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不管承认与否,毛经过27年为中国留下了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造出了大国应有的所有标志性器物“两弹一星一潜艇”。晚年让各国承认了中国的“霸主”地位,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这是不可否认的,运用高超的外交艺术,完成了中国的突围。

当然,中华文明旧有的文化惰性依然影响着毛和所有中国人,因此,在伦理道德和思想形态上,完全体现出宋明理学和满清奴化的特点,造成了种种非人道不符合现代文明的现象。想起80年代轰动的电视剧《篱笆女人和狗》竟然讲的还是“童养媳”的故事,这本是赵树理《小二黑结婚》里的40年代的革命任务。建国后的无数次文化运动竟然对这样的事,毫无作用。传统文化向现代转进的种种问题和困境,在毛的时代,全然显现。满清的奴化让很多人将外人视为“正统”,革命以来,要么将毛子视为主子,紧跟不放,遂有30万红军之惨困,甚至建国后,依然以毛子之命为己命,以反斯为名,以起逼宫。掀起“租船”高论,实质上依然是“买办主义”的代表。这种情况的三大原因,一是满清遗留奴性,视外夷为父、为正统,此为奴性的必然;二是难同富贵的“宫斗”必然,千年的文化传承的喜欢内斗和窥视最高位;三是农耕民族缺乏天然的进取和尚武精神,将岁贡作为自保的工具。改开以来,遂有以美为父,大起“朝贡主义”和“投降主义”,文化与民族性格之必然。毛之伟大在于将民族性格和民族精神改为尚武、进取和求新求变,谋取中华民族的“制霸图强”,求得中华民族的世界主体地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