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1名牺牲消防员若未救火会在老家为母庆生

1GSHGD 收藏 0 364
导读:昨晚7点,山东曲阜市区,消防战士刘洪魁的家乡,数百名群众自发来到沂河广场点蜡烛祈福。 实习生 王飞 摄 昨日,石景山消防支队门口,市民为牺牲的消防英雄献花。新京报记者 王叔坤 摄 昨日,刘洪魁生前办公室,他凌晨出警,没来得及叠被子。新京报记者 黄月 摄 昨日,刘洪魁的柜子里放着新婚时的喜帖。新京报记者 王叔坤 摄   ■ “喜隆多商场大火 两消防员殉职”追踪   记者昨日从北京市安监局获悉,由安监和消防部门牵头,各相关部门参与的联合调查组已经成立,对石景山喜隆多商场火灾原因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昨晚7点,山东曲阜市区,消防战士刘洪魁的家乡,数百名群众自发来到沂河广场点蜡烛祈福。 实习生 王飞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昨日,石景山消防支队门口,市民为牺牲的消防英雄献花。新京报记者 王叔坤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昨日,刘洪魁生前办公室,他凌晨出警,没来得及叠被子。新京报记者 黄月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昨日,刘洪魁的柜子里放着新婚时的喜帖。新京报记者 王叔坤 摄

■ “喜隆多商场大火 两消防员殉职”追踪

记者昨日从北京市安监局获悉,由安监和消防部门牵头,各相关部门参与的联合调查组已经成立,对石景山喜隆多商场火灾原因展开调查。北京市消防局下午表示,具体起火原因以及两名消防员牺牲经过,目前仍在调查中。

据记者了解,火灾被扑灭后,所有现场救火的消防员被集中起来,讲述从开始救火到与两名牺牲消防员失去联系之间的经过。

“每个人都要说自己在火场,什么时间、在哪里、看到参谋长(刘洪坤)在干什么。”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此举的目的要梳理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于在火灾中受损商户的善后和赔偿问题,喜隆多商场经营方日东升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赔偿工作要等到火灾责任认定后才能进行。“只要官方的认定结果出来,我们马上进行赔偿。”

■ 现场回访

外部广告架将拆除 周边道路交通管制

昨日上午11时许,喜隆多商场外已搭起两层楼高的脚手架,十余名工人继续进行搭建工作。至下午6时,与喜隆多商场等高的四层脚手架搭建完毕,外面罩上了绿布,无法看到商场内部。

工人周师傅从早上7点,就和30名工友来到商场搭建脚手架。他告诉记者,脚手架于前日火灾发生当晚就开始搭建,目的是在商场广告外墙被烧毁后,为拆除遗留下来的广告牌支架提供作业平台。

除了喜隆多商场的广告外墙被烧毁,商场西侧家属楼下多家店铺外招牌和广告灯箱,也在前一天的大火中受损开裂。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这些店铺昨天陆续恢复营业。一家电话营业厅的店员干脆将受热变形、开裂的招牌铰下,打开店门营业。

另一家手机专卖店的店员称,店内货物并未因火灾受到损失,只是担心商店门脸外的招牌受损,会影响生意。

在商场南侧的苹果园南路西段,自东向西方向仍然实行交通管制。公安、消防拉起警戒线,避免车辆和人群靠近现场。马路宽度的减半,造成苹果园南路与杨庄东街交叉路口大面积拥堵。苹果园社区组织了几十名志愿者,疏导交通。

由于商场西侧小道的交通管制已被解除,不少市民聚集在这里,拿着手机拍照。“真没想到烧得这么厉害!”市民刘先生称,昨天他上班曾路过商场,只是匆匆拍了几张照片,现在再近距离看商场被烧后的惨景。

■ 火场还原

墙体倒塌成废墟 建材散落路难行

昨天晚上,北京市消防局首次公布了石景山喜隆多商场火灾现场,以及两名消防指挥员遇难后被抬出火场的照片。

照片显示,喜隆多商场过火后大量墙壁倒塌,建筑材料散落,墙壁被熏黑。钢梁、墙体横七竖八地散落在入口处,很多电线悬在半空。

在搜寻两名牺牲战友的过程中,消防员不断跨越着各楼层的废墟,仔细查找每一处已被烧得面目全非的角落。

两名消防员遗体找到后,被用白布覆盖,放置在担架上抬出商场。由于火场内部能见度很低,消防员们需要借助手电亮光,才能寻找到离开的路线,路线确定后,另一些消防员分别站两旁,形成了通向商场出口的人墙通道,抬担架的消防员艰难行进,护送遗体安全离开。

■ 善后追访

商场设接待处登记损失 事故认定后赔偿

昨日上午11时许,多位喜隆多商场的受损商户,聚集在商场西侧人行道上,讨论着各自的损失情况。

刚从苹果园南街的喜隆多接待处登记损失后回到这里的商户郝先生,在商场1层经营家电,今年6月刚和商场签订了三年的合约。

“我的货应该只是浸水了。”郝先生说,火灾发生后,他曾试图越过警戒线进入商场把货物拿出,并为此和工作人员发生争执。据他估算,此次损失约为40万元。

下午2时许,几位商户走进位于古城南街52号日东升企业基地院内,院东侧的一幢3层小楼已被改成喜隆多接待处,接待处一层划出三个房间,为不同楼层的商户办理损失登记。

该接待处负责人称,喜隆多商场为日东升集团的下属企业。火灾发生当天,集团将办公楼改为临时接待处,将原设于商场的电话转至接待处,并在基地入口设置标识,引导商户前来登记。

“我们也是这次火灾的受害者,但会先保护商户的利益。”该负责人称,事发当天接待处约有300位商户前来登记,截至昨天下午2时,又有50多位商户登记损失。

但也有商户对此表示“不信任”。“根本不能算损失登记,就是填个姓名、电话,写上估算的损失金额就完事了。”在商场2层经营服装的罗女士称,接待处工作人员未向商户提供联系方式,只是让回去等通知。

对于商户损失核算及赔偿,日东升集团相关负责人称,由于事发突然,商场内管理办公室部分资料也毁于一旦,需要时间查找商户资料的备案,而且赔偿工作要等到火灾责任认定后才能进行。“只要官方的认定结果出来,我们马上进行赔偿。即便主要责任不是喜隆多商场,我们也会对商户负责。”

■ 火灾追问

麦当劳最先起火 送餐车充电引发?

多位喜隆多商场的商户怀疑,此次火灾的起因是麦当劳员工给电动车电瓶充电所致。

这些商户称,喜隆多商场每晚8点左右就要清场,之后值班人员会将商场的电源切断,只有商场西侧的麦当劳是24小时营业。石景山消防支队司令部警讯科参谋张岚也向记者证实,大火最先从麦当劳一侧引发。

商户周先生称,这家麦当劳有外送服务,外送工具都是电动车,他认为“在给电瓶充电中引发火灾”。

截至昨晚,事发麦当劳门店未就此说法做出回应。

两名消防指挥员的烈火青春

刘洪坤5岁女儿患先天性心脏病;如不参加抢险昨日刘洪魁将回老家为母亲庆生

在石景山喜隆多商场火灾扑救过程中,石景山消防支队司令部参谋长刘洪坤和八大处中队副中队长刘洪魁殉职。

北京市公安局消防局官方微博公布两人遇难的消息后,网友们送上数以万计的红烛,说得最多的话是:英雄,一路走好。

刘洪坤,35岁,留下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5岁女儿;刘洪魁,28岁,如果没参加这次抢险,他昨天就会回到山东曲阜市的家乡,为母亲庆祝生日。

很多网友以为,这两位名字相近的消防指挥官是亲戚关系。

但事实上,刘洪魁是刘洪坤带出来的兵,两人共事的一年,刘洪魁从老大哥身上学会了缜密和细心。

非亲人,胜兄弟,两人生命的最后,身体相依。

两人都仰面躺着,刘洪坤从身后抱着刘洪魁,刘洪魁被一块掉落的楼板压住大半个身子。

两人手套中的铜丝已被烧得氧化,特制的防火胶鞋被烧断,刘洪坤的氧气瓶由乳白色变成焦黑。

昨日15时21分,喜隆多商场4层西北角一处坍塌的废墟下,两位消防员的遗体,这样出现在战友眼前。

后来,战友们发现,两人身上的消防服紧紧箍在身上,扒不下来。

“今天情况太严重”

这服装,刘洪坤穿了16年,刘洪魁穿了8年。

没人知道生命的最后,两人说了什么。

“氧气面罩上都是灰,耳边是大火燃烧的声音,浓烟让人失去方向感,距离1米外就看不清人。沟通都要贴着耳朵大声喊。”八大处消防中队班长、当天攻坚组成员刘鹏形容这火场。

这个四层楼高的商场主营服装、箱包和小商品,可燃物较多,大火迅速向三四层蔓延。现场救援指挥部制定了“近攻内战”的方案,刘洪坤和刘洪魁两人组成一个攻坚组。

郝泽铭,八大处消防中队排长,刘洪魁舍友,他记得,当时,几名20岁出头的小战士主动请缨要冲火场,都被刘洪魁拦住了:他们经验尚浅,怕有危险。

浓烟和残火都集中在三四楼。经验丰富的刘洪坤知道这是场恶战。

“这事你快办!”

石景山消防支队司令部警讯科参谋张岚,还记得刘洪坤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刘洪坤说这话时,刚从火场冲出来,接过一瓶矿泉水,一饮而尽。而后换上新的氧气瓶,重返火场。

“火场里温度太高,攻坚组体能消耗很快,今天情况太严重,你去搬水,至少20箱。”5点30分,刘洪坤嘱咐张岚。

张岚迅速将准备好的25箱水搬至商场南门口,但“滴”的一声长鸣,刘洪坤的呼吸机发出警报,步话机也失去信号。

“声音很大,后方的人都听到了”,张岚听到了报警声,他当时就慌了,正常情况下,步话机信号会保持稳定,只有遇险时才会失去与后方的联系。

战友们打着手电冲进火场搜救,一块砖一块砖地排摸,直到发现两人“离开”。

落空的假期

“我们熄灯吧”。

这话,通常每晚是刘洪魁对室友郝泽铭说的。

但前天晚上,郝泽铭自己关了灯,什么都不敢想,强迫自己入睡。

关灯前,他给女朋友打电话,只说了一句话,“我最好的战友在火场上牺牲了”。

说这话时,战友的床上,军被还凌乱地铺开着:火灾发生在凌晨,出警时,20秒战士便需到达车库,一分钟内,消防车就需开出车库。

郝泽铭决定将室友的床铺保持原样,等刘洪魁妻子来收拾这最后的遗物。

刘洪魁在老家摆酒席的日子,是去年农历腊月16,带了个漂亮的黑龙江媳妇回来。他宿舍衣柜的最上面,放着本棕色相册,大大的相册里只放了一张妻子的照片,照片是2012年6月14日拍的,妻子坐在一个滑梯上,笑得很开心,郝泽铭说,洪魁休息时会翻来看看。

刘洪魁只是偶尔才翻看照片,平日有时一天会出两三次警,更多的时间,他们需要面对烈火和浓烟。

“怕不怕?肯定怕。”刘洪魁在回乡探亲时,曾跟老邻居们聊起对危险的恐惧。

在他的家乡山东曲阜市息陬镇南夏宋村,老邻居王观玉还记得,洪魁刚上初中时,连自行车都不敢骑,“开始被别人在车后帮着扶住,人家一撒手,他吓得从车上摔了下来。”。

他的战友、发小孟良记得,洪魁的父亲就是军人,受父亲影响,他从小就向往军旅生活,高考时,他原本考上了二本学校,但他放弃入学,选择入伍。

但穿上军装的这么多年,刘洪魁一点点变得勇敢。

如果刘洪魁没参加这次抢险,或许他现已身在故乡。母亲孟庆云的59岁生日快到了,刘洪魁原本已请好了假。

“昨天早上,他妈在还在问我,小彪(刘洪魁乳名)马上回来,我晒他的被子,是晒薄的还是晒厚的呢?”老邻居王观玉回忆,孟庆云当时脸上带着笑,因为儿子刚来过电话,12日就能到家了。

洪魁是洪坤带出的兵

刘洪坤当兵16年,只回过3次家。

石景山消防支队司令部副参谋长牛毅把刘洪坤称为“工作狂人”,生活里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他或许是整个支队休息时间最少的人。”牛毅回忆,洪坤工作较真,工作笔记上到处都有勾画,一些重点的内容还都加星标识,甚至连士兵的服装、发型都安排到位。

在战友眼里,刘洪坤不是个生活丰富的人,没什么爱好,除了部队和家,去得最多的就是医院:他5岁的女儿有先天性心脏病。

火灾发生的3天前,刘洪坤在医院彻夜陪伴女儿。火灾当晚,刘洪坤不当班,他回家探望妻子和女儿,但一个电话,便又让他冲出家门,自此与妻女天人永隔。

很多战友开始以为,刘洪坤和刘洪魁名字如此相像,是不是有亲戚关系?

实际上,两人唯一的关系是,刘洪魁是刘洪坤亲手带出的兵。

2011年,刘洪魁从石景山消防支队分配至八大处消防中队。刘洪坤开车将他接到部队驻地。

牛毅说,刘洪坤是刘洪魁的第一任指导员,每次出警,洪魁都会跟在洪坤身后问这问那,总想大显身手。在领导眼中,初到八大处的刘洪魁是毛手毛脚的“毕业生”。

但他好学,之后渐渐在训练和实战中施展身手,“在连队,他看着很文静,但文静不代表胆小。他总会第一个冲进火场,处理火情也很迅速。”

牛毅认为,洪魁在这一年里的改变,是刘洪坤教给他的缜密和细心。

在牛毅眼中,刘洪魁有着刘洪坤的影子。

刘洪坤其实也不大,才35岁,但在军营却是一位老兵。

这些年,刘洪坤的变化不大,火灾前两天的夜里,牛毅还和别的战友说,“认识洪坤10年中,他最大的改变就是发型从板寸变成了分头。”

看着照片中的“分头”,战士田野抽泣着,连说了三声“为什么是他”。

田野还记得刘参谋长最常说的一句话:“发生火情时,如果我冲在前面,我的兄弟就能减轻危险。”

这一跪

两人去世后,现场的战士们有两次共同的举动,一齐敬军礼,一起跪地。

多名战士说,这两次举动,没有任何人下命令,是大家自发的。

有战士说,敬军礼,是对牺牲战友的最大敬意;很多人见已失去呼吸的战友被送上救护车,而不能跟随,腿一软,就跪在地上了。

一位战士说:“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但火场这一跪,是与战友永别的最后方式。”

昨晚,八大处消防中队三楼档案室,刘洪魁的照片被摆在桌子的正中央,市民送来的束束白菊下面,是刘洪魁还没抽完的泰山烟。

旁边的本子上,不知是哪位战友留言——刘哥:回来吧!别走!



本文内容于 2013/10/13 9:01:10 被1GSHGD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