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流弹系列故事之二:让子弹飞一会——之《菊花伤》

龙狙 收藏 13 8200
导读:[/b] [b][align=center][b]《指天撸管垂直落、被甲流弹伤菊花!》 [/b][b] [/b] [/b] 某年某地,众兔子靶场演兵忙,军兔都知道的,领出库的子弹必须撸完,不然没法结手续;不然文书兔和军械保管兔会唧唧歪歪的——扯远了。 更早期时候,还要对弹壳——领多少发回头上缴多少个弹壳…….(写到这楼主兔先停笔哭一会……)妹的赶上大雨天趴在冰冷泥地水洼里找弹壳真不是兔子干的事啊!简直不能回首啊啊!弹壳凑不齐是没饭吃的,哪个班少一个弹壳就是一个集体5

(血狼原创)流弹系列故事之二:让子弹飞一会——之《菊花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指天撸管垂直落、被甲流弹伤菊花!

上篇——那些年我们一起捡过的弹壳

某年某地,众兔子靶场演兵忙,军兔都知道的,子弹只要出库就必须要撸完,不然没法结手续;——还会被文书兔和军械保管兔这对唐僧唧唧歪歪——扯远了。
更早期时候,还要对弹壳——领多少发回头上缴多少个弹壳…….(写到这楼主兔先停下笔哭一会……)妹的赶上大雨天趴在冰冷的泥水洼里找弹壳真不是兔子干的事啊!简直不能回首啊!弹壳凑不齐是没饭吃的,哪个班胆敢少一个弹壳立马就是一个集体5公里啊啊!
所以有段时间,攒弹壳就在军营里很流行;甚至可以充当货币,1个新弹壳可以换一根叼羊、5个新弹壳可以换一根云烟;手枪弹壳最贵,不伦品相攒齐20个可以换个假条(因为对于军械而言,手枪和手枪弹体积小、最易被藏匿、丢失或者夹带……万一出个那啥啥啥呢?那可立马就是重大事故啊——尤其我们这种时不时就枪弹一体的部队——军兔们都懂得啊。)——所以每次集体撸管、尤其是集体打手枪后,靶场上成天都是撅着迷彩小屁股找弹壳的军兔——弄得整个靶场简直就像被舔过一样干净。现在想想我们那会挺变态的,哈哈。
有些兔头比较那啥人性化,弹壳够数就行,不会看弹壳底部的批号——所以众军兔凑齐弹壳就行了,管它哪年哪月谁打的,够数就行;这个比较好对付。

赶上特殊型号的子弹定装试验、或者摊上比较严厉的教官,那你就倒霉了——回收的所有弹壳必须是同一批号的!——你就看吧,漆黑寒冷的冬夜里四五级的西北风吹着,一堆小军兔打着手电撅着迷彩小屁股在靶场上跪着找弹壳啊!有相同经历的军兔们举个爪!
……
你们现在知道为什么军兔的靶场修的那叫一个平整是为什么了吧!不能积水啊啊!在泥水里用兔爪摸弹壳简直不是兔子干的事啊!
(顺便说一下,后来楼主兔头回在《轻兵器》杂志上看到新式95-1枪族的固定夹角抛弹壳功能介绍时,真是当场捧着杂志嚎啕大哭啊!如果56枪族当时也能有这种统一向右前方与枪身成45°夹角精确抛弹壳的设计,军兔们当时能少跑多少个5公里、挽回多少顿失去的胡萝卜啊啊啊!)

有个很勇敢(也可以叫不开眼)的小兔子跟大兔头稍微抱怨了一小下;兔头就特淡定的说:“——没叫你丫对弹头就已经很不错了……你小样还敢抱怨?”……然后这个傻小兔子就脸色惨白的抱着我军兔至宝大黄脸盆去靶坑里刨子弹头去了——只能手刨!并且必须是56式的步枪弹头啊!不能有12.7的、14.5的,更不能拿54、64的手枪弹头凑数——刨满一脸盆步枪弹头才能有胡萝卜吃……
大兔头的理由很简单:我手下的小兔子不能提这种低智商的问题——这简直是辱没本部队众兔子的水准……
装满子弹头的黄脸盆有多重?超过12斤是木问题的……那个抱着大黄脸盆去捡弹头的小兔子半夜回来那叫一个哭的惨啊…...一窝新军兔吓得整晚都没敢睡、轮流看着生怕丫想不开扯了背包带吊死在上铺。
(然后我们就都学会了——轮到我们带新兵的时候,任何新兔子敢得瑟下,立刻黄脸盆伺候刨弹头去——态度比较好的小兔子,不管什么品种是弹头就行你把脸盆装满就得了,就可以回来接着吃你的胡萝卜;顽抗到底不识数的小兔子——好吧,专门给我刨手枪弹头去、还得挨个擦干净了不能带一个土渣的、然后还没有胡萝卜吃——小样,收拾不了你个兔崽子我们还敢叫军兔?!——你看,我们绝对木有体罚啊对吧!
现在想想——我们那时候不遗余力的帮助我种花家教育、提高、改造成功了多少年轻有为的新军兔啊!)

小兔子叫后来叫做奇葩兔A,就是本文的主人公。当然,这时候他还是只新军兔。
扯远了,还是说说那颗垂直落下的流弹。

中篇——两只华丽丽的奇葩兔 .A &B. 走火

话说这天小兔子们又得群射,而且是比较高难度的群射——什么运动撸管、各种障碍各种地形撸管、各种单兵火器单撸或群撸,总之就是往死里造不把库存造完就没完的那种。大兔子甚至说了,训练死亡指标今天可以生效——一众小兔子心里瞬间拔凉拔凉的……亲们那时候抚恤金真心不高啊!继续撸管就谨慎多了。
(写到这我实在忍不住提前喷两句:每个部队都会有一两头奇葩,这些奇葩兔的存在简直就是为了衬托别的军兔有多么多么的正常;悲剧的是,奇葩兔们不这么想,他们的想法正好是跟我们倒过来的——奇葩兔会觉得大多数正常军兔的存在恰好是为了衬托自己是多么多么的有个性有风范……铁血群里同意我这个说法的兔子们举个爪!
不过后来楼主也成了一只奇葩兔这可是当初所料不及的!这是后话)

两个奇葩兔(我简称为A与B)共同制造了这起惨剧;简直了,随便换个正常的小军兔,这事都成不了。老天厚爱奇葩兔的形式就是不断的跟丫们开各种猥琐的小玩笑。
扯远了我再扯回来——正式开撸没多会儿,那个新军兔时曾经率先拿大黄脸盆挖过弹头的奇葩兔子A在炮台(靶台,我们叫炮台)上举手示意——出问题了,兔群顿时紧张起来——担心谁,谁TMD的就出事,你个死兔子不会把撞针别断了吧?武器要是损坏了——今天全体小军兔都木有胡萝卜吃的!(然后厨师兔就会很高兴,因为炊事班晚上又能放假了。)
大兔子黑着脸跺过去,真的是跺着大靴子就过去了,然后特温和的问他:“R你MEI的!你JB什么个鸟情况?!”
奇葩兔A就是奇葩兔A,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报告连长,不是JB也不是鸟的问题;我肚子疼,要上厕所。”
大兔子咬牙切齿:“你TMD早上不是跟卫生员说上火了那啥很干燥拉不出来么?!”
奇葩兔A特镇定的说:“今天撸多了,后坐力把那啥快给震出来了……”
(他这么说的时候,没有兔子笑话他。搞过长时间持续频繁射击的军兔都知道,高频震动、枪油、高温枪焰、火药烟雾的混合刺激,射击打到头晕呕吐、甚至遗尿都有过。现在这哥们只是被震动的有了便意,实在是我等小兔子已经被操练的差不多了。)
大兔子说去球!你就趴在这拉裤子吧!!
奇葩兔A再次证明了他的奇葩英名绝不是浪得浮云——这哥们嗷的一嗓子众军兔都听得真真的:“报告连长我不能拉裤子!因为下一轮这里就是你的炮台!

……………………………………………………………..

(我不知道在别的部队,干部撸管时有没有固定靶位,我们这有;1号靶位是大兔子御用,用他的话说趴在这是上风上水、眼角一瞥众兔子瞄靶的各种操行就一览无余了;而且地处上风头,大兔子放个屁小兔子们就只有一起闻的份。那叫啥?控制感、成就感啊!)

于是兔子A就华丽丽的撇条去也……

—众军兔叮叮咣咣的造到天擦黑时;真是人乏马困连盯靶的都烦了。就在这时候,坏了,有个眼尖的发现兔子A的那份弹药还好端端的放在炮台边上……兔子A呢?还在厕所里蹲着呢,撇个条要蹲这么久啊!都认为丫肯定偷懒去了——事后血淋淋的事实证明,群兔确实冤枉兔子A了,这是后话。
前头说过了,领出库的子弹必须撸完——废话!撸不完是凑不够弹壳数的!——弹壳数不够兔子们晚上木有胡萝卜吃的!——再说很可能还有5公里和黄脸盆等着伺候各位兔爷呢……众军兔木办法啊,为了亲爱的胡萝卜,兔子A所在班的其它军兔只好分摊兔子A的那份弹药以便赶紧完成撸管任务。
(我突然觉得那时候我们的思想境界真TMD的不高啊,每天能多吃一个胡萝卜就高兴地跟兔孙子是的——这要是让蓝星人民知道了,我种花家的军兔就是这个思想境界这个目标追求——我兔的颜面何存啊!)

这时,本文的联合主演、第二主人公——奇葩兔B华丽丽的出场。

兔子B自告奋勇来完成兔子A的任务——千万别以为丫是雷锋,这货只是想出头,为啥?因为兔子B觉得,我擦,兔子A 太牛叉了,华丽丽的当众就把大兔子的大黑脸给撅了——真是太拉风了呀……出风头这种好事不能全让丫单兔独占——我这等全连并列的一级奇葩必须得干点什么!
(所以我前文说的是对的:奇葩兔的思维跟正常军兔是不一样的。同意的兔子请再次举个爪!)
有人出头总是好事,咱们种花家(中华)办啥事就得有个起头的;淳朴的小兔子们不忍心让兔子B独自受累(单兔一次性消耗将近半个单兵基数的弹药也不是开玩笑的,累死谁),于是就你一爪我一爪帮着分担点,结果奇葩兔B认为这是大家在抢他风头(无数狗血事实已经证明了跟奇葩是没道理可讲的……)
问题是,这二货一着急就忘了我军兔的龟腚了——(射击动作一旦结束或者临时中断时,射击兔应立刻检查膛内是否仍有余弹、并确认关闭枪支保险,等候指挥兔下一步命令……)
这二货当时站在炮台上挥着把85冲就开始叫嚣:“……谁动了我的子弹!”听清楚啊,不是谁动了我的奶酪……

“哒哒哒!!!”一个短点射就打出去了!,走火了啊?!

下篇——菊花伤、满地黄

——我说过了,老天是厚爱奇葩们的,总会时不时跟丫们开个玩笑。
小兔子们当时全惊了,上了靶场那神经都是高度紧绷的,枪声一响唰的一下众兔子闪电般就翻身卧倒了、各种造型各种角度各种姿势、那个神速啊、那个贴地紧凑啊,根本就不是平常战术训练能出来的效果;众兔子卧倒在地,都以为是哪个二货不想再过这种胡萝卜加大棒的操蛋日子了、终于想开了准备扯旗造反了……
可是半天木有动静…小兔子们很疑惑的偷偷抬头看过去——兔子B已经倒在地上,正被大兔子玩命踩呢——大兔子气坏了——上了靶场最怕的就是这个,要知道那些个安全条令每一条每一个字可都是用前辈军兔们的鲜血还有悔恨的泪水写就的啊!
大兔子踩奇葩兔B踩的正欢呢,大家伙围着看兔子B挨踹看的正高兴——就听身后靶场那头嗷的一嗓子:兔子A 高亢的海豚音回荡在靶场上空:“……救命啊!我中弹了!!”
……
还得说说老天是多么的厚爱奇葩们。
首先在场的所有军兔可以证明——兔子A确实是那啥啥干燥——所以就一直在敞篷厕所里蹲着,用他事后的话说我等于练了两个半钟头的马步,一点不比你们群撸轻松……
(妹的奇葩们撇个大条都能描绘的这么神圣)

就在我们兴高采烈的围观奇葩兔B挨踩的时候(奇葩们总是能主动为枯燥的军营生活贡献各种娱乐的)——那3颗几乎是垂直向上脱膛而出的51式制式铜被甲手枪弹头正在寒冷湛蓝、气流呼啸的高空中俯瞰着弧形的大漠;终于跃升到火药燃气赋予它们的能量所能到达的顶点后,重又听从了地球重力的召唤,转身划出美丽的无悔弧线、一头向着苍茫大地而去——但是、但是啊!但是其中一颗被高空中凛冽的寒风推了一把、偏离了原定的下落轨迹、转向靶场另一头的露天厕所呼啸而下。

肇事弹头表示有话要说:

(弹头de遐想——:油腻的牛皮纸、芳香的松木油脂味道、幽幽的金属味、一片静寂永恒的黑暗——然后,震动、刺眼的光线、粗糙的大手……拥挤、黑暗的弹匣挤压着我、幽深冰冷的枪管象无底的隧道紧紧窒息和压抑着我;可是我终于被击发了!!瞬间我感受到了炽热的火焰、那爆发的力量、炫目而极速的迸射和挣脱金属膛线的束缚时火花飞溅的巨大摩擦力!我飞速旋转!我纵身跃入高亢的蓝天、穿透那金色的阳光!……

作为一颗军用子弹,我没有遗憾了、我的燃烧就是我生命的结束。划过我生命达到的那个永恒高点,然后静静的自由落下、回归泥土回归大地……这很好,我见过最炫目的阳光了,我呼吸过最清冽的空气了、我的铜质皮肤感受过寒冷新鲜的空气吹拂了、我的铅制心脏感受到那强劲的穿透了;

……而我的有些同伴终其一生甚至没有见过枪管的膛线、大多数同伴一被击发就瞬间扎入大地的深处——从一个黑暗沉寂于另一个永恒的黑暗而已——我也会沉入泥土、安静、永恒睡去——但我没有遗憾。)

靶场这边,大兔子继续在踩兔子B。

靶场那边,兔子A 还在坚持“练马步”。

有着奇葩思想的肇事弹头继续俯冲而下——临近地面,弹头睁开眼想最后看一看蓝天白云和金色阳光——可是它俯瞰看到的是——“...那是什么?一个厕所么,还是露天的?我擦太简陋了有木有……喔,里面还有一只迷彩军兔…..等等……那只兔子姿势很怪异啊,身体后部白花花的象个大苹果……什么,“苹果”?!不对啊——等等,不要、我不要啊!!!!……..啊!…我讨厌“苹果”!…….”

被风吹偏的这颗肇事弹头斜线落下,不偏不倚,正巧击中了因为那啥干燥正在苦练马步的奇葩兔A白花花的小PP……所幸手枪弹头质量比较轻、动能啥也衰减的差不多了,只是在PP上擦出了一条近10公分长的伤口——当然血流的不老少……你说点背不?!从兔子B走火的炮台到这个露天厕所直线距离足有300米——再话说当时那怕有个石棉瓦的顶盖,兔子A 的PP也顶多是被砸一下、不会见半点血的。

我们回顾下整个“菊花伤”事件全程啊——第一步:首先是第一主演兔子A肚子疼,然后华丽丽的顶撞了大兔子顺利获准去上厕所;——第二步:旁边靶位上的第二主演兔子B觉得兔子A 真拉风真TMD有面子;——第三步:众军兔发现了兔子A留在一号炮台的剩余弹药需要处理——第四步:兔子B决定出头,拉风行为奇葩们必须必的相互映照下不是么?——第五步:众兔子正常思维想帮奇葩兔子B分担弹药;——第六步:兔子B发现众兔子行为本能的认为要吃亏所以挥枪阻止;——第七步:兔子B违规、忘记检查余弹导致走火;——第八步:兔子A就算便秘啊活该要蹲那么久?执着的换个坑位都不肯啊!——第九步:抱歉,种花家军费比较紧张、所以没能给那厕所加个顶盖……

(至此,楼主兔只能说——这简直就是一部华丽丽的吸引力法则的真实现场版——一只奇葩的军兔无意中鼓舞了另一只奇葩的同类、然后被这个受到鼓舞的同类用自己遗留的枪弹走火击中了自己的菊花——顺便说下——这发子弹飘逸的弹道也真是太奇葩了,怎么偏偏就能找到你这个顶级的奇葩呢?——你说这不是吸引力法则还能是什么呢?)

奇葩兔B一个大处分背的一点都不冤枉。
奇葩兔A受得惊吓不小,日后好长一段时间见了85冲绝对都是绕着走的。连自己的手枪都是我替他擦的,内伤啊。
不过兔子A唯一因祸得福之处就是——一菊花中弹那一瞬间一家伙那啥全倾泻而出……直接就喷了个满地金黄啊!原来火辣辣的流弹还能治便秘啊,真是比卫生员好使多了。(——某人要是看到此处勿喷啊!)
——现在,大家伙知道为什么本篇题目叫做《菊花伤、满地黄》了吧?……(楼主兔觉得自己写东西还是很押题的!)

后记之一.——抚摸我的PP你的手

(此事木有完,还有个后记插曲啊;这是必须要跟众兔子们分享的——不然你等于看场电影没看完结尾。)
有句歌词叫“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对吧?张天王所唱很好听的一首歌;好了,想继续阅读本故事的人,请先轻轻的哼唱一遍这句歌词——“穿过 我 的 黑 发 的 你 的 手”轻轻唱、尝试闭着眼唱——,好了群兔们继续阅读吧,绝对有惊喜啊绝对回味无穷啊!

奇葩兔A从医院出来后就开始另一个奇葩行为——成天都很忧郁,经常神神秘秘的独自对着天空一脸的黯然神伤;还小声的反复哼唱一句歌词:“抚摸我PP的你的手……”

直听的正在墙头上给事故现场——那间倒霉催的露天厕所加建顶盖的众军兔们差点一竿子集体掉粪坑里去。

(明明是擦伤,说成是抚摸、明明是流弹,却想象成是女孩子温柔的纤纤玉手;把残酷的现实想象成温暖的虚幻,众兔子很同情的看着这个努力应对厄运、试图尝试自己治愈心魔的奇葩兔A。)

兔子A肯定是得了“创伤后应激综合症”了,楼主兔当时看着兔子A蹒跚远去的背影暗自叹气。(——事后楼主兔为这句话给自己好几个大嘴巴,简直就是年少无知不识事啊!)

伤再小毕竟也算是枪伤,再加上兔子A出院后的反常表现、众兔子觉得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大兔子拍板让这货停训休养,平时只需参加正常操课即可。毕竟本部队因为残酷训练而疯掉的军兔已经不是一两只了。兔子B因为始作俑者的身份更是自责,时常帮着兔子A忙前忙后的。

……………………………………………………………………………………………………
半年后奇葩兔A金榜高中去了“中国的西点”就读侦察指挥专业,临走时作为新兵的楼主兔送兔子A上了送行的军卡。兔子A悄悄给楼主兔手里塞了个折了一半的信封。

楼主兔莫名其妙还没搞清楚,兔子A狡黠的一笑,一边哼唱着:“抚摸我的PP的你的手……”一边毫不耽误的敬了个端正的告别军礼。

然后就是随车渐渐远去。

旁边一道来送行的大兔子叹了一大口气——那可真是五味杂陈。其实,敢于公然对抗干部的奇葩兔们多是具备好兵素质的,军事素质不拔尖是没有资格在我们这种全天候应急部队里玩个性的——而兔子A严格来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兵;——废话,群兔们想想,如果不是好兵,连长为啥唯独允许他使用自己的“御用炮台”呢?

兔子A与兔子B截然不同的是:兔子A不仅敢于顶撞大兔子,并且每次顶撞理由都极其合理、双方最后都能比较有面子来收场:所以大兔子其实是很喜欢兔子A 的,用大兔子的话说:“叫板也要找个有智慧的,智商高的对手才能下出一盘好棋。

后记之二.——确有其手


话题接着说,兔子A 为什么单单给楼主兔手里塞进一张折叠的信封,还是悄悄地干活?
请大家再接着哼唱一遍:“抚摸我的PP你的手”……这回有木有体会出什么不一样感觉出来?

对了,有聪明的兔子已经猜出来了——首先,真的是神经病肯定考不上军校的,更何况还是当时号称“中国的西点”的那所著名军校——并且还是要求极高的侦察指挥系!所以,其实奇葩兔A根本就没有什么“创伤后应激综合症” 。

但是兔子A确实是受了强烈的刺激,不过不是因为流弹。

因为——兔子A反复吟唱的“抚摸我的PP你的手”是确有其手啊!!!”

而且还真就是个容貌酷似当时经典86版《红楼梦》里某位深受广大群众喜爱的女主演一般——一位青春貌美的女军官的纤纤玉手。

——这它喵的兔子B一发流弹生生把兔子A给打出个鲜活桃花运来啊!

人生就是这样,有些兔子的际遇之所以会发生,就是为了让身边其它兔子顿生集体寻死的想法…

(军兔都知道的、女孩子,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一穿上军装那真心不是一般的靓丽啊。所以楼主兔现在还时不时的扒着军网浏览“女兵风采”这个板块——真是一边流着哈喇子一边兴致勃勃乐此不疲啊。——又扯远了……此段话要是被某人看见,楼主兔就有被搓衣板伺候的危险。)

回到主题——反正当年楼主兔回到营房后一打开信封,立马就喷了一床单子鼻血……

(话说当过军兔的都能理解,当三年军兔见了那啥都是双眼皮的……)

然后众军兔们抢过信封,二话没说就开始接力喷鼻血、一个赛一个的喷,都TMD快把窗户糊住了。——好在信封里的女神照片无恙,这是大事,这是支持众兔子们继续混军营的动力法宝不二源泉啊!这是榜样、动力和旗帜啊啊!!
……然后失落的众军兔开始不约而同的哼唱:“抚摸我的PP的你的手……”现在想想,当时那个气氛真心诡异的很。一群身着沙漠迷彩的军兔们两眼怅惘的看着窗外,和声反复吟唱着这句在二兔子(指导员)听来极其下流有损我军光辉形象的所谓淫词小曲。

二兔子你不懂爱啊。

(好了,继续说正题。抱歉啊,楼主兔一激动习惯性流鼻血,现在擦过了。咱们接着喷鼻血,啊不是,是讲故事。)

兔子A 是趴在担架上被一竿子拉到军医院的。一进来整个医院就那啥轰动了——某某牛逼部队的某军兔负了个特别传奇特别奇葩的伤——而且兔子A其实还挺朴实,一五一十就把负伤经过跟主治医生交代了个底掉——直弄得当时……怎么说呢?整个病房的现场气

氛只能用郭德纲de 专场来形容了。

兔子A 其实觉得很丢人,你想想,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子(其实兔子A属于那种比较阳刚帅气有型有派的小雄兔)光着屁股趴在病床上,周围是一圈白大褂——副院长、主任级别的就好几个——因为那个地区的军医院对于枪伤极其敏感、对于我们这支部队又是极其重视的,原因暂且不说了;——剩下就是一堆正当佳龄的军队护士。

副院长对于这个绝对是奇葩级别的枪伤案例极为感冒,出于军人的职业责任和兴趣问的很详细——于是兔子A感动之余一顺嘴就把“菊花伤、满地黄”那个桥段细节给说出来了——再然后,你们想吧,那些个年轻的女护士们就再也忍不住了,银铃般的炽热笑声顿时就充盈了整个病房走廊。

明知护士们本无恶意,但是兔子A本能的抬不起头来觉得太丢人了啊,长这么大谁没光过屁股啊?可是有几只兔子是光着屁股被一群美女围着哄笑过?有么?有的话请举爪!

话说兔子A正忙着把头深埋在病床枕头里咬枕套(哥咬得不是枕套是羞愧啊)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一只温暖、光洁、细腻的小手正轻轻抚摸着他的伤口周围、一种麻酥酥、火辣辣触电般的奇妙感觉电流般瞬间从屁股传导冲击到他的大脑——这种感觉实在比那颗流弹给力多了啊!兔子A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天籁般动听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响起:

——“战友,你疼么?疼就哼出来吧,不要强忍着。”

兔子A惊诧的抬头,(说到这不得不佩服奇葩兔;因为人家是直接面对鲜活的美人、而我们事后面对的是美人照片)——总之兔子A当时的表现比我们齐喷鼻血要出息百倍……兔子A没有喷鼻血、更没有来得及射个床单什么的(擦,我兔连的共同爱好不小心都说出来了)、……他选择了直接晕菜。 ……晕美女,绝对可以理解啊亲们,这可是广大雄兔们太普及的不治之症啊。

总之,抚P之恩无以回报;所以当兔子A醒来的时候就果断决定以身相许了,这比他当初申请入党都坚定。

现在兔子们知道“抚摸我的PP的你的手”出处何在了吧?

(下面的故事就不用细说了,涉及当事人的隐私,读者兔请谅解。)

总之,良兔遇上佳人,还是个挂着学员红牌的准干部;而我们的兔子A当时还只是个大头兵。这段犹如流弹一般突如其来的感情再次击中了他。但细细想其实也很正常——男动情女怀春,相逢又是好年华。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要说说:真是什么人遇上什么人——其实兔子A和这个美女姐姐就是一类人。你看啊:那么多美女护士只顾着自己逗乐,一时间忽视了兔子A实际上是个身负枪伤的伤员;——而偏偏就这个酷似小宝钗一般的美女姐姐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不,严格讲是没有抑制住自己身为女性本能的母性和对弱者的怜悯、关爱。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美女姐姐当时可能还不能算是个合格的军医,但绝对是个好姑娘,因为她有着天使般的悲悯情怀。

而兔子A呢?他之所以成为奇葩兔那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作为一名特殊部队的军人,他已经无数次的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并且他还能在追求统一和模式化的军队里难能可贵的保持着自己的棱角(事实上每个人的棱角,就是那些富有争议的部分恰恰就是一个人身上最有价值的部分,只是你要看后来如何驾驭),甚至还保持着自己独立的思辨性格。部队里其实有不少兔子A这样的兵,很多时候在常人看来他们很刺头、很不合群、很特立独行;但是谁又能否认,这些所谓的奇葩们往往能最先寻察到突发事物的细节和特异之处——不正是因为他们心地里始终保有着善良、细腻和悲悯之所么?

总之最后的最后,就是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半个月的护理期不到,两人已经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别说流弹了,那就是重炮都打不散啊。

(写至此不由得感慨下:在那些纯洁的病房里成就了多少千古佳话啊。那些飘散着苏打水和漂白剂味道的爱情已经被生活反复的检验和证明了它们的品质。)

一颗误打误撞的流弹、无意间却成就了一段佳话。真真是羡煞一堆旁人。从这个角度讲,兔子B功德无量啊。

(再补充一句:兔子A 正是因为瞬间际遇此生最珍贵的瑰宝,而立志去报考军校以成为一名真正的、优秀的职业军人。他的思考很简单也很正确——成为军官首先在本部队可以肩负起更多的责任和担当;因为是个爷们骨子里都本能的会追求优秀、荣誉、使命。其次,成为军官可以最好的消除他和“手之主人”门户出身之间那道明显的阶层壁垒。)

一只温暖、光洁、细腻的女孩的纤纤玉手,在那个月光普照大漠、寒冷至极的星空下放在了一个带有弹痕、皮肤粗糙但是肌肉矫健的青年战士的臀部上——天籁之音响起:“战友,你疼么?疼就哼出来吧,不要强忍着。”……敢问世间还能有比这更狗血的邂逅么?

(前情回顾:兔子A 出院后一边四处吟唱:“…抚摸我PP的你的手…”一边满是忧伤的独自行走月夜星空之下;狗日的那货岂止是在思春——那简直就是在丈量诺大的操场能否盛放下他和小宝钗姐姐满满的郎情妾意啊——年少轻狂、幸福时光啊!而我们当时还傻了吧唧的以为那货在进行自我心理的调节;真是一群年少无知的傻兔子。)

在我十七岁的记忆里,那真是个绝美、温暖的画面。同时,也沉淀在众多小军兔迷茫干燥的青春记忆里,定格成一张分外美好的画面。再以后,我们遇到过很多极其困难和险恶危急的时候——每当身处绝境和濒临绝望时,我们这些小军兔总是会闭上眼,轻轻哼唱起

这句歌词:“……抚摸我的PP的你的手……”然后就去勇敢的继续战斗

兔子A,谢谢你幸运遇到并勇敢创造出来、并且分享给众军兔的美好。其实人都是靠着美好来支撑前行的。

(忘了说了,兔子A 临行前塞给我的那个信封,里面就是一封信;没有这封信上面的那些文字是写不出来的。再有就是一张阳刚帅气的兔子A揽着酷似“小宝钗”般的美女姐姐之小蛮腰的半身军装合影照;那照片上面满满得洋溢着世间最幸福的笑容、和青春里最夺人心魄的美好年华。

——忍不住再说一遍——那只是合影照吗?——那是榜样、动力和旗帜啊!)

补记一:兔连之花絮


有个小花絮:
兔子A后来拿着两条云烟特别诚恳的跟兔子 B说:——我得谢谢你,你实际上算是我跟你嫂子间接的媒人。 兔子B没吭声,拿过云烟就开抽。然后也特别诚恳的说了一句:你说那天为什么我打的不是机枪呢?……

兔子A:……

众军兔:……

大兔子:你小子那天打得要是机枪——那就不是抱着脸盆刨弹头的事了。

二兔子:好花不重开,好运不重来。

众军兔:二兔子很懂爱啊……

还有个花絮:

兔子A正在继续吟唱“抚摸我PP的你的手”…… 大兔子正好飘过,“咣当”就把大靴子糊在兔子A的PP上。

兔子A:……

大兔子:哪天给我整个小兔子出来啊?

兔子A:太早了吧?!……这还没考上军校呢……

大兔子:你还知道你还没考上军校呢?你TMD还知道啊?!啊?!——我看你不是屁股中弹、是TMD脑子中弹了!好好的一个兵、现在成了这个怂样子,成天不训练不复习不知上进、神神叨叨的自以为是情圣、装逼TMD的游牧民族的流浪歌手啊?!——球!!现在滚,马上给我滚到靶场上跑个全装15公里然后刨弹头去——全要手枪弹头!

——你给我好好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你那个怂样!你还怎么带你的兵?!啊?!你他妹的还有没有带兵的能力啊?!你还知道自己姓什么吗?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兵、是个特殊部队的兵?去照完尿泡你就知道了——看看自己还有没有脸再穿这身军服!

……
大兔子:记住了,生活是首完整的歌;不要总在意那一句——否则你真的唱不完它。

兔子A无地自容。

二兔子:……

二兔子:我他妹的太崇拜连长兔了!……

众军兔五体投地。

据说,那天自觉去跑全装15公里的远不止一只兔子;跑道上群兔密集那叫一个挤啊。

跑完军兔们也没散、人手一只黄脸盆都跪在靶山上默默的挖子弹头。

我兔们挖的不是弹头、挖的是“魂”啊。

你们现在知道什么叫“带兵有方”了吧?

花絮必须继续啊:

二兔子刚来兔连时闹过不少笑话。 大兔子站在连部手持望远镜观测靶山。

大兔子:K,我知道咱连不要脸的不少、没想到这么多。

二兔子:……

二兔子:……我觉得晚餐还给他们吃胡萝卜的话、那简直就是对胡萝卜的侮辱。

大兔子:……

锤炼和虐待的区别是什么,大兔子很清楚。

众军兔:你妹的二兔子学的也太快了吧……

二兔子确实新官上任没多久。

兔子B:……我兔群道德思想水准的高低与否,直接由兔连政工干部的素质决定着——我们决定日后言行思想都向二兔子看齐,争取进步好早日把兔连的建设推进到一个新高度。

众军兔热烈鼓掌鼓掌热烈——兔子B说的真是太TMD好了太给奇葩们长脸了——绕这么大个弯说白了其实还是胡萝卜的问题……你妹的害我们吃不上胡萝卜?那你二兔子也别想自己偷着啃萝卜缨子;我们可都向你看齐了啊。

大兔子:兔子B,你TMD真能说,要不你来干二兔子?想造反啊?

二兔子欲哭无泪。

大兔子尊重二兔子的建议,毕竟自己当时没有反驳么。于是那天晚上兔连真的就没有胡萝卜吃。

炊事兔高兴坏了,好么又捞着了,晚上可算放假了不用受和面劈柴烧火炒菜那些个累了。

结果大兔子突然命令全体拉动,搞一个标准的夜间野外宿营演练并强调严格按照条令规定执行。严格执行的话——每只军兔就必须得自带三日份的自加热食品、压缩饼干还有兔子们的“大爱”红烧牛肉等军罐系列;还得有巧克力、葡萄糖、维生素、生理盐水什么的。

炊事兔们欲哭无泪。——野战口粮给养是他们负责存储管理和发放的……结果假期没捞着不说还累个贼死。第二天炊事兔们瞪着熬的红红的小兔眼盯着二兔子,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你们现在知道什么叫“带兵艺术”了吧?

补记二:关于兔子B和楼主兔

其实兔子A和兔子B是最好的朋友啊!要不兔子B也不会主动去替兔子A打靶(尽管动机不纯洁)——前情回顾:兔子B事后很内疚的。

(当时很多兔子和兔子B一样,思维都钻了牛角尖了——也不动脑子想想谁敢保证换了你就一定能能得个比兔子A更性感的伤口?你就一定能遇见小宝钗姐姐?你就一定能四目相对一见钟情?

万一你没有兔子A 现场那个冷静处理的素质——不是晕了,而是直接就鼻血开喷、或者再猥琐点把床单给射了;你还不当场落个被手术刀凌迟阉割的下场啊?想什么呢都!

所以说该谁就是谁的啊。)

我实在忍不住要揭发下:那天在集体喷鼻血现场,奇葩兔B是哽咽着唱的,“抚摸我的PP的你的手……”就这几个字都让丫唱出高难度的颤音了——狗日的肯定不是因为想班长——兔子A 而哽咽的!

没人鄙视他,其实当时所有人一边忙着喷鼻血一边羡慕嫉妒恨那,为什么不是我挨了那颗流弹?——以至于再见到靶场那所修葺一新的厕所,不止一只军兔公然声称要再拆了那崭崭新的顶盖——弟兄们那可是咱自己个亲手修建的好不好?!

弟兄们也不再攒弹壳了,改为没事就到厕所蹲着去——还是在打靶的时候。——**那还是厕所么?那简直是圣地啊!

(简略说说,为什么兔子A 临了会把那封信交给我——很简单,楼主兔当时也是个小奇葩,……。)

兔子A 之所以选择把这样一封信和自己的爱情私密合影照交给楼主兔,是有深意的。

(首先我是他最喜欢的一个新兵,兔子B是第二个。)

还因为当时楼主兔正处于青春懵懂刚刚脱离一小段所谓失恋的操蛋状态中——而一个士兵的情绪如果始终处于低谷状态的话,对于他个人,乃至他身处的连队都有百害而无一益——对于我们这样的特殊部队而言则更要命。

我们人生会遇到很多困局——但是很多时候想走出来只能靠你自己。

兔子A 用了一个看似朴实实则很高明的手法,首先是绝对的信任和交心;把自己心底里私藏的最宝贵的东东展示给自己手下新的小军兔们;然后他还留下一封信,信里所有的文字没有一个是来教化楼主兔的——不评价别人的私事。这是兔子A品质中的一个闪光点。

(——所以说,美女姐姐能看上兔子A 不是毫无缘由的,绝对识货啊。尤其既识货又漂亮的女人真心不多——SO,楼主兔果断推断美女姐姐其实也是个奇葩。)

什么都没说、其实什么又都说了。

“……新军兔龙二宝同志(楼主兔本人),人生有很多困局,班长没办法也不能来评价你的人生,所以我只能用自己经过和做到的事情来启发你——我们如何遇到、和去把握、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不是久久的沉湎于过时的、旧的个人小情怀中不能自拔。”

落款:——你的奇葩班长兔子A。

“抚摸我的PP的你的手……”

谢谢你,我的奇葩班长。

……………………………………………………………………………………………

话说奇葩兔B其实也是好军兔,就是为人处事有些毛躁——妹的不毛躁他还干不出来这绝世一枪啊。所以后来当我看HBO的《兄弟连》小说时有一个桥段看的我当场就喷了——有个鹰酱(美军)的奇葩在诺曼底跳伞前找温特斯中尉比试摔跤,结果被温特斯摔成了骨裂,于是这个幸运的家伙可以不参加登陆了。

——结果第二天全连都去找温特斯中尉要求把他们也摔成“价值一万美元的骨裂”;因为当时参战的美军每人都有一万美元的保险,受伤了就可以合理退出战场;不用拿命去换那一万美元的保险理赔金了。

我看到这时都快喷的不行了;因为我想起当年可怜的兔子B在靶场上被围追堵截的狼狈样——所有的军兔都手捧着三发51式手枪弹一脸虔诚的对他说:“求求你,奇葩;给我一个点射吧……Shot me! come on!”

兔子B被逼无奈向组织上申请从突击手换成重机枪手——注意是12.7毫米的高射机枪射手;这下本连队兔子A的粉丝兔们才悻悻作罢。

BUT兔子B换了新连队还是苦不堪言,废话——手枪人人都有。他唯一的新收获是发现了原来兔子A的粉丝真TMD不是一般的多啊!

兔子B后来申请住院理疗——屌丝(自己)和男神(兔子A)比,伤不起啊。

原来,在此次流弹误伤事件中,他才是那个真正的“创伤后应激综合症”患者。

好多军兔羡慕他也能住院、羡慕的都兔子眼发红——诚恳的说本兔也在其中哈哈哈…唉,真是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补记二:关于大兔子其人

读者如果用心读了本文前面的部分,其实早早就能看出大兔子(连长)有多喜欢奇葩兔A 而多讨厌奇葩兔B——还记得么?

理由之一啊,兔子A 申请上厕所,大兔子第一个反应是:“你不是跟卫生员报告说你那啥便秘了么?”这简直就是对兔子A个人生活细节赤果果的关心啊!

理由之二,当走火事件发生瞬间、我们这群小军兔还捂着脑袋趴在地上躲避时,大兔子在干什么?大兔子根本躲都没躲,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上去跺兔子B(当时兔子B手里还拎着那支子弹上膛的85冲在那发愣呢);——这首先说明大兔子是个临场不乱沉着冷静训练有素的职业军兔。知道兔子A 受伤后,大兔子的选择是继续痛揍兔子B,——真真是爱憎分明情义为先的真汉子。

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就能看出来了,大兔子是欣赏、爱护兔子A的,所以此前才会有允许兔子A 华丽丽的去撇条这个桥段……话说如果大兔子就让兔子A就地拉在裤子里,兔子A 就不会被流弹击中、也不会有后续随之一系列的好事。

这真是一段很狗血的无极。

至于大兔子拍板让兔子A,停训休养参考军校,那就真的不是一般的喜爱这个兵了;军兔们都知道,在军队里你得混到啥份上才能得到停训复习考军校这个待遇?

大兔子确实是在用心培养兔子A;所以,大兔子也是个好主官、他宠兔子A、严格管教兔子B(兔子B确实是需要被严格管教的;后来兔子B 出院后被发回本班重做突击手、实在就是走火事件弄得领导们心有余悸,谁还敢让丫玩大口径的。这是后话),并且他能包容自己的连队里有奇葩的存在——这就不是一般的情商和智商了。他懂得如何让手下的小军兔们去走的更远。

小军兔们能遇到这样的连长兔、实在是三生有幸。

(以上所写的前情铺垫和伏笔,作为读者你看出来了么?如果你已经看出来,恭喜你的智商水准够资格申请进我们那支部队了。)

以后我会接着写《流弹系列故事之三……》,欢迎群兔们持续关注。

特别提醒:本文原创版权为作者——“血狼”龙狙所有;(文中所提到的楼主兔本人名字“龙二宝”与“龙狙”为同一人)。若不经作者本人允许而私自转载、或剪贴、拷贝、篡改而做他用者,必究!

龙狙
2013年10月17日星期四.写于北京


本文内容于 2013/10/18 21:10:09 被龙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