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石元二郎

明石元二郎(日文名:あかし もとじろう‎,1864年9月1日—1919年10月26日),日本陆军大将,天才的特工王者,日俄战争期间资助发动俄国1905年革命,把俄国腹地闹的天翻地覆,被称为一人可抵十个师团的人物。

生平简介

在俄国从事革命工作的明石元二郎福冈县人,远祖即是死战大阪七将之一的明石全登,黑田藩士明石助九郎次子。3岁时,父亲因支持 勤王倒幕,被密告而切腹自杀,从小由外婆家抚养。1881年2月入陆士旧6期,1883年12月25日授予陆军少尉军衔。历任步兵第12联队附,步兵第18联队附,陆军户山学校教官。1889年12月9日毕业于陆军大学第5期。在校期间成绩不是很好,而且为人很怪,一般人都无法和他交往。步兵第5联队附,参谋本部出仕,参谋本部第一局员,甲午中日战争任近卫师团参谋,并随近卫师团攻台。参谋本部第三部员,印度支那出差,菲律宾出差,参谋本部部员,清国出差,法国公使馆附武官,学会了七门外语,日俄战争时期在日本情报之父福岛安正推荐下任驻沙俄公使馆附武官,驻彼得堡。参谋本部附(欧洲巡回武官,驻斯德哥尔摩),

明石元二郎墓地驻德国武官,进行特工活动,战后步兵第7联队长,1907年10月4日晋升陆军少将。第14宪兵队长,韩国驻扎宪兵队长,朝鲜驻扎军参谋长兼韩国驻扎宪兵队长,朝鲜驻扎宪兵队司令官兼朝鲜总督府警务总长,帮了第一任朝鲜总督寺内正毅的大忙,回国任参谋次长,帮助山县有朋用西门子事件搞垮了有海军之父称号的山本权兵卫内阁,1915年第6师团长,1915年11月7日授予勋一等旭日大绶章。1918年6月6日任第7任台湾总督,7月2日晋升陆军大将。台湾总督兼台湾军司令官。主持修建了一系列水电工程,还允许台湾人进入帝国大学(李登辉就是京都帝大毕业的)。明石在台湾的作为,当时即有人评价他是未来总理大臣的人选,却于1919年7月生病,回日本家乡静养,10月19日脑溢血,对医生说:“人毕竟是脆弱的”,即陷入昏迷,1919年10月26日在日本去世,留遗言埋骨台湾。追封男爵。曾获三级金鵄勋章。外甥陆军少将明石泰二郎(陆士27)。他的墓地在日本战败以后也没有人管,成了国军老兵们的贫民窟。

对俄黑暗战线

明石元二郎在评介明石最伟大的功勋时,几乎都指向其在日俄战争时期的驻欧州颠覆活动,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敌后工作任务。在日俄开战之前,美国国务院一位智囊官员即向日本驻美大使金子坚太郎建言:日本应赶紧设法使俄国腹背受敌,分散其军队力量,亦即煽动分散在北欧各国的俄国不满份子,并在俄国内进行扰乱工作,其经费不过三百万日圆。日本面临这场帝国兴亡之战,明治天皇在御前会议上,主战与慎重两派不相上下,最后由天皇决议:一、 掌握情势以引导非战方向为宜。二、 要使俄国无法进行大规模战争(最小局限的战争)。三、 无法避免开战时,要用非常手段促成俄国国内反战、反政府活动,造成自然战争停止的可能性。1904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明石即接获参谋本部根据第三项决议,对俄进行扰乱工作的极密指令;儿玉参谋次长也同时给明石一封电报表明:帝国外交日益艰困,今唯仗贵官突破。明石曾就俄国情势写了一篇报告书名称「落花流水」(为何赋予这样潇洒的名称不得而知)内容为:一、 俄国皇室的腐败及其国民反抗历史。二、 俄国农业制度的特殊性及农奴状况。三、 虚无主义、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的起因及活动。四、 俄国异议份子特质及其活动状况。五、 革命党重要人物志。六、 与革命党的联络及扰乱工作的开始。七、 谍报活动的大概及暗号制作。八、 有关谍报活动苦心谈。九、 俄国革命成功及帝俄沙皇必然崩溃。这充分显示明石对俄国历史及其国内政局演变的了解与掌握,另外他对欧洲各国的文书情报(报纸、杂志等),特别重视,很用心去搜集、整理、分析,因平时下工夫,才能使其工作得以开展。

1905年1月22日彼得堡的“流血星期日”明石为执行任务,向参谋本部提出工作资金预算100万日圆,可谓一笔庞大的经费,要知道那时连兵库县知事,省军级干部的工资每月都只有100日洋出头!参谋本部一时畏缩,当时参谋次长冈外史中将则完全信任他,并表示不问这些钱是如何花掉的。 1904年他在日内瓦找到了列宁,提出日本政府愿以资金援助列宁所领导的社会主义运动。列宁一开始以背叛祖国的理由拒绝接受,明石于是以“你身为鞑靼人(列宁母系是蒙古人),推翻号称民族监狱的罗曼诺夫王朝才是最大的爱国。”于是列宁委托托洛茨基用这笔钱做活动经费,进行了一系列颠覆活动。1904年沙俄内政部长维亚切斯拉夫·冯·普勒韦的被暗杀,1905年1月22日彼得堡的“星期日惨案”,一日之间4600名请愿的工人被打死打伤。6月战舰“波将金号”哗变的“六三”政变,都可以找到他的暗影。这些就是后世所称1917年革命的总演习的俄国1905年革命。除此之外,还布置情报通信网、策反俄国军官、煽动波罗的海三小国独立运动、会见芬兰独立领袖,阻碍兵力的运输、秘密偷渡武器给反帝俄组织、与英国政府密切合作、引导欧洲舆论对日友好(有驻英国武官宇都宫太郎帮忙)等,工作量及困难度均超乎想像。以一个四十一岁正值中年盛期的日本军人,身处完全人地生疏的欧洲异国,语言、风俗、习惯不同,孤军奔走,而俄国反情报人员随时跟踪,他抄写了许多汉诗表示心境:“今夜不知何处宿, 明朝晴雨喜忧间”;“功名何心望王公, 雄心足伸千里风。成败任天天若墨 ,白帆一片惊涛中”;“友爱情深忘故乡,追随到处凌风霜,别离休说断腹事,成败回头梦一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