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共产党论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

涅槃新中国 收藏 0 433
导读:加拿大共产党论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 2011年10月25日 13: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第232期 作者:刘卫卫   苏东剧变后,始终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加拿大共产党(以下简称“加共”)十分重视对资本主义新变化的研究,特别是在新世纪以来召开的四次加共代表大会上,对当代世界资本主义的新发展和新特征进行了分析与阐述,深刻剖析了当代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及制度性危机。   在加共看来,现阶段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具有多种表现。第一,资本的国际化和集中化程度已经达到质的新水平。银行和工业资本相结合的产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加拿大共产党论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 2011年10月25日 13: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第232期 作者:刘卫卫

苏东剧变后,始终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加拿大共产党(以下简称“加共”)十分重视对资本主义新变化的研究,特别是在新世纪以来召开的四次加共代表大会上,对当代世界资本主义的新发展和新特征进行了分析与阐述,深刻剖析了当代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及制度性危机。

在加共看来,现阶段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具有多种表现。第一,资本的国际化和集中化程度已经达到质的新水平。银行和工业资本相结合的产物——金融资本,现在已经成为主要的资本形式。在当前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条件下,国际垄断资本还利用帝国主义国家建立和支持的管理机构,来保护和促进其利益。跨国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正在被塑造成一个美帝国主义和世界帝国主义国家谋求经济霸权和经济掠夺的新“全球格局”,而且它还创建并加强区域性条约集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洲自由贸易区、欧洲联盟和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保护各帝国主义中心的利益。

第二,国家已经成为垄断资本主义的附庸。国家虽然表面上独立于公司的利益之外,但是实质上已经成为大垄断资本家控制社会其他阶层的政治工具。金融资本利用国家政权占领国外市场,攫取国际投资。国家还被利用来通过税收制度进行有利于垄断集团利益的财富的重新分配,逐渐更加公开地转向私有化,通过立法降低工资水平,削弱工会运动。对此,加共指出,这不是简单的“政策”变化,而是垄断资本主义新发展的关键组成部分。

第三,资本主义正陷入自身无法摆脱的深刻危机之中。全球经济日益动荡,经济危机爆发的频率和强度更大。帝国主义的发展以及主要资本主义列强为重新瓜分世界进行的斗争,导致了世界范围内的帝国主义者之间的矛盾、不断增长的法西斯主义的危险以及帝国主义毫无休止的侵略战争。资产阶级的进攻激起了越来越汹涌的人民抵抗风暴,广泛的社会各阶级的运动和联盟正在兴起。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生态环境之间也是一种主要矛盾,尤其是与日益恶化的资源枯竭和环境破坏相联系的那些矛盾,正在迅速发展成熟。

加共认为,伴随着新的表现,现代资本主义也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首先,为了保持和扩大在全球范围内的统治地位和控制权,帝国主义(尤其是作为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的美帝国主义)政策日益危险的重新定向——转向一种军事主义和更具侵略性的“永久”状态。

其次,随着日益加深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和制度危机以及资本主义诸多矛盾的不断成熟,帝国主义还加紧了对人民的民主权利的攻势。

再次,与前两个新特征紧密相连,并且应对当代资本主义的前两个新特征的趋势正在不断增强——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反抗行动和斗争的迅速增长。

加共认为,当代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及制度性危机表现在如下方面。

第一,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依然存在。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利润的来源和资本的积累是对工人阶级进行剥削的结果。现在,资本主义鼓励工人投资股票和债券,所谓的“人民资本主义”只不过是资产阶级向工人阶级投掷的一枚“烟雾弹”,资产阶级仍大权独揽,资本主义社会的这种基本矛盾——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有制之间的矛盾依然没有改变。

第二,国家对经济的调控本身处于危机之中。加共指出,金融资本及其国家的政策,不管是披着“福利国家”华丽外衣的凯恩斯改良主义,还是高唱“自由主义”凯歌的新自由主义,只是制造了新的矛盾。任何资产阶级国家调控政策都无法根除资本主义的发展不平衡和经济危机,都无法摆脱通货膨胀性的经济发展以及确保劳动力资源和资本的充分有效利用。而且实际上,国家调控和有计划的经济发展,从根本上与私有制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资本主义市场的自发力量格格不入。

第三,资本主义是环境危机的根源。加共指出,资本主义依其本性不能解决环境危机。哪怕是实行规模最小的环境改革,都会遇到严重的阻力。已经实行的许多保护措施正在由于新自由主义的取消管制和缩减开支而受到削弱或破坏。无论是跨国公司还是资本家,作为一个整体都没有能力克服环境危机。

第四,科学技术的发展加剧了结构性失业及社会冲突。加共指出,科技革命开辟的生产力发展的巨大潜力,正在被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和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欲望所扭曲和限制。科技进步已经成为进一步剥削和分化工人阶级的根源。采用新技术带来的最严重的社会问题是失业增多。而且由于结构性失业,就业者与失业者之间的裂痕不断加深。这种趋势会长期存在,并且会加剧社会冲突。

第五,当代资本主义的社会问题十分突出。加共认为,金融资本的支配地位以及资本主义国家政府采取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加剧了各种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社会的异化引发犯罪、新法西斯主义、对毒品的依赖、对女性和儿童的虐待和暴力以及其他形式的剥削和反社会的行为。

总之,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并不意味着资本主义的本质发生了根本改变,并不意味着解决了社会化大生产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基本矛盾,而是恰恰相反,建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上的资本主义制度显示出了穷途末路的征兆。帝国主义面临的矛盾正在为革命行动以及最终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创造必要的客观条件。事实上,“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21世纪将是革命力量重整旗鼓、打退国际资本进犯的世纪,也是发动一场决定性的反击,保卫人类、世界和平以及全球环境的世纪。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