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经典战役——波兰闪击战

爱国者东风 收藏 0 2729
导读:1939年9月1日拂晓,德军从西、南、北三路大举进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 9月16日,波兰政F逃亡国外,被遗弃的守军和人民进行顽强的抵抗,但落后的波军根本无力与现代化装备的德国战车进行抗衡。波军节节败退,在德军强大的攻势下,很快便溃不成军。 1939年9月27日,波兰首都华沙失守;9月30日,莫德林要塞投降;至10月2日,残存的零星抵抗被粉碎;波兰灭亡。至此,波兰历史上最为黑暗、悲惨的时期到来了!在N粹统治区,厄运与死亡降临到无数的犹太人、知识分子、教士、贵族和抵抗人士的头上。在苏


1939年9月1日拂晓,德军从西、南、北三路大举进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

9月16日,波兰政F逃亡国外,被遗弃的守军和人民进行顽强的抵抗,但落后的波军根本无力与现代化装备的德国战车进行抗衡。波军节节败退,在德军强大的攻势下,很快便溃不成军。

1939年9月27日,波兰首都华沙失守;9月30日,莫德林要塞投降;至10月2日,残存的零星抵抗被粉碎;波兰灭亡。至此,波兰历史上最为黑暗、悲惨的时期到来了!在N粹统治区,厄运与死亡降临到无数的犹太人、知识分子、教士、贵族和抵抗人士的头上。在苏军占领区,几十万战俘被押往前苏联,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永远消失在“卡廷”森林……

波兰上空的滚滚硝烟,拉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这场人类惨剧的帷幕。

1、睡梦沉沉,“签约”醒来大势已去

1933年1月30日,XTL攫取了德国政权,这是波兰民族大祸临头的第一个不祥征兆。而此时的波兰,国家命运掌握在一群目光短浅、毫无远见的“上校”们的手中。他们头脑僵化,冥顽不灵,使波兰在错综复杂的欧洲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当德国吞并奥地利、肢解捷克斯洛伐克时,鼠目寸光的波兰政F竟趁火打劫,企图趁机参与瓜分,殊不知德国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等到德国正式提出收回但泽(格但斯克)时,这些“上校”们方才如梦初醒,而此时占领捷克的德军已从北、西、南三方面将波兰包围了起来。

为消灭英、法在中欧的主要盟国波兰,解除进攻西欧的后顾之忧,提高自己的战略地位,增加军事经济来源和建立进攻前苏联的战略基地,1939年3月21日,德国向波兰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割让但泽(格但斯克),并赋予其在“波兰走廊”建筑公路、铁路的权利。对于这些无理要求,波兰予以拒绝。3月23日,英、法正式结成军事同盟,然后于31日承诺对波兰的安全给予保证。这使波兰态度更加坚决。4月3日,德军统帅部颁发《关于武装力量一致准备战争的训令》。

战争之初,德军指挥部为袭击波兰,预先隐蔽地展开了军队部署。在波美拉尼亚和东普鲁士集结了由21个师编成的“北方”集团军群,辖第三(司令屈希勒尔上将)和第四集团军(司令克卢格,辖古德里安第十九装甲军),司令官是博克上将。在德国西里西亚和捷克斯洛伐克境内展开了由33个师编成的“南方”集团军群,辖第十四(司令李斯特上将)、第十(司令赖歇瑙上将)和第八集团军(司令布拉斯科维兹上将),司令官是伦德施泰特上将。这两个集群分别由第一航空队(司令官是凯塞林将军)和第四航空队(司令官是勒尔将军)配合。德军投入44个师(其中7个装甲师、4个轻装甲师、4个摩托化师)、1939架飞机、2800辆坦克,总兵力88.6万人。若将对付波兰的预备队考虑进去,则总共集中了62个师,160万人。

波兰政F在德军进攻的威胁下与英、法结盟后,波军统帅部也制定了代号为“西方计划”的对德作战计划,但在人数和装备方面波军较之德军大为逊色。波兰为反抗侵略仅能够出动39个步兵师、11个骑兵旅、3个山地步兵旅、2个装甲摩托化旅、近80个民防营、220辆轻型坦克和65O辆超轻型坦克、4300门火炮和迫击炮、407架作战飞机。波兰海军编有16艘战斗舰艇和辅助船只,共约100万人,最高司令为斯米格威·罗兹元帅。

由于将领指挥能力低下,在战役开始前,波兰武装力量的动员和部署尚未完成。其指挥部在防御地区展开了24个步兵师、8个骑兵旅、1个装甲摩托化旅、3个山地步兵旅和56个民防营。直至战争初期波军仍在继续部署。波军总司令部计划实施战略防御,阻止敌人,为英法联军进攻准备赢得时间,进而根据形势采取行动。其军队主力沿德波边境展开。在北边驻守防线的是普谢德齐米尔斯基·克鲁科维奇将军所属“莫德林”集团军的2个步兵师、2个骑兵旅和“维希库夫”战役集群的3个步兵师以及“纳雷夫”战役集群的2个步兵师和2个骑兵旅。在“波兰走廊”是“波莫瑞”集团军的5个步兵师、1个骑兵旅,司令官是博尔特诺夫斯基将军。在波兹南省西部是“波兹南”集团军的5个步兵师、1个骑兵旅,司令官是库特谢巴将军。鲁梅尔将军指挥的“罗兹”集团军的4个步兵师、2个骑兵旅,则担任罗兹和华沙方向的掩护。在琴斯托霍瓦、卡托维采、克拉科夫地域集结了“克拉科夫”集团军的7个步兵师、1个装甲摩托化旅、1个山地步兵旅、1个骑兵旅,司令官是希林格将军。保卫南部边界的是“喀尔巴阡”集团军的2个步兵师、2个山地步兵旅和1个装甲摩托化旅,司令官是法布里奇将军。“普鲁士”集团军(8个步兵师、1个骑兵旅,司令官是多姆布-贝尔纳茨基将军)为第二梯队,配置在凯尔采、托马舒夫-马佐维茨基、拉多姆地域。

与此同时,德国为避免两线作战,于8月23日与前苏联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并达成了共同瓜分波兰的秘密协议,波兰的统治者们在春秋大梦之中已经注定了败亡的命运。

2、平时松懈,大战来临盲目自信

1939年8月31日夜晚,XTL密令一群身着波兰军装的德军党卫队人员闯进德国边境城市格莱维茨的广播大楼,在播音器前开了几枪后,用波兰语广播了一篇事先准备好的讲话稿,声称“波兰对德开战的时候到了”。接着又枪毙了一些身着波兰军服的刑事犯,制.造了一个德国军队被迫自卫反击的“现场”。演完了这幕贼喊捉贼的过场戏后,XTL便在广播里声称:“德国已遭波兰的入侵,德军已开始自卫反击,从现在起,我们将以炸彈回敬炸彈。”此时的XTL已经彻底露出了他的狰狞面目,也就是从这个时刻开始,让亿万人血流成河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拉开了帷幕!

1939年9月1日凌晨4:45分,从德国本土起飞的轰炸机群呼啸着向波兰境内飞去,攻击目标集中在波兰的部队、军火库、机场、铁路、公路和桥梁。仅仅几分钟波兰人便第一次痛苦地品尝了人类历史上首次大规模的空中轰炸。与此同时,德波边境上万炮齐发,炮弹如暴雨般倾泻到波军阵地上。大约一小时后,德军地面部队从北、西、西南三面发起了全线进攻。同时,停泊在但泽港外伪装友好访问的德国战舰“霍尔斯坦”号也突然向波军基地开炮。波军猝不及防,500架第一线飞机还没来得及起飞就被炸毁在机场。无数火炮、汽车及其他辎重来不及撤退便被摧毁,交通枢纽和指挥中心遭到破坏,部队陷入一片混乱。德军趁势以装甲部队和摩托化部队为先导,快速地从几个主要地段撕破了波军防线。当天上午10时,XTL兴奋地向国会宣布:“帝国军队已攻入波兰,德国进入战争状态。”他还宣称,“从现在起,我只是德意志帝国的一名军人,我又穿上这身对我来说最为神圣、最为宝贵的军服。在最后的胜利到来之前,我决不脱下这身军服,要不就以身殉国。”XTL的演说激起了议员们一阵阵狂热的欢呼,法XS德国从此滑入了无边的战争深渊。)

由于德军战前准备异常充分,所以德波之战对于胜券在握的德国法XS来说几乎没有任何难度。由古德里安将军指挥的德军坦克师和摩托化师,迅速击垮了波军在边境地区的抵抗,从几个方面切入波兰腹地,德国空军对波兰的行政中心、交通枢纽、部队营房、军事指挥中心、空军机场进行了摧毁性的轰炸,完全夺得波兰上空的制空权。地面上,由古德里安首创的现代化装甲部队大显淫威,在波兰平原上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9月3日上午9时,英国向德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德国在上午11时之前,提供停战的保证,否则英国将向德国宣战。战后据XTL的译员希米德回忆,当XTL接到英国的最后通牒时,他沉默静坐不动。而戈林则回过头来对他说:“假使我们输掉了这场战争,那么上帝应该饶恕我们。”正午时,法国也向德国发出类似的最后通牒,其期限为下午5时。德国对英法两国的最后通牒,均置之不理。于是,英法两国相继对德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当晚,XTL将他的办公地点从柏林的总理府移到了“亚美尼亚”号火车专列上,乘车去前线视察,并在火车上处理东线和西线的战事,此时的战争已如脱缰野马一去不回!

波兰的将领们一向鄙视防御,所以不肯花气力去构筑工事,他们宁愿依赖反击,因此尽管缺乏机械,但他们仍然深信自己的军队能够有效地执行反攻任务。这种想法对德军入侵的成功有很大的帮助。机械化的入侵者毫无困难地就可以找到奇兵突进的前路,而波兰人的反击也大都很轻松地被击破,因为深入的德军不断地威胁他们的后方,使他们感到腹背受敌而无法立足。从战后各国军事家的分析来看,波兰如果做好充足的防御准备,则德军闪击战即使奏效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然而事后军师救不了应试主帅,在这场被视为二战导火索的战争考核中,愚蠢的波兰上校们把自己和自己的国家带入了苦难的深渊。

3、突破“走廊”,德军坦克碾过波军

9月1日。就在波兰将领睡梦沉沉的同时,傍晚,德军迅速突破了波军防线,并以每天50—60公里的速度向波兰腹地突进。伦德斯泰特的南路集团军群以赖歇瑙的第十集团军为中路主力,以李斯特的第十四集团军为右翼,在左翼布拉斯科维兹的第八集团军掩护下,从西面和西南面向维斯瓦河中游挺进;博克的北路集团军群以克卢格的第四集团军为主力,向东直插“波兰走廊”,另以屈希勒尔的第三集团军从东普鲁士向南直扑华沙及华沙后方的布格河。

这是人类战争史上空前规模的机械化部队大进军。在这场大进军中,德国装甲兵创始人古德里安成功地实践了他的装甲兵作战以及闪电攻击理论,率领第十九装甲军取得了完全的胜利。第十九装甲军隶属北路集团军群第四集团军,辖有1个装甲师、2个摩托化师和1个步兵师。它既是第四集团军的中路,又是集团军的攻击前锋。开战后,古德里安率部迅速突破波兰边境防线,9月1日晚渡过布拉希河,9月3日推进至维斯瓦河一线,完成了对“波兰走廊”地区波军“波莫瑞”集团军的合围。在围歼波军的作战中,被围的波军显然还不了解坦克的性能,以为坦克的装甲不过是些用锡板做成的伪装物,是用来吓唬人的。于是波兰骑兵蜂拥而上,用他们手中的马刀和长矛向德军的坦克发起猛攻。德军见状大吃一惊,但很快就清醒过来,毫不留情地用坦克炮和机枪向波军扫射,用厚重的履带碾压波军。波兰骑士想像中的战场决斗化成了一场实力悬殊的屠杀,唐吉诃德的笑话被愚蠢地再现。

二战结束以后,古德里安在其回忆录中这样描述道:“到9月3日,我们对敌人已经形成了合围之势——当前的敌军都被包围在希维兹以北和格劳顿兹以西的森林地区里面。波兰的骑兵,因为不懂得坦克的性能,结果遭到了极大损失。有一个波兰炮兵团正向维斯托拉方向行动,途中为我们的坦克所追上,全部被歼灭,只有两门炮有过发射的机会。波兰的步兵也死伤惨重。他们一部分工兵部队在撤退中被捕,其余全被歼灭。”至9月4日,波军“波莫瑞”集团军的3个步兵师和1个骑兵旅全部被歼灭,而古德里安指挥的4个师一共只死亡150人,伤700人。

9月5日,北方集团军群中的克卢格第四军团协同屈希勒尔的第三军团,切断了“波兰走廊”,波军的“波莫瑞”集团军被包围。隶属第四军团的古德里安第十九装甲军再次成为主攻的矛头,他指挥他的装甲军从边境跃出,渡过布拉希河、维斯托拉河,在歼灭了波军“波莫瑞”集团军后,强渡那累夫河,沿布格河东岸推进,向波兰首都华沙后方攻击前进。南方集团军群也在宽大的正面战场上作深远突破。所属赖歇瑙第十军团的霍斯第十五摩托化军和霍普纳第十六装甲军,在波兰“罗兹”集团军和“克拉科夫”集团军的接合部实施快速突破,迅速将其击溃,深入追击。9月8日傍晚,该军第四装甲师以惊人的速度抵达华沙郊外。接着,机械化装甲部队又抢在溃退的波军前面抵达维斯托拉河,然后向北旋转,沿该河建立一道封锁线,进行反正面作战,XTL来到第十九装甲军视察,古德里安在向XTL谈论这次作战的主要经验时说:“波兰人的勇敢和坚强是不可低估的,甚至是令人吃惊的。但在这次战役中我们的损失之所以会这样小,完全是因为我们的坦克发挥了高度威力的缘故。”古德里安对于坦克集群的结论,给XTL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4、全线崩溃,懦弱波兰成为刀俎

9月18日,第十九装甲军歼灭了逃避而至的波军溃败之师。此刻,波兰会战达到了高潮,德军进攻已发展成内外两大钳形的包围。北方集团军群的第三军团一部和南方集团军群的第十军团形成内钳,在华沙合拢,外钳包围进行得规模很大,北面一支为古德里安第十九装甲军,南面为克莱斯特的第二十二装甲军。克莱斯特从喀尔巴阡山脉的贾布伦卡隘道附近跃出,一路猛冲,连续渡过拜拉河、杜拉杰克河、维斯洛卡河、桑河,然后在著名的普瑟密士要塞附近向北旋转,乘势渡过布格河,在华沙后方的布列斯特-力托夫斯克同由北向南汹涌而来的古德里安装甲部队胜利会师。除极少部分在苏波边境的波军外,波兰其余部队全在德军内外两层包围圈中,此时的波军已经被打得晕头转向,支离破碎,波军总司令斯米格威·罗兹元帅已完全失去对部队的控制,整个波兰军队陷于一片混乱之中,只在华沙等少数地区作单独的战斗。9月17日,德军在完成对华沙的合围后,限令华沙当局于12小时内投降。而懦弱的波兰政F和波军统帅部在这个时候却溜之大吉,越过边界逃往罗马尼亚。

早已同德国商量好瓜分波兰的前苏联,只因与波兰签有互不侵犯条约而始终不便动手。波兰政F的出逃,终于使前苏联找到了“体面”出兵波兰的借口。前苏联政F宣称:由于波兰政F不复存在,因此《苏波互不侵犯条约》不再有效。“为了保护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少数民族的利益”,前苏联决定进驻波兰东部地区。9月17日凌晨,前苏联白俄罗斯方面军和乌克兰方面军分别在科瓦廖夫大将和铁木辛哥大将的率领下,越过波兰东部边界向西推进。9月18日,德苏两国军队在布列斯特-力托夫斯克会师。XTL希望赶紧占领华沙,命令德军必须在9月底之前拿下华沙。

9月25日,德军开始向华沙外围的要塞、据点及重要补给中心进行炮击。随后,德第八集团军开始向华沙发起攻击。9月26日,德国空军开始轰炸华沙。9月27日,华沙守军停止抵抗。9月28日,华沙守军12万人投降,守军司令向德第八集团军司令布拉斯科维兹上将正式签署了投降书。9月29日,莫德林要塞投降。至10月2日,进行抵抗的最后一个城市格丁尼亚停止抵抗。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的第一个战役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结束了。在这场短暂的战役中,德国充分利用了装甲集群突击的优势,快速对波兰军队分割合围,从而在战争开始便取得了主动权。而作为主要的指挥者和现代装甲作战理论的奠基人——古德里安也因为在波兰战役中不同寻常的表现而一战成名,双手沾满波兰人民鲜血的“闪击英雄”从此诞生。

克劳塞维茨曾说:“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对波兰而言,这句格言再贴切不过了。从战略角度而言,波兰的重建是趁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苏两个强邻暂时削弱之际完成的。它向西、向东扩大了很大一部分领土,而这些领土虽在历史上曾属于自己,但德、苏亦认为这些领土自古以来也曾属于过自己,追根溯源的话,这是个谁也说不清楚的事。所以,当德苏两国统治者认为波兰人夺取了他们的领土后,波兰人应时刻认识到自己所处的危险。它应密切注视这两个强邻的政治和军事动态。似乎波兰领导人在政治外交上意识到了这些,开始奉行联德制苏的外交方针。但波兰人的外交政策缺乏灵活性和应变能力。当认清德国已迅速成为头号敌人时,应迅速调整其外交政策,与前苏联结成政治军事同盟,共同对付德国。然而,波兰人并没有这样做,大概出于这样的考虑,前苏联曾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军事力量上无足轻重,以波兰民族的强悍和自尊,依靠手下败将来保护自己是万万不能接受的。波兰人深知西乌克兰和白俄罗斯领土是前苏联兵败被迫割让的,决不会善罢甘休。前苏联援助波兰,条件是一旦德、波交战,苏军要通过波兰领土而同德军交战。这在波兰人看来无疑是引狼拒虎,更怀疑前苏联用心叵测,一旦同意苏军进入波兰,恐怕国门不保。所以波兰外交部长贝克曾对英、法代表团说:“在任何情况下也不能允许苏军进入波兰境内。”而波军总司令雷兹·斯米格雷更是说过:“同德国人在一起,我们会有丧失自由的危险;而同俄国人在一起,我们便会有丧失灵魂的危险了!”可见,波军统帅甚至把苏联视为最大的威胁,因此断不可能同苏联结盟。但波兰人显然过分自信,又无远见,既不知彼,又不知己,只是把宝压在西方英、法两国身上。以为西线可以牵制和吸引住绝大部分德军兵力,而自己的军事力量足以同德军周旋到底,甚至还以为可以攻入德国本土,进而产生唐吉诃德式的幻觉。而法国甘末林将军的愚蠢无能和法军在西线的糟糕表现百分之百地说明了波兰人又一次压错了宝。


5、不惜亡国,波兰选择错误策略!

在整个波兰会战期间,西线法军83个师面对德军23个师,其中德军只有11个师较精良,其余都是预备役部队。但甘末林只是在西线作了一个援助波兰的姿态,以搪塞世界舆论。9月7日至8日夜间,他发动了一个所谓的“萨尔攻势”。德军按预定方案迅速退入边境后面的“齐格菲防线”。法军9月12日在15英里长的战线上向前推进了约5英里,占领了大约20个空无一人的村庄。之后,甘末林命令他们停止前进,并指示了前线部队,一遇德军反攻,就立即退回马奇诺防线。当波军总司令和参谋总部要求紧急支援时,甘末林还欺骗说法军一半以上兵力已投入作战。实际上萨尔攻势中法军只动用了15个师。许多纸面上的东西看上去使人感到很踏实、很实在,但真正落到实处便成了子虚乌有的东西。波兰人轻信了英、法两国的空头支票,而不考虑同前苏联结盟。由于敌对情绪的强烈干扰,它又不能设法稳住背后的前苏联人,将其推向德国人一边,导致了战争一开始就单独与德国交战的困境。事实证明这一失策造成了军事机器的迅速瓦解。从纯粹的军事角度而论,波兰的迅速崩溃又与军事观念的落后和战略方针的失误有关。军事观念上,他们对机械化战争和德国迅速发展的机械化军队的改革和作战样式,几乎是一无所知。德军第十九装甲军军长古德里安在回忆录中写道:“波兰骑兵,因为不懂得我军坦克的性能,居然用他们的长矛和刀剑向战车冲锋,结果遭受了极大的损失。”长矛马刀与装甲坦克对抗,是愚昧和鲁莽嫁接的苦果,用这种中世纪的作战方式对付现代坦克,若发生在原始部落那儿,并不感到奇怪,但发生在生活于现代社会中的波兰人身上,实在是一种可悲的现象,一个由无知导演制.造出来的悲剧。由于波军统帅部对敌我双方力量悬殊缺乏清楚的认识,因而直接导致战役指挥的重大错误,他们把主力沿漫长的边境靠近部署。如前所述,在战略态势上,德军已三面包围波兰西部地区,此时的波兰西部就像一块已悬在德国张开的大嘴中的肉,波军统帅部却还如梦游一般把主力部队往里面送,结果让德国轻而易举地分割合围,聚而歼之。

事实上我们从战后的分析可以看到,波军应考虑放弃西部一些有价值的地区,如西里西亚工业区,而在那累夫河、维斯托拉河流域右线重点设防,作有步骤的防御,以此拖延时间,等待英、法在西线发动进攻,那么即使失败也不至于败得这样快,这样惨。毕竟拖延时间对波兰总是有利的。但波兰指挥官总是幻想能守住一切,结果反倒丢了一切,一败涂地。这又验证了一条军事经验:弱小的一方若想守住一切地区,势必一败涂地。同时,在波军的部署上,我们还看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他们将主力靠前配置,很显然他们还在打算一旦英、法在西线作战成功,德军主力西调,他们就马上转入攻势,波兹南地区的主力取最短路程,直取柏林。然而结局说明了一切,这一企图完全脱离现实,等到他们醒悟过来时,想迅速东撤已不可能了,德国空军已使波兰本来不怎么发达的交通线陷于瘫痪,步行军的速度又远跟不上德军机械化速度。即使波军以战略防御为主,放弃西部地区,在那累夫河、维斯托拉河多点设防,其意义也只能是作争取时间的努力,一切取决于英、法在西线作战的结果如何。波兰能坚持多久?其间前苏联会不会同德国前后夹击?还是未定之数,谁也无法预料。一个国家若把自己的命运系于大国身上是何等的危险!所以,波兰为但泽而战,不惜以亡国为代价,在策略上是否明智便成了问题。这也是历史留给后人的启示。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