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富华:他带领的部队打掉“天下第一大碉堡”

2野劲旅 收藏 0 573
导读:张富华(1912.9-1957.9):江西省兴国县樟木乡源坑村人。1929年5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军独立四团战士、三连班长,第八师司令部参谋,工人师二团参谋、三营书记,红八军团政治部政治指导员,红五军团三十七团三营政治教导员等职。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抗大一大队组织干事兼五队政治指导员,军委华北战地考察团团员,冀中教导团组织股股长兼总支书记,胶东五旅十三团政治处主任,东海独立三团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历任东

张富华:他带领的部队打掉“天下第一大碉堡”

张富华(1912.9-1957.9):江西省兴国县樟木乡源坑村人。1929年5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军独立四团战士、三连班长,第八师司令部参谋,工人师二团参谋、三营书记,红八军团政治部政治指导员,红五军团三十七团三营政治教导员等职。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抗大一大队组织干事兼五队政治指导员,军委华北战地考察团团员,冀中教导团组织股股长兼总支书记,胶东五旅十三团政治处主任,东海独立三团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历任东北辽南纵队五旅政治委员,东北四纵队十一师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荣军总分校政治委员,华东军区荣军总校政治委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57年9月26日在南京逝世

湘江战役中

他头部受伤险被战友掩埋

1929年5月,抱着“打土豪分田地”的朴素理想,少年张富华参加了红军游击队。张富华参加红军时,正赶上部队发展最快的时候,张富华也迅速成长了起来。红军的发展让国民党政府感到恐惧,蒋介石于1930年10月抽调兵力,开始了对苏区的大规模“围剿”,企图消灭红军。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被迫开始长征。1934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中央红军苦战五昼夜,从广西全州、兴安间抢渡湘江,突破了国民党军的第四道封锁线。湘江之战是关系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一战,但是,中央红军也为此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部队指战员和中央机关人员由长征出发时的8万多人锐减至3万余人。张富华所在的第八军团,损失尤其残重,几乎全军覆灭。

惨烈的湘江战役,让张富华终生难忘。他在后来多次回忆起自己险些牺牲的那一仗。

那一天,阴云密布,冷风呼啸。张富华和战友们跟随部队前进,在夜渡湘江之前,部队奉命歇息。黑夜降临,战士们为取暖燃烧起来的柴火堆引起了敌机的注意。不一会儿,10多架敌机从云层里钻出来,不停地上下翻飞,左右盘旋,并接二连三地丢下炸弹。其中,一架敌机瞅准张富华和战友们所在的位置俯冲了过来,张富华大声疾呼:“炸弹,卧倒!”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巨响,炸弹就在张富华身边不远处炸开了。巨大的声浪震得他头晕目眩,一块被气浪挟裹着的石片直直地击中张富华头部,他顿时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张富华迷迷糊糊觉得有人在往他身上填土,他被惊醒后坐起,才知道是幸存的战友们在掩埋牺牲的战友。他忍着疼痛爬起来,张眼四顾:附近的小树林里,河滩的草地上,到处都是被炸死的战友。

掩埋好战友的尸体,来不及擦干身上的血迹,张富华和幸存的战友们夜渡湘江,继续长征。

三过草地

杀了救命的战马充饥

长征途中,张富华在五军团三十七团任营教导员,跟随部队三过草地。部队过草地前因经费缺乏,筹钱困难,上级动员大家想办法,并声明以后由组织还给大家。这时候,张富华将自己多年积攒的“硬通货”——80两烟土捐了出来,用来买粮食。他的行为,让上级和战友们感动不已。

在过草地时,张富华的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上级为张富华配备了一匹马。张富华在自传中写下了这个让人动容的人与马的故事。

在草地上行军,处处是陷阱。有一次,张富华走着走着,一不留神就陷入了泥潭。马夫用绑腿结成长绳,一头拴着马腿,一头丢给张富华,然后马夫赶着马在前面跑,这才把张富华拉出了泥潭。虽然战马救了张富华的命,但因为行军途中粮食极度匮乏,这匹马随时面临着被宰杀为食物的危险。有天夜晚,有个战士饿得受不了了,偷偷将张富华的马拉去,割了马脖子上的一块肉烧了吃掉。张富华很心疼,但也没有去追究是谁干的,他只是更用心地爱护着这匹马。部队艰难地前进着,到了最后,草地里几乎找不到任何能吃的东西了。张富华心一横,下令将自己的马杀了,这才维持了几天的口粮。

靠着仅存的一点力气,张富华他们终于走出了草地。多年后,回忆起那匹救过大家命的老马,张富华给出了高度的评价:“这真是一匹对革命有贡献的老马。”

回延安赴胶东

转移中差点遭暗害

1937年春,西路军失败后,张富华带领10多名幸存的干部自动组织溃散战士,成立游击队,坚持斗争。为了减少目标,避免更大的伤亡,张富华疏散了妇女和学兵营(全是十五六岁的孩子),立即带领游击队下山了。他们刚刚离开不久,敌人的骑兵团就来了,双方交火,战斗到下午,独立团全部牺牲,张富华心情异常沉痛。

张富华带领游击队转移到红崖寺后沟休息。半夜,遇到敌人的偷袭,队伍被冲散,队长陈桂林等人往南而去,张富华等人往西山沟去。西山沟的雪比人还深,爬不动。好在敌人看见下雪,天又快黑了,就返回张富华休息的石崖下住宿。张富华和战友们忍饥挨饿,从敌人后面偷偷找到沟谷休息。张富华回忆说,这是最危险的一天,一是差点被敌人打死;二是天冷,差点被冰雪冻死。

此后,张富华和另几位同志,一路打游击,乔装打扮穿过茫茫沙漠,走过渺无人烟的荒野,终于回到了延安。

回到延安后,张富华进入延安抗大学习。1941年,张富华从延安赴山东,七出太行山,日行一百三四十里,到了胶东半岛。在胶东半岛的一次转移中,张富华带领部队临时找了当地的两位向导,由他们带路。在经过一个冷冷清清的村庄时,马背上的张富华四处留心,观察四周动静,忽然看见一个草垛中深处有一把枪杆。他猛然把头一低,“叭”的一声,他的帽子应声落地,人从马背上滑了下来,倒在麦田里,脚扭伤了。张富华这时反应过来:原来那两个向导是日伪奸细。此时,这两个向导正伺机逃跑,张富华当即举枪,击毙一个,击伤一个。

危险之际,幸好后续部队及时赶到,歼灭了埋伏在附近林子里的敌人。张富华转危为安。

攻打蛇窝泊

端掉“天下第一大碉堡”

“烟青路上层层网,倭敌蚕食日月艰;正是心焦收麦季,蛇窝歼敌尽开颜。”这首诗描写的是1943年5月24日,八路军胶东纵队五旅十三团成功拔掉栖霞蛇窝泊“天下第一大碉堡”时的情景。当时,张富华是十三团政治处主任。

蛇窝泊碉堡始建于1942年7月。 其时,日伪军征调蛇窝泊、荆凤、泥都、山河、榆子等5乡20余村的2300多名民工,用了5个多月的时间才修成。建成后的碉堡是方形的,高13米,墙厚1.5米,周围架设全方位丝网,沿村挖有2米多宽、3米多深的封锁沟,被称为“天下第一大碉堡”。日军为了加强该据点的防御,特派1个日军小队41人、1个警察所12人及伪自卫团70人,共约120余人驻守,并配有捷克式轻机枪1挺、匣子枪6支、手提式4支、掷弹筒1个、步枪39支。

1943年5月,中共胶东区委发出武装保卫麦收的批示,胶东军区命令十三团在麦收前拔除蛇窝泊据点。

5月22日,三营首次攻击未果。后来,团首长组织召开作战会议,总结经验,研究确定改变战术。张富华根据实际情况提出:我方制造的土坦克应该前后用铡刀,中间用一层土,再一层棉花缝,这样敌人就打不透了。他的这个建议在实战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5月24日凌晨,在集中火力掩护下,战士们成功地炸开了碉堡面向大街的一面,然后趁硝烟未散,奋勇冲上去,将碉堡底层占领。这次战斗仅用20多分钟就告结束,击毙伪小队长以下44人,生俘伪警察所长及伪乡长以下81人,缴获机枪l挺、小炮1门、长枪37支、匣子枪6支、手提式2支、子弹1000余发、炮弹9枚、手榴弹100余枚,其他军用品一宗。6月,北海独立团攻克了黄县欧头孙家据点,全歼日伪军两个中队。

虽然五旅十三团的辉煌张富华功不可没,但他在后来的回忆文中却谦称:“在胶东十三团没有什么大的贡献,但作风转变、攻坚战术提高,也多少起了一些作用。”

转战东北

带出白台山英雄团

抗战胜利后,张富华调往东北。东北战场上后来著名的“塔山守备英雄团”“白台山英雄团”的成长,都有张富华的一份功劳。

在东北工作期间,由于天气寒冷,张富华成天咳嗽,吐痰不止,脸青面肿,工作受到较大困扰。后来遇上时任南满地委书记兼军区政委的肖华。肖华提出,东北天气太冷,张富华还是回南方工作为宜。

1946年10月,张富华来到相对温暖的大连。后来,又到了更南的胶东,担任荣军总分校政治委员。此后,张富华又担任华东军区荣军总校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离职养病。1957年在南京逝世,享年45岁。<input style="DISPLAY: none" type="checkbox" value="0" name="titlecheckbox" sourceid="">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