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黄帝时期的文化

颉强 收藏 0 323
导读:一 笔者认为,首先搞明白黄帝戰蚩尤的历史事件的性质,蚩尤是野猪群落,黄帝戰蚩尤是人类抗击野猪灾害的重大事件。并不是人类部落与部落之间的戰争。戰:單:嘼头十底,人类与嘼类的戰争。从字义上解读“蚩尤”也是出没草丛的野猪,蚩尤被杀,尤匕为龙,繁体字“龍”:立月、匕(首)、己彡,进一步说明了长肉、被杀头,被碎尸的动物,更加突出了蚩尤的原型是豬、龍的原型也是豬。涿鹿之战,涿鹿形声猪猡,字义分析是很多豬和鹿出没的地方。这些都能证明蚩尤、九黎、三苗的原型都是豬。而且,也可以证明一点,倉颉創字也是仿生学中的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笔者认为,首先搞明白黄帝戰蚩尤的历史事件的性质,蚩尤是野猪群落,黄帝戰蚩尤是人类抗击野猪灾害的重大事件。并不是人类部落与部落之间的戰争。戰:單:嘼头十底,人类与嘼类的戰争。从字义上解读“蚩尤”也是出没草丛的野猪,蚩尤被杀,尤匕为龙,繁体字“龍”:立月、匕(首)、己彡,进一步说明了长肉、被杀头,被碎尸的动物,更加突出了蚩尤的原型是豬、龍的原型也是豬。涿鹿之战,涿鹿形声猪猡,字义分析是很多豬和鹿出没的地方。这些都能证明蚩尤、九黎、三苗的原型都是豬。而且,也可以证明一点,倉颉創字也是仿生学中的仿豕学、仿豬学。

考古学中黄帝时代的文化可能对应的是仰韶文化,黄帝时代是中国历史的原始点,也是创始点。黄帝时期的重要文化标志有:文字和丝绸,其余还有抗击野猪灾害的轩辕指南车。从丝绸文化,轩辕指南车中分析黄帝戰蚩尤的历史事件与野猪群落的关系。黄帝时期的历史和文化信息全部融入在倉颉創立的文字的字义之中。倉颉創字是黄帝时期的历史和文化信息的重要载体,所以,研究倉颉創字学是解读黄帝时期的金钥匙。结合考古学对黄帝时期可能出现的文化标志进行验证,如丝绸是不是在黄帝时期出现的可能。因为丝绸也就是“帛”,在倉颉創字的字义之中,丝绸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个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糸部文字和巾部文字也就表述了丝绸的重要作用。考古学应该从这个方面验证和求证黄帝时期可能出现的年代。

把黄帝时代的年代框架界定在距今5000年左右,也就是丝绸盛行使用,并且抗击野猪灾害的时代。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线索,也就是炎帝时期的火耕。如果发掘火耕造成的痕迹,从年代上应该是炎帝时期到黄帝时期,也就是早于黄帝时期。至于,黄帝戰蚩尤的涿鹿之战的地点也就是黄河流域中部地域,陕西、山西、甘肃等地,不一定指现代的河北涿鹿地区,也不一定是所谓的黄帝故里在河南新郑,有熊。而是,以大规模斩杀野猪的运动为基础。少典指農业不发达地区,炎帝火耕烧荒造成的环境变迁等事件,应该联系起来综合的分析。不要仅仅局限于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等古代遗址。要从这些古代文化遗址中,找到黄帝时期历史和文化的本质,不是表象。

黄帝时期出于中原,中原的概念并不是地域上的中原,而是抗击动物灾害的意识形态的中原。“中”:丨虫厶,也就是抗击动物灾害。“原”:厂白小,实为厂帛,也就是糸帛的源头。石制和陶制的纺轮,是验证丝绸盛行的作重要的依据。仰韶文化出现的纺轮的年代是非常值得去研究和断代的。

黄帝戰蚩尤的活动出现在黄土高原地带,因为,黄河流域的环境变得恶劣,与炎帝世代火耕有关,也是野猪成为灾害的根源。据笔者主观的猜想,黄帝时期应该在陕西、山西、甘肃一带,当然不排除其它的地方。但绝不是长江流域、辽河流域,这些地方与黄帝戰蚩尤无关。学术界必须从倉颉創字的字义中,理解更多的黄帝时期的信息,从中综合性的分析,对黄帝时期的“时空”范围的进行界定。界定的思路不能违背从字义中分析出来的框架逻辑,考古学中出土的古代文化遗址中,不是范围铺得太广,也要有重点研究和突破。

黄帝被推崇为“人文初祖”,如倉颉創字、以玉为兵、以帛为書、制作舟楫等,都是可以从倉颉創字的字义中得以验证。倉颉創字称为象形文字,并不是指图画文字,而是,指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豬是炎帝、黄帝时期的动物灾害,倉颉創字从灾害中感悟的人类哲学,也就是与自然界的各种灾害斗争哲学。倉颉創字学融入了倉颉辩证唯物的創字观,人生观,价值观。黄帝戰蚩尤开辟中华民族与自然界斗争的文明,倉颉創字不仅记载了戰蚩尤的文明,而是,揭示了人类存在的意义就是不断与自然灾害、动物灾害斗争的价值所在。

考古发现只能对应于黄帝时期前后时间段的文化,不能揭示黄帝时期时间点、事件点,空间点的文化。这个时间点、空间点、事件点只有在倉颉創字的字义中得以统一。考古的作用就是佐证这个事件点、时间点、空间点能够统一的最初原点。把黄帝时期和倉颉創字归类于神话和传说,是学说界最愚蠢的举措。文明是意识形态的范畴,中国文明也就是与自然灾害的斗争,抗击野猪灾害就是中国文明的起源。黄帝时期的发明创造,都是围绕了抗击野猪灾害創造出来的。中国文明只有以黄帝戰蚩尤的涿鹿之战为一元论的观念,才是正确的文明观。

笔者赞同中国文明起源“一元论”,反对中国文明“多元一体论”。中国的文明只有一个标志就是“人”的定义。自然界的动物代表是豬,人是抗击野猪灾害的。黄帝戰蚩尤的涿鹿之战就是抗击野猪灾害的戰争。黄帝时期有许多发明,最重要的发明就是倉颉創立了象形文字。倉颉創立的每一个字都是黄帝时期的历史和文化的载体,倉颉創字以字载史,本身就是倉颉的伟大发明。文化和文明的传播是以“字”作为载体向四周传播,传播的时代也与文字中理解字义的特性有关。

文化因素是多地区多元的,文化以物质作为标志。如建筑、青铜器、丝绸等,而文明是精神、信仰作为标志。中国古代文明是“黄帝戰蚩尤”,这个事件的发生也是史前长期遭受野猪灾害的总结,得出斗争是人类的生存法则。没有斗争,就没有人类的生存,也就是没有人类社会的形成。斗争就是中华民族的文明,抗击一切危害人类的不文明的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瘟疫疾病等,斗争的意识形态融入了倉颉創字的字义之中。所以,倉颉創字是黄帝时期文明的载体,也是人类历史的载体。文明的传播也是借助文字传播的,文明是中原这个文明原始点,向外辐射性、扩散性的传播,如五帝时期沿袭了黄帝时期的斗争精神,也就是不断与自然灾害(洪水、干旱、龍卷風、泥石流、地震等)斗争的历史。

各个地域的文化状态也是借助文字作为载体。彼此之间既有沿承,也有冲突。倉颉創字也就是在黄帝所处的地域得以延续,并没有完全被河南、山东等地区所接受。商代的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也是中国文字类的最早实物。但是,甲骨文是不是沿承了倉颉創字的体系,这一点,难以得到证明。倉颉創字的“神话和传说”,最早出现在荀子的《解蔽篇》中,荀子是赵国人,荀子的性恶论,法家思想,与倉颉創字的思想逻辑极其相近。倉颉創字的文字体系是在秦国和赵国得以流传,这一点可以从荀子的思想中得以印证。为什么早于战国时期的荀子,春秋时期的老子、孔子等没有丝毫对倉颉創字的“神话和传说”,说明了一点,老子和孔子等所处的地理位置,并没有得到“倉颉創字”的传闻。也就是孔子使用的文字体系,不一定是沿袭了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

不同地域的文字和文化之间不断地相互作用、相互影响下,在历史发展的遗迹中,可以分析得出的蛛丝马迹。研究黄帝时期文明应该集中在古代秦赵所处的黄河流域,五帝时期抗灾的历史也是黄河流域的历史事件。夏商周时期可以辐射到河南、山东等地域。历史是延续不断的,文明是各个时代政治制度的反映。春秋时代也就有了文献,历史的研究,可以以文献和文字的字义解读综合分析先秦的历史。把东夷作为黄帝时期的山东是一种错误的解读,认为黄帝时期就与东夷蚩尤发生了戰争,蚩尤是野猪,很多地方都有野猪灾害,但是,没有黄帝时期的中原这么严重。不同地域的文化和文明发生交流、碰撞、融合、冲突,最终走向统一,这些也是存在印迹可循。关键的也是文字中可循,甲骨文与秦国统一以后文字是否存在一些思维逻辑上的联系,笔者不是研究甲骨文的,只能表明一种看法:甲骨文与秦国使用的文字,存在交流,但是,绝度不是统一中文字体系,也许是倉颉創立文字体系中,产生出来的一个分支。最终,在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废弃的文字体系。先秦的六国文字,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秦赵文字体系更加符合倉颉創字的思路,秦国统一文字以后的小篆,秦隶要比其它任何先秦的文字体系,沿承倉颉創字的字形可能性更高。研究倉颉創字也就是研究秦国统一以后文字体系,从分解字形,解读字义,比研究先秦六国文字更加具有意义和价值。

基于以上的各种分析,研究中国文明起源首先理解“黄帝时期文化”,黄帝时期的文化标志:文字、丝绸,文字蕴含了黄帝时期的文化,丝绸是文字的载体,也就是现代人理解的“纸”。中国的含义是:抗击动物灾害,拿起武器守卫人类生存的疆域。中原也就是黄帝时期抗击蚩尤,野猪群落的地域、文化、文明的原点。就不能狭隘的理解为现在中原地区。丝绸也不能狭隘的理解为制作衣裳的材料。

考古发掘的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等,都有可能属于黄帝时期的文化,只是需要进步的论证,求证、探索的过程。把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与历史一一对应起来是一种方法上的错误,也是短浅的文明观念。文献中记载的黄帝时期的涿鹿之战,是抗击野猪群落的战争,并不是人类部落之间的战争。炎帝和黄帝之间不存在任何战争,炎帝是黄帝之前的火耕先民的总称,少典是農业不发达的地区。倉颉創字属于黄帝时期的文化,从野猪灾害中得出了具有辩证唯物思维逻辑的象形文字体系,也就是仿生学、仿豕学、仿豬学的文字体系。豬是自然界的动物代表,也是罪恶的化身,也是魔鬼的化身。蚩尤被斩杀,尸体被分解也就是中国的文化中的“龍”的原型。

黄帝时期的“龍”称为蒼龍,也就是指倉颉創立文字体系,也是从豬的灾害中得以启发。蒼:艹倉,艹:杂草、毒草、倉:人启,启蒙人类。从灾害、灾难、祸害之中得以启发人类的心智,为“蒼”。对龍的原型的解读,也是对中国文明辐射性的传播中得以启示。如夏代的龍称为夔龙,夔:止夏已。也就是夏代特有的称谓。如饕餮:饕餮纹应该早于黄帝时期倉颉創字。但是可以从饕餮纹上可以看到两个獠牙的图纹。中国的古代动物中,獠牙的动物只有象和豬,而且黄河流域的中原地域,不是出产大象的地域,而是出产野猪的地方。饕餮纹实际上就是豕首。饕餮纹在商代也就是鼎、簋等食物器皿上的图纹,身体也就是器皿内的猪肉。尧舜时期的三凶中混沌。红山文化玉猪龙,显然,辽河流域的先民对豬的印象也是非常深刻的,由于没有文字的记载,也就是辽河流域的史前先民对豬的生殖能力的崇拜,并没有反映出豬成为灾害的表述。这些说明了时代文化具有时代特征,只是我们分析的时候,如何解读文化的交流,交流中文化的融合的时代性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