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战争54军痛歼印军11旅内幕

2野劲旅 收藏 1 1297
导读:解放军54军六二年痛歼印军11旅之回顾  1962年10月28日,中央军委、总参电令组成由陆军第五十四军军长丁盛任司令员兼政委的丁指,统一指挥陆军第一三0师、昌都军分区前指所辖部队以及其他加强部队,共四个团的兵力,对入侵中印边境东段中方瓦弄地区之敌印军十一旅进行自卫反击作战。战斗于11月16日4时40分发起,经过10小时激战,印军前沿主阵地绝大部分被攻克,印军第四军军长考尔中将和第十一旅旅长,带部分人员于14时许乘飞机逃跑。至20时40分,解放军全部攻占瓦弄,瓦弄之印军除被歼一部外,大部溃逃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解放军54军六二年痛歼印军11旅之回顾

1962年10月28日,中央军委、总参电令组成由陆军第五十四军军长丁盛任司令员兼政委的丁指,统一指挥陆军第一三0师、昌都军分区前指所辖部队以及其他加强部队,共四个团的兵力,对入侵中印边境东段中方瓦弄地区之敌印军十一旅进行自卫反击作战。战斗于11月16日4时40分发起,经过10小时激战,印军前沿主阵地绝大部分被攻克,印军第四军军长考尔中将和第十一旅旅长,带部分人员于14时许乘飞机逃跑。至20时40分,解放军全部攻占瓦弄,瓦弄之印军除被歼一部外,大部溃逃在高山狭谷、深山密林之中。自11月17日起,丁指部队除以一部兵力实施追击外,其余部队转入搜剿作战。12月1日,前线各部队奉军委命令开始后撤。

此次作战历时21天,共歼灭入侵瓦弄地区印军库马盎第六营、廓尔喀第三营、道格拉第四营全部、锡克营大部和第十一旅直属分队等1256人,其中击毙道格拉第四营中校营长以下754人,俘库马盎第六营及廓尔喀第三营中校营长以下502人。击落、缴获印军飞机各一架,缴获51口径以上火炮62门,各种枪809支(挺),炮弹1万余发,枪弹100万余发。

我们在这里摘录指挥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东段)的54军军长丁盛,于1963年12月6日在南京高等军事学院之报告讲话,据此温故知新,让人民和“为人民服务”的某些外交决策者更加清楚,对“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印度政府及其军队,进行“再教育”非常必要。

[丁盛报告摘录]部队打得怎样呢?部队是不是打得不勇敢呢?不是的,部队打得非常英勇。大家看了沙盘,有些例子我可以在这里讲一讲。部队是英勇顽强的,按着我们部队的传统来讲呢?是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这次我们很多轻伤没有报告。问他为什么不报告呢?他们说:“当时报告也没用呀,报告你们嘛,你们首长又担心,所以我们反正能作战,我们就往前打就是了。”后来有的战士从前面抬下来,伤都化脓了,就不行了呀,轻伤不报告这不是个别的。重伤不哭、不叫喊,做到了不仅是不哭,而且还坚守阵地,这不容易。

32高地那个陈代富,他是很英勇的。这个同志现在国防部下了命令啦,授予全国战斗英雄的称号。这个班刚才给你们介绍过了,他们班有1挺机关枪嘛,班里有的负伤、有的牺牲了,这时只剩下班长和他两个了。当时他要求上呀,班长同意了,他在运动过程中甩了一个手榴弹,敌人也甩来一个手榴弹,陈代富负伤三处,屁股一处、腿上一处、手上一处,我看了一下,怕报假的,当时他继续前进,拿个爆破筒和敌人打。我们不了解敌人,敌人也不了解我们,不摸底,双方不摸底。

印度人做事不行,他们不会做工事,他们的工事做这样宽,射孔也做这么大,那个是没有道理的呀,他们在里面可以睡觉,也可以打枪。顶上呢?他们又不捆好,因为那里树有的是,马马虎虎。有的工事就这么几根树条子放上就行了,所以他们对我们的攻坚战,他们不摸底。第二,我们使的武器他们不知道,我们使用的爆破筒,敌人没有使用过这个东西。我们的战士拿着爆破筒很勇敢、很灵活,前面去不行,绕到后面去、跳上去。因为他们的射孔是向下的和半山腰的,后面没有。陈代富跳到地堡上,找到一个地方可以插下去,他当时受了伤,印度军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看到个东西这么粗往下插,印度兵就往上顶,他在上面压,压下去一拉,轰隆一声响,他就滚了下来。假如印度军队打1枪就行了嘛,但他们也糊涂了,陈代富往下顶,他们打1枪就行了嘛。爆破筒能塞下来,你子弹还打不上去呀?结果炸掉了,这是不容易得,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就是周承华,看到他们班里攻到这个地方攻不上去,怎么办呢?因为地形山梁很陡、很窄,只有几公尺,上不去了,这个战士就对指导员讲:“指导员,你用机关枪掩护我,我从这边上去,你们从右边上去,我打手榴弹、打枪,使敌人注意我,你们冲上去。”指导员说这样不行,等40火箭筒上来打了以后再上去,如果指导员同意他的意见,这个战士就会牺牲的。他想以自己的牺牲来取得战斗的胜利。另外一个战士很灵活。刚才我讲的那个07高地战斗,一个营长带着四、五十人下去,下去到了格里牙比河瀼口。我们一个副连长带着一个排搜索,碰到了一股敌人。因为草很深,不大好看,敌人发现了我们,我们有一个战士发现了敌人架机关枪。他一看说:“副连长隐蔽”,就一枪把那个架机关枪射手打死了。如果那个战士晚那么几秒钟,副连长就牺牲了,战士也得牺牲。这战士往前一跳,又发现有敌人,他啪的又一枪。

我们现在的装备很好,全部自动化、半自动化的。我们部队已经没有那种拉枪栓的步枪,拉枪栓的就不行了,因为都在跟前,几公尺、十几公尺,只要快打就行了嘛。我们的部队通通是改了装的,三个师都改了装。连队时自动枪、半自动枪、班用轻机枪,所以打得敌人是非常害怕的。一打敌人就害怕,就叫唤说:“不得了,中国军队的装备太强,顶不住。”他发电报回去。我们战士非常灵活,那几个人全部被消灭,营长被我们抓住了。敌人就笨,他机械执行命令,我们俘虏敌人了嘛,他们才笨呢。他这是地堡,这是一个地堡,这也是个地堡,我们打这个地堡,按道理讲他们要支援才对啊。他不支援,他也不走,也不打。我问他为什么不打呢?他说上面没有交代,也没有人叫我打,我说你们不打也得跑啊,他说也不行,因为上面没有人叫我们跑。所以我们的政治思想工作时非常要紧的,敌人和我们对比起来,根本不行。我们的战士灵活,这个战士立了功,抓住了营长嘛,当然不仅他一个人啦,可是他的作用很大。

另外一个战士攻打07高地时,真是感动。攻击开始呢,他负了重伤,因为在山地救急,是困难的。在山地作战从长远来看,东南亚地区作战,深山密林、寒带热带,山上抢救工作任务很重。我们这次有些人是可以不牺牲的,没有办法,抬不下来,救急包没有,一个人一个,卫生队上不去,所以有些就牺牲了。以后这个人的肠子被手榴弹弹片打出来了,打出来了他就往里塞,他知道自己不行了,他就一手拿手榴弹,向敌人冲去,最后他牺牲了,我们的战士就是这样英勇。

另外还有一个排长,80高地一个排长,这个排长组织指挥比较好。整个瓦弄地区作战,干部在战场上勇敢。但我们组织战斗不行。所以我们在带兵过程中,强调细致组织战斗,怎么打怎样组织,打一个地方组织一个地方,打一点组织一点,攻击必须是这样。我们这次从军、师、团、营和连都不行,都很差。像06高地的指导员,我们这次指挥很勇敢,往前打就是了。388团1连长勇敢,带着一个班往前冲。战士们说:看到我们连长勇敢,我们浑身是胆,我们也不怕了。新兵勇敢的很,可是呢,他组织火力攻击不行。那么这个排长在指挥上就比较好,他组织攻击,攻击过程中他负了伤,战士说排长你负伤了,我们给你包扎一下。他说:你们不要管我,继续往前进,第二次又负伤了,还是往前进,到最后还有一个地堡到顶了,负了重伤,牺牲了。这个排长在战斗过程中,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快要牺牲前,他讲了几句话:“这仗打得好呀,同志们很勇敢呀,很光荣呀,我也很光荣呀!”讲完就牺牲了。对战士们鼓舞很大。

还有一个战士腿打断了,是个机枪射手,别人都走了嘛,指导员看他。我们那个班到那里了?他不问别的,专问这个。然后他压弹夹,说:“指导员给你。”这个战士牺牲了。所以在山上负重伤的人都牺牲了,假如条件好一些呢,我们可以少牺牲一些人。这次战士很英勇,人自为战。

另外,我们认为“三三制”是非常正确的。森林地区的却有时候有些困难,你听到打枪,但看不见人。刚才我们讲那个6连2排,他离团离得不远,可就是看不到他在哪里。所以,我们这次打瓦弄扎公的388团1连,主要是在于他们“三三制”小组搞得好。在32高地、06高地、80高地,这些部队的班以下战斗动作都是比较好的。这些问题在我们部队一直是很好的,坚持了的,没有停过。这些战士很英勇。所以一些西方报纸评论我们部队,当然中印边境作战的反映不光是瓦弄啦,主要是达旺的方向,也有瓦弄的一点。我现在念一些反映:美国《***科学箴言报》他反映这样一个问题:“五天时间就穿过了一般认为挑夫需要几天才能走过的荒凉山脊”。西德《世界报》说:“中国人在过去数星期所做到的空前的军事成就,他们派军队翻越了以前登山队也很难爬上去的高山。”香港《南华早报》:“林彪元帅证明世界上最大的堡垒只不过是小小的障碍,一下子就可以推开。”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就像小刀切黄油一样”(指中国打印度)。西德《世界报》:“简直像风卷残叶那样击败印军。”香港《明报》在评论我部队主动停火后撤和移交武器时说:“史无前例,潇洒之极,漂亮之极。”法国报纸也评论说:“中国军队和印度军队大,只是教训它而已,教训它一下。印度军队根本不是中国军队的对手。”这是西方报纸的评论。外国舆论就是这样评论的。我在沈阳讲、在广州也讲,说:我们五十四军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来讲,我们是三等部队,我们战斗力比人家差。如果叫你们沈阳部队或者广州部队、或者其他军区的野战军去打更容易。我们三等部队就打得他落花流水,要是你们一等部队去更不在话下了。所以部队的战士们打的是很英勇的,部队的事例就讲完了。

这次战斗整个打了10个小时左右。经过10个小时战斗后,敌人就溃了。那时天黑了,打了一天的仗,我们抓到的俘虏很少,敌人哪里去了呢?因为山高林密、石多草深,他们藏起来了。有的是有组织的三、五十个人,有的是没有组织的散兵。据达旺方向对敌人的调查,他们有一条规定说:打不赢的时候,可以散、可以藏,然后跑回去,这是条令上允许的。这个条令我们没有看到。

敌人散了,我们就搜山。这个地形,我们上去很困难,3000公尺要上4、5个小时,我们上去困难是一方面,敌人想下来也是困难。所以我们打下去后呢,它也跑不了。敌人散了,我们就动员所有部队搜山,我们报告了总参谋部说我们要搜山。总参也指示我们准备另外一个地区的作战,到前门里,又前进了100公里,走路要走八天。当时我们很高兴,准备组织第二个战役。以后中央决定停火,就没办法实现这个计划了。

这次搜山有很多问题,当时我们下命令,战士只许穿棉衣、单裤、胶鞋,其他的都不能带,因为负荷太重,山很高。到了山上还是非常之冷的,在山上作战衣服都刮破了,很冷。这是第一个困难。第二个呢,上山带的粮食掉了,有的是米袋刮破了,漏了。粮食很少,副食品当然就更说不上了。这样饥寒交加,部队极端的疲劳,有什么就吃什么,没有就不吃。在这种情况下,部队没有怨言。越是艰苦、越是苦难,越是团结。我们有的战士剩下半碗炒面,他舍不得吃呀。他说:连长,我这半碗炒面给你吃吧,因为你是一连之长嘛,要操心、要指挥;连长也没有吃,送给扛机枪的;扛机枪的他也没有吃,结果这半碗炒面大家都没有吃,大家很团结。有些是别人的衣服破了呀,他把衣服给别人穿。

这是实际情况,因为山很高的。上山,前面的脚跟正好碰到后面的脑袋,下山脚发软,山师非常陡。战士们很艰苦,但没有怨言,都是为了消灭敌人。多抓一个俘虏,就多一份胜利;多拣一条枪,就多一分胜利。当时我们提出搜山是进攻的继续。为什么?因为有敌人还想抵抗、还想打。在搜山过程中,我们388团3连打了个莽撞仗。他们连长、指导员带着部队进行搜索,发现了敌人,敌人有四、五十人。连长带着一个排到上面去了,是台地,指导员在底下。这个指导员没有战斗经验,按道理敌人依山向我们打枪,这时应当选好地形,居高临下往下打。他不这样,他正好向左,左边就是察隅河滩,他带一个排从这里去,一去敌人就躲在石头后面、草丛里面打枪。结果在这个地方我们伤亡20多人,指导员也牺牲了。上面问题呢?莽撞仗!这个指导员没有军事常识,所以政治干部学军事,哪一级也很重要。后来有的战士反映:“打仗呀,这个指导员不行,不会指挥。”这个指导员是很勇敢的,是很好的指导员,结果牺牲了。所以说,当时搜山是进攻的继续,还是要打的。

达旺方向也是这样。张国华司令员说:从我们这里看呢,将来和外国军队作战,森林地带、语言不通,所以搜山是一个相当相当重要的阶段。所以一方面组织战役的指挥员要交代部队,将敌打散后要迅速搜;另外要预先准备些部队,专门用于搜山,这样才能全歼敌人。因为这和国内作战不一样,在国内你可以喊话呀,那个地方没办法,只能搜,到处去找,找到一个目标算一个。我们不能喊话,他不懂我们的话,我们也不懂他们的话。所以抓俘虏还是很难的,找到一个抓一个,你想他一片一片的自动投诚是没有的。我们把他围住了,那他没有办法,二、三十个,三、五十个是有的。几百个,我们这个方向是没有的。

搜山是非常重要的。我说搜山是进攻的继续,我也不知道对不对,我们也没有详细和参谋部禀报,不知道这个话是对还是错。整个的战斗过程就是这样。敌人基本上被我们消灭,没有全部消灭。所以所说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不论什么困难、什么艰苦的情况下,有我们党的领导,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军队,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困难的克服,有时候是有条件的,不能克服怎么办?就忍耐!战斗的整个情况就是这样。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