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zby199022 收藏 0 123
导读: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就在西班牙内战没有像图哈切夫斯基所期盼的那样,为PU36淬火定型,反而更像是一块不怎么合适的试剑石,将自己倾心锻造的利剑夯了几个危险的裂缝的时候。随着1937年“大清洗”高潮的来临,不但使红军失去了大纵深作战理论的缔造者,而且几乎断送了这一理论的发展前程。由于图哈切夫斯基被指控为西方资产阶级混进红军的代表,从年轻有为的国内战争英雄成了“祖国的叛徒、卖国贼和帝国主义的间谍”,其搞军队机械化改革的实质是破坏红军建设,结果意识形态斗争严重阻碍了红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就在西班牙内战没有像图哈切夫斯基所期盼的那样,为PU36淬火定型,反而更像是一块不怎么合适的试剑石,将自己倾心锻造的利剑夯了几个危险的裂缝的时候。随着1937年“大清洗”高潮的来临,不但使红军失去了大纵深作战理论的缔造者,而且几乎断送了这一理论的发展前程。由于图哈切夫斯基被指控为西方资产阶级混进红军的代表,从年轻有为的国内战争英雄成了“祖国的叛徒、卖国贼和帝国主义的间谍”,其搞军队机械化改革的实质是破坏红军建设,结果意识形态斗争严重阻碍了红军正常的建设。而这场政治风暴的发动者——苏联领导人斯大林自毁长城,在不远的将来苏联为其所作的一切全盘买单,为这一严重错误的决定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从1937年夏开始直至1939年秋,苏军停止了一切对大纵深战役理论的研究,所有相关朽箱都被禁阅或者焚毁。军校学员、教员,部队各级指战员均无法在正式场合谈论或研究该理论。这两年间苏联军事理论研究,实际上完全处于一片混乱和迷茫之中。如果没有此次事件和之后长达两年红军对基本作战理念的无所适从,那么现在所读到的历史或将被完全改写——1941年的德军决不会像现在所看到的那样如此轻松地攻入苏联境内,而众所周知的“巴巴罗萨”计划的成功将充满了不确定。

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大淸洗”造成的另一个严重后果,是红军中高素质指挥员的极度缺乏。“大清洗”中,红军中共有4万名职业军官被捕,其中1.5万人被处决。幸存的军官在恐惧中颤抖,无心钻研业务。诸兵种的合成化训练基本停留在纸面上,还美其名曰“首长司令部战略演习”实在是不知所谓。更为糟糕的是随着欧洲局势的日益紧张,苏联又开始了大规模的扩军。从世界惯例来看,一支军队在和平时由一批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组成,在战时的大扩军时,他们将成为这支军队的骨干,而当时苏联的情况是士兵可以由征召得到,可是合格的军官在哪里?平均六成到七成的中高级军官由于“叛变”、“宣扬自由主义和托洛茨基主义”离开了军事领导岗位,其中相当数量的人甚至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低级军官和内务部契卡人员,所以在1940年,苏军的干部年轻化应该成为全世界各国军队的典范!由于高层将领被清洗,大批尚不具备足够才能的中下级军官被提拔到高级将领的位置上,而他们原来的位置被大量同样不称职的更年轻的军官接替,这使得苏联军队从上到下都充满了大量不具备足够资格的军官。于是,在1937-1939年之间,就是这样一个群体中有部分军官被派遣前去支援西班牙内战,当西班牙的战事结束后,其中的一些人仍然没能逃脱“大清洗”的命运而永远地消失了,但另一些人却被火速晋升到了红军中的关键位置。这些人中不乏有我们熟悉的卫国战争时期的名将,但更多的却是不适合自己的岗位的军官。由于才能与资历欠缺,这些军官不但严重限制了对大纵深战役理论的进一步完善与发展,而且给后来苏联红军纵深作战理论的恢复带来了巨大的障碍。

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虽然在形式上,PU36并没有在西班牙战争结束后被立即废除,而且红军的坦克部队还在1938年得到了扩充——1938年红军重组了坦克部队,扩大了4个机械化军,改称坦克师。另外,许多分散的坦克营或团被整合成25个独立坦克旅,并普遍将坦克排的坦克数由3辆增加到5辆。最后这项措施是西班牙战争经验的直接体现,因为许多来自西班牙的报告抱怨三辆坦克的排太弱,无法完成大部分任务。另一个有利因素是,这一时期苏联坦克的研发工作也是捷报频传,除了前面提到的T-34外,另外一种重要的型号KV-1/2重型坦克作为新一代NPP(步兵支援型)、DPP(远距离步兵支援型)坦克也露出了其面目(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种坦克是由图哈切夫斯基的死敌, 红军第一元帅伏罗希洛夫的女婿科京主持设计的)。虽然同革命性的T-34相比,KV-1/2存在不少让人诟病的问题,然而,这只是相对而言,按照时代标准,KV-1/2仍然是出类拔萃的。整个红军装甲兵建设无论是从技术水平还是规模,似乎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呈现一片欣欣向荣之景。然而,在这种回光返照式的兴盛中,纵深战斗原则的最大危机降临了。

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正当红军中一些幸存的专业军官仍然没有放弃未来战场上装甲战的重要角色时,以红军第一元帅伏罗希洛夫为首的军事保守派,却重新对图哈切夫斯基所坚持的一切展开了猛烈反扑。出于对陆军机械化本能的不信任,伏罗希洛夫质疑图哈切夫斯基的纵深作战的大胆远见,更乐于打散大规模机械化集群,将其装备“撒”到各步兵和骑兵师,把它们的作用仅限于直接支援。伏罗希洛夫和红军中的一些人把西班牙的实践视为使用坦克的困难,甚至是在特定环境下,近距支援作战所必然遭遇到的挫折的证据,坚持由骑兵在突破作战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于是,苏联军事委员会于1939年7月开始讨论撤销原有的坦克师的问题。而很快伏罗希洛夫最终得以推行他观点的机会来临了,那就是1939年9月17日苏联参加入侵波兰即所谓的“西部进军行动”。

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西部进军行动可以说是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一次典型的大国沙文主义行动。随着希特勒德国的气焰越来越嚣张,摆在苏联领导人面前的最紧迫的任务是:进一步加强苏联的军事战略地位,尽力维护本国安全,避免或推迟卷入战争。为实现这一目标,苏联政府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领域采取了许多重大措施。包括与英法等国进行政治和军事协定谈判,可惜因为当时英法政府所推行的绥靖主义而失败。最终为了争取时间及空间应对德国在日后可能的军事行动,斯大林转而接受了急于入侵波兰而找上门来的希特勒所提出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在这份条约的秘密附加协议书中规定:波罗的海地区如发生领土或政治变动时,立陶宛北部疆界将成为苏德权力界限,在这方面,双方将承认立陶宛在维尔诺地区的利益。如波兰发生领土和政治变动,苏德将大致以纳雷夫河、维斯瓦河和桑河为势力分界。维持波兰独立是否符合双方利益,与及如何划界,只能在进一步的政治发展过程中才能确定。在东南欧方面,苏联关心她在比萨拉比亚的利益,德国宣布她在该地区在政治上完全没有利害关系。

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这主要是斯大林意图趁德军无暇顾及之际,在苏联西部边界扩充领土,力图在德国势力范围以东构筑一道北起波罗的海,南达黑海的防线,即“东方防线”,以便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改善苏联对纳粹德国的防御态势。

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1939年9月3日.里宾特洛甫指令德国驻苏大使舒伦堡立刻拜见苏联的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并探明:“在德军即将对波军发起强大的攻势时,苏联是否愿意出动军队,打击在俄国利益范围内的波兰军队,并且从他们那一边进占该地区”,苏联政府正在密切注视着波兰战争的进展和英、法政府的动静。9月5日舒伦堡与莫洛托夫会晤后,柏林与莫斯科之间来往如梭,舒伦堡一再拜访莫洛托夫,来往电报十分频繁。其中心内容就是协商苏联出兵一事,与此同时,苏联政府发布命令:对6个军区预备役兵员进行集训;基辅和白俄罗斯特别军区的部队进入战备状态,建立乌克兰、白俄罗斯方面军,即把基辅军区改组成乌克兰方面军,由3个集团军组成,由谢苗·铁木辛哥上将出任司令,把白俄罗斯军区改组成白俄罗斯方面军,由4个集团军.1个骑兵机械化快速集群和1个独立步兵军组成,由米海尔·科瓦列夫上将任司令。计约100万大军向西部边境云集。9月17日凌晨2时,斯大林接见并正式通知舒伦堡,红军4小时后将沿波洛茨克-卡美涅茨-波多斯基一线开出国境。关于这次会见舒伦堡在发给柏林的电报中作了详细的记述:“斯大林于晚上两点接见了我,在座的有莫洛托夫和伏罗希洛夫。斯大林宣布,红军将于今晨6时沿波洛茨克-卡美涅茨-波多斯基一线全线越过苏联边境.为了避免意外事故,斯大林迫切要求我们同意德国飞机今天不要飞越比亚威斯托克-布列斯特-里托夫斯克-伦堡(利沃夫)的东侧。苏联飞机今天将开始轰炸伦堡以东地区……斯大林拾我念了一份今晚即将交给波兰大使的照会,并将把抄件在一天之内送给所有使团,然后予以公布。这份照会包括了苏联行动的理由,念给我听的草稿有三处是我们无法接受的。在答复我的异议时,斯大林胸有成竹地修改了我的文本,现在照会看来是我们满意的了。”

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1939年9月17日凌晨3时,苏联副外交人民委员波将金召见波兰驻苏联大使格日博夫斯基,向他递交了苏联政府的照会,照会声称:“由于波兰在与德国之间的战争里已表现出国家内部的腐败、政府已呈现解体的状态,故苏联先前与其签订过的任何协定将不再有效,且波兰已成了一个混乱而危险的地区,苏联已无法漠视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同胞,故苏联政府已命令红军跨过边界,保护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居民,令其摆脱被不明智的领导人(波兰政府)所卷入的战争,让他们回归平静的生活。”接着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发表广播讲话称:“谁也不知道波兰领导人现在何处……苏联政府认为向自己居住在波兰的乌克兰弟兄和白俄罗斯弟兄伸出授助之手是自己的神圣职责……苏联政府已吩咐苏军总指挥部命令军队越过边界去保卫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苏军的入侵行动,实际上是1939年9月17日凌展5:40开始的。当时的波兰军队在德军的猛烈冲击下已丧失统一的指挥,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苏军。苏军行进中散发了大量传单,号召波兰军队:“掉转自己的枪口,去反对地主和资本家……每一个人都要支援红军部队前进!”并说他们是来帮助波兰人打德国人的。于是部分波军停止了战斗。但是波兰人很快发现,苏军攻占波兰的城市,企图解除波军的武装;于是在维尔纽斯、比亚威斯托克、乔尔特科和奥兰纳等地区,波军进行了激烈的抵抗。但毕竟力量悬殊,乌克兰方面军和白俄罗斯方面军的兵力共有25个步兵师、16个骑兵师和12个坦克旅,总计46万人、3739辆坦克、380辆装甲车和2,000架作战飞机,越过苏波边境线,进驻波兰东部的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

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在“西部进军行动”中苏联装甲旅在波兰的表现令人失望。没有遭到多少抵抗的入侵波兰是1941年与德国战争前最大一次使用装甲部队,动用的有2个坦克师,7个独立坦克旅,4个骑兵坦克团,6个步兵坦克营,总共4119辆装甲车辆。战斗损失非常小,只有42辆装甲车辆。但在进入波兰的最初几天里,因为装备陈旧技术保障水平不高,装甲部队由于机械故障损失了近10%的车辆,是战损的十倍。结果,在1939年11月的一次军事委员会会议上,伏罗希洛夫提议拆散4个机械化军(坦克师)并得到了时任苏联红军机械与装甲车辆管理局负责人巴甫洛夫的支持。巴甫洛夫的支持可能与其 在西班牙的经验有关,但更深的政治原因却恐怕更为重要。在西班牙巴甫洛夫没有使用大编队装甲部队的经历,从来没有指挥过超过一个营的部队。他自己在西班牙从来没有运用装甲部队取得过战术突破,可以部分解释他对使用大规模装甲部队的怀疑。但他也认识到,支持受斯大林信任的国防部长伏罗希洛夫,足以使自己逃过行刑队的子弹,而那正是其前任哈列普斯基的命运。

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1939年11月21日,苏联总军事委员会同意红军装备部长库利克和装甲兵负责人巴甫洛夫的建议,废除条令,解散4个坦克师,以原有的坦克师的一半坦克数量组成机械化师,编入作为主要打击兵力的骑兵机械化19集群,保留了少量的独立坦克旅,其余坦克或以团的建制编入骑兵师,或以营的建制编入步兵师。不难发现,苏军对坦克的 认识水平已经倒退到和英、法军队同样的地步,把坦克看成是步兵的辅助性兵种,坦克使用原则是分散使用,当时正是德国大规模使用机械化兵团,取得入侵波兰胜利后不到两个月,只是德国机械化兵团在波兰取得的胜利被红军认为没有参考价值,原因是在红军总参谋部眼中波兰军队的战斗力与西欧国家军队相比从来就不具有可比性。至此,除了一些受过大纵深战役理论教育的苏军军官和军校学员,大纵深战役理论已基本从苏军部队中销声匿迹,对它的研究和实践想重新得到高层的支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有人让苏联军政领异人认识到自己的失误……幸运的是这种强烈的刺激很快就到来了。(未完待续)

传奇背后的波澜——西班牙内战后苏联坦克的发展(2)

(更多相关敬请浏览:http://tksj.blog.163.com)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