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学术界今天对于中国为二战所作贡献的视而不见,与早年对苏联所付出牺牲的漠视何其相似。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0月1日发表了题为《评拉纳·米特所著<被遗忘的盟国>》的署名文章,作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霍华德·弗伦奇在文章中称,拉纳·米特所著《被遗忘的盟国》是一部关于中国二战经历的重要而令人信服的历史书。此书通过仔细考察中国在当年同盟国战争行动中的角色、中国人在自己的抗日斗争中所付出的常常吃力不讨好的代价以及中国的战争创伤对国家战后发展的影响等,再一次让“谁丢掉了中国”这个问题具备了新意。

作者开篇写道:“几十年来,我们关于那场全球性战争的理解一直未能对中国的角色给出恰如其分的说法。即使在中国被考虑在内的时候,它也只是一个次要角色,一个在一场让美国、苏联和英国出尽风头的战争中跑龙套的小演员。”

无独有偶,学术界今天对于中国为二战所作贡献的视而不见,与早年对苏联所付出牺牲的漠视何其相似。只是到了冷战快结束的时候,西方历史学家才开始给予俄国人较为慷慨的赞扬,并允许在一段并不完全是极权与自由之争的战争历史中保留更多道德的复杂性。

米特的著作给了中国应有的历史评价。书中记述了中国从1937年开始,拖住80万日本侵略军,从而消耗掉日本的破坏性能量,使之无法把力量投向其他战区。在骇人听闻的1937年南京大屠杀中,日本陆军第10军集体轮奸妇女,用男性平民当靶子练习杀人,并把成百上千的被俘者绑在一起用汽油烧死。

中国还通过其他不那么容易被承认的方式付出了代价。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早期为进入现代纪元进行了大量基础设施和工业化投资,这些都在战争中被扫荡殆尽。国家的铁路网、封闭式公路和工厂大部分遭到了摧毁。

文章指出,在这部充满了引人入胜的逸闻故事的著作中,主要人物是中国国民党领袖、战时的国家元首蒋介石。西方对蒋介石的矛盾心理曾削弱了对于中国的战争支持。正如作者所写的,“西方对中国的战争行动、尤其是国民党所发挥作用的指责,所依据的是关于中国政权过于腐败和不得人心,以至于无法获得支持的说法。战时美国流行的一个笑话利用谐音把这位中国领导人的名字念成‘兑现我的支票’。”这并不完全公平。“实际情况要复杂一些:欧洲第一的战略意味着需要以最低的代价把中国留在战争中,而蒋介石就曾一再被迫把自己的军队按照有利于盟军地缘战略利益、却有损于中国自身目标的方式投入战场。”

文章认为,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或许可以说战时的中国被丢掉了,甚至可以说不止一次被丢掉了。富兰克林·罗斯福和他的将军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作出向国民党提供资金、物资和人员支持的决定性承诺时犹豫不决,从而为日军的进逼打开了方便之门。与蒋介石的关系最终因为盟军在1942年坚持让蒋派出主力部队阻止日军对缅甸的占领而被推到了悬崖边上,而当时中国自己也正面临着日军在这场战争中发动的最大规模进攻之一。蒋介石当时曾写道:“我确信美国的政策只不过是居心叵测地利用我们。”

文章称,随着蒋介石对国家的控制变得日益脆弱,美国向毛泽东和他以北方延安为大本营的军队派出了侦察人员。美国的外交官灵机一动,觉察到了与共产党人进行合作的机会,后者凭着他们主要根据地的秩序井然让参观者叹为观止。不过这个时刻未能持续——就在毛泽东的共产党开始得势的时候,华盛顿却冷落了他。美国再次让自己成为蒋介石当时即将失败的政权的后盾。1949年,共产党最终取得胜利,一年后毛泽东的中国和美国便在朝鲜兵戎相见。

文章说,此书并不是第一部为蒋介石进行某种程度平反的主要著作。杰伊·泰勒(中文名陶涵)在2009年出版的《委员长》一书还曾提出过一种对蒋介石更具同情心的观点。不过,《被遗忘的盟国》决非单向的修正主义。米特详细记录了蒋介石对于自己的战时策略所造成的人道代价的无动于衷。例如,蒋介石在1938年水淹黄河流域低洼地区以延缓日军前进的做法,最终置近100万中国民众于死地。蒋介石撒下有关这场灾难的弥天大谎,并试图从中国5000年的历史故事中寻找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