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古代历史学研究,如何充分发挥想象力

颉强 收藏 0 208
导读:一 对于中国古代历史研究者来说,不仅仅具有一定的文献记载的历史知识,而且时刻关注考古学的取得的成果。古代的历史不可能再现,只能从古代遗迹中,残存的一些实物中,找到古代的历史,建立古代历史结构框架。 古代史学研究中,想象力和逻辑分析能力是具有史识的学者的重要标志,也是古代史学研究的重要素质,对古代历史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顾颉刚“对东周以前无历史”发出了感概,实际上,对东周以前的历史,没有找到适合方法研究。考古学发掘的古代文化遗址,难以对应于文献中记载的历史文化,文献中记载



对于中国古代历史研究者来说,不仅仅具有一定的文献记载的历史知识,而且时刻关注考古学的取得的成果。古代的历史不可能再现,只能从古代遗迹中,残存的一些实物中,找到古代的历史,建立古代历史结构框架。


古代史学研究中,想象力和逻辑分析能力是具有史识的学者的重要标志,也是古代史学研究的重要素质,对古代历史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顾颉刚“对东周以前无历史”发出了感概,实际上,对东周以前的历史,没有找到适合方法研究。考古学发掘的古代文化遗址,难以对应于文献中记载的历史文化,文献中记载的历史也与史实时间上的相距甚远,可信度显然不足,也不符合逻辑关系。时空上的错位是历史学界,尤其是古代历史研究的学者最难突破的难题。所以,研究古代的历史不仅需要理论上的創新,也需要研究方法上的创新,还需要丰富的想象能力,以及辩证唯物逻辑分析能力。


例如黄帝一直被历史学界定性为神话和传说,理由是国际上的学者均不认可黄帝时期的存在。倉颉創字属于黄帝时期的传说,自然而然被间接的否认。如何解读黄帝时期,黄帝时期的文化和历史其实融入在倉颉創字的字义之中,解读黄帝时期,首先就是解读倉颉創字。倉颉創字又从何处寻觅,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注意力集中在我们当今使用的文字。我们当今使用的文字沿袭了秦始皇统一以后的文字体系,是以秦国文字体系为基础,秦国文字是最可能沿袭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这样的逻辑分析,也就是研究现代文字的字形,分析字义也就是可以得出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这就需要我们研究历史的学者具有辩证的思维逻辑,还需要具有丰富的想象能力。


有见识的史学家早已注意到文字的字义分析的方法,只是缺少辩证的思维逻辑。文字学家把考古发掘的甲骨文当做最早的文字实物,显然,甲骨文不是中国文字的起源,考古先后也发掘了史前的陶符、岩画等,文献中记载史前曾经结绳、八卦等,这些是否可以证明文字的起源。也是缺少辩证的思维逻辑,也就不能成为中国文字的起源的依据。所以,这些都不能称为文字的起源。那么如何才能证明中国文字的起源,还得从“字”本身分析“字”义,揭示倉颉創字的规律。象形文字、鸟虫书、大字等都说明了一点,也就是倉颉創字是仿生学中仿豕学,仿豬学。“字”:宀子,宀:“家”字首,子是“家”中“豕”的延续、衍生,也说明了“字”是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倉颉創立的每一个“字”都是仿豬学的思维,仿豬学成为倉颉創字的唯一思维逻辑,就不可能是演变而成,而是一个人創造性的发明。


确定了倉颉創字,也就确定黄帝时期,确定了黄帝时期,也就是确定了中国历史原点。解决了时空上错位的难题,时间、空间与事件上的统一,也就是确定原点。在治史中确定历史的原点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需要发挥了想象力和辩证的思维能力,严谨的逻辑分析能力。这就是具备回归黄帝时期这个原点的思维能力,这也是理论上創新能力,并取得了理论突破。


事实证明,确定黄帝时期,才可能建立中国历史的框架结构,五帝时期也就是建立在黄帝这个历史原点的基础上成立的。否认了黄帝时期,五帝时期也就不存在。回到“东周以前无历史”的历史观。从倉颉創字学中,解读字义,分析黄帝时期,建立崭新的辩证唯物的历史观。不能缺少想象力,批判性的分析,不能缺少辩证唯物的逻辑分析能力。学术研究尤其是史学研究的一种独特的思维方式和治史方法。



中国古代历史的研究,最根本的是要有方法上创新,而创新又是以逻辑思维的推理作为基础,才能取得突破性的研究。中国的古代历史,从文献记载上,考古发掘的文化遗址中,仅仅依据传统的研究方式,总是历史的事件与时间上的错位。


治史应依据客观真实史料严格考证,却忽视了史学所具有的丰富的想象力,建立中国古代历史的框架,严谨逻辑思维推理,求证古代的历史的方式。


无论《史记》记载就是《黄帝本纪》作为中国的古代历史的开篇,这具有重要的史识意义。黄帝时期是中国古代历史的原点。这个历史坐标的原点确定,历史才能算作是具有原点的坐标,没有原点,也就是没有坐标的历史。


历史属于人类意识形态的范畴,认识历史实际上是一种态度。文献中记载的黄帝时期发生的历史事件,是根据传说和神话流传下来的。但是,历史不可能重现,如何判断这段时期的历史的真实性,只有方法的改进以及综合性的思考,才能重现中国黄帝时期的历史。


治史不仅需要发挥合理想象力,而且严谨的推理也求证的必要途径。文献中记载了黄帝时期发生了三件非常重要的事件,1、黄帝戰蚩尤的涿鹿之战。2、倉颉創立了文字。3、嫘祖发明了缫丝技术,也就是出现了丝绸。实际上,这三件非常重要的事件,已经构成了黄帝时期的人类社会的历史。


人类不是自然形成,而是倉颉創造了文字规范了人类的意识形态,人类意识形态的统一,也就形成了人类社会。倉颉創立“人”字,人、大、天,夭,夫,几个字形上比对,确定了“人”的定义:人是自然界的一分子,人是可以认识自然,利用自然,师法自然,創造自然,改造自然,战胜自然的“人”是“夫”,“天”然也就是大自然。“人”是大、天、夭、夫字的构成元素。“大”指纯自然属性,“天”指自然属性的极限,也就是“大”之极。“天”不正为“夭”,“天”字出头为“夫”,这些都是“人”字的作用。


“大”字的字义指纯自然属性的“豬”。“大”字中含有“人”,“大”的本义指自然属性。俗语大肉指豬肉,大势已去指豬被去势,“大”指纯自然属性的代表豬。“犬”为“大”部文字,犬为偏旁时为犭,犬者即为犭者为“猪”,豕者为“豬”,犬(犭)为豕。“尤”是“犬”字的变体,“尤”指疣豬。尤匕为“龙”。以上只是说明一个问题,也就是大、犬(犭)、尤、龙都是指自然属性的豕,豕者为“豬”。“尤”为“豬”,蚩尤:蚩:屮虫,屮:草丛,虫:动物,蚩:出没草丛的动物,尤:疣豬。


黄帝戰蚩尤:黄帝诏令天下,习武干戈,抗击蚩尤的涿鹿之战,并不是人类之间的战争,而是人类抗击野猪的戰争。涿鹿:涿:氵豕,氵:与“三”一样,指多,象水一样多。豕:豬,涿鹿:指豬和鹿出没的地方。形声“猪猡”。


“戰”字表示了人类与嘼类之间的斗争。“戰”:單戈,單:“嘼”字首,“十”字底,“十”:红十字、十字架,“十”:指开辟,斗争,斩杀之意,收拾(十)也是指斗杀之意。“斗”:指三个“十”字叠加。文字是人类交流信息的重要载体,“戰”:指人类持“戈”与嘼类斗争的意思。


文献中记载:蚩尤被斩杀,尸体被分解。尤匕为“龙”字,蚩尤的原型是疣豬群落,疣豬被斩杀,也就为“龙”。繁体字“龍”的字义分析,立月,匕(首),己彡,立月:长肉,月:指肉,匕(首),杀头,甲骨文“龍”也可以验证这种解读,己彡:己:身体部位,彡:多,多次劈杀之意,己彡:解读碎尸。繁体字“龍”的字义:长肉、杀头,碎尸含义,完全符合文献中蚩尤被斩杀,尸体被分解。进一步论证了蚩尤是疣豬!


倉颉創字一直被中国的权威机构,认为是神话和传说。但是,文献记载“倉颉作书”,“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倉颉創字“近取诸(豬)身,远取诸(豬)物”,倉颉以蚩尤为原型,創造了象形文字。象形指仿生学中仿豕学,象字中含有豕,象和豕是极其相近的动物,象的含义就是仿豬学。


豕者为豬,豕成为倉颉創字原型。豬是以危害農业的动物灾害,作为人类斗争的对象,进入了人类的历史,也是人类社会形成的原因。“因”:囗大,前面已经解读了“大”就是指“豬”,因:囗大,囗:涵盖的范围,与豬有关。大象:大指豬,象类似豬。猪鼻子里插大葱—装象。


“字”:宀子,宀:家的字首,子:延续、延伸、派生、后裔之意,“家”:宀豕,豕者为豬,“家”的字义,指活着的豬。冢:冖豕,指死了的豬。象:比对的参照体是豬。“子”从“豕”演变,派生而成的“字”。


“它”:宀匕,宀:家的字首,匕:家字中豕是可以斩杀。“它”:泛指一切和“家”一样可以斩杀的动物,“鸟鱼虫兽”均属于“它”的所指范围,中国文字称为“鸟虫”书,不够精确,应该就是仿豕学創立的文字体系。“家”就是“字”的孳乳字,俗称为字母,象形文字是倉颉創字的唯一原理,正因为这个特定原理,所以,倉颉創字唯一的思维逻辑,也只有倉颉創立的文字称为“字”。


史前的八卦、结绳、陶符、岩画等,没有象形思维,也就是不符合倉颉創字的原理,所以不能称为“字”,只有倉颉創立的文字才能称为“字”。这就确定了倉颉創字的原点,原点也就需要原点的思维。原点的思维固化了历史的原点,解读中国古代历史,必须确定原点有了可靠的依据。


“原”:厂白小,“白小”实为“帛”字,“厂”:自。“帛”:也就是嫘祖发明的丝绸。“帛”:“皇”头“帝”尾,三皇与五帝交接原点,也就是黄帝时期。


考古发掘史前的仰韶文化,河姆渡文化,中国就已经开始利用蚕丝的遗迹。黄帝时期已经开始盛行使用蚕丝编织一些帛面的丝绸。黄帝的帝字中含有“巾”:“巾”:就是指丝巾,蚕丝织成的“巾”。“巾帼”指女性对种桑、养蚕,缫丝,织造的一种称赞。所有的“巾”部文字都是蚕丝在黄帝时期的重要作用,全部融入在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之中。


“书”:“巾”字三层叠加。三层指很多层。肀:“巾”字横放,聿:横放三层,書:聿曰,曰:表述,“巾帛”上面的文字表述的为“書”。


黄帝戰蚩尤,倉颉創字,嫘祖缫丝三件重要的事件,互为验证了黄帝时期的文化和历史信息。这些不仅需要想象力,而且需要不断的求证每一个字的字义,解读黄帝时期的历史。研究中国的古代史,黄帝时期是中国古代史的结构框架的基础。被历史上的学者忽略的文字字义中蕴含的历史信息,这种信息被孔子的儒家学说和许慎的《说文》颠覆。


中国古代历史研究最根本的要有方法上的创新,要从文字学研究上寻找突破。这与长期的史学研究和史学探索有密切联系;也与对文字学的顿悟想象力有密切联系。综合文字学和古代历史学,以及人类社会学,对古代史学研究的态度和认识有关,尤其是创新性思维。教条主义的史学研究,引经据典,难以在学术有所突破。


所以,中国古代历史学作为一门中国重要的学科。史学界希望重塑中国的古代史,一方面苦于对史料的不信任,另一方面,不敢另辟蹊径,激发創造性的思维和想象,囿于传统的文字学和偏执儒家思想,只能停滞于“东周以前无历史”的层累说。


对于文字的字义学之于中国的古代史学的研究,古代学者多有谈及并颇为重视。对文字学的研究局限于《说文》的错误理论,当今学者思维的狭隘,对此文字学字义研究谈之甚少,且多不成系统,陈独秀的《小学识字教本》可谓独树一帜。甚至没有人真正感悟到文字的字义与黄帝时期的历史原点重要关系。当今的学术权威机构最缺乏想象力,不是极力否认倉颉創字,黄帝时期时期,嫘祖缫丝等历史事件。文字字义历史学在中国至今仍然是一个空白,甚至于还没有人引起注意,没有人思考的这个问题。这也许就是中国文字史和历史上的一幕幕的悲剧在上演。



历史学作为一门研究人类社会发展历史现象和过程,并揭示其内在规律的学科。由于文献记载的历史已经过去,我们掌握的历史资料,多是从史家撰写的史书中得到,资料不可能完整,历史更不可能再现。即使史家的历史资料也不是史家的亲身经历,也是从文献和传说中,编撰而成。而且,史家编撰的历史文献,含有史家的主观立场和主观认识,以及史家的史识素质有关。史家也不可能是他所要知道的历史的目击者或经历者,因此他对于过去所可能有的唯一知识乃是间接的,推论而来的知识,而非直接的经验。这种知识只能是靠以自己的想象力重演过去。

因此,作为研究古代的历史学家,其历史研究离不开想象力。同时,历史研究中的想象力是历史学家研究历史的重要思维方式.是历史学家阐述历史的重要手段,是历史认知的方式,体现了史学家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推动历史研究发展的重要因素。所以加深对想象力与史学研究关系的认识是必要的,阐释历史需要严谨辩证唯物的思维逻辑能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