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李密集出访远超胡温 外交布局更趋主动

作战参谋019 收藏 4 831
导读:约一个月后将是中共新一届领导集体执政中国满一年。在此期间,中国高层尤其是担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和政府总理李克强,全方位、快节奏和有针对性地对欧、非、拉美、北美、亚洲多国展开外交访问活动,并通过一系列国际组织会议与多国领导人会晤。观察人士表示,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对外活动不仅延续了其前任胡锦涛与温家宝时期对俄罗斯和东盟等第三世界国家侧重传统,而且其出访范围、数量和频率均远超胡温二人,已在短时间内初步铺展开了对全球的战略布局。 习李上任首年访近20国 2012年11月15日,中共新领导集体核心政治


约一个月后将是中共新一届领导集体执政中国满一年。在此期间,中国高层尤其是担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和政府总理李克强,全方位、快节奏和有针对性地对欧、非、拉美、北美、亚洲多国展开外交访问活动,并通过一系列国际组织会议与多国领导人会晤。观察人士表示,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对外活动不仅延续了其前任胡锦涛与温家宝时期对俄罗斯和东盟等第三世界国家侧重传统,而且其出访范围、数量和频率均远超胡温二人,已在短时间内初步铺展开了对全球的战略布局。

习李上任首年访近20国

2012年11月15日,中共新领导集体核心政治局7位常委在十八大后首次亮相,并正式执掌了中国政权。尽管按照程序规定和国际惯例,只有在其正式嵌入国家机构、担任相应的国家公职之后,才可涉足外交相关活动,但是从实际上来说,新领导集体已经在外事工作中占据了主导性位置,并开展了相应的对外工作。尤其是在十八大初期中国就钓鱼岛向日本展开连环攻势之时,外界已经普遍认为这是出于新执政团队的运作,也是其“牛刀小试”之作。

约一个月后,将是中共新领导层主事整一年。在即将到来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作为政治局常委,一般不会再进行出访活动。因此,在过去的7个月中,中共领导层的已出访国家便可大体上被认为其执政首年所有访问国。

作为中共一把手的习近平已经先后出访了欧洲的俄罗斯,以及非洲、美洲、亚洲共14个国家。据官媒报道,在中国全国两会后尚不足半月,已正式就任中国国家主席的习近平便在3月22日至30日访问了北邻俄罗斯和非洲坦桑尼亚、南非、刚果三国;在5月31日至6月8日访问了中美洲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斯达黎加、墨西哥,并与奥巴马在加州会晤;在9月3日至13日访问了中亚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四国;在10月2日至8日又借出席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之机访问了东南亚印尼、马来西亚两国。至此,习近平足迹已经遍及除大洋洲和南极洲之外的五大洲14国。

与此同时,在全国两会后正式就任中国政府总理的李克强也已访问了5个国家,5月19日至27日应邀出访印度、巴基斯坦、瑞士和德国;10月9日参加东盟相关会议时访问东南亚国家文莱。

与之形成较明显差异的是,习李的前任胡锦涛与温家宝在2002年十六大上位后首年中所访问的国家数量则少了许多。在正式成为中国国家主席后,胡锦涛从2003年5月26日至6月4日,先后访问了北方和西部的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蒙古。并于此期间前往法国参加南北领导人非正式对话会议。而在时隔近5个月后的10月17日至27日,胡锦涛才再次出国对泰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进行国事访问。其中,前往泰国主要是因应了当时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而在同一时期,时任政府总理的温家宝则仅到访两个国家,分别是在2003年4月末5月初和10月份前往泰国和印尼。值得指出的是,两次出访分别主要目的是参加必要的以非典为主要议题的特别会议和东亚国家领导人系列会议。

由此可见,与胡温同期相比,习李二人出访的范围更大、站点更多,安排也更密集紧凑。分析人士认为,虽然应当考虑非典侵扰的因素,但其对外交工作的影响却有限。因此,两个时期的不同景象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作为现时中国决策者的中共高层对外事工作的重视程度。这也表明了对外工作在当前以及未来中国国家战略规划中占据着比以往更为重要的份量。

或已完成全球战略布局

观察人士指出,通过以上统计可以发现,不论胡温还是习李,俄罗斯都是其外交重镇。除江泽民在任期内将首访选在美国外,之后的胡锦涛与习近平均是率先北上赴俄。事实上,习近平在10月参加亚太经合组织会议时再次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而李克强在就任总理不久前的2012年4月,已经访问过俄罗斯。李克强今年9月在大连会见了来访的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并8月末与俄联手应对东北洪灾。

现任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5月访问东南亚国家时表示,“中国新一届政府高度重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愿把东盟放在周边外交的首要和优先位置。”这一表述其实正是从胡温到习李两届团队对外活动的描述。不论是在东南亚举办的各届亚太经合组织会议,还是东盟相关会议,中国都没有错过。而且,中国国家主席与总理在上任首年均已亲赴东盟。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先安内后对外策略的形象诠释。

另一方面来说,比较十年前后两届执政团队的对外工作也能发现十分明显的差异。首先,胡温往访国家范围小,数量少,而且比较杂乱无序。胡锦涛在上任首年前两波外访中,多是为参加一系列会议应约而行,因此在较短时间内辗转于欧洲、亚洲、大洋洲各地。而习李二人的外访却遵循着一条较为清晰的轴线。

习近平将外访重点集中在非洲、中亚和东南亚,以及中美和北美,尤其是这些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对俄罗斯和非洲、拉美、巴基斯坦等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优先选择,自然体现了中国外交战略的侧重点。事实上,这也延续了中国自1955年万隆会议以来对自身是发展中国家的定位和联合第三世界国家的外交政策,也是对双方友好关系的继续深化和巩固。在中共新领导集体新近即位和准备铺展全球布局之际,率先巩固同第三世界友好邦国和伙伴之间的良好关系,显然应当是重中之重。

而李克强接连访问印度、巴基斯坦、瑞士和德国则体现了其对整个欧亚大陆的侧重,也是对习近平外交活动的重要补充。毫无疑问,欧洲的德国、南亚印巴、东亚中国,再加上北边的俄罗斯,分布于亚欧大陆各个区域,且分别在各自区域内具有极为突出的代表性和影响力。再加上在此番亚太经合中与大洋洲两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交流,中国高层外交已经初步铺展开了对全球的战略布局。

有观点表示,习李二人的外访活动具有十分鲜明的主动性、针对性和节奏。显然,只有在已经成竹成胸后,才有可能做到如此紧张有序和驾轻就熟。

虽然在中国国内舆论中,有声音认为中国向非洲和拉美提供的一系列援助是不计成本的单方面利益输出。不过也需要看到,这也是维系和巩固中国与非洲相互关系的一种比较现实和有效的方式。习近平在中亚访问时,提出实现中土“战略升级”,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口号,在墨西哥时则提议“提升战略伙伴关系”,在印尼访问时又提出了建设“海上丝绸之路”等战略规划。尽管这些建设性设想尚未形成具体架构,并有待实质性内容的填充,但同时也有很大的想象和发挥空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