇用人员下乡调查。韩国兴证实此说,并称最终有3名教师查出有违法犯罪记录。

曲阳县公安局没有对此发表意见,但相关负责人私下称,既然纪委调查的几个月中赵玉辉仍照常上班,说明其工作获得认可。

赵玉辉坦言,1万元违规款项最后是由自己个人上交。他用“强龙不压地头蛇”自嘲,“基层工作不好做,我早就想调走,这下被举报了,只能硬挺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