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学者:我从来没有主张过钓鱼岛是中国领土

1GSHGD 收藏 0 67
导读:日本横滨国立大学名誉教授村田忠禧接受本报专访。   “都说日中关系陷入最坏阶段,我觉得这样说并不正确,有点过分强调了日中之间的分歧点”。这是日本横滨国立大学名誉教授、《日中领土问题的起源》一书作者村田忠禧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的一段话。同时身为神奈川县日中友好协会副会长的村田先生常年从事中国现代史和日中关系的研究,写有《如何看待尖阁列岛即钓鱼岛问题》(日本侨报社)等著作,但是他关于日中领土纠纷的最新研究成果并没有受到日本社会的普遍关注,甚至因为里面有和日本政府立场不一致的观点,遭到了


日学者:我从来没有主张过钓鱼岛是中国领土



日本横滨国立大学名誉教授村田忠禧接受本报专访。

“都说日中关系陷入最坏阶段,我觉得这样说并不正确,有点过分强调了日中之间的分歧点”。这是日本横滨国立大学名誉教授、《日中领土问题的起源》一书作者村田忠禧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的一段话。同时身为神奈川县日中友好协会副会长的村田先生常年从事中国现代史和日中关系的研究,写有《如何看待尖阁列岛即钓鱼岛问题》(日本侨报社)等著作,但是他关于日中领土纠纷的最新研究成果并没有受到日本社会的普遍关注,甚至因为里面有和日本政府立场不一致的观点,遭到了日本媒体的“默杀”(置之不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的采访时,村田忠禧没有回避当前两国关系中的敏感话题,他认为,日方应明白,日中岛争是世人皆知的事实,而双方只有以事实为重,用抱有倾听对方声音的心态和平解决。

日本应清楚“日中岛争是世人皆知的事实”

环球时报:您今年6月出版的《日中领土问题的起源》引起中国读者的关注,您最希望中国人了解的主张是什么?

村田忠禧:古往今来,领土问题都被当成掀起爱国主义的手段。为了不被一些煽动情绪蛊惑,在冷静、科学、和平的态度下,本着友好的精神解决问题就显得十分重要。要注重事实,同时要注意在双方见解存在对立时,不仅要倾听自我(本国政府)的主张,还有必要保持倾听对方(对方国家的政府)主张的态度。倾听对方的主张并不是必须同意对方的主张,而是要思考对方为何要提出那样的主张?根据是什么?如果仅坚持自己的主张才是正确的,并在此之上责难对方,对方也会采取同样的应对方法,那么问题就不可能得到解决。如果想要和平解决问题,双方有必要保持冷静与客观。我在这本书中强调的就是这样一种态度,即以事实为重,抱有倾听对方声音的心态。

环球时报:您认为针对钓鱼岛问题,中日两国的主要分歧在哪里?日方到目前为止采取的做法有哪些问题?

村田忠禧:日本政府采取的立场如下,即“尖阁诸岛是日本固有领土,这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国际法上都很明确,实际上我国有效控制着该诸岛,因此,根本不存在围绕尖阁诸岛要解决的领土所有权问题”。

中国政府的声明是“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有史为凭、有法为据”。针对日本政府所谓的把“钓鱼岛国有化”,中方强烈敦促日方立即停止一切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行为,不折不扣地回到双方达成的共识和谅解上来,回到谈判解决争议的轨道上来。这表明中国的主张,日本应该承认存在领土纷争,并且回到两国之间达成的搁置争议之上,通过对话解决领土纷争问题。中国的主张和日本政府认为领土问题根本不存在的应对方式可谓“非常不同”。

现实中,日中之间的这一岛争已经是世人皆知的事实,不管(日方)怎样主观上说“不存在所有权纷争”,也不能否定存在纷争这一客观事实。都说“对话的大门是敞开的”,这样的说法不应该只停留在嘴上,如果真是那样想的,就应该立刻开展解决这一岛屿问题的对话。

“把钓鱼岛纳入日本领土的过程存在问题”

环球时报:您说过您的研究成果遭日本媒体“默杀”,对此,您怎么看?中日两国民众又该如何看待领土争端问题?

村田忠禧:作为一个国民考虑领土问题时,不能被国家这个框架所束缚,这样的观点对双方的国民来说都是必要的。“因为是日本的国民所以必须支持日本政府,或者因为是中国国民就必须和中国政府保持一致”,这样的思维方式是不正确的,甚至是危险的。超越国界的国民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友好、联合精神比什么都重要。不应该以保护国家利益为名隐蔽事实,歪曲真实,而是应该经常保持客观、冷静、科学的立场,对他人的主张不囫囵吞枣,要通过自己的大脑进行思考,努力增加知识和智慧。

这次出版的《日中领土问题的起源》一书是我对日本亚洲历史资料中心等机构的公开文件进行认真阅读和整理的成果,并不是我个人的见解。而且,我认为它具有充分的新闻价值,可是日本的大媒体并不想对此进行报道。据此我推测,那是因为我得出的结果和日本政府的主张不一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不得不说日本的大媒体放弃了作为媒体的职责和作用。

环球时报:在中国媒体的一些报道中,常说村田先生是主张钓鱼岛是中国的少数日本专家之一。对此,您认同吗?

村田忠禧:我从来没有主张过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而是认为,日本把这个岛屿纳入日本领土的过程是存在问题的。日本是借日清战争胜利之机把钓鱼岛并入冲绳的,并非堂堂正正的获取。而且和台湾的澎湖列岛一样,(日本)应该在1945年接受《波茨坦宣言》的时候将其归还给中国。中国政府也主张,钓鱼岛和台湾的澎湖列岛一样,在《波茨坦宣言》被接受后就属于中国领土,应该归还给中国。如果是这样的话,在上世纪70年代之前双方都有回避事实的可能。从这一点来看,不仅是日本政府,中国政府也采取了同样的态度。这样的姿态是不正确的。

我认为要有承认“事实就是事实”的诚实。这样的话就会打开解决问题的和平之路。所以有的中国媒体报道说“村田主张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与事实不符,是错误的介绍,希望能够停止这样的介绍和报道。

环球时报:您是否因为自己关于钓鱼岛的主张受到日本右翼的干扰?

村田忠禧:我没有受到过日本右翼的干扰。这是因为日本保障言论自由。但是像我上面谈到过的,研究成果有被大媒体“默杀”的可能。我在民间团体的讲演和大学的讲课中都讲过我关于钓鱼岛的观点,没有受到一次妨碍,听报告的大部分人都对我的看法和解释表示理解。理性思考的人在日本多数存在,不应该失去希望。

环球时报:中日两国媒体都很爱关注是否因钓鱼岛问题出现军事冲突。日本政府和国民担心发生战争吗?您认为该如何解决钓鱼岛争端?

村田忠禧:为如此小的岛屿纠纷发起军事冲突或战争是最愚蠢的行为。两国媒体都应反省,这样的报道是不是商业主义的行为。我认为,解决钓鱼岛争端的方法是存在的,比如由中国向国际海洋法法庭提起诉讼。日本是法庭的签字国,如果中国起诉的话日本就必须应诉。此外就是通过两国领导人对话,达成“共同管理、共同开发”的决议。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日中双方都应该有所妥协。要本着共同发展、双赢的观点去解决。

日本首相当然不应参拜

环球时报:10月17日就是日本靖国神社秋季大祭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是否参拜又成为影响中日关系的一个话题,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村田忠禧:历史认识的问题不应该被靖国神社问题矮小化。如果过分关注参拜与否的话,安倍为了要强就会坚持参拜,以此获得国内保守势力的支持,这些保守势力主张不能屈服于中国和韩国的压力。如果(日本首相)真正想要实现“积极的和平主义”,当然不应该前往靖国神社参拜。

环球时报:中国人认为日本并没有对侵略战争进行深刻反省,而一些日本人又认为日本对中国道歉太多了,不用再道歉了。为什么会这样?

村田忠禧:重视历史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从中吸取教训不再重蹈覆辙。也就是说把历史当成创造美好未来的知识和智慧源泉,从这个角度上说有必要重视历史。重视历史并不是为了纠缠对手。包括我在内,大多数日本人都是1945年以后出生的,没有经历过日本的侵略战争,所以认为总爱提出侵略历史并不合适。但为防止今后不会走错路,现在的年轻人应该主动、积极地学习历史。

环球时报:您对未来中日关系有什么展望?

村田忠禧:常有人说日中关系处于最坏状态,实际上两国关系出现过多次险恶状况。像一个旁观者那样说日中关系“最坏”并不适当,应该认真和积极思考怎样才能打破僵局。两国之间还保持着外交关系,经济和人员交流也没有中断,日中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一目了然。

我不希望只要两国关系一出现问题就影响民间之间的交流,更不赞成立即停止民间交流。越是有隔阂才越要相互理解,如果中断交流就无法了解对方,那也就谈不上如何改善关系了。国家是国家,民间和个人的交流只要不停止,和平对话、解决问题就是可行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