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土匪窜入福州城 杀一人重伤一人(图)

司法警察二支队 收藏 4 9379
导读:一个多月前的一次意外,让租住在福州晋安区一家四代人的生活彻底跌入深渊! 最老的一代老人成了乞丐,第二代一个重伤住院、一个勉力支撑,第三代一死一逃离,而最小的作为家庭第四代的孩子,只有一岁,她不知道为什么疼爱她的爸爸妈妈突然消失,只能茫然地嚎啕大哭。 这几天,福州东街省立医院门口一直有两位70多岁的老人,一位老大爷拄着拐杖,依着墙,另外一位老妇人坐在路上,一张写着“8·26血案”的大纸就摊在路上。一有人驻足观看,老妇人就会向路人述说案情和对死去的孙女深深的哀思。而老大爷则一手用拐杖指着地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个多月前的一次意外,让租住在福州晋安区一家四代人的生活彻底跌入深渊!

最老的一代老人成了乞丐,第二代一个重伤住院、一个勉力支撑,第三代一死一逃离,而最小的作为家庭第四代的孩子,只有一岁,她不知道为什么疼爱她的爸爸妈妈突然消失,只能茫然地嚎啕大哭。

这几天,福州东街省立医院门口一直有两位70多岁的老人,一位老大爷拄着拐杖,依着墙,另外一位老妇人坐在路上,一张写着“8·26血案”的大纸就摊在路上。一有人驻足观看,老妇人就会向路人述说案情和对死去的孙女深深的哀思。而老大爷则一手用拐杖指着地上的两张身份证,一手扶着墙说:“这是真的。”

每当有好心路人取出钱送到老妇人手中,老妇人都会深深地低下头,用沙哑的声音说声“谢谢”。而老大爷也会向捐款的人点点头,以示感谢。

而这两位老人的儿子——丁修利,一个在福州工作生活了十几年的外来人员,正在家里照顾受伤的妻子,并忍受着失去女儿的剧痛。

突遭不测

歹徒冲进家持刀捅死女儿、捅伤妻子 女婿出走剩下一个1岁嗷嗷待哺的外孙女

丁修利,安徽蚌埠人,今年42岁,原本和妻子赵正梅、女儿丁凯利三人都在晋安区鼓山一鞋厂打工,已经十多年了。他们一家租住在晋安区红光村一栋民房内,他和妻子住二楼,女儿、女婿和外孙女住三楼。

今年8月25日晚,女婿有事外出,丁修利的妻子与女儿在三楼一起照看外孙女,而丁修利则独自睡在二楼的房间内。

26日凌晨1时许,突然有两名歹徒入室抢劫。歹徒在抢财物时,遭到赵正梅和女儿丁凯利的奋力反抗。恼怒的歹徒拿出刀具,向赵正梅连捅三刀。

随后,丧心病狂的歹徒又将刀子刺入女儿丁凯利的腰部。行凶后,歹徒逃离现场,不知所踪。

睡梦中被惊醒的丁修利听到妻子和女儿的叫喊声,赶紧下楼推开房门。此时,妻子和女儿双双瘫倒在血泊中。受伤的妻子挣扎着叫丁修利先救昏迷的女儿。然而,随后赶来的急救医生发现,丁修利的女儿已经没了呼吸。

经过抢救,丁修利的妻子脱离生命危险,但肾脏受伤严重,需要多次手术。女儿丁凯利的丈夫是位上门女婿,发生这事后就离开了他们,再也没回来。

苟延残喘

妻子受伤住院他没法上班 老父母从安徽老家赶来街头乞讨 外孙女则托给邻居照看

因为破案侦查需要,警方封锁了丁修利在红光村的住所。在朋友的帮助下,丁修利现在暂居在前屿公交站附近的一间十几平米的简易出租房内。房内就安放着两张床、一张小方桌、一个衣柜。

丁修利的老父母听闻此事后,不远千里从安徽老家赶到福州,在省立医院外,向过往的路人述说家庭的不幸和精神上的苦痛。

现在,丁修利要照顾妻子,没法到鞋厂上班。不过,鞋厂领导还是好心地让丁修利领取基本工资。

而刚满周岁的丁修利的外孙女,则暂时留在出租房内,让附近邻居帮忙轮流照看。

刚失去妈妈的一段时间内,小外孙女似乎也有感应,不管是平日照看她的丁修利,还是丁修利的妻子,怎么抱、哄都不肯,直到哭累了,才躺在丁修利的怀里睡过去。

曾经有孤儿院找过丁修利,表示愿意收养丁修利的小外孙女,但被丁修利拒绝了。

“这个时候,她是这个家唯一的精神支柱。”他说,如果小外孙女再离开他,他和妻子真不知道怎么过了。

“如果案件破了,我想问问歹徒,为什么要杀害我女儿,让我家不成家。”丁修利说。

本文内容于 2013/10/13 12:54:03 被司法警察二支队编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