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批“余姚官员让人背”:鞋没进水 脑子进水

fengyimin 收藏 4 707
导读:大熊猫在树上 本报记者 蔡勇 摄 原标题:大熊猫来逛周至老县城(图) 本报讯(记者 蔡勇)昨日,一只100公斤重的大熊猫,进了周至老县城(周至县厚畛子镇老县城村),爬上了一棵高30米的云杉树,引得村民、游客惊喜围观。 怕它掉下来它却睡着了 昨日下午2时37分,一进周至老县城西门就看到,一棵云杉树距地面20多米处,一只大熊猫在树杈上仰头四处张望,树下已有围观村民和来此采风的许多摄影家,他们都被调皮的熊猫所吸引。有的为熊猫的安全而担心,害怕它掉下来。有的好奇地问“熊猫那么笨拙,怎么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网络截图

评论员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昨天呢,余姚三七镇的一位中层干部,下乡去视察台风所导致的影响,有一个重灾户。结果因为他穿的这个鞋比较贵,他就让60多岁的村支书把他背进这个重灾户的家里头,结果被人拍了这样的一个照片,给曝光了。这属于鞋没进水,脑子进水了。

但是当地反映非常的快,今天下午一点多的时候,三七镇就说已经查清了,要对他进行严肃批评,接下来由组织处分。而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就已经把他这样的一个主任,把主任的职位就已经罢免掉了。我想这样一个快速的举动,也体现了一种执行力,而且反映出,不管你是哪一级领导干部,你只要是脱离群众,都是零容忍。

很多的网友对这样的处理和这样的行为,也发表了很多自己的看法,也有人用黑色幽默做出这样的一个评论叫“首长的鞋子不能湿,首长的车子不能超”。后面这句话是哪儿来得呢,它也跟这几天非常热的一条新闻紧密相关,来自一段视频,来咱们一起看看首长的车真的不能超吗?

解说:

在10月6号的这天下午,这辆汽车正行驶在桂林市临桂县境内的路上,看上去一路都很顺畅,但没过多久就遇上了短暂的拥堵,这时车主选择了超车。在其加速超过了六辆车辆中,排在最前面的分别是一辆黑色小桥车和一辆黑色途锐,但超完车后车辆就恢复了正常行驶。仅过了十来秒,被超车的黑色途锐,却加速超了上来了,随即车主又继续超车,并加速行驶。似乎是这辆车与黑色途锐之间的几次超车,最终激怒了黑色途锐的车主。

和他同行的两辆车联合将这辆车逼停在马路中间,最后我们就听到了如此一番对话:“对不起,对不起,会不会开车,没有,刚刚我只是超车而已。你是外地人,不好意思,对不起,你是不是想挨打了,这是我们首长你知道不知道,我们首长你知道不知道,你敢欺负首长,你想死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干部,你知道不知道。知道,知道,不好意思”。

这段视频,正是来自于当事者,一个桂林车主车辆上的车载记录仪。视频中的三个人不但态度嚣张跋扈,还自称有首长。也正因此,这辆桂林车主在10月6号当天晚上,就将视频上传到了多个网络论坛上,并称自己被殴打,还公布了来自河南焦作三辆车的车牌号。在视频所曝光的论坛里,这一篇帖子迅速引来了网友的关注,桂林人论坛、焦作在线、天涯论坛的点击量均超过了四万余人次,而网友几乎是一边倒的在对首长的身份及其这番言行愤慨。

而在微博上,像是“首长不喜欢被超车”,“超车需谨慎,后果很严重”,更是成为了热门话题,引来了超过百万人次的讨论。经过几天的发酵,各大网站、报纸、电视媒体也开始报道此事,关于首长到底是谁,他们所驾驶的车辆又是否是公车,特权支持下的权利等问题,也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白岩松:

当我简单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第一个反映就是这是谁啊,这么愚蠢,在八项规定、反四风、纠四风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中,这不是朝枪口上撞吗,这不是简直自己拿自己平常的日子不打算好好过了吗,这不是“我爸是李刚”的另外一种翻版嘛。可是想想我爸是李刚激起了多大的民愤,先不管我爸是李刚到底是在什么样的语境下说的。但是等着详细看材料的时候,却会发现这样的一种情况已经迅速的开始蔓延开来。那就是这个首长是不是真的,咱先别说,对这件事情关注的热度,的确非常热,可以说特别热。热到什么程度,我们来看,新浪微博的微话题,针对这件事情的话题“首长不喜欢被超车”的讨论21万多条,腾讯微博的热门话题,“超车需谨慎,后果很严重”讨论108万条。

网友的评论“好牛的首长”,“关注,要求查出事实真相”,“有什么稀罕的,哪个当官的不这样”,“中纪委不是有网站,查下来发到那里去”,请注意啊,这个网站开的真好,大家马上就任何遇到与此有关的事都会想到这个出口。“该查这个地方了,谁捧起这个首长背后是不是有利益链,简直跟黑社会一样”。

同时我们也会看到很多评论,《司机超首长车被殴“是官僚主义作风在叫板》、《”超首长车被殴“折射权力怪圈》、《超首长车被殴,匪气从何而来?》等等,真的被殴了吗,这个首长是谁,是不是一种正常斗气车,然后导致的这样的一种结果,然后变成了一种非常不正常的一种大家的众生喧哗?就是盯在了,你为什么开斗气车,下去要说首长在车里,真相到底是什么,来,接着去寻找真相。

解说:

视频被曝光,这嚣张霸道的车里究竟坐着的是什么首长,这成了公众关注的焦点。根据焦作市纪委和宣传部门的通报,经与警方核实,涉事的三辆车都是私家车。此外来自焦作公安部门的消息称,当事车主王某、王某某和黄某某也都是私营企业人员。对于事情起因,一个自称车主的朋友,又是当时车上的乘客,10月8号在桂林一个网络论坛上发了”关于河南焦作车主,堵截当地车主起因说明“的帖子。他说”当时途锐车上的两岁多小朋友想撒尿,便将车停在路边,刹车急了些,后面桂林小车也跟着急刹车,惹恼了桂林车主,随后途锐车被桂林车主一下逼到公路右边的路基上。途锐车主本着出门在外,息事宁人的态度绕开该车辆,却继续被别,车险些造成重大事故,这才引发后面的争执。

从公布的视频中来看,在视频三分钟左右时,桂林小车跟一辆银灰色轿车确实有过急刹车,桂林车逆行超车,超过了同方向的六辆都在行驶的汽车,可以看到,途锐排在第二,在视频的3分15秒桂林车已经超过了所有车辆排在最前面,而行驶了10来秒,途锐车就超过了桂林车。而桂林车也很快再次反超,就在反超后视频4分钟左右前方一辆豫H0027的车,再度逼停桂林车。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辆车的车主王某称他们三辆车三个家庭一起到桂林旅游,事发时他从后视镜看到一辆桂林小车超车后一直在道路中间行驶,压住后面同伴的车不给超车。他实在看不过去了,觉得本地人欺负外地人,于是就将桂林车逼停,而对此桂林车主则表示,当时每个人都拿了对讲机,显然途锐车两次被超,前方的豫H0027已经同步知。对于逼停后的争执,车主王某说他当时也很害怕,在外地,一着急就说出了知不知道这是我们首长,你敢欺负我们首长的话,其实他们只有各自家人在车上,并没有什么首长,都是普通老百姓,王某坚称,他们并没有打桂林车主,视频上碰碰的声音是他们拍车门和车窗的声音,当时在车外面也没有听到桂林车主说对不起。

此外公众对于三辆焦作车为什么都挂着类似公务车牌的小号也有疑惑,对此焦作方面表示,在当地小号属私家车并不罕见,通过正常方式,就能得到。

白岩松:

当我们了解真相的时候会发现,其实一直到说首长这两个字之前的时候,是典型的不文明驾车,而且是双方都存在不文明驾车的举止。我们首先来说举报人,举报人他首先也是逆行超车,其实在这样的一个公路上,逆行超车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动作,而且到后来的时候,就迅速演变成双方已经开始互相斗气超车。在目前的这种中国机动车每年一千万以上的这种数字在快速增长的情况下,的确我们相当多的驾驶员还依然按照骑自行车的这种路子在开车,这样的行为每天在中国路上无处不在。

当然我们司空见惯,希望尽早的这种文明驾车,也希望举报人自己作为一个司机,今后也文明驾车,也不至酿成这种继续的发展。但是不管他是不是文明驾车,他拥有举报的权利,为什么呢,我们可以去想这样的几个因素,为什么如此狂妄的叫嚣,我们的首长在车上。这首先谁是谁,首长应该拥有什么样的作风,是否就可以这样的,尤其是在十一黄金周期间,跨省从河南到了广西,涉不涉及是公务车。另外存不存在公款旅游或者等等很多的情况,因此这个举报人举报,并且去寻找这种真相我觉得是非常正当的动作,而且也帮助社会去解读很多的疑问,也有助于很多领导干部约束自己的行为。

但是接下来的这种发展,却不是我们想象的,为什么要说出首长,其实车里有没有首长,而且也都是私家车,这背后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而为什么所有看客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90%以上恨不得首先觉得这可能是真的,这又是怎样的一种心态,接下来我们连线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监察协会的副会长李成言,李会长你好。

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监察协会副会长李成言:

你好,岩松。

白岩松:

首先这条新闻一出来之后,大家就求真相,求真相之后发现并没有首长车里头,但是您怎么样分析这样的一种现象,遇到了不文明开车,斗气车的时候,下来也说我车上有首长。

李成言:

我觉得这样一种现象,主要就是因为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我们现在,确实在我们的官员当中,存在一些特权的问题。这些特权的问题,就造成了社会一种不良的影响,于是乎社会上有一些人就模仿首长的这样一种行为,然后也拿出一种我们是首长,我车里有首长的,来吓唬地方老百姓。我觉得这种现象是一个社会现象,也是我们国家特有的政治现象。这个现象必须得到杜绝和解决,否则的话他对破坏我们社会管理,破坏我们今后的社会发展,是带来巨大的阻力的。所以我觉得这个现象不是一个怪的现象,也是社会当中反映的一个正常的现象,只不过他做了这件事极不正常。

白岩松:

另外在八项规定,还有纠四风的过程中,这样的事情一出来,也显得非常非常的刺眼,而且围观者首先会认为这是真的,您又怎么分析这个节骨眼,和大家的这种心态?

李成言:

我觉得在这个节骨眼里发现这个问题,主要是在中央抓了八个规定之后,同时在进行群众路线教育的时候,这样一个彻底改变的背景下,那么现在发生这件事情,大家一直觉得很反常。这种反常现象,居然还发生地光天化日之下,显然大家接受不了,于是这个媒体炒作就特别厉害。我觉得媒体炒作没有坏处,就是认准了一个特权,我们不允许他在社会上这样横行霸道。

但另外一方面呢,这个车上没有首长,而没有首长的情况下,为什么被一个百姓拿过来吓唬人呢,就是因为过去的历史,一直在现实生活里面,确实存在用首长可以吓唬人这个现象。所以就使得他可以作为一个工具吓唬人,那么现在我们必须要把这些问题彻底改变的时候了。

白岩松:

好,一会儿还会有其它的问题,我们继续探讨。我们再次强调这个举报人,虽然可能是他也有不文明开车这样的一种行为,但是举报是他的权利,而且帮助这个社会去肃清很多的问题。虽然最后证明这车里并没有这个首长,但是并不认为他的这种举报,包括上传的视频有问题,即便不要说是被转载了五百,超过五千、甚至五万也都是我们非常欢迎的一种举报的动作,因为他让社会变得更加的干净。

但是接下来我们要思考这样的一件事情,就是说,整个事情当中并没有首长,但是首长成为我们所有人共同关注话题。我们心里的首长,是不是存在某些问题,我们想要有更好的加着引号的这种首长,是不是也要从改变我们自己这种态度,和我们心理里也坐着一个扭曲的首长,紧密相关呢,从我们自己改造起有可能吗?

解说:

那些年跑在路上的汽车,有过多少特殊属性,我们的身边又行驶过怎样的一些特权车,这些形色各异的车正被看作是车轮的特殊身份证,能拥有这样的身份证,显示着汽车的与众不同。

公众:

就是不按照正常的交通规则来行驶,闯红灯啊,还有众目睽睽之下逆行,不按交通规则掉头。

解说:

没有车牌有装备也行,警灯、警笛,曾经也是拉虎皮做大气好道具。2011年5月的一天,早晨8点多,原本宁静的山西省太原市太原南路上,忽然传来一阵警笛声,前面车辆纷纷变道让行,可让过之后才发现这应该不是警车,因为他的车牌不仅被蒙了起来,而且还是在为婚车开道,遇到不配合的车辆,这辆霸道的车,还会有扩音器喊话。

蒙上了车牌这辆车到底是不是警用车辆,我们无法确认,但长鸣的警笛和高分贝的扩音器,足以在当时发挥开道的作用,达到震慑的目的。

有如意的,也有失意的。今年6月13号晚,广西南宁友爱路立交桥下,一辆白色丰田车与一辆出租车发生追尾事故,双方因赔偿问题,发生了激烈争执。情急之下丰田车司机陈明出示了军人驾驶证,军人追尾撞车还打人自然会引发公众的不满,但是最终事实证明这不是一辆军车,司机也不是军人。7月23号,广西省南宁市西乡唐区人民法院对这起交通肇事案宣判。

审判长:

被告人陈明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解说:

车证到牌照,从利用警灯、警笛道具,再到车上坐的是首长,现实中很多汽车不仅想守规矩,并且拼命寻找可以假冒的对象,但是这些所谓的特殊属性,真的能给他们带来便捷吗?

白岩松:

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是,问我、问电视机前的每一个观众,我们讨厌不讨厌特权,我们几乎都会一口同声的说,我们当然讨厌特权。但是当如果自己能够从中获取利益的时候,我们又往往冒充特权靠近特权,这样一种巨大的矛盾,构成了目前这个时代下,很多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一种现象,我们谴责别人的时候非常容易,改变自己呢。

其实先不要说改变自己,在当下这个时代里头,首先寻找真相,以及很多很糟糕的行为被展现在公众的面前,已经变得越来越容易。想做很多糟糕的事情,应该很多人脑袋上觉得高悬利剑应该不敢才对。

我们来看今天说的两件事,一开始余姚的这个怕鞋进水,结果脑子进水了,让60多岁村书记背他进去。我们看后面,只要有一个手机,就把这照片拍下来了,立即有真相上传出来,一天之后他就被免了,这个主任。我们再来看,整个这样的一个过程,如果没有行车记录仪,这样很多汽车里都装的这个东西,那恐怕也是有口难辩。但是现在这就有了记录仪就有了真相,所以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时代的进步,我想对很多人的行为也应该有很好的约束。你不想去靠近特权,去做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接下来一个问题就非常的具有挑战,怎么从我们的内心里头,改变这种讨厌特权,但是又靠近特权。另一方面怎么样真正的特权不再拥有特权。来,继续连线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监察协会的副会长李成言,李会长您好。

李成言:

您好。

白岩松:

其实刚才我在自己说的时候,这两个问题都已经涵在里头,正好想问你,第一个就是怎么让我们内心的这种特权,但是要有利益的时候,又靠近特权冒充特权,怎么样改变它?

李成言:

我觉得这个方面的改变,恐怕有三个方面的因素,第一个我们现实生活里边,确实使那些拥有特权的人放弃特权,他们必须敢于放弃特权。因为只有他们放弃特权,比如说我们有一些官场的官僚,比如说还有一些特权的单位,如果这些他们放弃特权,我想上行下效,影响力、榜样的力量,一定会造成一个特权,不可能在我们的社会这么顽固的存在着,是一个最重要的。

第二个我就想,最重要的是用法律来解决特权问题,只要触犯了特权的问题,一定要用法律给予制裁。在全社会应该形成一个法律意识,就可以根本的改变这个特权问题。但这不是一天、两天的。第三个我觉得还是用一种文化教育,引导、诱导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公民,应该在首长特权的问题上,应该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因为这种现象,它是一种特权文化,特权的文化,官本位的文化,在我们社会当中顽固的存在。它这个惯性的力量都很强,我们必须要经过全社会的教育,改变这种习惯,这种文化现象,我想我们的特权问题,就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但不是一天两天,需要有一个过程。

白岩松:

尤其改变我们自己内心社深处的,可能讨厌特权,但是一有利益又靠近特权可能更难吧。

李成言:

对,如果要改变自己那就是一个很艰巨的过程,它既要有形象的力量,又要有法律的作用,才能够推动它。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李教授给我们带来的解读。我们回头再来复盘一下这件事,整个首长车效应这个过程,其实并没有首长在,但是这个过程,却真实的一直从6号发酵到今天。我们来看最初是视频发布,这还幸亏汽车里头有这种记录仪,然后是网友和媒体几乎一边倒的谴责和评论,而且大家都是把它给当真了。

在接下来的时候,我觉得很重要的是,在这个之间,焦作警方表示已经核查车辆为私家车,遇到不管是不是真实的,也要把真相传递给公众,我觉得这一点才能让大家,在这个段落都认为是真的。然后又有了焦作警方调查的时候,大家才会更心平气和的去看待这件事,接下来去反思我们社会的一些环境。当然接下来还会有一些质疑,私家车为何是小号,私家车是不是首长等等,现在纪委已经表示,不是公务车,车主表示也都是家属。在提倡文明驾车做收尾的时候,显然可能有一些轻了。我觉得有更值得一说的是什么呢,特权怎么样能够让他消除呢,那就是把特和权给他拆了,连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有权就特别苦,特别难,特别具有挑战,而不是跟利益紧密相连在一起。这

个时候特权就不会让很多人靠得那么近了。


本文内容于 2013/10/15 16:34:35 被fengyimin编辑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