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引导舆论,敌人就引导舆论

不要二分法 收藏 4 2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你不引导舆论,敌人就引导舆论


中国近30年来在经济发展方面进步是巨大的,但在舆论宣传上失策很多,完全处于下风,“不争论”是对的,“不引导”就不应该了。


邓这个人是不搞理论的,他也不喜欢别人老拿理论说事,没个完,听着气闷。


80年代、90年代,极左极右在理论上争论得非常激烈。邓大智若愚,一句“不争论”,废了双方的武功。改革才能顺利地、务实地发动起来发展下去。客观的说,我国在文化战线上的退让是符合政治考量的。从外交角度来看,自邓主政以来,由江到胡,一直致力于改善中西方关系,于是在文化战线上自然竭力避免同西方主流言论进行针锋相对的论争!


排除理论对经济发展的干扰,这是对的。但是在思想领域内,还是要积极引导的。


我们不去引导,西方势力就要来引导。当一个时代的人都很不成熟的时候,这种敌对势力的引导就成了误导。

90年代以后,“不引导”的问题一直长期存在,但是由于人民的眼界开阔了,同时本国的发展确实还不错,东欧苏联垮台之后的乱象我们也看在眼里,人民的免疫力提高了,所以才算是没有惹出什么大祸。但是20年来,极右势力有增无减。


美国的强大除了有经济和军事的因素之外,首要的因素还是在于他们媒体力量的强大,在于美国一直在舆论上的话语霸权。没有这个话语霸权,美国肮脏的历史、内部的阴暗面、对外的种种恶行,早就会处于全世界人民的口诛笔伐之中。但是因为美国控制了舆论主导权,他们就可以用舆论来抹黑对手保护自己。资本的罪恶正在是在他们舆论的保护下得以掩盖。在西方文化霸权的压迫下,各种污蔑我国政府,污蔑我国经济,污蔑我国人民的言论层出不穷。


随着西方各种文化对我国的渗透,再加上我国为避免激化矛盾而刻意的放弃,导致文化主导权话语权逐步被丧失,眼下流行的各种理论学说仔细一看,无不被打上西方的烙印!当我们拱手让出文化战线的主导权和话语权时,西方国家于是有恃无恐动不动就大肆抨击,什么“人权”“不民主”“计划经济”……各种批评纷至沓来!


虽然我们的主流媒体也在报道正面消息,但没有深入人心,但从实际效果来看,让人觉得假大空,于是有人总结成了:“新闻联播——领导很忙,人民很幸福,外国都在水深火热中。”CCTV都被人叫成CCAV了!


宣传部门战斗力实在是差,工作能力实在是让人无语。一方面是对自己的成就没有说清楚,好像也说不清楚。一方面是只宣传西方的好处,不介绍西方的坏处。也许他们的本意不是如此,但是客观效果就是这样的。


宣传部门似乎完全不懂“大众传播学”,他们只知道垄断宣传媒体的垄断——但是后来沦陷给南方系了,但是不知道以什么方式、用什么语言让大众听明白、爱听、听完愿意相信。


举几个例子


建国之后,最大的成就是两个,一个是基干工业的初步完成,初步工业化基本完成。第二是国家安全问题基本有了保证。


这两个功劳是特别伟大的功劳,是国家生死存亡、继往开来的大功劳。但是宣传部门以一种只有专业人士才可能听懂的措词、千篇一律的说明方式把大众都搞糊涂了。不知道的人听完还是不知道,甚至还以为他又在强词夺理呢,根本没有认识到这两大成就的价值。


老百姓往往通过切身的体会来认知世界。由于新中国前30年要集中力量发展保障国家的重工业,轻工业的发展严重不足,大众的衣食住行等方面的消费几十年没有大的变化,所以生活得很辛苦,这些是活生生的,宣传部门避重就轻偏偏不谈这些事情发生的根源和历史合理性。


中国的宣传教育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直接讲终极答案,中间关键的推导过程被省略了,导致很多人不理解,觉得假大空。讲道理第一句要让人听得进去,比如爱国,首先教导人们从爱自己做起,人们就很容易听得进去,然后教导人们没有国家的保护,财富会被内外资本权贵掠夺,生活不会幸福,推导出爱国家才能更好的爱自己。


社会的怨气很大程度建立在对西方的幻想中,在介绍西方方面,也是片面得很,客观上起了误导的作用。


例如80年代进口了很多西方电影。他们愚蠢到只进口最好的电影、不进口差电影普通电影的地步。进口的是西方百年电影史上最经典的那么百来部电影。老百姓只要一看到西方电影,都是特别棒的。老百姓会怎么想?他们肯定以为西方电影都是这么好的,人家的生活介绍那么好的。其实,西方的好电影也就这么多了,再多也没有了,到现在回头去看,还是只有这么多。绝大多数西方电影实际都是很烂的、或者很一般般的。这就是宣传部门干的好事,他们做了敌人想做都做不到的事情。


20多年,中国主流媒体有做了什么呢?


媒体很少报道西方制度的另一面,关于美国的毒品的泛滥,对社会带来的危害,美国社区的安全问题,美国底层老百姓的实际生活状态,基本没有报道。除非发生大的暴力事件,基本是正面报道,更没有煽情语调,这倒是一个大国的气度。但是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西方就是天堂。倒是美国美国国家地理频道如实报道了美国毒品泛滥所带来的危害,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到如今,宣传部门根本没有有效的反击手段,要末大道理一套,要末理论说教,不是听腻了,就是看不懂,和八九十年代的政治宣传没有什么两样。时代已经变化巨大了,宣传手段还是老一套,让人们看都不想看。


舆论问题现在最为严重的是网络媒体,现在中国政府对网络媒体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够,对现代网络舆论战争的认识程度远远不够,直接表现就是政府的宣传部不直接监管网络内容,这种网络媒体和平面媒体的监管权分立的监管体制设置,使得行政机构分流了很大一部分媒体监管权力,导致政府对整个网络舆论的监管能力下降,这是网络媒体舆论失控的一个主要原因。另一个主要因素则是中国主流门户网站的出资人的资本性质,决定这些媒体必然要为资本利益代言,几大门户网站在发展初期,接受境外风险资金的入资,又纷纷在境外资本市场上市,外国资本对这些主流门户网站具有相当的影响力。这些主流门户网站的实际控制权究竟是在中国人手里还是在外国人手里,现在都是一个很大的问号。这不但会导致这些主流门户网站在立场上跟社会主义对立,同时也会跟中国的国家利益对立。现实也一次次证明了这一点,观点完全站在外国资本立场上,视中国人民的利益于不顾。这也说明外国资本对中国舆论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更不用说,还有一些外国资本直接投资的门户网站和其他形式的媒体,在中国也有着相当的影响力。


媒体的三大倾向性结论


不管你愿不愿意,媒体正一点一滴向你的生活渗透,开始操纵公众的生活,媒体首先划定一个“正义”的一方,然后引导人对其痛恨起来。你变得不喜欢思索,情绪开始随媒体波动。也可能在媒体的启发下,你开动了脑筋,开始了自以为是的“探索”,却仍在媒体思路的掌控之内。电视、报纸、网络铺天盖地向你袭来,看似“花样百出”的趋同思维,你左冲右突,无处遁形。总结起来,媒体无非是想得出三个结论,第一,你生活在最坏的时代,第二,你生活在最坏的国家,第三,这一切都是政府的错误。


然后这三种论调并非一定是预设的,而是自然而然的结果,是媒体追求负面、追求轰动的必然结果,然而这三种论调却给某些民粹分子提供了运作的空间。比如你生活在最坏的时代,所以你应该起来革命,不革命也应该改革吧,这两个逻辑就是这样连接起来的,所以宣扬革命或改革的人永远是媒体的宠儿,而人们不管这个人到底懂不懂改革,也不管他的改革主张中夹杂着多少的私货。


对于第二个论调,媒体总是宣言你生活在最坏的国家里,既然自己的国家是最坏的,那其他国家总比自己的国家好吧,所以民粹分子马上就给你支招:你应该移民,离开这个国家,然而这些宣扬移民的,却是些对外国丝毫不了解,甚至是从没出过国的屌丝文人,这不重要,反正这种论调是符合媒体预设的逻辑的。


我们再看第三个论调,一切社会不好的现象都是政府造成的,那就应该不要政府了吧,或是“小政府”吧,“管的最少的政府”才是最好的政府吧。民粹分子的接招不错吧,尽管他们从来没有进行过政治学、行政学的研究,也不懂的社会运作和社会管理的基本常识,而且这些人绝大多数都从没有学习过这些方面最基础的课程。


媒体的三大结论,“你生活在最坏的时代,你生活在最坏的国家,这一切都是政府的错误”,尽管不是媒体的目的,但是却使人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而媒体在自己亲手制造了这些结论的时候,他们又怎么会排斥后面的主张呢?于是民粹分子们拿过接力棒炮制出“改革论”、“移民论”、“小政府”论,这些论调自然又受到媒体的第二轮追捧。不经意间媒体与民粹主义分子完成了精妙的合唱与合谋。民粹分子的言论证明了媒体的预见性,媒体的案例为民粹分子提供了依据,两者配合的天衣无缝。他们联合起来似乎就控制了整个世界,媒体将这些人吹捧成最有良知的知识分子,而民粹分子们将媒体吹捧成最有良心的媒体。媒体的批判不再基于客观的了解,而都是基于对现实的错误观察。但是改革不慎的都造成了巨大的灾难,移民美国的都上当了,小政府更是早就证明是失败的东西,但媒体不管这些,媒体要的是引发关注的热点、要的是轰动的传播效应,甚至是为了金主服务的。



本文内容于 2013/10/14 19:26:25 被小编a29编辑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