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如何看待蒙古的新纳粹组织

对于蒙古国,长期以来我是以相当复杂的心情看待它的。上个世纪在沙俄的一手操纵下,蒙古脱离了中国而独立,我天朝的版图不再是饱满的秋海棠叶,而变成了雄鸡的样子。对此很多中国人感到一种长期无法摆脱的隐痛,幻想着什么时候蒙古能够回归。说实话我自己也曾这么想过。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看过一些蒙古的资料,并且和去过蒙古的朋友交谈过后,我觉得所谓蒙古回归只是我们很多人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

蒙古地广人稀,面积156万多平方公里,人口到去年底才刚刚突破300万。别看这个国家自然环境恶劣,绝大部分地区是鸟都不拉屎的荒漠戈壁,但它的地下却蕴藏着丰富的矿产,尤以高品相的铁、铜矿和优质煤著称。据称蒙古出产的原煤单位热量值大于8000卡,远超过国内优质煤的水平。有资料称,目前蒙古国已经成为继巴西、澳大利亚和印度之后的中国第四大铁矿石来源地,对于中国的作用越来越大。真是一块宝地啊,以前丢得太可惜了........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崛起,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和个人到蒙古去经商、办厂、旅游,两国的经贸往来比以往更频繁。但是令人惊讶的是:蒙古国的国民对中国人并不太友好,在首都乌兰巴托,敌视、排斥、污蔑中国人的行为已渐成气候,并且出现了蒙古的新纳粹组织。蒙古的新纳粹组织形成于十几年前,大概在1998年就有了。但他们活跃于公众场合,并开始被中国人知晓大概是在2005年之后。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和大雪灾使蒙古的经济受到很大影响,在首都乌兰巴托出现了大型抗议集会和骚乱,新纳粹组织的活动更加猖獗起来,其攻击的苗头直指中国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蒙古新纳粹组织成员行纳粹举手礼

蒙古的新纳粹组织到底有多少家?恐怕难以有准确的统计,比较有名的是“全蒙古”(DayarMongol)、白色纳粹十字(TsagaanKhass)和“蓝色蒙古”(Blue Mongol)。这三大组织的成员有数千名,这些纳粹组织反华情绪高涨,标榜极端民族主义,效仿纳粹的服装、徽标,并行纳粹的举手礼,很多成员崇拜希特勒。说实话,刚开始我真的有点把这些当笑话看了。在希特勒搞的那一套纳粹理论和制度中,蒙古人种是很受鄙视的,高贵的雅利安人种完全应该奴役甚至消灭这些劣等民族。当年德军还曾从苏军战俘中系统地甄别出具有亚洲或者蒙古人特征的人加以屠杀。难道蒙古新纳粹的棒槌们一点也不知道这些历史事实?他们还煞有其事地照搬德国纳粹的那一套为纳粹招魂,这尼玛不是自己抽自己的脸嘛。

对于新纳粹自己的理论体系,它的头目也很难自圆其说。这些组织崇拜希特勒,但又说不赞同希特勒发动二战的侵略行为,只是喜欢和支持他的民族主义理论。他们说希特勒的做法是效仿蒙古人的祖先成吉思汗,希特勒只不过算是成吉思汗的学生。而对于他们现在作为其组织象征的“卐”字符,他们辩称这是民族古老的标志,来源于佛教文化。但是只要稍懂佛教文化的人都知道,“卍”才是佛教的传统符号,并且不是按照45度角摆放的。所以说,蒙古新纳粹组织的做法就是以旧瓶装新酒,实现其组织者的极端民族主义理想,它企图复活希特勒搞过的那一套反人类的东西而又不敢明说,在理论体系上它是漏洞百出不堪一击的。

我真正关注蒙古的新纳粹倾向,是在和一个去过蒙古的朋友交谈过之后。这个朋友在乌兰巴托的大街上被几个蒙古年轻人殴打,并被敲诈了几万图格里特(大概值几百块人民币),这些年轻人声称自己是蒙古新纳粹组织成员。这件事使我的朋友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这些蒙古新纳粹是冲着中国人来的。后来我又看了凤凰网对于“达亚尔蒙古”组织成员的专访,就更明白了,他们极度厌恶中国人,声称中国人不遵守当地的法律,不按当地的习俗办事、素质低下、破坏环境等等。他们说自己所做的无非是让外国人懂得遵守蒙古的法律、尊重蒙古的习俗,并且尽力保持蒙古人血统的纯洁性,其行为并不是专门针对中国人的,只不过因为中国人的绝对数量比较大,所以才比较惹人注意。

可是我的朋友告诉我,在乌兰巴托的街道上,很多地方涂满了攻击中国人的涂鸦,写着“杀死中国人”、“枪毙可鄙的中国人”等攻击性标语,一些年轻人开始敲诈华人商家,散发攻击和污蔑中国的传单,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殴打中国人。几年前曾经有个印度驻蒙使馆人员,因为长得像中国人而在街头遭到痛殴。由此可见,这些接受采访的新纳粹组织成员所说的并不客观,他们就是以中国人为主要攻击目标的,只是偶尔捎带上韩国人和印度人而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纳粹组织办公室的布置

对于蒙古近年来出现的极端民族主义行为,国内一些砖家分析说:这是蒙古人狭隘的民族自尊在作祟,他们渴望独立自主,惧怕自己的国家对中国过分依赖而丧失独立性,所以选择了这种极端的做法。对这种说法我不是太认可。因为蒙古是被俄罗斯和中国夹在中间的一个内陆国,它怎么从来就不怕过分依赖苏联(现在是俄罗斯),从来不怕老毛子破坏它所谓的民族血统的纯洁性呢?当年的蒙古人如果娶到一个苏联妻子,那是相当荣光的事。而现在,蒙古新纳粹组织也没敢打老毛子公民的主意,根本不去招惹。反而是有蒙古留俄人员在圣彼得堡被俄罗斯的极端组织——光头党成员暴揍,自己反而成了新纳粹行为的受害者。这些砖家的理论显然无法解释为何蒙古新纳粹对待中俄两个大国的公民时采用截然不同的标准。

蒙古国自立国之后,除了自1949年到中苏翻脸这段时间内和我朝的关系尚可之外,其他时间都算不上睦邻关系。而和苏联的关系从始至终都非常好,被人们戏称为“苏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