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消防战士牺牲:最后一个电话要求战士有水喝

122师广播员 收藏 6 6608
导读:全体消防员经过几个小时的搜索,终于找到战友的遗体 找到英雄们最后用的装备,战友们眼含热泪 市民们自发献花悼念 摄影/本报记者郁骁 “前天,石景山喜隆多商场大火燃烧了7个多小时,在300多名消防队员的努力下,大火最终被扑灭。然而,刘洪坤、刘洪魁,两名年轻的消防战士,却永远地留在了火场中。昨天,两位英雄的战友们讲述了两个人在火场最后的轨迹和他们生活工作中的点滴。” 300多名消防员赴现场 前天凌晨2点59分,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位于石景山区苹果园南路东口的喜隆多商场着火。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两消防战士牺牲:最后一个电话要求战士有水喝

全体消防员经过几个小时的搜索,终于找到战友的遗体

两消防战士牺牲:最后一个电话要求战士有水喝

找到英雄们最后用的装备,战友们眼含热泪

两消防战士牺牲:最后一个电话要求战士有水喝

市民们自发献花悼念 摄影/本报记者郁骁

“前天,石景山喜隆多商场大火燃烧了7个多小时,在300多名消防队员的努力下,大火最终被扑灭。然而,刘洪坤、刘洪魁,两名年轻的消防战士,却永远地留在了火场中。昨天,两位英雄的战友们讲述了两个人在火场最后的轨迹和他们生活工作中的点滴。”

300多名消防员赴现场

前天凌晨2点59分,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位于石景山区苹果园南路东口的喜隆多商场着火。北京消防紧急调集15个消防中队的63辆消防车、300余名消防队员赶赴现场。

“我们到现场时,商场一层的麦当劳餐厅和商场外墙的广告牌已经起火,形成立体燃烧。”石景山消防支队司令部参谋张岚说。

由于这个四层楼高的商场主营服装、箱包和小商品,可燃物较多,大火迅速向三、四层蔓延。张岚介绍,为了尽可能保护商场内的商品,现场指挥部制定了“近攻内战”的方案,多个攻坚组迅速突入火场。

“一层和二层还好,烟不大,但从二层向上就遇到了很多困难。”八大处消防中队班长刘鹏是当天的攻坚组成员,“氧气面罩上都是灰,耳朵里是大火燃烧的声音,浓烟让人没有方向感,距离1米外就看不清人。战士之间沟通都是要先拍一下肩膀,贴着耳朵大声喊,打手势几乎要贴到面罩上。”

坍塌导致二人牺牲

到当天上午11点左右,大火终于被扑灭。现场的人们却在焦急地寻找两个人:35岁的石景山消防支队司令部参谋长刘洪坤和28岁的八大处中队副中队长刘洪魁。从早上6点10分他们再次突入火场后,就失去了联系。

张岚说,当他赶到现场时,发现当天并不值班的参谋长刘洪坤已经率领攻坚组从主攻通道进入了火场。

攻坚组成员刘鹏说:“我们从正门进入后,沿着楼梯一层一层向上进攻。在二层和三层之间,一个防火卷帘门堵住了通道。”破拆掉卷帘门后,刘洪坤要求攻坚组在三层展开灭火。这是刘鹏最后一次见到刘洪坤。

八大处消防中队队长朱建国回忆,刘洪魁上的四层是一个小餐厅,里面有很多煤气罐,这在当时是非常危险的,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虽然当时火还没有烧到四层,但由于那个房子是钢结构,受热3小时后就容易发生坍塌,结果就正好被他们赶上了。”沉默了几秒,他的声音几乎轻到听不清,“以前都是我们去救别人,可当看见躺在面前的是自己的战友,我还是不敢相信。”

最后通话是凌晨5点38分

在张岚的手机上,还保留着与刘洪坤的通话记录。凌晨5点30分左右,刘洪坤在火场外更换装备时给张岚打了一个电话:“看看有没有饮用水,里边温度很高,攻坚组队员体能消耗很大,需要补充水分。”

张岚就近拿了一瓶矿泉水找到刘洪坤,他摘下氧气面罩大口喝水的样子也成了张岚对他最后的印象。放下水瓶,刘洪坤再次进入火场。

5点38分的最后一次通话中,刘洪坤要求张岚,只要有战士从火场出来,必须马上有水喝……

刘洪坤最后一次进入火场时带着刘洪魁和两名战士,由于热辐射太大,他让两名战士回云梯车岗位,带着刘洪魁继续向上侦查。6点10分的时候,他们通过电台呼叫了一次,说迷路了。此时,他们携带的空气呼吸器也报警需要更换了,随后就失去了联系,手机不通、电台也呼叫不到。

四层的火还在燃烧,刘鹏就已经接到了命令:参与搜救刘洪坤和刘洪魁。“只有一个念头,尽一切可能把他们救出来。从来没想过他们会牺牲。”刘鹏说,“烟还很大,我们用手电照,用手摸,一个货架一个货架、一步一步往前找,但始终没有找到……”

下午3点21分,在商场四层西北角一处坍塌的废墟下,战士们找到了刘洪坤和刘洪魁的遗体。现场的战士们跪倒一地,大家流着眼泪把两位英雄的遗体抬出了火场。

逝者?刘洪坤

战士眼中的“老大哥”

昨天,位于石景山消防支队507室的参谋长办公室里还保留着刘洪坤生前的样子,办公桌上整齐地摆放着正在处理的各种文件,两个工作笔记本也是翻开着的,办公室一角以隔断辟出的休息间内挂着别有“刘洪坤”名牌的军装。对于他的战友们来说,自己具备很多救人的方法和知识,却对战友的牺牲无能为力,感觉真是割肉一样的切肤之痛。

“他教我怎么带兵”

“参谋长比我大几岁,对我就像对小兄弟一样,工作、生活都特照顾。”石景山消防支队副参谋长牛毅与刘洪坤认识已有8年,在中队的时候就一起打拼,是多年的老战友、上下级。他说,自己2004年大学毕业入伍就当了中队排长,当时根本不懂怎么带兵,经常急躁,“一到这时,刘洪坤就把我叫到一边,说思想教育工作不能这么做,得谈心,战士也许家里有什么事,心理波动都会在工作上有所反映,你得先了解人家为什么会这样,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工作。”牛毅说,刘洪坤不光是自己的领导,还是自己的大哥和老师,“这么多年,很多东西都是他教给我的。”

“我还记得他踹我那脚”

在八大处消防中队很多战士的眼中,曾在这里任职过的刘洪坤就是一个老大哥。战士刘鹏记得,刘洪坤曾经踹过他一脚。“那是一次出火警,我看到一个煤气罐起火,就用水枪把火浇灭了。刘洪坤过来就踹了我一脚,又找到一块肥皂,让我一边用水枪给煤气罐降温,一边用肥皂堵住已经烧坏的阀门。”在返回的路上,刘洪坤告诉刘鹏,之前的做法可能造成煤气泄漏,遇到明火容易爆燃。

战士“踩火”寻战友

“大家都非常着急,马上上人从东侧进去分片寻找,一层层、一遍遍地排除,当时四楼火大且浓烟翻滚,一时上不去,两名身穿隔热服的战士踩着三楼的火搜寻,后来还是在四楼的西北角找到了他们。”战士吴小书回忆起在火场的情景,刘洪坤和刘洪魁被两大块石板压住,大家就疯了似的用手扒石块进行施救。抬出去的时候,战友们都扑了过来,跪倒一片,嚎啕大哭。

留下患病的5岁女儿

牛毅觉得刘洪坤有点工作狂,总是向前冲,“以前在中队的时候都是24小时战备,那时他还没成家,就很少见他休息、外出。”牛毅说,2008年,因周边奥运场馆多,成立了八大处中队,刘洪坤成为第一任指导员,主持中队的全面工作。当时正赶上奥运期间工作忙,经常回不了家。如今,刚刚担任支队参谋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也是一直在加班。

在石景山消防支队司令部参谋张岚看来,刘洪坤是一个“事事追求完美”的人,特别是在工作上。但对工作的执着也让他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家人。“他有一个5岁的女儿,先天性心脏病,在这次大火前一两天,他还在带着女儿跑医院。”张岚说,“我平时最想说的就是让他多想想自己的父母、妻子和女儿。”

逝者?刘洪魁

今年“五一”刚结婚

“他最高兴的事儿是每次出警后成功完成任务,并且救了人,可是这次他自己却没有回来。”朱建国这样说起刘洪魁,声音很轻,像是怕打扰到这个再也不会回来的战友。10月11日凌晨烧起的那场大火,带走了前去救援的刘洪魁。昨天,石景山消防支队八大处中队里一片沉静,不时有几个消防官兵来到二层那间刘洪魁的宿舍,再看一眼摆在厅里的那张黑白照片。

“少了一个兄弟”

“今年4月份,刘洪魁才刚从支队调到这里。”朱建国说。今年27岁的朱建国是石景山消防支队八大处中队的中队长,而刘洪魁是副中队长。“虽然我是他的队长,但我比他小一岁。平时他叫我队长,私下里我叫他哥。”话音刚落,朱建国的眼眶就红了。

这对正副队长,平日里在一起的时间很多,“我们在一起出过的任务都数不清了,每次出火警,成功完成任务回来,我们都特别高兴。你知道,我们年龄差不多,还都是山东人,每次出警多少会有点出生入死、同甘共苦的感觉。”然而,就在一夜之间,朱建国突然少了一个兄弟。

被子还是摊开的

石景山消防支队八大处中队大楼二层,是刘洪魁和室友的宿舍。这是一个套间,进门是个较大的厅,是整个中队的图书馆。墙壁两侧摆满图书的书架中央,靠窗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端正地摆放着刘洪魁的大幅遗照,照片下摆满了战友送来的鲜花和水果。照片中的刘洪魁微笑着,似乎还有一点腼腆。厅的左手边有一扇门,里面就是刘洪魁和室友的宿舍。

卧室只有几平米,两张单人床、两张书桌、两把椅子、两个单门衣柜,就是他们两人的全部“家当”。窗台一角放着一块叠成豆腐块的抹布。唯一和其他军人不同的是,其中一张床上,被子是摊开的。“这就是刘洪魁的床,他走后,就没有再动过。”室友郝泽铭说。

复习准备考本科

刘洪魁的帽子和腰带放在自己的书桌上,银色的笔记本电脑的电源灯还亮着,“他睡前还用来着,是为了复习,他专科毕业,正准备考本科。”郝泽铭说,刘洪魁走的是“兵长干部”路线,就是从最基层的新兵一步一步当上干部的。

“获得这种机会必须很努力,我们那一批,2000人入伍只有70人提干,他很聪明,做事稳重,人缘也非常好。”谈起训练来,郝泽铭流露出佩服的语气和神情。

刚刚结婚半年

队长朱建国告诉北青报记者,刘洪魁是今年5月1日结的婚,还不到半年。“他婚礼的请帖发出去后,还剩了一些新的没有用上。”朱建国说,“我和他年纪差不多,还没结婚,他拿着新请帖来送给我,

给你正好,就不用买了 。后来我结婚了,他又来找我, 把烟戒了吧,对老婆和将来的孩子都好 。”说到这儿,朱建国又一次沉默了。

市民献花悼念城市英雄

白色的鲜花、黑色的挽联。昨天傍晚,家住石景山古城路附近的王大妈遛弯经过石景山消防支队时,看到了支队门前摆放的鲜花,王大妈凑上前默念了花篮上的挽联,知道是人们送给牺牲的两位消防员的,离开时还一个劲儿地说:“这是真正的英雄啊!”

石景山支队哨兵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昨天早上8点多开始,就陆续有市民前来吊唁,并自发送上鲜花、花篮,送花的有小学的孩子们,也有附近各单位的员工,凡是路过的市民,不管老幼,都会停下脚步看一看,“消防队员经常为老百姓提供各救援,大到车祸破拆,小到取戒指,很多人也都得到过消防队的帮助,现在突然有消防队员牺牲了,大家都觉得好像自己身边的人走了一样。”附近的一位市民说。

喜隆多商场已经搭好了护网,附近交通也基本恢复了正常。这里是两位消防战士遇难的地方,在商场周边的电线杆上,悄悄地被人绑上了一束束鲜花,市民们用各种方式悼念这两位城市英雄。

昨天,消防部门已将刘洪坤、刘洪魁两位灭火英雄的父母接到北京,两家的其他亲戚朋友也在陆续赶来。目前,亲属都处于巨大的悲痛当中,有的亲人甚至哭得昏了过去。两位英雄的战友们也都沉浸在悲痛中,大家都不敢相信,平常在一个锅里吃饭的好兄弟,就这么突然走了,一提起来,还都禁不住抹眼泪。

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楼子纲

希望政府照顾好烈士的家属,让烈士放心走好,让我们安心。只有这样才会在这片大地上盛开英雄之花。

和平时期最危险的兵种之一。向英雄致敬,祝英雄一路走好,也希望国家能够照顾好英雄家人,以飨在天之灵。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