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院? 虐老院?

10月13日是中国黄历九月初九——传统的重阳节,尽管当局从去年开始将重阳节定为敬老日,但网络上今天流传的一组敬老院的图片非常好说明了以谎言起家的**走到今天其实早已撕破了脸皮变成赤裸裸掠夺民资民膏了。大陆一位从事社会公益的人士悲愤表示,一个政府连让老人活着的尊严都做不到,更遑论以人为本,照顾全体国民。领导们能听得到全国各地“虐老院”中的哀鸣吗?

由东方网今年7月曝光上海一养老院工作人员被指索要红包打老人耳光,报导称,上海闵行莘庄镇养老院服务差,服务员拿走老人营养品、索要红包等行为。

而三湘都市报今年7月曝光敬老院内,一八旬老人去世多天才被发现,而且生前曾遭虐待。在该老人隔壁的一位老人向媒体披露,该死去的老人双目失明曾遭殴打,但敬老院回应称老人正常死亡,已经道歉赔偿处理好了。

今年5月大陆龙虎网报导,《南京国悦颐养服务中心》虐待八旬老人,致使其身患褥疮和肺部感染,家属向服务中心索取治疗费用时,该院院长回应称对方欺诈并拒绝支付,后在媒体关注下,服务中心才口头允诺家属,给老人治病直到痊愈为止。

去年7月《新浪河南》报导郑州社会福利院一“走失”老人称受虐待被赶出门,报导表示,与福利院称老人“走失”不同的是,流浪老人反覆告诉记者,她在福利院吃不饱、还挨打,是被赶出来的。

而2011年12月《羊城晚报》曾报导《网曝敬老院虐待老人 堪比集中营》,报导指,一些志愿者拍摄图片显示,哈尔滨双城市水泉乡敬老院的老人们正遭受堪比“集中营”的虐待。

这些老人衣衫褴褛,睡在堪比垃圾堆的床铺中。在气温低至-30℃~-40℃的寒冬时节,敬老院的房屋却只有单层玻璃门,窗户玻璃残缺不全,用石棉瓦和硬纸板遮挡。穿衣和住宿条件不好,伙食同样很差,老人们“据说每天都只能吃酸菜,不知多久没吃过鸡蛋了”。

2011年6月,新浪视频曝光海南郑州敬老院护工虐待老人,殴打逼喝尿惨无人道,报导称,养老院深夜传出惨叫声,记者连续蹲守了多个夜晚才一探究竟,最后发现这样的惨剧。

在中国大陆一些地方养老院已经成为虐老院的代名词了。大陆一位自由撰稿人、公益人士卫庄表示,本想在重阳节敬老日上网查一下最近敬老院的发展情况,“不料,发现一些 敬老院虐待老人的新闻。再稍微搜一下,看的我汗流浃背。一个政府连让老人活着的尊严都做不到,更遑论以人为本,照顾全体国民。领导们退休之 后可以老有养有乐。但他们能听得到全国各地虐老院中的哀鸣吗?”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今天推出一则新闻说,长春一对8旬老夫妻,每天领着一只鸭子外出捡垃圾。鸭子是老夫妻4年前在垃圾站捡到的,之后就成了二老的“宠物”并取名为“雁子”,二老说,要不是“雁子”陪伴他们并带给他们欢乐,自己可能早就走了。

新浪微博有人回应称:八旬拾荒为生,这是什么国家!辽宁锦州一位民众讽刺道,体现了我们社会制度的无比优越!黑龙江一位民众称,老无所依几乎会是每个现在受计划生育这个恶政影响的年轻人的将来 。也有媒体人也气愤表示,一个自诩和谐的社会还不如一只鸭子。还有北京人讥讽党媒说,有的人,就是是从屎里面也能找出美来,可惜我做不到。有云南昆明的一位民众嘲讽道:“多么幸福的国民啊!还消费全球三分之一的奢侈品呢!”

有律师讥讽党媒称:咋一看,我还以为,没有人民日报陪伴,他们早就走了!北京一位医生对此评论表示:“有钱人、有权人,世界各地潇洒消费,世界为之瞠目结舌;贫苦百姓衣食无着,过着孤苦无依的生活。难怪你再有钱走到天涯海角,也得不到他人的尊重!人缺少了同情心,缺少了怜悯之心,那剩下的只有兽性。”

大陆某企业商务经理质问党媒说:“八旬!人民日报君,这就是你爱的国家么?这种报导是表达鸭子的伟大,替政府解决了两个老人的养老?还是老人的伟大,不要政府的帮助,一只幻想的大雁就是他们的全部欲求?”上海大学顾传青教授对此表示,这是令人无语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