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秋莎火箭炮狂吻上甘岭,冰雹般砸碎美国兵!

北京汉人 收藏 18 49468
导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喀秋莎》的动人歌声伴随着喀秋莎火箭炮刮起的浓浓硝烟烈火,顺着战线一路**,卷席般横扫了整个苏德战场。时隔六年,喀秋莎火箭炮又带着苏联人民的友谊不远万里来到了朝鲜战场并再现神威,使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战斗中如虎添翼,给美帝国主义以沉重的打击,最终打败了不可一视的美军,而喀秋莎火箭炮真正扬名抗美援朝还是在旷日持久的上甘岭战役。 上甘岭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最艰苦、最激烈、最残酷的一次战役,在仅3.7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域内,敌我双方共投人了10万兵力,反复争夺了43天,最后我志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喀秋莎》的动人歌声伴随着喀秋莎火箭炮刮起的浓浓硝烟烈火,顺着战线一路**,卷席般横扫了整个苏德战场。时隔六年,喀秋莎火箭炮又带着苏联人民的友谊不远万里来到了朝鲜战场并再现神威,使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战斗中如虎添翼,给美帝国主义以沉重的打击,最终打败了不可一视的美军,而喀秋莎火箭炮真正扬名抗美援朝还是在旷日持久的上甘岭战役。

上甘岭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最艰苦、最激烈、最残酷的一次战役,在仅3.7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域内,敌我双方共投人了10万兵力,反复争夺了43天,最后我志愿军守住了阵地,取得了战役的胜利。在此役中,据不完全统计,美韩军在战役中的伤亡有70%是被志愿军炮火杀伤的。 志愿军炮兵二十一师二〇九团战功卓著,“喀秋莎”火箭炮在上甘岭战役中尽显神威。步兵战士特别喜爱“喀秋莎”,称之为“炮兵之王”。

1952年10月14日凌晨3时,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集中300门大炮、40架飞机和120辆坦克,向上甘岭地区五圣山前沿的597.9 和537.7 高地北山进行规模强大的火力准备。我阵地内,平均每秒钟落炮弹6发,终日落弹达30万余发,飞机投炸弹500余枚。4时半,美韩以7个营的兵力,在飞机和炮兵、坦克的支援下,分六路向我两高地发起猛烈进攻。阵地上空硝烟弥漫,尘土**,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开始了,战斗打响后,十五军军长秦基伟在军作战室掩体里,焦急地研究敌情通报,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没挪步,原因很简单:敌人突然发动攻击,规模之大,火力之猛,手法之狠,都是空前的;尤其是其避实就虚,多少有点令人意外。几十年后,他在回忆录中记述:“这是我一生中又一个心急如焚的日子。”

秦基伟十分清楚,战争,对于战士来说是枪对枪刀对刀,而对于指挥员尤其是高级指挥员来说,则是智谋和意志的较量。他立即对敌人的企图作出判断:敌军不把进攻矛头放在易攻难守、易于发挥机械和装甲威力的平康平原地区,偏偏攻打五圣山前沿,就是想钻我们的空子,攻其不备。基于这种判断,秦基伟定下打大仗打硬仗的决心,并迅速增加兵力;与此同时,尽了最大努力,东拼西凑,将炮兵集中使用于上甘岭战场。

当晚,秦基伟接通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的电话。洪学智心急火燎地问:“老秦,你那边怎么样?”秦基伟说:“范佛里特想上五圣山,把两个高地都快炸平了。”洪学智:“说吧,要什么。十五军要什么我给什么。”

“给我一点炮吧!”

“什么炮?”

“喀秋莎!”秦基伟脱口而出。

洪学智爽朗地回答:“行啊,最迟明天中午前赶到。”

秦基伟动情地说:“洪副司令员,十五军给你敬礼了!”

志愿军“喀秋莎”炮兵二十一师是1951年2月赴朝参战的。第一批出国的有3个炮团,后来又增加了几个炮团。上甘岭战斗打响后,志愿军司令部将二十一师二〇九炮团配属给十五军。

“喀秋莎”的发射架装在卡车上,善于长途奔袭,灵活机动,神出鬼没;一按电钮,16枚炮弹像一条火龙倾泻而出,半边天都映成红色,如冰雹般倾泻泄而下,特别适合打击敌有生力量的集结地、野战工事及集群坦克火炮。不过,“喀秋莎”也有弱点:发射时火光明显,阵地极易暴露,且完全没有防护,不适合在敌炮火威胁比较大的地域里作战。

战士们都十分珍惜“喀秋莎”炮弹。师宣传科经常编发宣传教育材料,对部队进行爱护武器和严格保密的教育。师政委吕琳就曾对机关干部讲:“同志们,我们的‘喀秋莎’炮弹价值有多高?一颗炮弹的价值就是6两黄金呀!”

秦基伟对这个宝贝蛋,也格外珍惜。平常藏在山洞里,连自己的部队都不让接近。确定要打,才悄悄选择阵地,待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派出警戒,炮车直奔阵地,停车便打,打完就撤。在整个40多天的上甘岭战役中,我“喀秋莎”火箭炮团,就是采取这种打了就跑的战术,前后参加10次战斗,给敌人沉重的打击,自己却毫发无损。

10月14日至20日,是上甘岭战役的第一阶段。在7天7夜的鏖战中,敌我反复争夺地表阵地。白天敌占领地表阵地,晚上又被我军反击夺回来。如此昼失夜复,战斗打得异常残酷。

10月19日,二〇九团接到命令:今晚全团投入上甘岭战斗。听到命令,炮团干部战士个个摩拳擦掌,战斗意志非常高昂,并紧张有序地作好一切准备。

当天下午,全团24门“喀秋莎”,分头从预备阵地出发,奔向发射阵地。发射阵地距上甘岭10余华里。进军路上,炮车被炮衣严密遮盖着;车头、车顶都用松枝做了伪装。正在途中前进的步兵战友们,看着庞大的炮车,连忙让路。有的喊道:“嗬,这大家伙是什么呀?”有的探头瞅瞅说:“是架桥的大钢架吧?”有的听到或见到过这种炮,就大喊:“这是‘喀秋莎’大炮啊!”于是大家齐声欢叫:“喀秋莎!喀秋莎!”很快,炮车一辆接一辆地进入一条比较宽敞的山沟。炮手们卸下炮衣,各就各位;瞄准手按命令完成发射准备。整个阵地上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16时30分,突然,轰隆隆的响声连成一片,如天崩地裂,四面八方火光冲天。这是参加上甘岭战役的各种炮群,为了掩护“喀秋莎”的参战,首先进行的炮轰。

5分钟后,黄红两色的信号弹呼啸着升上了天空。“喀秋莎”立即开火,飞出的火箭弹如冰雹般倾泻在上甘岭高地。第一个齐放在1分钟之内全部推光,接下来是第二个齐放,384发火箭弹全部倾泻到敌人阵地上。两个齐放之后,二〇九团迅速撤出阵地。从进入阵地到打完转移,前后只用了13分钟。

在强大炮火的协同配合下,早已于18日夜运动至待机位置的4个连加上坑道的两个连,兵分两路,同时向占领我597.9 高地和537.7 北山表面阵地之敌实施反击。激战到半夜,全部恢复了表面阵地。

面对强大的敌人,志愿军炮兵发扬敢打敢拚的优良传统,制定了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针对火力上敌强我弱的特点,和冲击出发地距离目标较远的弱势,指挥员集思广益,开动脑筋,提出运用假火力准备、假冲击、炮火假转移等战术。

10月29日,我反击部队的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恢复上甘岭表面阵地的战斗即将打响。30日22时,密布在五圣山方圆十几里山谷中的我军各炮群,突然咆哮起来。无数炮弹掠空而过,一道道炮弹出口的红光,像闪电一样劈开了漆黑的夜空。“喀秋莎”也加入这场“大合唱”。火箭弹呼啸着,一群追逐着一群飞出去扑向敌阵。

5分钟后,炮火延伸,接着响起“哒哒”的机枪声。敌人以为我军反击开始了,纷纷跃出工事。隐蔽在山背后的敌人预备队也蜂拥而上,企图像往日那样先我抢占阵地。但敌人没想到,已经延伸的炮火,突然杀了个回马枪,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敌军倾泻,1万多发炮弹铺天盖地落到敌人阵地。已经展开战斗队形的敌人还没有接触我进攻步兵,就被炮火吞没,尸首四处**。

11月2日,敌纠集5个营的兵力,多路、多梯次向上甘岭发动大小40余次进攻。下午4时,敌人的30多辆汽车运载一个营上来增援,遭到志愿军炮火拦阻后,又退回去,在出发地修筑工事,伺机出动。

秦基伟接到报告后,决定尽量减少步兵参战,以炮火给这股敌人以歼灭性打击,命令火箭炮团神速进入阵地。“喀秋莎”一次齐放,敌人的集结地顿时一片火海,敌人的这个营基本上没留下几个活的。11月3日,敌人以3个营的兵力接连进行了15次反冲击,“喀秋莎”再次参加支援步兵的战斗,二〇九炮团隐蔽进入敌防御侧面的发射阵地,进行两个齐射,炮火形成一片火光,像龙卷风似的刮向敌人阵地,红透了半边天,冰雹般炸得敌军鬼哭狼嚎,死伤一片,后来,敌人光拉尸体就用了15辆卡车!

在43天的上甘岭战役中,我“喀秋莎”二〇九炮团,前后参加10次战斗,给敌人沉重的打击,有力地支援了步兵,因而受到步兵战士的热情欢迎。二〇九炮团此役获得锦旗一面,上面写着:“百发齐放,震破敌胆,战士最爱你,敌人最怕你!”。喀秋莎火箭炮狂吻上甘岭,冰雹般砸碎美国兵的光辉战例也成为军中传奇。

作者:北京汉人 发表于2012-03-12 16:03:58

本文内容于 2013/10/18 22:03:43 被北京汉人编辑

14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原创]喀秋莎火箭炮狂吻上甘岭,冰雹般砸碎


炮兵第21师是我军入朝参战的惟一一个喀秋莎火箭炮兵师,其前身是四野第48军143师。这是一支英勇善战、作风顽强、英雄辈出的部队。建国初期电影《董存瑞》、《翠岗红旗》、《战火中的青春》三部战斗故事片的原型,均出自这个师。

1950年9月,军委召开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第143师董存瑞的战友、特等战斗英雄郅顺义,全军惟一的女战斗英雄、新时代花木兰郭俊卿,独胆英雄杨世南等3人,光荣地出席并被命名为全国战斗英雄;隆化战斗中舍身炸碉堡牺牲的班长董存瑞,也被追认为全国战斗英雄。一个师出4个全国战斗英雄,这在全军是少有的,是全师的莫大光荣。10月底,该师奉军委命令,立即北上,改编为火箭炮兵师,预备赴朝参战。接受这样一个重大任务,是更大的光荣。这两件大事对143师来说,真可谓是双喜临门。1951年2月14日,全师以团为单位举行隆重的授炮典礼,接受刚从苏联运来的火炮。

抗美援朝期间,军委共组建两个喀秋莎火箭炮兵师,另一个师是留在国内的炮兵第22师。该师所属的喀秋莎火箭炮兵第205团、第209团,则于1952年后相继入朝,编入炮兵第21师战斗序列。同时编入的,还有军委炮司直属的6管火箭炮兵第210团和高射炮兵第19营。因此,炮兵第21师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作战实力为8个火箭炮团、1个高炮营。

火箭炮兵第21师入朝作战历时两年半,先后配合12个军,在兄弟炮兵部队的支援下,协同步兵进行大、小战斗30余次,歼敌10万余人,击毁敌坦克56辆、汽车230余台、火炮30余门、击落击伤敌机24架,有力地支援步兵作战,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博得了志司首长和步兵的好评。该师当年的战斗总结报告写道:对反击目标先以火箭齐放,尔后步兵攻击,形成了当时反击作战的战术,凡能经火箭齐放之目标,敌势必失去战斗能力,因而步兵能顺利攻占之、铁原反击战,炮兵202团配属39军117师作战,两次团齐放,全歼美45师千余人,当时步兵在山头上欢呼:炮兵万岁!对此,洪学智将军回忆说:步兵非常欢迎喀秋莎炮兵师,称之为炮兵之王。那时他们的车号是84,部队一见84车号就主动让路。

炮兵21师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保持了步兵时期英勇顽强、沉着果敢、刻苦耐劳的战斗作风,发扬了董存瑞、郭俊卿、郅顺义、杨世南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涌现出2322名人民功臣(其中一等功臣3名、二等功臣66名),占总人数的24%。战斗中全师伤亡348人,出现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1953年10月,火箭炮兵第21师胜利完成祖国人民赋予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神圣使命,凯旋归国。防务由国内之火箭炮兵第22师入朝接替。

炮兵第21师归国后,随着我军现代化建设的进程,改编为炮兵第11师,现在是第40集团军炮兵旅。这个军就是1950年10月25日打响志愿军抗美援朝第一枪的第40军。


火箭炮已经被兔子玩儿得炉火纯青,无出其右了。

按照美国军事记者的话来说,在上甘岭,中国人最可怕的不是那些地沟里面的老鼠(美国人说话真脏,斯文扫地)而是后面的苏联大嗓门(火炮)

志愿军是我们的恩人。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